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不一樣的聲音

-台大通識課衣若蘭老師「台灣女性人物群像」分享大綱

文/曹欽榮


5月22日依約前往台大分享《流麻溝十五號》,課程是以非歷史系的同學為主,同學除了分享閱讀感想、問了不少問題,也有課後來mail問問題的中國交換學生。以下是事先給同學們的大綱,與大家分享。

20130522_002▲拍到教室的一半,課程約有60位同學。(曹欽榮 攝影)



  我看了您們的課程之後,將以「女性不一樣的聲音-台灣白色恐怖女性受難者的記錄-政治與非政治的歷史記憶」為題分享,談《流麻溝十五號》這本書引發的課題,這個題目來自:1.長期採訪的思索;2.書所以產生的背景;3.幾次分享會心得;4.對同學有所幫助;5.博物館學路徑;6.宏觀和微觀;7.批判與對話等想法的影響。以上各點並不一定直間接和這次分享主題有關,不過了解為什麼定這樣的題目背景,對同學進一步深入分享內容,我想也許有幫助。(請事前參考2011綠島和平對話blog《流麻溝十五號》分享會第一、第五次文字紀錄)

  我將分為下列單元(及次單元)以及各單元大約分配時間如下:

【製作power-point跟著分享進行播放】

1-我為什麼涉入口述採訪:規劃/設計、理解紀念館和社會溝通 5分鐘
2-田野口訪實作經驗:實踐中各種跨領域途徑的想像和勞作   15分鐘
3-文化記憶:我群與他者、誰的記憶、記憶的困境       15分鐘
4-白色恐怖女性受難者的記憶:多元和細膩的記憶       20分鐘
5-女性的非政治記憶與政治:不一樣的聲音          20分鐘
6-結語:                         5分鐘
7-請衣老師主持:30分鐘Q&A               30分鐘

1-
  以上的大體分類和層次,首先點出說話者(我)親身經歷和為什麼從規劃設計工作投入口述、口述出版的關係。因此1-主要簡述個人和分享主題之間的脈絡關係,希望同學從中認識每一個人都可以在做中學,親近田野第一手的歷史記憶之外,感受世代間傳承豐碩的生命經驗。那麼在實作中摸索出的心得是什麼?

2-
  從環境/建築/記憶及檔案內容規劃的領域裡跨出,南北採訪、與社會溝通如何應用於紀念館的想像。規劃整合者必須面對來自一群專業工作者對歷史記憶認識深淺的不同想像,到他們從專業中的回應深淺之後的彼此對話。2-說明一連串的各領域專長者如何運用各自學科的專長激勵互相之間的對話,而不是削減彼此力量的集合(政治的意識型態難題)。更大範圍的當下環境限制是什麼?如何藉助跨領域的途徑,互相協力,才有機會產生加乘的效果。《流麻溝十五號》是這樣的思維下的集體成果,包括了主角以外許多受難者的協助、對出版品的想像及作業,受到讀者正面回應、得到出版主編獎,不容易。

3-
  書中說的是5位主角自己的記憶,還有誰的記憶?獄中日記很特別!3-我認為採訪者必須在「文化記憶」的大傘之下(社會、物質、及心靈的三架構),[1]去分辨我、受訪者、我群與他者的關係,確認誰的記憶、記憶的困境,為了讀者能夠更具多元詮釋的視角來認識她們、以及那樣的時代所反映的課題,到今天還有哪些揮之不去影響我們至今的成見、日常生活和價值觀。這些記憶的紀錄是否具有實證主義、還是詮釋主義的觀點?或者有些觀點介於兩者之間,我們是否有另外的探索路徑?

4-
  回到書中主角,4-如何認識白色恐怖女性受難者的記憶,其中如何分清楚228、白色恐怖的受害者?或者不應如此分,對台灣而言,長期白色恐怖有不同層面本質性的課題和非本質性的課題嗎?了解我們生長環境中的阿嬤們的生命經驗,對於今天認識過去和現在的女性意識有什麼關係?書裡告訴我們以上的答案嗎,或者留下更多有待探索的問題?對我們的未來有用嗎?

5-
  她們受害可以用政治因素來界定嗎(人權博物館被稱為述說政治人權的範疇嗎)?稱她們為政治受難者(我們什麼時候從「匪諜」、「政治犯」等改口稱為受難者)或怎麼稱呼更適切?從5-女性的非政治記憶與政治的關係,女性是否說出更多不一樣的聲音?在白色恐怖大量檔案出土之際,深入口述內容是否會帶來研究途徑的本體論、知識論、方法論的課題?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兩處園區的遺址和內容,能夠帶給您認識歷史知識上的參考嗎?作為公民暨觀眾的雙重身份,希望人權博物館提供探討今天主題的哪些後續幫助,而有利於「批判與對話」?

6-結語

7-Q&A

20130522_006▲衣若蘭老師最後結語。(曹欽榮 攝影)


8-關於文化記憶和紀念館的文章,請參閱:
〈東亞和平博物館和文化記憶-台日文化記憶在台灣的紀念博物館〉https://2011greenisland.wordpress.com/2011/10/28/%e5%92%8c%e5%b9%b3%e5%8d%9a%e7%89%a9%e9%a4%a8%e5%b0%8f%e7%b5%84%e8%a8%8e%e8%ab%96%e6%9c%83%e7%b4%80%e8%a1%8c%ef%bc%88%e4%b8%8b%ef%bc%89/


[1] Astrid Erll:「文化的(cultural)(也可以使用「集體的collective」、「社會的social」)記憶確實是一個五花八門的概念(multifarious notion),經常被使用在模糊的方式上。日常表現在媒體、實踐上的內容,例如:神話、紀念碑、歷史學、儀式、對話中的記憶、文化知識的形成、及神經元(neuronal)網絡等,今天都被使用在這個運用廣泛之詞的大傘之下。因為它的錯綜複雜,自從Maurice Halbwachs研究了集體記憶,文化記憶已經是一個高度論辯議題。(Erll 2010: 1-2)」

集體記憶:Anne Whitehead:「集體記憶最經常被連結到Maurice Halbwachs;集體記憶關於一個記憶或許多記憶的組合被團體所分享、被傳遞、以及被建構,集體記憶不是個人的問題。最近,更多學者建立在Halbwachs的作品之上。Paul Connerton已經探討人類身體作為一集體記憶過程的位址(site),而James E. Young已經提出,我們所說「被收集的記憶」(collected memory)而不是「集體記憶」,因為(個人在)團體及社會只能從他們所組成的記憶中去記得。(Whitehead: 158)」

廣告

2 responses to “女性不一樣的聲音

  1. 是否已有影像檔??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