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語] 2011綠島人權教育觀摩心得

文/  葉丙印  (花蓮玉里人)

圖為2011 年6月12日人權教育觀摩活動的學員與受難者吳鍾靈、蔡寬裕先生於綠島人權紀念碑前大合照。攝影/  花蓮日安協會

綠島!不就是那個有浮潛.有海底溫泉,有很多大哥級的人物聽到這兩個字就軟腳的一個小島嗎?去過綠島!好幾次了,每次回來後,腦海中盡是海裡的那些熱帶魚、珊瑚礁……。

 

但是這次去綠島就不一樣了, 2011年6月11日至12日參加由「綠島人權文化園區」主辦的花東學校人權教育觀摩研習會。回來好些天了,澎湃的情緒一直平靜不下來。一天半的參觀、座談會、研習等令人感觸不已。在解說員陳銘城先生的詳細精彩導覽下,揭開了對綠島人權文化園區的認識。尤其是,與當年受難的兩位老前輩座談時,好幾次眼淚都不自禁的奪眶而出。

政治受難前輩,吳鍾靈先生,於綠島人權文化園區與來自花蓮的學員談他的生命經驗。張盟宜/  攝影

高齡85歲的吳鍾靈老先生言談時總是笑容可親的,很難想像當年他的含冤受苦,是如何熬過的,黃埔22期畢業的台籍身份,35歲時含冤被捕,黑牢苦熬10年,返回台北家時,15歲的女兒相見竟是不相識,女兒還問他:「歐吉桑進來坐,要找誰?」聽到這句話時,我的眼淚就不聽指揮的流出來了。

政治受難前輩,蔡寬裕先生,於綠島人權文化園區與來自花蓮的學員,談泰源監獄的武裝起義事件。張盟宜/  攝影

79歲的蔡寬裕先生,臉上帶有那種堅強、自信、沈著不移的臉孔,是那麼的令人由內心發出對他的尊崇。當年淪入綠島的受難者,有病逝、自殺者。據蔡寬裕先生的陳述::們會把往生者先放置在燕子洞,等候家屬來領回,因為燕子洞比較陰涼,三天的期限,家屬沒來領回者,就近埋葬在新生訓導處的公墓,也就是受難者稱呼的第十三中隊,在那三天的「守靈」期間,還有難友日夜輪班看守,墓碑也是蔡寬裕先生他們負責打造的,墓碑上的字還上紅漆,因為離海近,紅漆易脫落,一年還上兩次漆。

與受難前輩與人權園區的工作者一同步行至十三中隊,向當年死在綠島的人們致上悼念之意。張盟宜/  攝影

當我們聽完蔡寬裕先生講述第十三中隊的故事時,我聽到同團的一位歐巴桑,雙手合掌的向著蔡寬裕先生表示感恩、感恩、再感恩的,同時我也注意到那位歐巴桑是流著眼淚的……。

人權紀念碑又是一個令人振盪內心的地方,好幾千位政治受難者的名字,銘刻在碑上,紀念碑象徵著那個悲慘時代的受難者走過的人權之路,我們知道,每一位受難者,一定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綠島!我還會再去,我會邀親友,尤其是年輕一代的親友,給他們知道這段悲慘的歷史,是不容我們忘記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