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島人權文化園區觀眾調查(二):認同、滿意度、國家人權博物館、志工

第二篇觀眾調查文章,說明白色恐怖歷史展示和認同議題是否有關係,這是首度在園區進行的試探性調查;延續往年觀眾對園區滿意度調查;確認觀眾是否知道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即將成立的訊息,這是國家影響未來人權及近代歷史紀念館的重大政策;今年也嘗試提問綠島年輕遊客「打工代宿」參與園區志工服務的可能性。

(曹欽榮 攝影)

四、展示和認同

2011年問卷在各項展示評價之後,嘗試初步提問觀眾在近代歷史紀念館或遺址場域,認識歷史和對歷史認同問題的調查。已有許多博物館研究者指出近代歷史紀念館的任務性質和國家(尤其是國家級博物館)、族群(台灣原住民和幾百年不同階段移入者,都成為白色恐怖受害者)、社群、自我認同有重要的關係。雖然,多數西方先進國家主要的博物館在最近30年來關注觀眾研究議題,但是觀眾的博物館經驗和認同相關議題的研究,還在初步探索的階段。晚近研究紀念館認同課題的文獻指出,研究成果可能會改變以往博物館對觀眾既定的看法,使得紀念館理解觀眾認同的多種面向之後,在觀眾溝通方法上能做得更好。在近代歷史紀念館屬性相關的綠島人權園區場域,調查和觀眾及認同之間的關係,具有探索年輕觀眾對「不遠的白色恐怖歷史」受紀念館展示影響或對各種經驗中的「自由」(觀眾留言出現最頻繁的辭彙)概念的議題,衍生觀眾對台灣的國家人權博物館的未來想像,有待探討人權博物館未來各種可能面對的課題;觀眾如果能夠從現在所處環境所帶來的人權問題,去連結離過去不遠的歷史中所發生的人權侵害,這是最直接對觀眾的過去和現在聯繫起來的一種特別的在紀念館場域的感知,這也是反映紀念館的展示或教育溝通必須注視的方式之一。或許是園區歷史展示和遺址場域的關係,接近六成觀眾認為展覽會引發自己對白色恐怖歷史產生好奇或疑問,六成觀眾中有接近200位填寫好奇、疑問的理由,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類:1. 白色恐怖」的發生原因與歷史背景;2. 想瞭解受難者的生活;3. 想瞭解事件過後的補償與平反;4. 個人意見與情感的抒發。四成觀眾認為沒有引發好奇、疑問的觀眾,他們所填寫的理由,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類:1. 認為和原有認識相同、自己早已知悉;2. 個人喜好因素;3. 認為已經事過境遷了;4. 個人情感心得抒發;5. 其他未完整了解其歷史背景前,無法做任何意見、沒有講解人員,變成走馬看花,拍拍照就結束、尚未解釋"白色恐怖"何來、不太明白展覽和『白色恐怖』的關聯等。觀眾真實意見,非常寶貴,帶來反思紀念館如何更有效與觀眾溝通的思考方向。將近六成五觀眾自認為是台灣人,這項數據和其他認同調查之間是否具有相關參考性,有待進一步深入了解。也有觀眾認為需要區別文化、地理、政治的認同。

(曹欽榮 攝影)

 

五、設施/活動滿意度

雖然各項設施/活動滿意度將近七成,但是,很不滿意/不滿意/尚可的觀眾,更值得園區注視:如何精益求精,做得更好。目前廣大園區,導覽人力不足、缺乏休息空間、廁所位置和數量,都是歷史遺址、交錯自然景觀空間,觀眾步行範圍,最需要照顧到觀眾需求的部分,難度很高。但是,從經驗中發現紀念館的應對策略,也非常具有紀念館遺址面對多元觀眾的實驗性方法,遺址現場所碰到的任何觀眾的疑問,隨時由現場人員紀錄,並且注意相關的觀眾觀察,做成紀念館觀眾日誌,長期累積日誌及改善的經驗,更豐富的遺址現場觀眾研究成果,將對我國的紀念館、亞洲紀念館、世界的紀念館產生長遠的貢獻。相對地,也有助於綠島、台灣紀念館的國際觀光知名度,並因為同樣位於園區的海洋研究站具有國際頻繁交流的特性,本園區的未來方向,整體而言,已具備朝向世界文化資產的基礎,需要地方、中央政府建立共識,朝「世界遺產操作準則」的標準,逐年推進相關計畫,尤其是累積豐富的現地受難者採訪錄影紀錄、自然/人文調查研究紀錄。

(曹欽榮 攝影)

 

六、國家人權博物館

不知道正在籌設國家人權博物館的觀眾高達八成五,但是受訪觀眾又有七成去過相關的紀念館,甚至填寫了各形各色觀眾已經去過的國外相關紀念館,而且也充分填寫應關懷人權議題提問的排序,例如,認為以下議題應該為國家人權博物館所關注:政治平等、司法正義、族群問題、勞動者權益、教育權、性別議題、婦女、兒童。顯現綠島園區的觀眾是潛在關心人權課題的一群觀眾,而國家人權博物館議題也還未引起台灣社會的普遍關注。綠島、景美兩個園區都有必要利用現有遺址的特殊環境,和觀眾積極對話,聽取民主時代設立人權博物館的觀眾多元意見的挑戰。甚至兩個園區完整的白色恐怖展示的觀眾需求(認為應在綠島設完整的白色恐怖展覽約占27%,景美4%,兩園區都設48%),為了東部和綠島接軌世界的深度觀光,中央政府值得考量綠島園區設中大型展示館和中研院海洋工作站展示結合,從本次觀眾調查都顯示一些有用的討論線索,例如因為人權受害的紀念性博物館,是只聚焦於政治性人權案件,或是應在未來擴及相關人權議題,連結聯合國人權兩公約憲章的要求。

(曹欽榮 攝影)

 

七、志工服務

即將於20111210日設立籌備處後的國家人權博物館,應注視綠島人權園區連續三年來觀眾調查所帶來的過去和未來課題。在夏天旺季,綠島園區不論展場導覽或設備、人員服務、飲水、休憩等等基礎服務,都產生季節性熱潮所帶來的不足問題,如何在旺、淡季結合志工服務和環境氣候的變化,導引出園區特有的管理營運方式,對於綠島和園區都是非常重要的政策探討,譬如因應夏天旺季必須於5月旺季開始之前,準備已經充分訓練好的志工,投入夏季服務;而冬季針對本地業者、旅遊業者、台東文史工作者、社區地方工作者,進行長期、年度的現地分級訓練人權歷史遺產和自然環境的導覽員講習(設定三年課程,發給園區特、甲、乙級等分級導覽證照,逐漸轉換進入園區必須有證照的專業導覽員協助導覽)。紀念館必須謹記世界文化遺產或國際遺產研究、全球深度觀光的潮流,愈來愈重視無形遺產的各種累積方式。接下來的交叉分析顯示如何進行學生的人權教育,綠島園區是促使學生認識東部人文、人權教育、環境權的基地和重鎮。多樣性的人權遺產教育訓練課程,必然能夠陸續累積來自不同地域多元觀點的導覽員,他們將在園區發揮特殊的多元聲音,這是紀念館珍貴的無形資產。下一次說明觀眾調查交叉分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