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館展示論:歷史遺址展示的景觀初探(二)

文/曹欽榮

一、歷史

(一)綜合描述[1]

園區是20世紀二次大戰後世界冷戰時期,臺灣戒嚴時間最長的白色恐怖勞動改造營和監獄。現在,園區保存了人類在冷戰時代突破政治禁錮,邁向民主的歷史遺址的見證(圖1)。

圖1. 綠島園區全景,左側是綠洲山莊,右上方是新生訓導處重建展示區、綠技所,中央獨立岩石白長條紅字「毋忘在莒」;人權紀念碑在左側山頭左方(圖片來源:台灣游藝,劉振祥拍攝)[2]

1950年代初到80年代後期,此一區域曾經聚集來自全中國各省、海外僑民(檔案顯示有:日本、韓國、港澳、菲律賓、金馬前線、韓戰反共義士)及臺灣各地的政治犯及管理人員,合計人數最多時可能超過三千人,與島上當地人口數相當。區域內地質景觀是特殊的安山岩及集塊岩,地形多變化,由獨立礁石、峭壁、沙岸、珊瑚礁岸、岩洞組成;由於長期封閉,動植物及原生林相生態良好,區域南邊是臺灣少數梅花鹿野放園區。東北角樓門岩礁岸是候鳥聚集地,牛頭山是火山臺階草原。區域內曾經有多處考古遺址,經證實距今約4,000年前的「繩紋紅陶文化」時代以來就有史前人類居住島上;1,000年前,蘭嶼達悟人的祖先曾經在島上活動,臺灣南島不同族群的口傳歷史中,對綠島皆稱呼Sanasai這一相同的說法;漢人自200年前,多數由臺灣西南外海的小琉球島移居綠島,從本區域上岸逐漸擴散聚居,形成島上四個聚落,早期建築多為就地取材的木構屋頂及珊瑚礁石房屋。綠島、蘭嶼及小琉球分處臺灣南端東西海上,綠島漢人移民將近150年的封閉島嶼生活型態,與其他二個島嶼互相之間的人類活動呈現彼此異同之處,有待人類學者更進一步研究,綠島可能是目前所知,17世紀以來中國往東移民臺灣的最東端。

園區從日治時代即設有「火燒島浮浪者收容所」,收容所興建於明治44年(1911年),自明治45年至大正8年(1919年)收容犯人,後因將「火燒島浮浪者收容所」及「加路蘭浮浪者收容所」集中轉到「臺東岩灣浮浪者收容所」而終止,綠島、臺東監獄歷史將屆百年。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中華民國接收臺灣不久,國共內戰繼起,國際局勢進入東西冷戰時期,國民黨政府在1949年開始以肅清共產黨為名,持續進行國家恐怖主義,長達38年戒嚴,綠島因此作為臺灣白色恐怖時期,最主要的流放政治犯的集中監禁地,前後長達30年,「火燒島」成為臺灣民間稱呼白色恐怖的代名詞,區域內各時期監獄概要如下:

1.新生訓導處(1951-1965年)

自1951年5月17日第一批白色恐怖受難者近千人從臺灣本島基隆乘船,自綠島中寮上岸,走路抵達新生營(綠島人稱新生訓導處為新生營,稱政治犯為新生)開始,前後15年期間,政治犯在此監禁、上課、勞動,與綠島人互動。新生營初期以流麻溝西側為主,當時流麻溝東側尚有數戶居民,隨著新生人數漸多,營區和設施擴增至西側綠洲山莊、海巡署辦公廳舍現址。1960年代初,多數新生刑期屆滿返臺,少部分留在原營區或留訓之外,15年刑期或無期徒刑者,移監至臺東東河鄉泰源監獄。這一時期,在綠島的政治犯除了少數探親家屬之外,臺灣社會及中國並不了解他們的處境,也缺乏國際社會關切,當時駐在臺灣的美國大使藍欽曾至本區訪查。

2.警備總部感訓第三總隊(1965-1991年)

以戒嚴時期流氓管訓業務為主,園區現有房舍有許多是感訓隊時期陸續加建。新生營時期房舍,漸遭拆除。早期除有新生留下之外,綠洲山莊啟用後,部分被留訓的政治犯,如知名的柯旗化、柏楊、孫立人案的郭廷亮……等也曾待過感訓總隊營區。直到臺灣終止動員戡亂(1991年5月),流氓感訓業務移交法務部接管。此時期政治犯多集中在泰源監獄(1962-1972年,只關押政治犯)。

3.國防部感訓監獄(綠洲山莊,1972-1987年)

1970年2月8日,發生泰源監獄事件,政治犯再度被集中於綠洲山莊封閉高牆、押房式監獄,直到1987年7月15日解除戒嚴後,僅少數政治犯移往臺灣綠島監獄(綠島中寮),至1990年5月5日,綠島最後一位政治犯王幸男假釋。70年代,國際局勢變遷,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及日本救援臺灣政治犯團體,展開救援臺灣政治犯行動,AI曾經派人至監獄內探視政治犯。

4.綠島技能訓練所(1991-2002年)

1991年5月,法務部接管警總感訓隊,於1993年9月1日正式成立臺灣綠島技能訓練所,輔導受刑人技藝訓練。1994年4月新建、整建,朝吸毒者戒治所規劃,後改為心理戒治為主的技訓所。其間新生營的新生長年勞動所砌硓咕石克難房、圍牆,被拆除殆盡。2002年6月,法務部裁撤綠技所。

園區是冷戰時期,亞洲西太平洋島鏈防堵共產世界的人權侵害具體見證地,代表人類在上個世紀民主化轉型為民主國家的典範,保存人類追求民主的見證,在亞洲西太平洋國家的民主發展過程中,具有重大意義。園區曾經關押來自全中國各省、海外僑民、臺灣各地、各種職業的人士,50年代被關押的醫生超過10人,許多政治犯視綠島為第二故鄉,更有17、18歲外省籍政治犯認為綠島是第一故鄉,政治犯長期在綠島上留下的無形文化資產,相當可觀,成為島上重要文史的一部分,包括與島上居民的互動紀錄(演戲、節慶表演、運動會、生產、教育、探親、交往等等)。曾經兩度監禁在島上且刑期超過30年的政治犯,估計超過30人(50年代被判無期徒刑者,被關押最久者達34年7個月),也有來自菲律賓的華僑被判無期徒刑,長期滯留醫務所,到解嚴之後才離開綠島。這些情況可能是世界上其他作為監獄的島嶼所沒有的紀錄。

(二)園區

從比較觀點來看,園區的有形、無形文化資產具有相當的特殊性,園區保存過去、思考未來,需要關注當代社會永續的觀點,設立園區之後,經歷了以下發展變貌(表1)。

從表1的園區發展重要里程碑可知設立園區歷程,同時反應社會凝聚共識的困難處境。[3]文建會自2006年接管後,由文建會中部辦公室(2008年更名為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接管營運,陸續進行軟、硬體工程計畫。2008年文建會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接管園區,2009年新生訓導處展示區完成重建(第三大隊房舍位址)及展示,中央研究院綠島海洋研究站進駐綠島技能訓練所原址。2010年,新生訓導處模型及多媒體展示區完成。2009、2010年,園區以博物館發展視野,舉辦年度活動,[4]邀請受難者回訪綠島,持續進行口述訪問和文物採擷,結合社區居民和受難者,辦理認識歷史/生態的工作坊、青年人權體驗營、人權電影院,辦理東北亞和平博物館論壇與日本沖繩縣和平博物館交流,並且進行探索性觀眾調查(2009年、2010年)[5]

表1. 園區發展重要里程碑

資料來源:台灣游藝設計工程有限公司。2006。「綠島人權紀念園區整體規劃案」結案報告書,頁2-15。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本案規劃單位為台灣游藝設計工程有限公司。

 

二、園區景觀

園區的兩份免費摺頁:臺灣人權綠島園區全區簡介(圖2)、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1951-1965)展示區簡介(圖3),對園區自然與人為景觀、白色恐怖歷史與監獄變遷,以及五○、六○年代新生訓導處,提供觀眾初步的認識。另外,園區的臺灣人權綠島園區導覽手冊,提供更深入歷史脈絡的介紹。檢視園區有歷年相關影片(2002-2011年7部影片,總時數超過7小時,全部在園區內播放)、紙本出版品,服務檯休息區提供白色恐怖相關紙本出版書籍閱覽。

圖2. 臺灣人權綠島園區全區簡介摺頁。

 

圖3.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展示區簡介摺頁。

 

摺頁介紹全區18個景點,(一)遺址:公館鼻、公館村南側、海巡署廳舍、「滅共復國」標語、綠洲山莊石、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綠洲山莊)、新生訓導處、毋忘在莒、綠島技能訓練所、慈航宮、打石區、十三中隊、燕子洞;(二)自然地景:三峰岩/將軍岩、象鼻岩/鬼門關、流麻溝、牛頭山;(三)公共藝術:人權紀念公園。圖文戶外說明牌5處(紀念碑、三峰岩、綠洲山莊、鬼門關、萬里長城);2009年底,增設9處戶外說明牌,介紹新生訓導處相關遺址(福利社舊址、第三大隊中山室/克難房、廚房、第三大隊、女生分隊、新生之家、操場、革命之門、四維峰/大阪城)。前述公開資料更詳細圖文描述請參考網路資訊。[6]

園區西側紀念碑、三峰岩,以牛頭山為背景,成為遊客拍照首選位置。紀念碑是連結受難者與家屬內心情感的象徵,是在地導遊介紹綠島,曾經關過許多政治犯的地方,園區為每一位紀念對象的背後事跡和受難者代表的意義立傳。紀念碑設立前,預定名稱「垂淚碑」,地方認為不需要悲情,希望不要再流淚了。以「人權」之名,設紀念碑,是以人權被侵害的歷史為戒,或是以人權奮鬥、自由勝利為傲,或兩者都是,詮釋的社會文化意義取決於當代社會的解讀。

紀念碑是紀念過去「不能忘記」的時代印記,非常重要的象徵,標誌了國家「永不再犯」過去的錯誤。國家第一座人權紀念碑設於綠島,說明綠島是臺灣白色恐怖的重要場所,開啟了社會面對被遺忘、隱藏的過去,重新書寫歷史的時刻。「人權」紀念碑、國際人權日儀式,啟動以後設立人權園區的標竿,展開未來「紀念化」程序。發起設立紀念碑的受難者柏楊,以作家的情感寫下:「在那個時代 有多少母親 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 長夜哭泣」。這段在紀念碑牆上唯一的話語,連結紀念碑現在8,296個名字背後的母親,甚至有些母親去世前仍然不知道她的孩子已在綠島長眠!母親的象徵意義連結所有的人,為了避免未來不再讓母親長夜哭泣的社會,我們需要做些什麼。

面對現在議題及了解園區背景之後,接下來,探討園區展示區、觀眾互動案例、觀眾調查、留言卡所反映遺址特性,討論園區環繞紀念化與觀光、模糊遺產、和文化權利的關係。


[1] 請參考:(1)曹欽榮、蔡宏明、林世煜。2008。臺灣人權綠島園區導覽手冊。臺中: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2)劉益昌、邱敏勇、林美智、鍾翰光。2006。綠島人權紀念園區遺址調查研究計畫案成果報告書。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委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3)陳金蓮。2007。綠島人。臺東:臺東縣政府文化局。(4)姜祝山、黃騰毅。2007。綠島的故事。臺東:臺東縣綠島鄉公所。(5)林登榮、鄭漢文、林正男。2008。奇綠島嶼-綠島民俗植物。臺東:臺東縣綠島鄉公所。

[2] 本文圖片除圖1為劉振祥拍攝外,其餘均由作者本人攝影或翻拍。

[3]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在不同時期曾經有不同名稱,例如: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綠島人權文化園區、臺灣人權綠島園區、綠島文化園區,目前名稱為綠島人權文化園區。

[4] 請參考綠島人權文化園區:2010綠島.和平.對話部落格http://2010greenisland.blogspot.com/(瀏覽日期:2010年9月27日)。

[5] 10年來,園區設立過程,部分運用了Rapid Ethnographic Assessment Procedures (REAP) 各種方法的其中幾項,Low (2003) 列出10項REAP的方法:1. Historical and Archival Documents. 2. Physical Traces Mapping. 3. Behavioral Maps. 4. Transect Walks. 5. Individual Interviews. 6. Expert Interview. 7. Impromptu Group Interviews. 8. Focus Groups. 9. Participant Observation. 10. Analysis. Low並運用REAP分析美國費城國家歷史公園及紐約艾利斯島遺產,認為了解遺產的歷史、價值、及社會整體關係是第一步,目的在於強化遺產的社會永續性。

[6] 請參考綠島人權文化園區:2009綠島.和平.對話部落格http://2009greenisland.blogspot.com/2009/02/3_11.html(瀏覽日期:2010年10月2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