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麻溝十五號》讀後感

文/張幸真(成大博物館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員)


  《流麻溝十五號》一書在曹欽榮大哥推薦下購買到手,已經超過一個月,遲遲不敢閱讀,因為深怕再度跌入情緒的深谷中,爬不出來。

20110519_129▲2011年5月19日,張幸真(左)隨同綠島文史採訪團隊到人權園區採訪陳庚辛(右)。陳庚辛後方為綠洲山莊。(曹欽榮 攝影)


  果然,昨晚閱讀後,悲傷不已。想起成大八十校史工作期間,爬梳出的政治事件故事,我能寫的,不到感受的十分之一,因為還有太多太多時代的傷痕,仍然留待整理。可是,那段期間,無論是王幼石、吳聲達、楊俊隆、何川….等案件,每每閱讀從檔案館耙出的資料,都讓我為這些前輩知識份子的遭遇,痛哭不已。

  2011年,我在綠島期間遇到的黃秋爽、張美常、張金杏幾位臺灣阿嬤,原來都是這本書的訪談內容,在綠島時已聽過他們的故事,閱讀本書,感受更是深刻。特別是黃秋爽對於簡吉、父親黃天遺書的看法,更讓我深沈反思左派知識份子,自己甘願為想像美好的理想殉難,卻讓子女沉淪於苦難的天真與時代的嘲諷。

  慢慢拼湊,也大概知道好友的母親s阿嬤不願受訪的原因。

  最大的震撼,是得知跟著母親坐監的小孩子中,揚揚自殺的故事,以及洪維健導演也是其中小孩,原來他的母親就是朱瑜。因為家族從事南北貨生意,對於大稻埕的乾元商行有些瞭解,沒想到小時候聽到的故事,就是洪維健的故事。

  閱讀《流麻溝十五號》感受良多,並沒有哭,因為這幾位堅強的臺灣阿嬤,勇敢堅強面對生命的苦難而且走出自己的路程。讓我感動哭到幾近崩潰的,是洪導演拍攝父母故事的紀錄片「暗夜哭聲」。淡淡地影像,娓娓道來的故事,沒有聲嘶力竭的控訴,但是卻是如此撕裂人心,痛徹心扉。

  那些悲傷的白色恐怖事件,傷痛並未完全平撫,仍然需要我們努力呈現歷史真相,交給時間評斷。

  沒有真相,夸言原諒與遺忘,乃是無知與墮落,而臺灣的歷史學者,還有遠遠地路程要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