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火燒島:鍾逸人、黃至超與葉光毅

文/ 陳銘城

2011年5月14 日至15日,綠島人權園區舉行本年度第一梯次的社區研習營。參加的學員有:台東大學學生、志工與台東監獄學員,也有從嘉義和花蓮遠道而來的學員。在綠島當地也有原本沒報名,但臨時跑來聽課的學員,其中有民宿業者,早餐業者還有公館派出所警員參加。

活著的英雄,鍾逸人

 
鍾逸人於園區門口留影。攝影/ 曹欽榮

這次邀請的政治受難者講師有三位。其中,1947年228事件被捕的二七部隊隊長鍾逸人,因白色恐怖遭判刑、坐牢17年。鍾長輩原多次婉拒重返綠島,卻意外因海外同鄉楊朝諭醫學博士陪同,再度回到綠島。曾先後寫下「辛酸六十年」上、下冊回憶錄的鍾逸人,現又出版「火的刻痕」新版著作,合計共三本。此行,鍾長輩親自於5月14日「台灣人權簡史」課程中,透過兩小時的時間,細數其自身的二二八與白色恐怖見證。

現年已90歲的鍾長輩談起話來仍舊中氣十足,不須用麥克風,完整陳述他所經歷二二八的整體事件經過。同時,鍾長輩亦詳細描繪他於二七部隊期間拿到日軍藏槍彈武器地圖的緣由。同時,他也提及日本人於二次大戰戰敗後的困境,諸如期盼透過武器交換,台灣人能夠保護尚未離境的日本婦孺的人身安全。

在座談會前一天,鍾逸人先到綠島人權文化園區參觀,這是他自四、五十年前離開綠島後,首次再度回到當年坐牢的地方。目睹展場與園區的重建,鍾逸人感動的幾乎落淚。當年,坐牢17年,徒留未婚妻和母親在家等帶他的歸期。家屬面對的種種辛酸和牽掛,實在不足以為外人道也。看到新生訓導處的部份重建與縮小比例模型,他心頭的悸動與內心的記憶全數湧上來。強作鎮定後的鍾逸人,心中仍有無限感慨。長長的白髮,顯示出當年這位二七部隊隊長的英雄落寞,卻仍透露出一絲堅毅。

5月14日下午,園區的導覽由台灣游藝設計公司曹欽榮解說。主要向學員說明:一、園區綠洲山莊服務中心全區新佈展的全景圖和戶外說明點(一共14點);二、綠洲山莊禮堂火燒島60年/人權園區10年特展;三、歐陽文畫展;四、受難作家創作展;五、新生訓導處模型區;六;新生訓導處展示區。希望學員能夠為夏季志工服務機會,有所準備。

「字裡行間的父親」:葉光毅與他的受難者父親

受難者葉盛吉兒子,成大教授葉光毅於綠島向學員說明自身生命經驗。 攝影/ 曹欽榮

5月15日上午,政治受難者座談會,分別邀請到來自台南被叛無期徒刑的黃至超以及父親葉盛吉遭槍決的成大教授葉光毅現身與學員座談。葉光毅在父親槍決前出生,由母親和外祖母扶養長大。但從小在台南長老教會環境中成長的他,卻從父親生前留下的日記、文章中摸索出,自己父親為何變成一位共產黨員,因而他也逐漸走出與母親不同的政治思考與判斷。

瘦小身影下的巨大堅毅,黃至超

黃至超長輩於綠洲山莊八卦樓回首不堪受難經歷。 攝影/ 曹欽榮

另一位身材受小的受難前輩黃至超,已84歲,住在台南市後壁鄉。21歲那年,在家務農的他,因好友被捕,遭刑求吐血,要黃至超為他作保。沒想到,黃至超便遭貼上地下黨游擊隊員的身份。形容自己連槍都沒看過的黃長輩,就這麼被判無期徒刑。因為罪刑,差一點連家裡耕作的田地也要沒收。所幸,黃至超在遭判刑時尚未繼承到任何家內財產,土地才得以保留下來。每每講到激動、憤慨處時,約150公分、40公斤不到的黃至超,嘴角止不住的顫抖,直罵道:「像土匪一樣亂來!」坐牢的20多年時光中,黃至超曾在綠島新生訓導處外役生產班種菜、養羊,之後囚禁於泰源監獄和綠洲山莊,1975年10月從綠島釋放。

出獄後的黃至超回到台南後壁鄉下期間,他從事了許多短期零工;但因警察調查,不堪其擾,只得一再換工作。有一天,他在路上看到一位婦人帶著一位小女孩在削馬鈴薯,模樣堪憐。打聽之下,才知道是一名棄婦,他的丈夫另有新歡而遺棄他。這個叫做賴瓊珠的瘦小女性,選擇只要女兒不要夫家的錢,因此生活非常困苦。

黃至超得知後,拿出自己的證件表示要照顧這一對母女。從此,黃至超展開和賴瓊珠母女的共同生活。他每天到工廠工作,有時一天兼好幾份工作,只為讓這對母女生活無虞。甚至,黃長輩跑到塑膠成型廠擔任值夜班工作。幾十年後的今天,年歲已高的黃至超,手上仍留有當時的職業舊傷。時光荏苒,瘦弱卻堅毅的黃至超扶養非自己親生的女兒李銀君到屏東師範畢業,現在已是嘉義垂楊國小的老師。

有段插曲,不能不說一下。在綠島時,邀請單位多次和黃至超女兒通話。她不但5月14日送「阿伯」到台南火車站,也再三叮嚀5月15日晚上九點多在新營站下車,她會去接老人家。想不到,5月15日晚上同車的葉光毅在台南火車站下車後,84歲的黃至超卻因不堪旅途跋涉睡過頭,來不及在新營站下車。在「阿伯」沒手機的情況下,女兒李銀君著急四處打聽,最後只能守在「阿伯」搭車回家的路途上,找回又累又不想麻煩人的「阿伯」回家,差點嚇壞了大家。

記得那個找不到黃至超的夜晚,在電話裡所聽到的李銀君老師又著急又感激「阿伯」黃至超的話:「我10歲起就被阿伯照顧,我一直很感激他對我跟媽媽的照顧,現在我希望能好好照顧他,他卻一直不想麻煩別人。」

黃至超現在每天都在後壁鄉的國小裡當志工,學校校長提供場地讓他種有機蔬菜,他種的菜不施肥料,社區鄰居都能免費取用,他堅稱自己的菜最能讓身體健康。這次前往綠島在綠洲山莊八卦樓的東、南側空地受訪,那裡曾經是他和5位難友種菜的地方。

黃至超長輩於綠島人權紀念碑牆上指出自己的名字。 攝影/  曹欽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