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館展示論:歷史遺址展示的景觀初探(三)

文/曹欽榮

展示與觀眾

一、展示

目前,園區全區開放後的內部展示分布在整修後的各遺址空間,展出5年來的各項展覽成果。各項展覽因為年度活動的企畫展(或稱為臨時展覽)留存至今。企畫展包括了:(一)綠洲山莊-2010年,「風中的名字/陳武鎮人權藝術創作暨白色恐怖文物展」、「受難者的聲音/政治受難者圖書與影音資料展」、「通過黑暗,迎接人權曙光/人權教育展」、「白色烙印/潘小俠人權影像攝影展」、「人權與和平圖文徵集得獎作品展」;(二)2009年,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展示:「白色恐怖受難者最新名單展」;在綠洲山莊展出:「和平『對話』/和平詩畫展」、「和平博物館特展」;(三)2005年至2008年,在綠洲山莊八卦樓展出:「白色恐怖受難作家展」、「戒嚴時期政治案件檔案展」、「國際藝術創作展」。各式各樣的企畫展,演示了人權博物館成立前,各種直接相關於探尋歷史真相的紀錄、傳達歷史事件分類細節的內容、轉譯歷史事件的創作,向觀眾傳遞:這是誰的歷史、什麼樣的歷史、誰來進行這些歷史述說的訊息,但是,空間氛圍混合現在展覽,模糊遺址的疑惑浮現。

完整主題的展示和空間,分別是:(一)2009年底完成的新生訓導處展示區;(二)2010年9月完成的新生訓導處模型展示區,這兩處展區聚焦於再現園區現場遺址,及早期政治犯勞動改造在綠島活動的內容(圖4至圖7)。由於過去特殊的時空背景,留下大量的照片、受難者作品,舊照片發揮了再現遺址的重要依據,這些照片在當時是為了國家「反共」政策,進行思想改造成果的紀錄,公開作為國家宣傳的視覺依據,卻也是許多受難者私人長期秘密的記憶縮影,今天,成為園區展示過去的「證據」。

圖4.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展示的「不自由中的自由」展區。

對班雅明來說,相對於繪畫,攝影的出現,在20世紀被當作擴充對世界的發現和控制它的方法(Harrison et al., 2008: 3-4)。這一點或許適用於新生訓導處時期管理單位,保留影像紀錄宣傳反共。今天,園區對這些過去影像的詮釋方式和內容,也將成為未來再詮釋的素材,遺址不和諧的變貌,透過影像紀錄,不斷再詮釋,或許是遺址的特殊之處,觀眾也將自我解讀,紀念館則以權威敘述,說服觀眾。Smith認為:「社會歷史(social history)博物館的出現,擴張了博物館參觀者,比起那些傳統博物館,它再次提出及強調一個不同經驗範圍」(Smith, 2006: 199-200)。在遺址博物館或許比非遺址博物館,更容易得到這樣的證明,觀眾在模糊遺址的經驗,有待深入探討。

圖5.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展示的「勞動.改造」展區。
 
圖6.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展示的「青春.歲月」展區,展出一千多張受難者檔案人頭照片。

 

圖7.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展示的「關不住的心靈」展區入口,中央櫃內紅布琴盒及小提琴,是陳孟和在新生訓導處花了一年多時間所製作。

 

新生訓導處展示區「不自由中的自由」單元,展出新生就寢前凍結時間的樣貌,50多座各擁姿態的擬真人像,在一盞油燈下,再現押房「真實的」一晚。觀眾以各自參觀經驗,凝視(gaze)展示後的描述:「嚇死、好可怕、超像、真感動、好擠、栩栩如生」,還加上各種驚嘆詞。以前的新生寢室上下舖,經常是120人同房,展出的靜止擬真人像數量,遠不及當時的擁擠感,受難者如此說,而且看起來都太健康了。展區傳達一天裡,短短就寢前時段,他們在做什麼。多數觀眾於有限時間的參觀經驗,很難駐足仔細觀看、思考展出的意義。話題焦點,變成真的、假的,有觀眾說:「這真的是假的,好像真的」。在一個科技、數位景觀充斥博物館世界的時代,擬真人像或許散發岀依據口述紀錄的「擬彷」靈光,傳遞自由受限與真正自由的辯證關係,這一關係也來自製作的一連串想法,反映在最後的「再現」,其中混合著受難者的情感、設計參與者的情感、管理單位的情感,觀眾的情感投入被凍結在靜止時間的擬像,在觀眾觀展後留下的留言卡,引用的用詞最多的就是「自由」。

世界上的博物館展示現場,可能很少有如此密度之高的人像展出方式,觀眾在短時間來不及記得其中任何一位的臉模樣,展示密度也讓觀眾瞬間接收太多的感知。凍結人像,需要將過去「隱藏的故事」逐一的、仔細的「個別敘述」集合、重疊起來,它聚合了各方的情感因素,探討黑暗觀光案例,其中紀念遺址所散發出的最重要的獨特因素,就是情感。製作單位的創作書寫以「層層化境」為題,道岀投入情感所創作出來的自由作品:「現場裝置是一件很繁複又冗長的工作,但是可以在綠島當地體驗不同的人文風情,也將五感融進空間的氛圍,是一段很幸福的時光,……陸續將一座座的人像裝置在屬於他的位置上,配合著昏暗的光線,在空間裡似乎也聽得到悄悄的交談,夾雜著讀家書及打呼、磨牙、說夢話的聲音,更伴著小提琴、吉他、胡琴……的音符流洩著“愈夜愈自由”的樂章,無法限制的“自由光影”在空間游移著」[1]

園區整體的景觀,紀錄了遺址的變貌,園區遺址在漸進地變遷中。如前所言,展示所帶來的情感因素,使得保存歷史遺址的「真實性」所指的應該是什麼時間、什麼階段、及什麼樣的面貌,觀眾的感知,如何才是真實的?或許觀眾每一次的來訪,都會表達難以測知的情感成分。因為過去保存遺址硬體建築之真實性,用去大家主要的時間、資源和精力,新的典範則移轉到生態體系的保護。至於綠島的水電使用,因應觀光需求,一直是緊要課題,範圍廣大的園區不能不在基礎思考上展現所有設施的永續想法和做法,帶給遊客永續的真實體驗,這或許是觀眾在島嶼旅行雖遇上不愉快歷史,卻對未來充滿具體體驗又具有想像創造的機會-真實性與永續之間的辯證。

園區所有的展示景觀,都是為了達到與觀眾溝通的目的,做到James E. Young所說的,在紀念館裡觀眾理解過去「發生什麼以及它如何傳遞給我們」(Young, 2000: 11),如何了解臺灣白色恐怖與冷戰時代的國際關係?園區展示內容,只能引發觀眾的小提問:這裡曾經是不為人知的監禁政治犯之地,她/他如何在島上度過漫長歲月,曾經,有二千多人在這裡「生活著」。然而「生活著」的展示,距離當時時空和氛圍,已經完全不同。展示活生生「生活著」,及問「什麼是過去的真實(authenticity)情景?」會持續成為展示的難題;多數遺址因為人去樓空,成為今日以遺產為標的、觀光為實的當代旅遊號召景點。透過遺址,園區傳遞給我們的不會是「發生什麼」的全部,它終究是一個非常有限的展示「空間」,離開現場的觀眾,很快意識到又回到了公館村-真實生活的「地方」。

追問真實性之外,追問的過程所形成的社會價值觀和文化觀,或許更值得我們關注。追問新生與綠島人互動,她/他們彼此嵌入廣泛的社會、文化生活關係,不只在綠島,在臺北、臺灣各地、甚至國外,隨著受難者離開綠島,與綠島人持續交往,這種關係隱藏在我們所認識的白色恐怖與綠島的「歷史」敘述之外,表達被隔離的島嶼,人與人長久互動的生活意義。新生訓導處幾千人生活的「地方」,身體勞動、思想改造填滿所有受難者身體活動的時間和空間,過去隱藏的「事件(event)」一日、一日不斷「歷時性」地發生;現在觀眾所見的「事物(thing)」是「同時性」的靜止狀態而被觀看;遺址再現的場所,創造了今日遊客旅行的觀看經驗,隱藏的事件仍然在社會流動著。

Smith認為遺產作為一種文化的程序,它不只關於過去,它也不只是關於物質的東西,認為遺產是一個交流、參與的過程、溝通的行動、製作意義的行動,是為了現在而運用過去。傳統西方定義遺產,聚焦於「古老的」或美學愉悅的、有形遺產的物質和紀念碑性的形式;Smith挑戰前述觀點,認為許多世界文化遺產習於推廣這種不能挑戰的看法,另有一種遺產觀念,認為不斷協商「過去」與「現在」,發展遺產內在特質、無形資產的動態看法(Smith, 2006: 1)。那些隱藏的事件,需要我們不斷協商,發現無形資產的內在特質。

二、觀眾互動案例

從前述園區整體景觀、展示的狀態背景說明、討論,突顯岀遺址交錯著不和諧的、隱藏的、不安的元素,我們視它為持續變動中的「模糊遺址」的面貌,它所涉及的議題,多重層疊。「不和諧遺產(dissonant heritage)」是Turnbridge and Ashworth所指稱遺產的特質,廣泛影響遺產研究(Graham et al., 2000: 34; Sharpley,2009a: 12)。以下所遇到的觀眾互動的案例,透露園區遺址有待協商的模糊與不和諧議題:

(一)人權紀念碑

【案例一】:2009年夏天,參訪紀念碑受難者名單牆(展出白色恐怖最新名單8,296人)的遊客,不經意的向同伴說:「啊!這都是綠色恐怖在講的啦!那有這麼多人?」。

【案例二】:2010年夏天,在地旅遊導覽業者向遊客說明:「這裡,曾經關過總統、副總統,你看,這是呂秀蓮副總統的名字。」事實上,綠島政治犯監獄,不曾關過總統、副總統。

(二)綠洲山莊

【案例三】:2010年5月8日,一群元智大學中國交換學生參訪園區,在禮堂外看到還未拆除的2008年展出之「柏楊先生紀念展」看板,問起柏楊是否曾經關過這裡;得知柏楊曾經關在綠洲山莊,刑期滿了,被留訓,送到監獄外東側。學生接著問:「請問大石頭上寫著『毋忘在莒』是什麼意思?」[2]我們一起望向右前方監獄外的巨岩,我向她/他們說明「毋忘在莒」典故及在臺灣的時代背景,監獄外左側遠方山壁有「滅共復國」大字,斜對面監獄內牆上有「臺獨即臺毒 共產即共慘」、「堅定反共 必勝信念」標語,這些政治標語都是時代的產物。

(三)新生訓導處展示區

【案例四】:2009年12月23-24日,陪同白色恐怖受難者陳孟和到綠島,遇到一位臺東某警察分局的女性主管(可能是臺灣籍),帶來一位女性警察局長(臺灣籍)和他的先生(調查局退休,外省籍)。他們已經在綠島兩天,看到重建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周邊,剛完成的9處新生訓導處戶外說明牌裡,不斷出現「陳孟和 攝影」的新生訓導處舊照片,沒想到離開綠島前真的碰到陳孟和。他們參觀還未開放的新生訓導處展示區的展覽,看完展覽後深受感動,準備去搭船回臺灣,女性警察局長臨行前跟陳孟和道謝,深深一鞠躬說:「我和我先生可能在解嚴前配合政府執行一些工作,可能有對不起您們的地方,在這裡要向您深深道歉。」女局長與他的先生分別與陳孟和擁抱,這一刻,我們幾位在旁邊的人目睹這一幕,心情激動。事後,我問陳孟和的感受,他說:「那一刻,我的心情非常複雜,那種複雜的心情是長期以來對特務人員保持警戒心理,很難一下子改變的,我接受他們夫婦誠意的道歉,但是更希望我們的社會能夠了解-許多受難者回臺灣後長年受監視,影響家族成員一生的心情。」陳孟和在不同場合聽過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公開向白色恐怖受難者道歉,卻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反而是這對夫婦帶給他「說不出來的複雜心情」。多年來,陳孟和全心投入綠島園區的歷史重建工作,晚年進岀綠島無數次,為了能有一座完整訴說她/他們的歷史的人權博物館而努力,他常說:「他的餘生所能貢獻的,希望那段歷史能被大家所了解。」那兩天,冬天觀光淡季期間,或許是國外人士的聖誕假期,我們遇到至少6組外國人,有來自荷蘭、德國的家族,綠島愈來愈多國際人士來旅行。

【案例五】:2010年夏天,觀察參觀展區實寸人像的團體遊客,在昏暗的展區裡一邊走一邊說著:「這就像當兵一樣,上下舖。」(多數男性遊客),有女性遊客附和說:「哦!是按呢!」也有女性遊客拉著男性遊客,直呼:「哎喲!好像真的人,要嚇死人哦!」遊客行進中觀看許多人像的各種姿態,常常會在擁擠的寢室展區,不小心碰到人像。

(四)綠島餐廳外

【案例六】:2009年12月23-24日,與陳孟和在用餐餐廳外遇到中國旅遊團,閒聊中得知一組來自四川成都遊客,向他們介紹了陳孟和曾經在新生訓導處15年,其中一位約四十歲上下男性訪客,連著三句話問:「這裡都是關共產黨嗎?我也是共產黨!老先生(指陳孟和)也是共產黨嗎?」遊客與歷史遺址產生了紀念館園區特殊的相互關係,「我不是!」,陳孟和卻很難簡短回答訪客這樣的問題。我告訴訪客,我曾經兩次陪同受難者到綠島園區新生訓導處公墓(受難者稱為13中隊)祭拜他們同案難友,一位湖南籍、一位四川籍白色恐怖受難者葬在那裡(彭竹修、李國安),日日夜夜望著太平洋,他們的難友至今仍然找不到受難者在湖南、四川的家屬,我希望訪客回中國後,能傳達這個微弱的訊息。

或許在離島、園區遺址的特別時空旅行,才會有以上的機遇,彼此互動;其他紀念館,情況可能不同。這些案例交織著各式各類議題,它指出園區未來的實證研究的素材和方向,這些方向包括了:大眾媒體效應、探索歷史真相來源、遺產不和諧的聲音、觀眾在遺址各種現象和對策、認識歷史、導覽及詮釋、文化差異的敘事研究、互相滲入的歷史、轉型正義及社會和解、受難者與觀眾互動、外國人服務、觀光凝視、展示與觀眾、誰的歷史(臺灣/中國)、觀眾觀點等等。

三、觀眾調查

2010年5月至7月,園區在新生訓導處展示區進行觀眾調查,從回收809份問卷的基本資料裡,顯示觀眾來自各地(臺灣130個以上鄉鎮),調查方向和成果反映綠島遊客以年輕族群(21-30歲遊客約占60%)、高教育程度(大學就學中或畢業占65%、研究所畢業占10%)為主。有待深究的問題甚多,例如:對於全園區各項展覽印象,各有偏好不同順序的填寫,為什麼?她/他們不一定是博物館的偏好者,卻顯示半年內20%的人參觀過博物館,參觀過其他和平博物館人數也達14%,並寫出博物館名稱。這次園區內部探索性觀眾調查,有待另文探討,並更進一步擴大樣本和研究議題關聯性,以便增加我們對紀念性遺址博物館的觀眾認識和它的互動特質。有40%高比例人數表達了多元意見,下文試舉觀眾在問卷「感言」、「意見」欄,幾則代表性看法:

(一)關於展示

「蠟像栩栩如生,走進『寢室』小片刻,感受難以言喻。在上課區的現場小椅子小坐,坐如針氈。『勞動改造』看到受難者種出各種蔬果,改善綠島的物產生態,心想:如果他們不是當時的身份,而是『農改人員』等等,那會是多美好的結局啊!」、「真實、生動、讓人記憶深刻,也更能體會當時的情景。」、「感覺實際參觀比書本上教的印象還來得更深刻,也更了解到他們實際上的生活有多不自由」、「蠟像很逼真生動,有助於了解當時新生的起居,也許是為了讓參觀者融入當時情景,但燈光似乎太暗,讓人有恐懼感,其他地方也很用心,印象較深的,即為獄中人的真跡、樂譜,實在難以想像他們如何在封閉的環境下度過漫長的歲月。」、「1.外觀樸實。2.大壁畫很有臨場感與觀光留念價值。3.各展場清楚介紹『新生』由來、生活方式,對綠島人民的貢獻,受屈的無奈……」。

(二)關於歷史

「讓人更了解以前臺灣的政治背景和綠島的文化」、「讓人更了解白色恐怖時期的一切」、「對於歷史的深入了解,再次感動」、「人物太寫實,嚇到我了!歷史照片的展出很喜歡,有貼近該歷史的感覺。」、「關不住的心靈,雖然身心受監控,但人們心中的真理、自由嚮往是無法被改變,歷史終將還給正義。」、「歷史的部份可以再更詳盡一些,更能了解白色恐怖的內容。」。

 四、留言卡

另外,展示區設置兩處留言檯,留言卡列有年齡欄,18-30歲觀眾留言比例相當高,其中有些英文、韓文、藏文、西班牙文的書寫,證實外國遊客到綠島的多元性。園區長期累積留言卡,具有了解觀眾來自不同地方、文化對遺址和歷史的看法比較分析價值,以下是留言卡的部分內容(圖8):

圖8.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展示區,例舉的部分「留言卡」。

 

(一)關於歷史

「台灣有過黑暗的歷史 如今了解後真令人難過 現有的自由、民主、和平皆是前人的 犧牲之下換取來的 真感慨 謝謝您們」、「Hi綠島 自由,是你讓我了解到 它有多麼珍貴」、「我們看到您們的歷史了」、「歷史會記住你」、「來到綠島 是開心  遇見歷史 是感動」。

(二)關於國家責任

「It is good to see a country recognize the wrong that have been down.」。

(三)關於未來

「今天是到綠島的第三天 過的最像遊客的一天 聽了當地的歷史故事 以前真的令人感嘆 希望這片綠意盎然之地 將永遠留存千百年之後」、「It’s a sad story. It’s a long way to go. It’s a new life here. It’s a new start from here. Times goes. Time never stops. Time cures the hurt.」、「Future Peace May Prevail On this Earth.」、「We pray for peace and respect for all human rights!」、「希望台灣所打拼出來的民主、自由,能永遠持續」、「希望台灣永遠不要回到白色恐怖的時代」、「思想永遠自由ð希望這個監獄不會再復用,歷史不要重演。」、「難得有保存自然生態及文化如此良好的旅遊景點!」。

(四)關於自由

「綠島的風是自由的」、「我愛自由 自由愛我 希望人人都有自由」、「我喜歡自由 熱愛自由的感覺」、「給台灣留下自由民主」、「自由萬歲 台灣加油」、「自由! 和平!」、「能自由真幸福」、「綠島真美 但被囚禁的靈魂真渴望自由的美」、「思想無價 自由無價」、「在不自由的土地 這些不屈的靈魂 秉著對自由追求的信念 描繪出偉大的自由心靈 我們要自由」、「不自由 毋寧死」、「自由真好」、「自由是一切進步の根源 願:台灣加油」、「只有在綠島才知道 自由的珍貴」、「自由 得來不易」。

留言卡以「自由」為名的書寫,相當多,其他還有關於「人權」、「民主」的書寫。書寫「自由」是否因為觀眾印象最深刻、最喜歡的展示單元「不自由中的自由」(約占14%,觀眾對其他單元各有多樣的偏好)的聯想,有待進一步考察。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權價值,各種自由權利載明於聯合國的30條人權宣言(摺頁一部分)。「對John Rawls來說,自由是許多基本的自由中為公民所需要的,以利架構和執行一個合理的生活計畫,允許人們去形成和修正其他事務的感知。」(Gillman, 2010 (2006): 19)。Gillman認為John Finnis更進一步提供比較厚(thicker)的七種價值組合:「生活、知識、遊戲、審美經驗、社會力(尤其是友情)、實踐理性(practical reasonableness)及宗教」(Gillman, 2010 (2006): 19)。Gillman舉出兩個全球聞名的藝術作品,他認為:「Bamiyan Buddhas(阿富汗遺產遺址)能說出生活、知識、審美經驗和宗教的價值;格爾尼卡(畢卡索名畫)的生活、知識、審美經驗和友誼。知識、審美經驗和宗教,3種Finnis的基本價值,不斷出現在文化遺產的論辯及文化財產的權利。」(Gillman, 2010 (2006): 21)。

從以上討論,我們認為園區遺址在變遷中,必須注視這些自由的內在價值,觀眾參訪學習不僅止於滿足知識的渴望,學習關聯著生活的意義,內在心靈的滿足是園區帶給觀眾的寶貴價值。園區存在的理由,不只為了讓我們理解自己的歷史和文化,也為了能在這些人們共通的內在價值中,去認識別人、理解世界。

遺產討論

一、紀念化與黑暗觀光

園區設立過程所涉及的相關事務是一個集合個人、集體、地方、國家的漫長紀念化(memorializing)程序的內容(Sharpley, 2009b: 145-163)。紀念化程序在民主社會裡出現各方意見相左、衝突、爭執、溝通、協商,之後演化為當代的紀念地、紀念儀式以及各種有形/無形紀念形式。這些當代社會紀念化的紀錄,都成為園區的一部分,反應當代社會的文化容貌和意義。

人類紀念化行為,不論個人、集體及國家政府紀念災難、戰爭、暴力、個人犧牲,或連結死亡和受苦的當代(或最近的過去)歷史事件的紀念地,不斷在全球各地增加。紀念化反映在這類紀念地、歷史遺址、博物館、戰地等,或紀念國家暴力所造成事件的紀念館,以及其他被歸類為某種「黑暗」的地方(Sharpley, 2009b: 146)。

著名的美國紐約9/11事件原址,正在建構複雜的紀念地複合建築,「在許多國家,對戰事、政治暴力、恐怖主義、差別待遇的公共紀念已經成為一個政治燃點。」紀念館形成全球性的熱潮(Williams, 2007: 1)。ICOM所屬國際委員會之一的ICMEMO成立於21世紀初,顯示新世紀開始,前述特殊類型紀念館的國際潮流和現象。ICMEMO所定義的紀念館,在各國以各自歷史事件的脈絡被不同地呈現,其中紀念性的歷史遺址在《痛苦與恥辱的地方:處理困難遺產》一書採取跨國文化的研究取向,包括了臺灣慰安婦遺址、中國南京大屠殺紀念館(Logan and Reeves, 2009: 1-13, 114-127, 17-33);Paul Williams討論了全球24館,包括臺北228紀念館的文物和影像效應(Williams, 2007: 9-20, 33-36, 73-75)。

南非處理後種族隔離遺產經驗具有重要參考性,羅本島、開普敦六區博物館等等,全南非陸續設立許多相關種族隔離的博物館,它們是記憶容器、挖掘種族隔離意識、提供展示凝視,將這些種族隔離記憶和敘述,貢獻給公眾、促進公眾交流。這些博物館參與「建立後種族隔離國家的複雜工作(如同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新國家國歌和國旗、新公共假日、紀念地服務、自傳和列傳書寫、電視檔案及戲劇化等等),國家性想法被創造出來。」(Bremner, 2007: 85)。另外,博物館不只是記憶化的遺址,也是後種族隔離國家新政治認同的創新工具。南非這些博物館或遺址,為了教育目的,歡迎所有人參訪,這些館與國內外觀光政策相關,南非新國家正在藉由遺址或博物館重寫彩虹國的歷史。Peter E. Tarlow對黑暗觀光的觀點:「這些事件,不只是歷史悲劇,且觸及我們的生活,不只從情感觀點,也衝擊我們的政治和社會政策。」(Tarlow, 2005: 49)。綠島園區紀念遺址不只是觀光的記憶景觀,紀念化過程、島嶼觀光旅行,也將衝擊我們對歷史認識和我們的生活,再塑造我們是誰。

 二、模糊遺產

前文已提到綠島園區,處於一種模糊遺址(blurring site)的狀態中,它也是帶著不安定記憶(unsettling memories)的公共遺產(Macdonald, 2009: 93),它在不同層面、不同程度,混雜著下列因素:

(一)園區與綠島

園區被視為恐怖之地的灰色監獄遺址景觀,給參觀遊客沉重感,迥異於遺址美麗的自然景觀、綠島亮麗陽光、蔚藍海洋的度假愉悅感。

(二)監獄與綠島

一般觀眾多數視綠島為大哥的故鄉,少數知道長期關押政治犯,綠島盛行大哥觀光產品,政治監獄混雜著通俗傳奇的好奇心與歷史真實是什麼。

(三)監獄與展示

過去軍管的封閉刑法空間(penal spaces),「叛亂者」、「匪諜」、「臺獨者」的監禁地,現在,混雜著以紀念人權侵害事蹟為主要內部展示的內容。

(四)封閉與開放

國家恐怖政策思維下,雙重禁錮「叛亂者」的流放離島,園區地形、監獄實體空間的封閉性格仍然存在,對比著遊客自由出入、探險的開放性。

(五)空間與地方

現在園區被視為參觀的「空間」,展出過去「叛亂者」的生活,與園區緊鄰的公館村落以漁耕、觀光為業、上下學(公館國小)生活的「地方」,形成對比。

(六)白色恐怖與綠島

50、60年代綠島監禁政治犯期間,綠島人與政治犯時有交往,持續至今,綠島人不認為綠島有白色恐怖,但是,它又是監禁政治犯之地。

(七)綠島與臺灣

來自臺灣各地的觀光客,不斷增加的外國遊客、中國遊客,各自體驗園區遺址景觀,島嶼混雜著文化多樣性,在園區留言條呈現出來。

(八)自我與他者

遊客自我與同伴、觀眾與園區景觀、觀眾與所見展示內容,不斷照映岀:「假如是我?卻又是他!」、「他們怎麼度過那樣的日子?」。

(九)隱藏或死去的與活著的

那些只剩下名字在紀念碑的一千多名被槍決者,她/他們絕大多數沒來過綠島(少部分被從綠島送回臺灣槍決),她/他們的故事是否適合在綠島園區述說,13中隊兩位外省籍在綠島過世的受難者,他們的名字仍然只是符號。讓死去的/隱藏的故事復活,就像她/他們仍然活著,又如何想像臺灣的未來。

(十)人權與永續遺產

雖然,永續(sustainable)觀念已經在各領域被廣泛討論(陳訓样及張秀娟,2010: 101),園區是否交錯在習以為常的「主流社會文化範式」想法(李亦園,2005: 9-13),與島嶼永續發展、人權思潮發展之間,於實踐博物館的想法上相容、或背道而馳;管理單位、觀眾是否漸漸在這樣的遺址場域,意識到永續想法在園區、在綠島一點一滴被實踐?

從模糊遺址所帶來的面向,有些是博物館領域傳統議題,更多的是博物館、歷史遺址處於「麻煩世界(Troubled World)」(Janes, 2009)所必須面對的挑戰。不論是文化遺產的文化權利對公眾的價值,或是UNESCO保護無形遺產公約(2003年通過,2006年4月20日實施),文化遺產擴大全球系統保護從有形到無形的遺產,表徵遺產從保存無生命的物到人類寶貴經驗(Logan, 2007: 33)。再者,UNESCO於1992年開始執行的世界記憶計畫(The 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南非前總統曼德拉之前在法庭被起訴的紀錄,已被登入文獻遺產(Charlesworth, 2010: 22),柬埔寨赤柬時期屠殺檔案,則於2009年被列入。Charlesworth更提出人權作為遺產的看法,人權自身必須被理解為遺產,他認為:「人權能奠基、延伸及挑戰世界記憶計畫,並且重塑計畫保存的記憶。」(Charlesworth, 2010: 28-29)。

綜合以上討論,綠島人權園區,將不只是說我們自己的故事;那些關於人權侵害、奮鬥的事跡,都是人類邁向自由的重要遺產。

結論

為了呈現綠島園區涉及的相關面向和問題,本文衍生許多的議題,在有限篇幅下,亦未能細究:敘事研究、當代事件紀念館、展示的形式和實質論、展示景觀、歷史遺址、文化遺產、黑暗觀光、永續觀點、人權及遺產、遺產詮釋、轉型期正義等多樣議題。園區是新生的社會文化事務,模糊的遺址如何協商,期待能夠有助於我國遺產研究的多元方向。園區需要更多樣的跨領域、跨文化研究,交錯他方,博物館從專業領域內部往外看,或從專業外部檢視博物館世界,或穿梭兩邊,互相衝擊,知識火花必將燦爛(Genoways, 2006: 1)。

近20年來,遺產轉向論辯綠色、永續環境、永續社會的想法,保存遺產真實性的程序問題仍然存在,而「為了誰?能夠更有助於公眾利益的文化價值是什麼?」的民主式提問,遺產的公共價值不斷反覆挑戰過去和現在(Fairclough,2008a: 299),園區是個實踐民主協商的遺址。

綠島是具有觀光吸引力的島嶼,70%的人為了休閒度假而去,遊客卻帶著正面、愉快的旅行經驗,與過去負面、痛苦遺址相遇,這種經驗視為具有詩意質素的遺址經驗,內在意義更加深刻,這或許是未來國家人權博物館面對觀眾的挑戰。綠島的這些展示景觀的混合面向,與景美人權園區吸引觀眾的因素和特質,將形成令人好奇的對照;遺址、展示景觀及記憶,因此留給我們更多探索自己、他人的機會。許多不能再說話的受難者,正等待我們去從文物、述說,提煉深刻的內在意義,園區遺址作為故事訴說者和溝通者的自然場域,具有無窮的潛力。〈綠島的濤聲〉(柯旗化詩)將恆久地,伴著〈我們的詩歌〉(曹開詩),廻盪於海洋和天際。

臺灣民主化過程,包容各方競逐的歷史述說,國家為主體的過去歷史和現在的合法敘事,兼容緊張又混合的認同敘事、對抗敘事,這些兼容的敘事,並未在單一博物館裡明顯主導國家的未來敘事。園區歷史遺址展示的景觀,因為它的模糊特質,更具有打開當代歷史門縫的能量。我們若能更近一步探索臺灣20世紀歷史,從被殖民、被禁錮,走向民主化的動能所在,那麼,綠島園區隱然成為臺灣民主深化、希望之所的紀念地。期待園區戮力於遺址與觀眾之間有效的溝通、社會多元的對話,共同超越痛苦遺址的「恥辱」印記,使園區和觀眾交流,具有實踐社會生活的文化意義。

謝誌

謹向所有臺灣白色恐怖受難者致敬,特別是陳孟和先生、10年來陪伴進出綠島無數次的許多位受難者,她/他們在晚年為保存歷史記憶,努力不懈。

參考文獻

方怡潔、郭彥君譯(Clifford Geertz著)。2009。後事實追尋:兩個國家、四個十年、一位人類學家。臺北市:群學出版有限公司。

王宗仁。2007。曹開新詩研究。玄奘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台灣游藝設計工程有限公司。2006。「綠島人權紀念園區整體規劃案」結案報告書。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李亦園。2005。博物館與文化知識。收錄於:王嵩山主編。2005。博物館、知識建構與現代性,頁9-13。臺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李宛蓓。2007。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柯蔡阿李女士生命故事探究。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林登榮、陳次男。2007。綠島文化導覽地圖。臺東:臺東縣政府文化局。

林登榮、鄭漢文、林正男。2008。奇綠島嶼-綠島民俗植物。臺東:臺東縣綠島鄉公所。

邱月亭。2009。解嚴後「白色恐怖」紀錄片的創傷敘事與記憶政治。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姜祝山、黃騰毅。2007。綠島的故事。臺東:臺東縣綠島鄉公所。

柯旗化。2002。綠島的濤聲。收錄於:柯旗化。2002。臺灣監獄島:柯旗化回憶錄。高雄:第一出版社。

柯旗化。2010。獄中家書:柯旗化坐監書信集。臺南: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曹永洋。2008。荊棘.冠冕.動盪歲月:林恩魁傳。臺北:草根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曹開。2007。我們的詩歌。收錄於:曹開。2007。悲.怨.火燒島:白色恐怖受難者曹開獄中詩集。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曹欽榮、蔡宏明、林世煜。2008。臺灣人權綠島園區導覽手冊。臺中: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

許秋暘、盧世祥。2010。台灣紳士許遠東。臺北:允晨文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郭振純。2008。耕甘藷園的人。臺北: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陳金蓮。2007。綠島人。臺東:臺東縣政府文化局。

陳英泰。2005a。回憶,見證白色恐怖(上)。臺北:唐山出版社。

陳英泰。2005b。回憶,見證白色恐怖(下)。臺北:唐山出版社。

陳英泰。2010。再說白色恐怖。臺北:唐山出版社。

陳訓样、張秀娟。2010。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邁向綠博物館之策略方針。博物館學季刊,24(3): 99-115。

陳紹英。2005。一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手記。臺北: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劉益昌、邱敏勇、林美智、鍾翰光。2006。綠島人權紀念園區遺址調查研究計畫案成果報告書。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蔡敏玲、余曉雯譯(Clandinin, D. J. and F. M. Connelly著)。2003。敘說探究:質性研究中的經驗與故事。臺北市:心理出版社。

蕭伶伃。2009。走進「白色家庭」:一九五○年代政治受難者家屬生命歷程探究。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謝仕淵。2010。柯旗化先生獄中家書解題。收錄於:柯旗化。2010。獄中家書:柯旗化坐監書信集。臺南: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鍾興福。2010。無奈的山頂人。臺北: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顏司音。2009。台灣白色恐怖受難者生命意義之探索。南華大學生死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Bradley, A., V. Buchli, G. Fairclough, D. Hicks, J. Miller, and J. Schofield. 2008. Change and creation: historic landscape character 1950-2000. In: Fairclough, G., R. Harrison, J. H. Jameson Jnr., and J. Schofield (Eds.). 2010 (2008). The Heritage Reader (2010 Reprinted ed.). Abingdon: Routledge.

Bremner, L. J. 2007. Memory, nation building and the post-apartheid city: the ApartheidMuseumin Johannesburg. In: Murry, N., N. Shepherd, and M. Hall (Eds.). 2007. Desire Lines: Space, Memory and Identity in thePost-apartheidCity. Abingdon: Routledge.

Charlesworth, H. 2010. Human rights and the UNESCO 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 In: Langfield, M., W. Logan, and M. N. Craith (Eds.). 2010. Cultural Diversity, Heritage and Human Rights. Abingdon: Routledge.

Fairclough, G. 2008a. New heritage, an introductory essay- people, landscape and change. In: Fairclough, G., R. Harrison, J. H. Jameson Jnr., and J. Schofield (Eds.). 2010 (2008). The Heritage Reader (2010 Reprinted ed.). Abingdon: Routledge.

Fairclough, G., 2008b. ’The Long Chain’ Archaeology, historical landscape characterization and time depth in the landscape. In: Fairclough, G., R. Harrison, J. H. Jameson Jnr., and J. Schofield (Eds.). 2010 (2008). The Heritage Reader (2010 Reprinted ed.). Abingdon: Routledge.

Genoways, H. H. (Ed.).2006.Museumphilosophy for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 p. 1. Lanham:AltaMiraPress.

Gillman, D. 2010 (2006). The Idea of Culture Heritage (2010 Revised ed.).Cambridge&New York:Cambridge.

Graham, B., G. J. Ashworth, and J. E. Turnbridge. 2000. The uses and abuses of heritage. In: Corsane, G. (Ed.). 2005. Heritage, Museums and Galleries: An Introductory Reader. Abingdon: Routledge.

Harrison, R., G. Fairclough, J. H. Jameson Jnr., J. Schofield. 2008. Heritage, memory and modernity. In: Fairclough, G., R. Harrison, J. H. Jameson Jnr., and J. Schofield (Eds.). 2010 (2008). The Heritage Reader (Reprinted ed.). Abingdon: Routledge.

Janes, R. R. 2009. Museum in a Trouble World: Renewal, Irrelevance or Collapse?. Abigton: Routledge.

Logan, W. S. 2007. Closing Pandora’s Box: Human rights conundrums in 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In: Silverman, H. and D. F. Ruggles (Eds.). 2007. Cultural Heritage and Human Rights.New York: Springer.

Logan, W. S. and K. Reeves. 2009. Introduction: Remembering place of pain and shame. In:Logan, W. and K. Reeves (Eds.). 2009. Places of Pain and Shame: Dealing with “Difficult Heritage”. Abingdon: Routledge.

Low, S. M. 2003. Social sustainability: people, history, and values. In: Fairclough, G., R. Harrison, J. H. Jameson Jnr., and J. Schofield (Eds.). 2010 (2008). The Heritage Reader (2010 Reprinted ed.). Abingdon: Routledge.

Macdonald, S. 2009. Unsettling memories: intervention and controversy over difficult public heritage. In: Anic, M. and E. Peralta (Eds.). 2009. Heritage and Identity: Engagement and Demission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 Abingdon: Routledge.

Seaton, T. 2009. Purposeful otherness: approaches to the management of thanatourism. In: Sharpley, R. and P. R. Stone (Eds.). 2009. The Darker Side of Travel: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Dark Tourism.Bristol: Channel View Publications.

Sharpley, R. 2009a. Shedding light on dark tourism: an introduction. In: Sharpley, R. and P. R. Stone (Eds.). 2009. The Darker Side of Travel: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Dark Tourism.Bristol: Channel View Publications.

Sharpley, R. 2009b. Dark tourism and political ideology: toward a governance model. In: Sharpley, R. and P. R. Stone (Eds.). 2009. The Darker Side of Travel: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Dark Tourism.Bristol: Channel View Publications.

Smith, L. 2006. Uses of Heritage (2009 Reprinted ed.). Abingdon: Routledge.

Stone, P. R. 2009. Making absent death present: consuming dark tourism in contemporary society. In: Sharpley, R. and P. R. Stone (Eds.). 2009. The Darker Side of Travel: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Dark Tourism.Bristol: Channel View Publications.

Tarlow, P. E. 2005. Dark tourism:the appealing ‘dark’ side of tourism and more. In: Novelli, M. (Ed.). 2005. Niche Tourism: Contemporary Issues, Trends and Cases.Burlington: Butterworth-Heinemann.

Williams, P. H. 2007. Memorial Museums: The Global Rush to Commemorate Atrocities.Oxford&New York: Berg.

Young, J. E. 2000. At Memory’s Edge: After-Images of the Holocaust in Contemporary Art and Architecture. New Haven & London:YaleUniversityPress.

參考影片:

洪隆邦。2009。綠島的一天:臺灣白色恐怖受難者與綠島人口述影像紀錄。臺東: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片長40分鐘)。

網站下載文件及參考網頁:

良心遺址國際聯合組織(ICSC)http://www.sitesofconscience.org/en/(瀏覽日期:2010年10月8日)。

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http://www.gip.moj.gov.tw/ct.asp?xItem=94126&CtNode=7267&mp=067(瀏覽日期:2010年9月25日)。

為了和平的博物館國際網絡(INMP)http://peace.maripo.com/p_inmp.htm(瀏覽日期:2010年10月8日)。

紀念公共罪行受難者紀念館國際委員會(ICMEMO)http://www.gedenkstaettenforum.de/icom/(瀏覽日期:2010年10月8日)。

張小玲。2010。層層化境2010-04-08:一群藝術創作好友為「自由作品」下了一個新的註腳。綠島人權文化園區:2010綠島.和平.對話部落格http://2010greenisland.blogspot.com/2010/

04/blog-post_08.html(瀏覽日期:2010年9月30日)。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http://dict.idioms.moe.edu.tw/mandarin/fulu/dict/cyd/17/cyd17933.htm(瀏覽日期:2010年9月28日)。

曹欽榮。2010。台灣白色恐怖:綠島、景美兩個人權園區。2010年世界公民人權高峰會http://

http://www.worldcitizens.org.tw/awc2010/ch/F/F_d_page.php?pid=7257(瀏覽日期:2010年9月25日)。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2009。2009綠島.和平.對話部落格http://2009greenisland.blogspot.com/

2009/02/3_11.html(瀏覽日期:2010年10月2日)。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2010。綠島.和平.對話部落格http://2010greenisland.blogspot.com/(瀏覽日期:2010年9月27日)。

作者簡介

曹欽榮現任台灣游藝設計工程有限公司負責人。


[1] 擬真人像製作單位:林健成美術製作工程有限公司,企劃總監張小玲所寫參與製作的文章。張小玲。2010。層層化境2010-04-08:一群藝術創作好友為「自由作品」下了一個新的註腳。綠島人權文化園區。2010。綠島.和平.對話部落格http://2010greenisland.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08.html(瀏覽日期:2010年9月30日)。

[2]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釋義:1.戰國時齊國被燕國連攻七十二城,僅剩即墨、莒二城為最後固守的城池。齊國以莒城為反攻基地,在五年的艱苦歲月後逆襲成功,收復了失地。見《史記》,卷八十二:〈田單傳〉。後以毋忘在莒比喻收復國土。如:「先總統蔣公以毋忘在莒訓勉國人光復大陸河山」。2.春秋時齊國內亂,齊桓公曾遭難逃亡到莒國,後來當上了齊君。有一回,鮑叔向桓公敬酒,勸桓公:「勿忘出奔在於莒也」。見《呂氏春秋》:〈貴直論〉直諫。後用以比喻不忘前事。引用自: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http://dict.idioms.moe.edu.tw/mandarin/fulu/dict/cyd/17/cyd17933.htm(瀏覽日期:2010年9月28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