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語] 來自小林隆二郎先生的信

2011年5月17日開幕式當晚受難者與綠島居民餐敘活動,小林隆二郎(右,彈吉他者)愉快的表演歌曲與受難者同歌唱。左為受難者郭振純先生。 攝影/  曾文邦

這次日本的關東以及東北地區發生大地震,各位台灣的朋友迅速伸出援手,對受災地區寄給眾多的救援物質以及鉅額的救助金,更給我們很多哀悼和鼓勵的話語,我做為日本人的一份子,要藉今天這個機會致上無限的感激。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我要趕來此地之前,在5月8日到5月11日的4天期間,都在地震及海嘯的受災地,也就是岩手縣釜石市的小避難所當一個志工。這次去參加當志工,一方面是要親眼看清受災當地的確實情況,另一方面也要瞭解今後到底需要哪一種的支援活動。

 然而當我一腳踏進受災地的時候,那兒還遺留著原始受災的慘狀,到處飄散著電視或是報導照片無法嗅覺到的「味道」。

 1995年1月日本阪神‧淡路大地震發生的時候,我自己也是受災者之一,並且親眼目睹許多悲慘的情景。然而在釜石市的災地所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慘狀。

 籠罩著整個受災地全域的深厚又龐大的悲哀的重量,隨著時間的經過使我發生極大的變動。我的雙眼開始模糊不清、嘴也講不出話來,整個身子向前彎屈,到最後連走路都感到困難。

 結果在第一天,我只能踏進受災地而什麼也沒有能做。

 從第二天開始,到處去訪問距離釜石市區比較遠的臨時改成小避難所的寺院以及神社等地方,設法建構連絡網,從比較大規模的避難所把所需救援物質運送到小避難所的管道建立起來。

 就整個受災地而言,比較大規模的、或是電視曾經報導過的避難所,都會接到很多的救援物質。但是許許多多小避難所卻缺電、缺水,救援物質也送不到─如此不平衡的情況所在多見。

 當我們把所需物質送到某一個小避難所的時候,災民從我同伴聽到我要去台灣的消息,雙眼很熱情地緊盯著我說:「你要去台灣,一定要把我們的心意傳達給台灣人。因為台灣最快速寄來很多物質和金錢來支援我們。我們日本人和全體受災者都對台灣人的愛心和溫情由衷深深感謝。我們目前雖然處在很艱苦的狀況,但一定把你們的愛心和鼓勵確確實實領受在心裡,在當下努力生活,力求早日能夠復興」。

 告別釜石市後,坐在新幹線從車窗眺望著福島的平原,我一路思考著核能發電廠事故的嚴重性。這一次核能事故的嚴重性和可怕程度,幾乎和車諾比核電廠事故不相上下,但是日本政府、東京電力公司以及日本的大媒體都不談真相,一再強調說「沒有危險」,而現實上福島核能電廠周圍20公里範圍內嚴禁人們進入。放射性物質是極度危險的東西,不論空氣、水、台地、樹木、農作物、魚貝類都受到累積性污染。雖然對人體的影響要很多時間才能看出來,不過車諾比核能外洩事故的影響,到現在都讓很多人,尤其讓很多兒童罹患受害症狀。難道我們還需要這種會破壞我們未來的核能發電嗎?請繼續注視這次的福島核能事故,並且想想我們的孩子和孫子的未來,並明確表示您的意見。

 最後,我透過這次的大地震,深切感受到以台灣為首的全世界的人的愛心支援的廣泛性。我們同時需要人權與和平的廣泛發展。

 在綠島此地的人權與和平的活動上,曹欽榮先生以及許多受難者各位先生的共同目標,也就是要在地球上消除掉人與人互相歧視以及侵害人權的紛爭,而要建立和平世界,傳給新世代子孫。我藉這次來台灣的機會,希望直接見到各位、學習各位的熱情和心意,以作為我畢生活動的事業。敬請多多指教,我在此多多拜託各位先生和小姐。

謝謝各位。

小林隆二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