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去.走出來!--〈腳踝上的勳章〉畫展(展期到8月31日)

文.攝影/曹欽榮


近十年來,我發表大量以白色恐怖時期人權侵害為題材的作品。有一位我敬重的老師來電關心,我是否一直走不出昔日曾做政治黑牢的陰影。其實正因為完全走出來了,所以我才能夠坦然面對自己的過去,面對台灣這一頁不堪的歷史。

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有坐政治黑牢的親身體驗來當作題材,就某種角度而言,是既痛苦又幸運的事。
-陳武鎮,2013年。〈腳踝上的勳章〉自序。

4201_20130814_33▲〈腳踝上的勳章〉


  因為過去的記憶纏繞著創作者所帶來的衍生創作,或者因創作者深知記憶所帶來的動人故事必須藉由創作釋放,這些創作後的作品多數反映在文字書寫,小說是其中之最,1980年代初期施明正的《渴死者》、《喝尿者》當屬前者,新世紀開始2004年陳玉慧的《海神家族》當屬後者;想想,還是前後兩者不容易如此二分化來理解,記憶和廣泛的當事人之間的纏繞關係更為多層又複雜?如果當事人透過繪畫以視覺藝術表達(像蔡海如的影像創作「偏航.探痙」),而觀者又如何從繪畫中體會到畫作的藝術表現和歷史記憶的關係呢?施明正也是畫家,他的素描和繪畫主題有多少成份是深受獄中煎熬、出獄後被監控鬼影幢幢的影響?這些有待理解的問題,留給觀眾去思索。

4191_20130814_23▲(右)刑求系列之一。


  銘城兄寫的文章〈回家的路:為62年前被槍決的林秋祥找到兒子〉,引起廣大的迴響,給我們正在進行蒐集受難者家屬文稿計畫的團隊很大的激勵。進行計畫過程我們提出「多向溝通」的自我期待,很多的「偶然」?或者說是「必然」!在無法預期中產生故事採集過程衍生的故事,這多少是積極性的多向溝通所產生的效應吧,但是連我們都無法確知會發生什麼驚奇和後續影響,2005年辦的火車站展覽和2007年辦的展覽所引發受難者第三代家屬追索死難者的遺書,令人震驚。從這一點讓我們感受到歷史並未真正「過去」,記憶的跨世代影響一直延續著,只是我們的社會還沒有挖掘出來,或視為已過去了。銘城兄知道一奇很會畫畫,邀請他寫文章之外,還邀請他畫畫,我們正期待著!

4204_20130814_36(右)消失的家人系列之一、二。


  最近,我再一次去看陳武鎮的〈腳踝上的勳章〉畫展,遇到了其中一位畫作的背後故事人物郭振純先生,他與太太就在現場輪流值班當志工,她/他們為了好好看護這些畫作,每天輪流到展場值班,我聽了他說值班的緣由,內心感動不已。記憶的當事人郭前輩不只在保護這些陳武鎮辛苦創作的畫作,他更是在保護這些記憶之作的背後故事和記憶,期待永遠地傳遞給下一代吧!

  記得2010年我們在綠島人權園區舉辦陳武鎮的人權藝術創作展〈風中的名字〉,展期長達4個月,正值夏天綠島年輕遊客非常多,我觀察到很多遊客駐足畫作前,專注欣賞或慢慢思索畫作帶給他們的衝擊吧!那一年夏天,我相信遊客進入園區看畫應該超過10萬人次吧!那年年底的某一天,島嶼的天候已然不再亮麗,我們正在綠洲山莊監獄內禮堂卸展,準備更新展覽。總是會有遊客探探頭,看看裡面有什麼可看的?我遇到一家人,其中一位年輕朋友好像不是探探頭而已,她的臉上寫著訝異的問號?我主動跟她談話,說正在換展中很抱歉,如果您還是想看看,請進!她問起:上次她來綠島看到印象很深的畫展(風中的名字),這一次特地帶著爸爸、弟弟來綠島,很想再看到那個畫展。真的很抱歉,多數畫作已卸下。之後,我將這樣的小小故事打電話跟陳武鎮老師分享。

4179_20130814_11▲爪與牙系列之一。


  我期待各位喜愛藝術、想了解和我們的歷史記憶有關的油畫創作,不要錯過正在景美人權園區展出的〈腳踝上的勳章〉(展期到8月31日)。陳武鎮走進去無數政治受難者的故事,然後藉由創作「完全走出來」的三個主題的創作,一定會帶給您深淺不一的衝擊,尤其當您在曾經是政治犯監獄的歷史遺址裡,更有受難前輩與您交換意見,您說:您會如何來理解「走進去.走出來」。

廣告

One response to “走進去.走出來!--〈腳踝上的勳章〉畫展(展期到8月31日)

  1. 今日8/29中午,畫家陳武鎮將從台南北上,親臨景美人權園區,要看畫展,巧遇畫家,請自行前往景美人權園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