[Story Issue] 兒子的童子軍夢

2011年5月17日人權藝術季開幕式當天,胡子丹先生於典禮當天代表受難者致詞。 攝影/ 曾文邦

 

兒子的童子軍夢

1991年,一個初春的晴朗天,胡子丹與赴美深造的兒子一同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校園內散步。那天,是胡子丹此行探望兒子的最後一天。時而停駐,時而漫步的父子倆彷若因著眼前風景,同時想起14年前,兒子國二那年發生的事。

那年夏末,14歲的男孩,因為參加童子軍表現優異,獲得赴美見習的機會。學校主任打到胡子丹家裡,詢問做爸爸的他是否同意兒子把握此次出國學習的機會?電話這頭,胡子丹欣然同意。幾日之後,主任再度致電,告知胡子丹已把名額換給同校另外一個男孩。胡子丹感到奇怪,為何自己兒子會被撤換?主任回:「胡先生,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應該清楚,這是上面的意見。」上面?上面是指哪個上面?摸不清實情的胡子丹拋出了疑問。不肯解釋太多的主任說到:「這個你就別問了;現在已經決定了,再改也來不及了。」

如今已是28歲青年的胡子丹兒子,在普林斯頓的陽光下,向父親吐露自14歲起的疑惑。胡子丹懇切的回答:「我從未拒絕讓你前往美國,其實,我第一次就答應了。只是,因為爸爸的事,上面不讓你去。」

「爸爸的事…爸爸是政治犯?」

兒子終究戳破了胡子丹藏了28年的祕密。

1949年12月3日,年僅20歲,來自安徽蕪湖的海軍通訊上士胡子丹,因著戰亂隨軍艦撤退自高雄左營。卻因軍系內部清算,無辜遭受叛亂犯罪名,判刑十年,於綠島新生訓導處囚禁3212天。由於,出獄需要兩個保人;但擁有外省籍軍人身分,抵台後便入獄受難的胡子丹在台灣毫無親友。為此,他比原訂刑期多服了3個月7天的政治牢獄。

沒有人想得到一個人的政治冤獄有可能在幾十年後牽連到子孫。但那天,在陽光下的校園座椅上,胡子丹與已圓了美國學習夢想的兒子,一同把禁忌化為父子倆生命的印記。儘管不堪,但這是他們的足跡,他們的記憶。

[小編按]:

胡子丹,安徽蕪湖人,五○年代因「海軍永昌艦陳明誠等案」被捕,判刑10年。

胡子丹十五歲時,在南京看見海軍司令部招考海軍的消息,未與父母商量便「投筆從戎」,負責艦上的電信工作。國民黨失守上海,胡子丹隨艦至左營,調任「永昌艦電訊上士」。後因同學自香港來信,信中附筆問候胡子丹,引起特務懷疑,被羅織罪名,判刑10年,1951年移送綠島新生訓導處。出獄後,難友鼓勵他從事文化工作,最後開設了國際翻譯社,也從事出版。2000年,胡子丹以牢獄的憶文〈跨世紀的糾葛〉,獲得第一屆劉紹唐傳記文學獎。

胡子丹先居住於臺北,經營國際翻譯社多年,為該翻譯社負責人。

相關判決書資料可上國家檔案管理局申請閱覽(請點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