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記事〕8月26~27日第二梯次綠島人權研習營

文/陳銘城

為了準備迎接三十多位人權研習營的學員,主辦單位的台灣游藝公司工作同仁,25日中午就和政治受難前輩陳新吉,約好在松山機場碰面。雖然飛機延誤起飛,但還是在下午4點多抵達綠島。一面分工準備次日上課資料,另一方面找車輛載我們去第十三中隊祭拜。由於有颱風逼近,再說又是農曆七月,就提著兩瓶啤酒和兩顆政治受難前輩鍾興福寄來的梨果[1],點燃兩支香煙,擺在新生訓導處公墓上,祈求這次在綠島的活動平安、順利,也讓更多人了解過去政治受難者在白色恐怖年代的苦難歷史。拜拜後,陳新吉前輩一行人,又走往牛頭山下的燕子洞,那是一處美麗的天然海蝕岩洞。但也許曾有新生死亡,難友曾在燕子洞火燒骨灰,好讓家屬帶回家。因此,老一輩的綠島人視十三中隊、燕子洞一帶為不乾淨的地方,常再三告誡兒孫要敬而遠之。

綠島南寮港碼頭。(台灣游藝 提供)

26日上午9:30從台東到綠島的船,顯然因颱風因素而風浪大,不少學員又暈又吐,甚至有人送衛生所就醫。不過,11點仍正常開始上課。「台灣人權簡史」,講述戒嚴年代的白色恐怖政治案件,後來的國內外人權救援,以及人民力量的展現—釋放政治犯等歷程。

 

國際交流座談

下午13:30~16:00是國際交流座談會,30多位學員和國際和平博物館長、外文翻譯、記者,將教室擠滿,在分發給大家各館的簡介,以及臺東生活美學館林永發館長的致歡迎詞之後,於是展開一場精彩的東北亞國際和平博物館對話。

83歲的島袋淑子,是日本沖繩姬百合和平祈念館館長。她說到綠島人權文化園區參觀後,儘管身體很疲累,卻讓她想起揮之不去的戰爭記憶,也更確認自己致力推廣人權與和平教育,應該是終身的職志。她在戰爭中,雖是學生被調去當戰地護士,只想到要救護受傷士兵,他們有腸子跑出體外,也有斷手斷腳,但是他們並不知為何而戰。一位殘障的日本老兵,在姬百合紀念館參觀時告訴她:不是我想去打戰,但是軍令如此,他只忠於職守。這段話讓島袋淑子更決定要推廣和平教育至全亞洲。

國際交流與人權營學員座談會,座無虛席。(曹欽榮 攝影)

日本沖繩和平祈念資料館館長吳屋禮子表示,來綠島園區之前,雖已先研讀資料,但還是和實地參觀的印象差很大。看過現場、實際展示,讓她衝擊很大,原本想留言,但內心十分沉重,不知從何寫起。雖然前晚接受一桌台東原住民美食的招待,現在,心裡卻傷感到沒有任何食慾。

不過,她也很欣慰地說:看到有祖孫一起參觀綠島人權園區的情景,讓她內心很感動。這也是她們經營和平祈念館所企盼的--讓老一輩帶年輕人來參觀,並記取過去的歷史教訓。最後,她更歡迎近鄰的台灣遊客,能多到沖繩參觀和平祈念館。因為台灣和琉球當年都是被占領的地區,也是都有人權被侵害的問題。因此,保護人權、宣揚和平,更是台灣、琉球共同的課題。

中間休息時,外賓接受學員的好意,享用他們帶來的龍眼,直稱讚說:好吃!接著,由綠島李鄉長致詞,她感恩60年前來綠島的政治受難者,在綠島的各種建設,讓綠島的農業、教育、交通,都有許多進步,讓綠島不再是封閉的島鄉。

座談會後,貴賓與受難者陳中統、劉佳欽、陳新吉(前排左2)於2011年海報上留言,綠洲山莊中庭留影。(台灣游藝 提供)

日本京都立命館大學國際和平博物館館長高杉巴彥,首先表示參觀綠島人權文化園區的感受,尤其是看到好幾百位受難者在綠島坐牢時的照片,以及人權紀念碑上八千多位受難者名單的「人名牆」,讓他非常感動與震撼。

1992年立命館大學反省該校在二次大戰中,曾驅使學生參戰,成立全球第一座大學的國際和平博物館,是以大學和平學、全球和平運動為主的國際和平博物館。館內每年有約五萬人次參觀,明年將邁入第20週年。今後還將透過網路,向全世界推廣和平學與和平教育。

韓國518紀念基金會理事長金準泰,原本是高中教師,也是詩人。1980年他在光州事件中,目睹人民起義,要求軍政府還政於民,卻遭到武裝軍隊殘殺,連孕婦也不放過。為此他寫了〈啊啊,光州!我們國家的十字架!〉一詩,卻遭解職,後來當了11年記者。站在南韓民主運動的第一線。也開設文學講座,寫下一千多首詩和小說、評論。

韓國光州5.18基金會理事長金準泰分享,以撕裂的紙生動表達南北韓分裂的狀態,各擁有致命的武器。(台灣游藝 提供)

金準泰的家族史可說是韓國的近代史。他的祖父在日本佔領韓國時,被徽調到大阪服重勞役,當時韓國有10萬人被調去。他的父親則是被迫當韓籍日本兵到南洋。但是從南洋回來不久的父親,卻又被調去打韓戰,而死在戰場。當時他才3歲,母親也飽受打擊而病逝。金準泰是由祖母一手扶養長大的。他和祖母相依為命的成長歷程,是他後來寫詩的靈感。

20多歲時,金準泰自己也被徵調去打越戰。當時韓國派55萬人次去越南幫美國打仗。不過韓國人打越戰,每月可領550美元。在韓國的軍人每月只領55美元。為了10倍的薪水,又因為窮苦,他跑去當美國人打越戰的傭兵。就是打過越戰,他在光州事件,看到全斗煥派2萬5千軍人殘殺學生、平民,其鎮壓手法,有如當年美軍打越戰一般。他甚至懷疑光州事件的鎮壓,是美軍暗中同意的。

金準泰指出,518光州事件的精神有五項:一、守護民主;二、尊重生命;三、促進世界大同;四、南北韓須統一;五、要有一個亞洲共同體,來促進世界結盟。

座談會後,貴賓與受難者、隨行記者繼續參訪八卦樓。(曹欽榮 攝影)

 

座談會後,貴賓與受難者、隨行記者繼續參訪獨居房。(曹欽榮 攝影)

國際文化交流座談會結束後,外賓展開綠島環島之旅。學員則到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模型展示館,由陳銘城導覽解說。也由於颱風逼近,8月27日就會宣佈海上颱風警報,27日下午的課程「與政治受難者及家屬座談會」,改在26日晚上7點上課。

座談會前30多位學員簡短自我介紹。讓彼此相互認識。台東來了17位學員,其他有來自花蓮、高雄、北市、新北市、桃園。職業類別:有軍公教、家管、業務人員、學生、退休人士。都是主動繳保證金參加,學習精神和態度都被政治受難者前輩陳新吉稱讚。

陳新吉這一、二年來,已經在景美人權園區研習、講解、導覽許多場。原本他還曾隱瞞妻子25年,不讓她知道自己曾坐過5年政治牢。但是近2、3年,他受到吳乃德、林世煜等人的鼓勵,不但受邀參加「青年人權體驗營」,現身說法:自己當年坐牢的不堪和出獄的生活困頓。如今,他不但寫出回憶錄,也很樂意面對想了解台灣白色恐怖歷史的年輕人,侃侃而談。

陳新吉的歌聲好又記憶佳,為了讓學員晚上聽講更有興趣和深刻印象,以說、唱述說自己的經歷。(台灣游藝 提供)

陳新吉的歌聲好又記憶佳,更為了讓學員晚上聽講更有興趣和深刻印象,一開始介紹自己家住日月潭山上,每天看山和湖水的美麗景色。他開口唱起台語歌曲《滿山春色》,歌聲引來滿堂的掌聲,接著是他21歲當兵時卻莫名其妙地被捕,送到三張犁的調查局的留置室刑求逼供。原來是他當兵時曾參加同學聚餐,其中有同學被控籌組軍中台獨組織,他也被牽連,但是他堅持不認罪。當時的刑求方式是:先叫你手舉高扶牆壁,刑求者再以手刀猛刺勒骨縫,讓人內臟受傷但外表卻不見傷痕,這時他開始相信上帝的存在,也靠著上帝支撐下來那段暗無天日也沒天理的日子,他相信上帝這句話:「你身上的傷痕 是我愛你的記號。」

他在押房裡,時常唱台語老歌,一位外省難友聽他唱:雨夜花,一直聽成:烏鴉黑,因此他也改編歌詞,唱成:烏鴉黑,烏鴉白。痛苦的調查局偵訊一年,他卻用歌聲表達無奈,再度贏得學員的掌聲。但是這段黑牢歲月,他卻不見家人來看他,原來他在當兵被關後,他的媽媽每天到處找尋和問人:有沒看到兒子陳新吉,找了一、二年,老母親精神耗弱,被看成發瘋了,由他的小兒子照顧,等到陳新吉坐完5年牢,回家看到母親時,她卻不認得這個她曾朝暮思念的兒子,還反問:你是誰啊?這樣悲慘的天倫情景,任誰也會落淚。

陳新吉被關時,曾經當軍法處的外役,有一天他卻在為押房送水時,看到了二號房內有個女姓受難者以絲巾上吊自殺,舌頭伸的很長,嚇壞了發現者陳新吉。這位外省籍宜蘭中學女老師叫熊玉珠,可能不堪被當成共產黨員,再三逼供刑求、羞辱,而上吊身亡。從那天起,陳新吉每天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只要一閉上眼,上吊吐出長舌的畫面,就再出現,因而他也被送到仁愛醫院觀察11天,還差一點被送去松山精神療養院。經他跪地求情和難友的幫忙,才繼續留在軍法處,跟隨難友老師粟同做園藝外役,粟同是東京大學園藝系畢業,他說:坐牢讓人失掉空間,但卻有很多的時間。陳新吉跟他學園藝工作,在景美看守所種了所有的樹。

出獄後,兄弟怪他坐牢害他們在台電公司不能升遷,母親也變得不認得他這個兒子,他流浪8年,常睡在公園,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卻被警察查訪警告雇主而又丟到工作,逼得他想自殺。幸好他看到夕陽美景而轉念,決定和命運搏鬥。35歲時,他娶一位平埔的巴宰族的女護士,天性樂觀,結婚25年,一直不知道丈夫是政治受難者,後來陳新吉就發揮坐牢時學的園藝專長,先後為楊梅埔心牧場、台電做園藝造景工作,也到過馬祖種樹,最近他已寫完回憶錄,希望能多讓年輕人了解白色恐怖的歷史。

受難者家李翊青也參加此梯次研習活動,於座談會中說出身為受難者家屬的心聲。(台灣游藝 提供)

學員當中的李翊青老師也說出她母親徐美被判10黑牢的事,當時她還在藝專念書時,母親在一家藝品社從事日本業務工作,卻因一張獨台會史明的名片,被當成台獨叛亂犯。第一次和媽媽面會時,電話筒的那端是母親急切的聲音:你一定要相信媽媽沒有做壞事,…你要代替媽媽照顧好弟弟、妹妹…。後來母親在土城仁教所認識受難者陳瑞麟,覺得他老實又可靠,就介紹給女兒和他認識,交往後很快就結婚了。當時為這件婚事做主的媽媽,人還在黑牢裡,親友也都不知新郎是新娘母親的牢裡難友,一直到陳瑞麟以筆名「陳列」,得到時報文學獎散文首獎後,徐美才在仁教所寫信告訴女兒:多買幾份報,寄給親友,讓他們知道陳列曾是政治受難者身分也不要緊,坐黑牢的陳列因禍得福,締結一段佳緣。

8月27日早上就發佈海上颱風警報,綠島的遊客被通知早上九點要去碼頭候船,幫忙租車的王經理告知十一點前到達就可以,幫大家爭取到兩小時的參觀綠洲山莊和綠島人文、生態的課程。綠島國小退休老師林登榮,也是綠島生態協會成員。他講解「綠島人文、生態」課程,幾乎讓大家欲罷不能。但在颱風的逼近下,大家只好趕搭最後的船班離開綠島,結束這趟綠島人權研習活動。

離開綠島前,由林登榮老師主講「綠島人文、生態」課程。(台灣游藝 提供)

[1] 無期徒刑受難者鍾興福在營隊出發之前,從宜蘭南山山上寄來自己種的水梨,附了一張簡箋寫著:「曹先生,梨皮赤赤是木全酸對人體無疑,我希望甜度增加購買牛奶粉及海草粉加入培養活性菌,加多致使木全酸增加再加磷鉀肥料,致使今年水梨長不大真是多勞無益,打算今年最後一年豐收紀錄,料不到弄巧成拙。  鍾興福寄。」鍾興福於今年5月17日也參加受難者前往綠島的活動,他的新生服、獄中農業筆記、家書,都在綠洲山莊展出。有關鍾興福自述,請參閱2010年書林出版的《無奈的山頂人》一書。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活動記事〕8月26~27日第二梯次綠島人權研習營

  1. 美麗的台東

    在臺灣東部的一個農村,很少人關心沒有注意到他
    面對太平洋,其背景挺立著高聳險峻的大武山
    沙灘、 棕櫚樹、 魚和海底美麗的珊瑚 , 吸引我們來觀賞
    往上山抵達高原,我們找到一個農場,四周有薰衣草,動物和雞禽圍繞
    繼續巡繞路徑到山上的一座閣塔,那裡吸引我凝視著奇幻的海灣
    此後她也渉水走在礁岩上,看游魚與貝殼,直到海潮水退才能返回
    在珊瑚礁陡峭的岩石上慢步,晴天微風清爽,我親切體驗甜蜜的海灣在附近家鄉
    當我們騎車去海濱公園那邊,看了藝術展覽,這些作品是應用從去年的洪水飄流木
    藝術作品之一[上帝保佑臺灣],看上去還很特別,對我們充滿非常的意義
    其他作品也很有吸引力了,木造地球和柱上的鳥兒
    是大學生藝術家,在其神奇出色和奇妙顯著的部分很有創意
    經過森林公園步道,我們順道停留在觀鳥棚裡
    透過窗口看去,我們眼前出現這樣美麗的景色
    有一個很大的人造湖,也是泉水游泳池,湖裡適合用來划船的
    晴朗天氣,尖頂高峰的都蘭山,陰影反映到寬闊的湖水是那麼宏偉壯觀
    美好的一天呼吸和風吹過的空氣,我們享受偉大的自然那是在我童年的家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