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歲月-詩人曹開的時代(下)

文/曹欽榮

是獨裁極權  還是威權統治


   如今  股股急湍的血川
   環匝著殉難的思想犯
   這堆倒臥的屍體周身
   好比一座台灣孤寂的荒島
   被洪水團團圍困  洗劫一空
   卻不見同胞憑弔禍殃的蹤影
       -曹開獄中詩  〈槍斃〉

▲〈槍斃〉,曹開 作。(曹欽榮 翻攝)


  從1949年起,監禁政治犯的監獄主要有:一、審判前:軍法處/軍人監獄(1949-1968)[1]、景美看守所(1968-1987)[2]、二、審判後:綠島新生訓導處(1951-1965)、台北安坑軍人監獄(1952-1987)[3]、台北土城生產教育實驗所[4](1954-1987)、台東泰源監獄(1962-1972)[5]、綠島國防部感訓監獄(1972-1987,綠洲山莊)[6],早期因監獄擁擠,還有移送台北監獄[7]、台南監獄[8]…等地之情形,部分受難者刑期屆滿留訓綠島[9],或移送小琉球留訓[10]。政治犯在監獄內的生活,因為不同時期、不同地點,管理體制因主管者而產生差異。受難者在監所內的長期生活形成的「監獄文化」,產生一種微型社會關係的規則、互動模式,從早期50年代台北軍法處、新店安坑軍人監獄,受難者談到家人寄送進監獄的食品、用品,都以難友互助的方式,共享有無,對無親人在台的外省籍受難者幫助極大,有受難者暱稱此情況為「初階的共產社會」。

  書寫監禁的身體歷史,是一個面對權力治理機構的人性側寫,反映了人在極端環境的權力網絡關係,治理權力機構的作為與受難者之間,存在著互不信任的鬥爭狀態,戒嚴時代的「監獄文化」,演出一場又一場攸關生命的意識形態戲碼,從治理機構對受難者進行所謂的「新生」(指受難者)思想改造,表面理由一直依循著思想改造對思想歧異者的長期改造有效的假設[11],實質上,思想改造代表治理機構的官僚體系對「他者」無效管理的權力,這種權力的本質仍然是不信任任何「他者」有被改造的可能,新生訓導處在韓戰結束之後由管理單位發起的「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強迫新生在身體刺上政治標語,運動以失敗終,引發獄中再叛亂案,反映了極端的意識形態和「無效管理的權力」決定了受難者的生與死。

  法國思想家傅柯的名著《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12],書寫權力治理無所不在,監獄內受難者都是被剝奪權力者、無權力者,管理單位運用所謂「打小報告」的受難者(受難者之間稱為「狗仔」),參雜在受難者之中,受難者在封閉限制性的牢房空間仍然遭到隱形權力的監視。這種監獄文化致使受難者身心再度遭受折磨,許多的口述談到監獄內的百態。「他者」在監獄中的處境,不只是無權力者,更是無所不在的擁有治理權力者的不可相信的敵人、挑戰者;檔案所見的兩個獄中再叛亂案:1953年7月新生訓導處再叛亂案[13]、1953年2月台北安坑軍人監獄再叛亂案[14],分別再槍決已在監服刑的受難者各14人、15人,包括台籍及各省籍受難者,從1955年7月26日槍決前案的陳華(33歲,浙江人),到1960年2月6日槍決後案的陳正宸(32歲,嘉義人)、林聲發(31歲,苗栗人),前後時間從再起訴到案件結束,歷時8年,在政治犯監獄流傳著當局「殺雞儆猴」的恐怖傳言。新生訓導處再叛亂案共29人再被起訴,期間分別從綠島送回幾批受難者,(民國)44年2月28日國防部上呈總統府的簽呈:
   「事由:陳華等判亂一案,謹擬具審核意見,乞
    核示
    一、據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四三〉安御字第一三六零號呈,以檢呈
      陳華等叛亂一案卷證,及判決裁決,請核示等情到部
    二、本案被告陳華係判決確定之叛亂犯,在交監轉送綠島新生訓導
      處執行其中,又涉嫌叛亂,於四十二年七月解送該部法辦,竟
      於該部保安處看守所羈押中,又密與該處解押該所之女犯即被
      告傅如芝通信多次,教育匪黨理論,鼓勵其反抗政府,並抄送
      匪書、匪歌、匪詩,遞送匪書青年休養,又向判決確定之叛亂
      犯即被告吳作樞宣講匪書鋼鐵是怎樣鍊成的,又與判決確定之
      叛亂犯即被告游飛通信,教育其應付特別檢查辦法,又煽惑該
      所看守兵柯萬進,於匪軍攻台時背叛政府,並書交『陣前起義
      就是立功』之字條,被告吳聲達亦係判決確定之叛亂犯,於四
      十二年二月間在該處執行中,寫羅馬文匪歌『再接再厲』交予
      另一判決確定之叛亂犯即被告宋盛淼閱讀,被告許學進亦係判
      決確定之叛亂犯,於在該處執行期中,寫信與押犯張常美(見
      後一裁決),教以如何對待反動、投機及中間份子,打破小圈
      子主義,被告方宗英係判決確定交付感化之人犯,被告黃采薇
      係判決確定之叛亂犯,均於四十二年春在該處執行期中,於散
      步時唱歌唱祖國匪歌,被告蔡炳紅亦係判決確定之叛亂犯,於
      該處執行中,寫信與該黃采薇勸其走群眾路綫,打破小圈子主
      義,被告崔乃彬亦係判決確定之叛亂犯,於四十二年五月在該
      處執行中,寫字條給另一判決確定之叛亂犯即被告高木榮解釋
      韓戰越戰是民族解放戰爭,及匪幫新婚姻法暨匪幫進步情形,
      被告陳南昌亦係判決確定之叛亂犯,於四十二年六月囑託該高
      木榮將其埋葬匪書、筆記等件,掘出毀滅,又該游飛在該處執
      行中,曾以法文書寫『一致認為軍官及走狗是我們的敵人』
      『注意狗的行動』『群眾階級組織客觀時空對像﹝象﹞』等字
      條,各等情先後經該處查明,連同涉嫌人犯劉文俊…
[15]

  一場被迫演出的意識形態戲碼,有模有樣進行審判,審判過程幾經變化,最高決策者「蔣中正批示:應發還嚴為複審」,最終,已被監禁的受難者中,槍決14人。[16]

  台北安坑軍人監獄再叛亂案涉及人數超過50人,民國四十六年(1957)元月二十七日國防部上呈總統府簽呈:
…查馬時彥、祝英傑、王幼石、陳行中、杜誠、杜楓、丁桂昌、鄔榮盛、郭水龍、郭文魁、黃胤昌、郭聰輝、黃藻儒、蕭坤裕等十四名,或係叛亂犯或係違反檢肅匪諜案犯,前均經判處罪刑或交付感化,發交本部台灣軍人監獄執行,四十二年二月,馬時彥與祝英傑夥同在監人王幼石、陳行中、杜誠等五人,發起組織『新民主主義革命同志聯合行動委員會』,擬定吸收群犯,擴大組織,撰擬反動資料,培育激烈份子,企圖策動匪共攻台,乘機製造暴動等步驟…[17]

  前述兩案均從檔案中透露了戒嚴年代治理體制不為人知的思維,我們無法揣測政體運作的心態、動機,檔案卻記錄了法律變成為虛構的存在,法律只用來去除「他者」的權力威脅工具,讓權利者政體的正當性、合法性得以繼續運作。處在冷戰中自我封鎖的台灣,思想荒蕪如寒冬的草原,自由民主的春天,腳步異常的緩慢,跨過60年代,雷震「自由中國」仍然遭到禁聲、入罪。監禁的身體超乎我們可以想像的遭遇,槍決前後的照片呈送總統府的檔案,兩案槍決前的受難者微笑照片,好似凝視著這個荒蕪的島嶼、遺忘的世界,被槍決者傲笑、凝視著政體與最高決策者。

▲曹開的詩作〈為同胞歌唱〉手稿。(曹欽榮 翻攝)

是旁觀者  是無知者

   當我的鎖鏈好比琴鍵
   在清晨的空氣中調諧時
   便彈奏頌讚的樂曲
   祈禱上帝給予台灣光榮的冠冕
   命令我在跟前
       -曹開獄中詩  〈為同胞歌唱〉

  曹開案的案首台中師範的老師李奕定,於2000出版《酷刑!殘酷的酷刑》,集中考察古今、中國、世界、台灣白色恐怖的酷刑,斷言「中國的酷刑,是憑人隨意施行的。」對自己的獄中經歷僅在「自序」中稍稍著墨,書的最後李亦定寫下「謹以至誠,獻上拙作 為和平統一而犧牲的英烈-陳華、黃胤昌、陳行中、吳聲達、高木榮、陳南昌、崔乃彬、吳作樞、杜誠、郭文魁、黃藻如(儒)、許學進,暨- 新詩人-曹開 老戰友-曹乙集」。

  五零年代不論台籍與外省籍的白色恐怖犧牲者的歷史、與他們的政治認同,考驗著當代社會呼籲「轉型正義」的歷史正義如何處理,是誰的歷史正義?糾葛著民族主義及政治認同的當代台灣,歷史正義有助於邁向更民主的台灣社會嗎?

  不論如何,五零年代白色恐怖受害者曹開的時代,鋪展出台灣20世紀中期關鍵年代交織著血淚的反抗歷史,這段歷史的深深傷痕與21世紀台灣邁向民主深化的當下,關係深刻,促成民主化的歷史動力是來自不同時代的無權力者的主體動能,或是統治者無上的英明,端視當代社會是一個歷史旁觀者的社會,或是一個對歷史無知無情的社會,還是一個追求人權、自由、正義的普世價值而不斷辯證的社會。


[1] 今台北市喜來登飯店所在整個街廓,當時門牌:青島東路3號,包括軍法處、軍人監獄。
[2] 1968年軍法處遷往台北縣新店二十張,即景美看守所,今日秀朗橋邊,現為文建會管理的景美人權紀念園區,預定2007年12月開放。
[3] 新店安坑軍人監獄從50年代開始,主要關押軍事犯,也一直監禁人數不等的政治犯,監獄現址為法務部「台灣新店戒治所」。
[4] 現為「台北縣後備指揮部」所在地。主要作為政治犯結訓前的思想再教育場所。
[5] 位於台東縣東河鄉,四周環繞溪河、地勢高聳,原來準備集中監禁全台灣的政治犯,包括1965年前後新生訓導處轉送一百多人,1970年2月8日發生泰源事件,5位台籍青年江炳興、鄭金河、詹天增、謝東榮、陳良被槍決(1970.05.30),1972年政治犯再集中移往綠島國防部感訓監獄(綠洲山莊)。
[6] 依據口述,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綠洲山莊)關押人數最多應不超過500人,全區可關押人數估計1200人,目前為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的一部分,2002年12月10日開放。
[7] 台北監獄位於今日金山南路與愛國東路附近。五零年代政治犯如:王康旼曾短暫關押於此。
[8] 今日台南市大億麗緻飯店所在地,五零年代少數政治犯如:鍾逸人、張常美、張金杏,輾轉關押於此。
[9] 70年代如柏楊、柯旗化、鄭清田等刑滿從綠洲山莊出來,往右轉送警總職訓第三總隊留訓。
[10] 60年代新生訓導處新生刑期屆滿,被轉送小琉球留訓,如顏世鴻、曹乙集等,為數不少,另有以流氓管訓為由送往小琉球,如前台北市市議員林水泉。
[11] 前述李奕定案的曹乙集因結訓未滿70分而被送勞役場,滿70分者評語多為「思想已改正  言論尚正確」等語,如何評斷思想,當局顯然在受難者釋放後,繼續不信任政策下的長期監控。
[12] Michel  Foucault(米歇爾.傅柯)著 劉北成 楊遠嬰譯1999 《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Discipline and Punish.)。北京:三聯書店。
[13] 參見檔案管理局檔號 B3750347701=0044=3132176=176=1=001=0005024930002-0013。
[14] 參見檔案管理局檔案系統流水號000501542共36頁。
[15] 參見檔案管理局檔號 B3750347701=0044=3132176=176=1=001=0005024930002-0013。檔案原簽呈並無段落標點符號,引文依據檔案批示紅點加上標點符號。
[16] 分別於1955年7月26日槍決陳華(33歲,浙江人),1956年1月7日槍決楊慕容(32歲,安徽人),1956年1月13日槍決吳聲達(29歲,湖南人)、張樹旺(35歲,台中縣人)、楊俊隆(25歲,南投縣人)、宋盛淼(31歲,台中縣人)、許學進(24歲,台中縣人)、崔乃彬(25歲,江蘇人)、蔡炳紅(24歲,台南市人)、傅如芝(女,22歲,新竹縣人)、游飛(63歲,福州市人)、陳南昌(30歲,台北市人)、高木榮(26歲,台北市人)、吳作樞(32歲,福建人)等共14人。
[17] 同註30。檔案原簽呈並無段落標點符號,引文依據檔案批示紅點加上標點符號。被槍決者:1957年5月3日槍決馬時彥(26歲,浙江人)、祝英傑(23歲,湖北人)、陳行中(42歲,湖南人)、杜誠(37歲,南京市人)、杜楓(30歲,福建人)、丁桂昌(29歲,嘉義人)、王幼石(40歲,廣東人)、鄔榮盛(23歲,浙江人)、劉水龍(26歲,嘉義人)、郭文魁(29歲,安徽人)、黃胤昌(37歲,江蘇人)、郭聰輝(27歲,嘉義人)、黃藻儒(47歲,浙江人),1960年槍決陳正宸(32歲,嘉義竹崎人)、林聲發(31歲,苗栗縣人),共15人。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白色恐怖歲月-詩人曹開的時代(下)

  1. 感謝李筱峰教授在部落格文章發布後,立即來函提出疑問,「權利」與「權力」一字之差千里,文本自「書寫監禁的身體歷史,…..」之後兩段文字,多數「權力」一詞被誤植為「權利」,特此致歉,10/11將立即更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