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語] 參與2011年綠島人權藝術季感想

/ 成功大學都市計劃系教授  葉光毅

(本文作者為受難者葉盛吉之子)

2011/7/12 修正版

此次受邀參與第一批政治受難者在1951年5月17日被送到火燒島集中監禁,至今剛好屆滿60年之際,踏腳並尋訪了為愛國、愛鄉而犧牲奉獻之前輩們,所曾生活過的土地,以及事蹟的點滴,內心深處百感交織。

 雖然是兩天一夜的行程,但真正逗留的時間大概也只有20小時左右。除了參觀一些軟硬體資料、設施、景點的建設以外,還與負責單位人員、擔任遊客解說的年輕學員們,進行面對面的交流、溝通。同時,透過一問一答的方式,以深化彼此之間的理解,並克服一些時、空、史觀、背景條件等的落差或不足。以下簡要地提出此次參訪的感想、建議,以條列式整理成以下六點:

(1) 當年提出「反飢餓、反內戰、要和平」的這些充滿建設新中國之有熱情、有理想的青年人,所反映出的正是作為一個國民的最基本人權。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在歷經了苦難、曲折的60年歲月,今天擺在兩岸眼前之和平發展的勢頭,除了展現出邁入21世紀第2個10年的前瞻性、積極性以外,也符合了並緊緊扣住了,要和平建設家園、為愛國而犧牲的這一批熱血青年,所反映出當年社會主流民意的意志與期願。此為海峽兩岸在歷經60年後,共創民族復興的新機遇,更是符合目前兩岸人民最大的、最主要的人權。

(2) 家父葉盛吉(《雙鄉記》,人間出版社,楊威理著、陳映真譯,2009.8)於當年曾影射時局,並對為政者提出諍言,透過「母子蟹對話」的方式,用漫話(畫)寫道:母蟹教導子蟹應循走正道,而子蟹則天真地回答,要求母蟹先直走正道,讓子蟹有所依循。撫今追昔,縱令如何時、空條件的不同,對待歷史真相也要走正道。切莫逞一時之政治短利,不要移花接木、以偏蓋全,應還原當年追求自由、民主,以及國家民族富強、人民康樂之主流民意的志業。

(3) 21世紀是資訊、媒體高度發達的時代,為形塑並傳達正確的、全面性的歷史資料,應盡量避免並警戒挾帶具有stereotype(固定、老套)的宣導方式。要取代傳統的「看得下去、講得過去、聽得進去」之類的「命題式答辯」,改以「具體的證據」為依歸。以體系的史觀,配合當時宏觀的時代局勢、條件,來對遊客做出中肯、扼要,能反映全貌的歷史論述。

(4) 在本人參訪的全程中,偶而翻閱吊掛於木牆的「留言小紙片」,簡短記錄了參訪者的感言。就其內容多為觸景生情,或對某人、某事等隻字片語的感性抒發,似乎較欠缺對全體輪廓的論述。在上述(3)的建議中已提及,今後能更加強往具有「縱深史觀」的方向,以深入淺出,在短時間內易於理解的方式,使遊客能「寓歷史教育於遊樂配套中」,以收事半功倍之效。當然,這也是課以文建會、美學館、各位學員,必須長期經營,逐步深化人們認識的嚴肅課題。

(5) 「綠島」對於當事者或其家屬,在他們生命的記憶中,「火燒島」或許更加熟悉。姑先不論兩個名稱的並存,至少「遺址」本身是有其政治、歷史意義。在未來對於軟硬體、組織等各環節之整合工作,更應特別留意「火燒島」所具有其「不可取代」的時空條件。除了與台東旅遊(甚至遠到墾丁)可做配套的整體規劃之外,在「寓教於樂」的過程,應對周遭可及性(交通方便、舒適,停車場的美化等),以及設施內容予以逐步完善(不斷追加「實物」、「證物」等具體的資料),並注重對社會各界之行銷、推廣。當然,在「輕鬆、休閒的動態旅遊活動」與「園區之具有深度認識、體驗的靜態文化活動」兩者之間,可能產生的共存與衝突,於規劃之際,宜商請各界之專家、學者集思廣益,擴大、豐富彼此的「共存」,分散、淡化可能的「衝突」,此將是未來所需再行強化的課題。

(6) 對於文化園區的永續經營與發展,至少每5年要有一次的通盤檢討,維修並完善軟硬體、資料的更替等,均屬之。特別是對大陸觀光客,以及一些對台灣歷史、鄉土文化的愛好者們而言,「綠島人權文化園區」還具備著提供今後彼此進一步對話時,能夠喚起「共同歷史記憶」的寶貴財產。在強化兩岸相互理解下承先啟後,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會是一塊有待琢磨,俾利於兩岸和諧發展,共創利國、利民的玉石。

獄友為刑前之死難者所唱之離別歌:

 「安息吧!死難的同志!/ 別再為祖國擔憂 / 你流著血照亮的路 / 指引著我們向前走 / 你是民族的光榮 / 你為愛國而犧牲 / 冬天有淒涼的風 / 恰似春天的搖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