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寫] 6/17立委王幸男與其弟王嘉男綠島訪談

文/陳銘城

          

王幸男(左)與弟弟王嘉男。曹欽榮/  攝影

立委王幸男曾因1977年謝東閔郵包爆炸案被判無期徒刑,在綠島坐牢十三年多,先在綠島綠洲山莊,解嚴後移至綠島中寮司法監獄,1990年5月5日出獄,是綠島最後出獄的政治受難者。

王幸男關在綠島時,他的弟弟王嘉男每年四季各跑一次綠島探監,為哥哥送藥品、食物和金錢,十三年下來,至少跑了50趟綠島面會。每次年老的母親總會提醒他:「該去看看幸男了!」曾在台南家中幫忙藥廠(已歇業的「正記消氣散」工廠)工作的王嘉男,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午夜搭車從台南趕到台東,再換船到綠島。王幸男囚禁於綠島期間,母親曾與弟弟一同去面會過一次,但後來都是由王嘉男前往探視。當時王幸男的妻子陳美霞因為三位孩子在美國唸書,未曾去綠島探視過丈夫。

王幸男(左二)、王嘉男(左一)兄弟重返綠洲山莊,在面會室兩側接受採訪,描述當年情景。曹欽榮/  攝影

筆者1990年11月曾隨同當時的台灣人權促進會主任幹事陳菊、全美同鄉會會長蔡銘祿,在王嘉男的安排帶領下,第一次到綠島中寮司法監獄「崇德新村」,見到了王幸男和一位中國籍的難友劉德金。當時,崇德新村仍在土木構工,大門口會看到脫下上衣,露出精壯肌肉和手臂上刺青的管訓隊員,推著滿載混擬土的推車。

監獄的禮堂就是我們和王幸男面會的地方,並沒有隔音玻璃窗和電話機。兩旁都有監獄管理員和錄音機,監聽面會的談話。當時看到的王幸男高大英挺,但卻滿面風霜,從臉上就可看出他承受過的苦難。陳菊輕聲提醒我注意王幸男脖子下端接近鎖骨旁的氣切痕跡。那就是當年他在警總受偵訊,要求警總釋放他的家人和好友後,趁偵訊人員不注意時,取熱水瓶將滾燙的熱水灌入喉嚨,頓時上身嚴重燙傷,滾水熱氣無法散出,緊急送往三軍總醫院,切開氣管搶救所留下的傷疤。不到三天,王幸男抱著虛弱的身體,在景美軍法看守所出庭,被判無期徒刑。很快地,就和早他一年被捕的重刑政治受難者陳明忠、黃華、楊金海、顏明聖等人,被押綁後,以飛機送往綠島的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綠洲山莊)。

王幸男(左)、王嘉男兄弟,於當年綠洲山莊的大門前合影。曹欽榮/  攝影

重返綠洲山莊八卦樓時,王幸男指出第一區最後一間押房,說那時判無期徒刑的受難者,大多在第一區。他關在最靠牆邊的牢房,曾經想過偷偷在地板下挖坑道,說不定能逃獄。不過,他並沒有真的去做。王幸男還提到他和調查局的蔣海溶、李世傑等人囚禁於綠洲山莊同房一。後來,蔣海溶被調回台北,留下同案的李世傑,讓李世傑一直有些埋怨。直到從台北移送綠洲山莊的人,帶來蔣海溶被送返台北後,在牢房以褲管、被子綁在牢門上,上吊自殺身亡的消息,讓李世傑嚇得不敢再想調回台北的監獄。

八○年代末,囚禁於中寮司法監獄「崇德新村」,打赤膊、戴斗笠,皮膚曬得黝黑,在當時勞動的菜圃內挑水、挑肥、種菜的王幸男。王幸男/  提供

事隔二十數年,王幸男重又站在過去外役勞動的菜圃位置,為採訪團隊解說。曹欽榮/  攝影

王幸男坐牢期間曾多次絕食抗議。第一次,是為了美麗島事件的大逮捕,絕食一星期,最長的絕食時間則是第三次,為鄭南榕自焚絕食兩星期後才送醫。被囚禁於綠島十三年,只有在母親告別式時,獲准回台南奔喪,見到妻兒、家人。當時他發表了一段公開談話,首先追憶自己的母親:「上帝會將我的媽媽變成一粒粒的星,將天頂掛滿滿,使暗暝星也燦爛,使阮不再因為黑暗而仆倒,使阮不再因為危險而驚惶!」再說出自己傷到同為台灣人的謝東閔,心裡也難過,但是在那個看不到台灣民主和未來的年代,他不得不採取革命手段,也希望成為國民黨共犯的台灣人,能對因此受害的台灣人道歉。這席談話使得後來王幸男的父親過世時,不再被允許返家奔喪。

出獄時,王幸男並未立即離開綠島回台南。他長年被高牆阻絕,看不見綠島的風光,他租下汽車環繞綠島一周,才驚覺自己渾然不知綠島的美麗。當晚,懷著複雜的心情,他住在綠島的「國民旅社」,過去種種的牽掛、記憶全部湧了上來。第二天,他才回到台南,到雙親墳前獻花。

王幸男於綠洲山莊獨居房內接受採訪。獨居房內空無一物,也沒有馬桶,只有一尺見方的小窗,和一個電燈泡。他談自己坐牢時曾被囚禁於獨居房整整一週,貼滿海綿的囚室無一聲響,當牢房門關上,被囚禁在內的人不久就會開始耳鳴。曹欽榮攝影

隨身攜帶高檔攝影器材的王幸男,不只接受訪問,也不時搶拍精彩鏡頭。綠島人權園區的牢房,獨居房的隔離囚室,他都一一解說。天氣炎熱,但王幸男精神奕奕,不斷描述自己坐牢的情景,一旁的王嘉男卻累得不斷擦汗水或低頭打瞌睡。今年已七十歲的王幸男,精神、體力看來好似六十歲不到的中年人。原本計畫在立法院休會期間,他打算到美國探望妻子、兒子、二個女兒和四個孫子。但是辦理入美簽證實在費時不易,當年他出獄後,也申請了將近一年才得以赴美和妻兒見面。由於過去的郵包炸彈前科,再加上美國近年反恐政策,王幸男決定放棄赴美探親,結束這趟重返綠島之行,他打算帶領台南服務處的鄉親赴日,關切日本震災、核災後的觀光。至少,他去日本比到美國,還要受歡迎。

廣告

One response to “[側寫] 6/17立委王幸男與其弟王嘉男綠島訪談

  1. 綠島聽起來像和平的小島,但基於我知道這是一個政治監獄的地方。象徵專政制度控制社會組織。首先,他們逮捕中國1949年來台不聽政府的人。之後,台灣人有不同的意見或不小心的批評也送進了監獄。
    一個現代化的國家,他們必須尊敬他們的人或公民。因此,人們會盡力愛國家,關心少數民族。人之間則可以信任與合作,社會才能發展進步,人們期望在他的幸福生活。
    我期望透過民進黨將台灣帶來希望,自由,民主和繁榮,公正公平的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