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接力,一棒接一棒--《流麻溝十五號》序二

文/許章賢


  我曾經於2005年5月與不少受難者一同在綠島人權紀念公園,共度美好音樂祭的夕陽海景。參訪人權園區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小小的島從來不缺水,靠的是「流麻溝」清澈的泉水。這本書名為《流麻溝十五號》,隱含了很深刻的意義,書中兩位阿嬤張常美、張金杏也都出席了2005年5月的音樂祭,對我個人而言,從火燒島到鄭南榕好像產生了令人連想的關係。

▲作者夫婦參加2005年5月17日「綠島人權音樂祭」,於綠島人權紀念碑公園留影。(曹欽榮 攝影)


  其實,將近三十年前,鄭南榕在他所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裡,就非常關懷政治受難者,《自由時代》曾經報導白雅燦、陳明忠、楊金海、王幸男、許曹德、施明德、林義雄、黑名單回台等等許多政治犯在獄中的「最新消息」,解嚴前,雜誌社的工作人員還曾渡海到綠島,報導管制區的政治犯監獄;解嚴後,雜誌社派人探望、採訪綠島最後一位政治受難者王幸男。當時鄭南榕同時經營出版社,發行「自由時代系列叢書」、「台灣文史叢刊」,包括了不少受難者的自傳、回憶錄,像是謝聰敏的《談景美軍法看守所》、鍾謙順的《煉獄餘生錄-坐獄二十七年回憶錄》、鍾逸人的《辛酸六十年》、許曹德的《許曹德回憶錄》。據我所知,王幸男曾經在綠島獄中收到鄭南榕送給他的書上,寫著:「焚而不燬」,當王幸男知道鄭南榕自焚,他在獄中絕食到鄭南榕出殯。

  鄭南榕曾在《自由時代》的社論提到:「凡未使用或鼓吹暴力,只因為用文字、語言及和平的反對運動(表達其信仰、理念或思想)而被監禁者,即稱之為『政治犯』。一個政治犯的遭遇,往往就是整個社會的人權遭受侮蔑與蹂躪的具體縮影」。一如當年許多挺身爭取人權的政治犯,失去了自己的自由,背負莫須有的「涉嫌叛亂」罪名,鄭南榕也是其中一位。解除戒嚴後,鄭南榕刊登台灣共和國憲法,仍然被以「涉嫌叛亂」罪名通緝,只是最後,他選擇了更為壯烈、寧死不屈的手段,表達人民行使抵抗權的堅決意志。

  鄭南榕基金會成立於1999年,除了紀念鄭南榕之外,我們更希望延續鄭南榕生前平反(二二八)歷史、突破戒嚴、追求社會公義的精神。我們有感於過去女性政治受難者的口述生命史缺乏相關的書寫與出版,策劃本書,期盼透過這些從前比較不為大眾所知的女性政治犯,增加歷史詮釋的多元面向。我曾經參訪過綠島人權園區,更深刻體會女性政治犯所受的苦。

▲《流麻溝十五號》彩頁之一。


  當年《自由時代》關注獄中的政治犯,在那樣不自由的年代裡,有其突破政治限制、強調言論自由、讓讀者具有「知的權利」的時代意義。不同於雜誌社當年曾經採訪或出版的男性政治犯,本書六位主角,只是平凡、單純,或讀書或工作的女性,因為家人、朋友的牽連身陷囹圄,留下六十八封家書的施水環更慘遭槍決。她們的故事,是那個時代的縮影,然而,「時代」過去了嗎?眼見近年來台灣社會媒體怪獸的壟斷,我們是否可能回到言論與思想不自由的時代?期望,那個時代的悲劇從此不再有,不論女性或男性,曾經被禁錮的青春終究成為歷史。期許,基金會、紀念館的人權推廣工作,能夠一棒接一棒,有如曾經也在綠島關過將近十年的著名作家楊逵所說:「小伙子 大家一起來賽跑 不為冠軍 不為人上人 老幼相扶持 一路跑上去 跑向新樂園」。

(作者 許章賢: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