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不教的歷史--白色恐怖紀事之十五

文/胡子丹(政治受難者)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傳記文學》總616號)

  台灣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被稱為「白色恐怖」時期,之所以被冠上如此稱謂,是因為政府動用了情治力量,在民間也在軍中,對可疑人士大量逮捕、囚禁,甚至滅口,製造了兩萬九千四百零七個政治案件(這個數字是法務部提供的,見魏廷朝著《台灣人權報告書》頁259)。大部份政治犯初期是被囚禁在綠島的新生訓導處(1951-1965),後期在台東泰源的泰源監獄(1962-1972),後來又全部移送綠島的綠洲山莊(1972-1987)。綠島最後一名政治犯是王幸男先生。他被假釋離開綠島是在1990年5月6日。另有林書揚被囚34年,林振霆被囚27年,郭振純坐牢22年又2個月才被釋放。

綠島園區照片_2▲綠島人權園區鳥瞰。園區內包括新生訓導處、綠洲山莊兩個關押政治犯時期的場域。(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根據政府提供的將近三萬政治案件,每案平均以5人計算則有15萬人之眾,每人家屬朋友平均以5人計算,其影響則有45萬人之多。而其時期則正好和台灣戒嚴時期相吻合,凡38年之久。上世紀發生如此重大事件之歷史,可是在台灣的歷史教科書上,卻記載得輕描淡寫,簡簡單單。

  上世紀的白色恐怖時期,所發生的種種政治案件,當然是歷史。「歷史的定義,可以從兩方面講,它分別指:1.過去的事實本身;2.人們對於過去事實的認知和表述的成果。」(見教育部審定龍騰文化版普通高級中學選修歷史下冊頁132)但是,在筆者所看到的高中歷史教科書中,卻只能看到極為少數的案例。

  日本作家新井一二三女士在「名人堂」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在1982年,日本發生了第一次教科書事件,乃日本政府下令教科書出版社把中學歷史課本上寫的『侵略』兩個字,改為『進出』即發展的意思。當時我剛上大學不久,認為在書店裡有很多種有關於侵華戰爭的書籍,光光改變教科書上個別的用語,對廣大社會的影響該不大吧!」(見2013年6月15日聯合報)誰知,「後來的歷史證明,那是大錯特錯。就是從竄改一個詞兒開始,逐漸擴大勢力的歷史修正主義,在長時間裡影響到多數日本人的歷史認識。」因而「有了大阪市市長橋下徹有關從軍慰安婦的妄言,把日本歷史教育的失策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橋下徹是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的律師,他是1969年出生,1982年他是名初中學生,正好中了教科書上把「侵略中國」改為「進出中國」即發展「中國」之毒。上世紀六十年代,日本流行一首民歌,叫做「不知道戰爭的孩子們」,企圖把日本軍閥在上世紀所犯侵華史實全部或局部湮滅,但是,日本政府如此的用心良苦,終於不敵曾經在侵華敵爭中的大兵作家們,寫出了他們的親身經歷,詳細描述了日軍在中國大陸的各種暴行,如五味川純平於1955年出版的《人的條件》,竟成了超級暢銷書,並且拍攝了票房特佳的電影。這當然是日本政府始料不及的惡夢。可見,歷史上所犯的錯誤可以原諒,絕不可遺忘,更不可以刻意的加工遺忘。

  橋下徹在今年5月間,又有有關慰安婦的發言,《朝日新聞》報導說:「參與二戰的九十多歲前日本兵打破沉默,透露戰地慰安所的情況。他說68年來從未向外人道,因為怕造成家人的困擾,但聽到維新會黨魁、大阪市長橋下徹的慰安婦發言很氣憤,才決定一吐為快。」老兵說,當時「自己每天都抱著會死的覺悟,也沒有覺得她們可憐,只想著我們也是消耗品,好像被剝奪了自由的籠中鳥,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報導中還有,「」橋下徹居然說,慰安婦是有必要的,這當然是倒果為因的說法。這位老兵認為:「年輕士兵中,有人因為在慰安所懂得了女人之後按耐不住,才會去強姦。」(見2013年7月3日中國時報)

  我們常說,「日本能,我們為什麼不能?」其實,就「敎科書不教的歷史」這件事來說,我們絕對不能學日本!中華民國在台灣,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發生了兩大憾事,一是「二二八」,一是白色恐怖的亂抓亂整。根據林桶法教授編著之《中國史》(東大版)第八章對二二八的解述:「由於語言不通,對日本的情懷不同,接收官兵紀律不良等因素,加上二次大戰後亟待復員,國共內戰又已展開,經濟情況惡化,台灣人心浮動,終因政府查緝私煙糾紛,導致誤殺平民,爆發二二八事件,政府派兵鎮壓,造成民眾傷亡慘重,影響台灣甚鉅。政府面對此一歷史事件,於民國八十年成立『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八十四年立法院通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提供受難者家屬相關補償。」該課本對白色恐怖的描述是:「面對外有中共軍事威脅,內部又剛經歷二二八事件的震盪,台灣省政府也在民國三十八年宣布台灣地區實施戒嚴。戒嚴期間,嚴禁商店抬高物價、囤積貨物、罷工、罷課及集會遊行請願等。此後,台灣開始進入威權體制,政府為防堵共黨活動,利用各種特務系統,加強對內控制,許多人因『政治案件』或『思想問題』遭到逮捕,肅殺氣氛瀰漫社會,歷經了民國四、五十年代,被稱為『白色恐怖』時期。」至於「白色恐怖」內容為何?以及長達38個年頭(1949至1987)戒嚴令的影響為何?竟無隻字說明。在白色恐怖期間所發生的假案、錯案、冤案,在該教科書中僅以1960年「雷震自由中國案」,和1979年「美麗島事件」為例,對雷案的有如此的簡略敘述,「民國三十八年,雷震創立自由中國雜誌,最先的立場為『擁蔣反共』,民國四十年後轉而提倡民主自由及人權,批評國民黨主導下的黨國體制,雷震並與吳三連、李萬居等人結合,試圖籌組中國民主,同時又要求蔣中正不要再連任總,引起當局惱怒,自由中國遭取締,雷震被捕入獄,政治改革流產,組黨運動從此沉寂下來。」對美麗島案的記載是:「民國六十八年,黨外人士創辦美麗島雜誌,宣傳自由與人權,鼓吹組黨,卻在紀念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的活動中,發生警民衝突,爆發了『美麗島事件』(又稱高雄事件),許多黨外人士遭到逮捕。

  如此的教科書,如此對「白色恐怖」的記載,我真擔心,會不會是橋下徹市長所讀的教科書同一性質的翻版呢?歷史教科書當然不可能將有關歷史全部記載,但是也不應該精簡到掛一漏萬罷!尤其是某些案件,明明是不爭的冤案,政府就是不予平反,卻以「影響美援」、「要為國家留點顏面」(陳誠堅持如此說,見傳記文學總613號吳鍾珍著《澎湖流亡學生冤案》頁八十四)為由,硬是不予辦理。有人認為,1997年間,政府制訂了「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及匪諜案件補償條例」,乃是「白色恐怖冤案平反」之開始。其實,補償怎能算是平反?要平反就得賠償!補償與賠償,一字之差,意義完全不同!不論在心理上感受,或是實質上的處理。我們看到政府對歷史上某些歷史,特別予以遺忘或曲解,真是叫人不解。且舉兩個例子:1993年「10月15日,立委林正杰在立法院總質詢中,要求行政院儘速平反五○年代政治案件的冤、錯、假案。行政院長連戰則在答詢時一口否認表示,政府絕無白色恐怖案件的檔案,行政院也不適合成立專案小組,應由國防部對這些案件作清理和處理。」(見戴獨行著《白色角落》頁236)2013年7月10日,副總統吳敦義在三民書店成立滿一甲子的慶典中致詞時,不斷感謝「民書局發揚三民主義精神,台下來賓聽得一頭霧水。三」(見7月11日中國時報)可見大官們對歷史的無知和亂解釋。三民書局的「三民」只是劉、柯、范三位出資開店的小民而已。見別人好,則把好處往自己身上拉,和三民主義有關係;聽別人說自己的不是,則斷然拒絕,哪有這等事!五○年代直接間接受害人至今倖存者尚有成千上萬,但是加害人大多數卻已經成鬼成神,這些鬼神的走狗奴才們雖然心知肚明,但從不敢指名道姓,仍然裝模作樣,將錯就錯,一錯到底。李敖說得好:「自其小者觀之,要平反前朝冤案、假案、錯案都要意思意思;自其大者觀之,要把死去的主子拉下馬,像赫魯雪夫之於史大林。」(見《大江大海騙了你》頁324)政治犯在綠島一事,千真萬確,而政府卻保密到家,一直到了1954年,曾任台灣省主席吳國楨「辭職赴美,在新大陸公開發表批評台灣言論,並且宣稱有十萬政治犯關在火燒島的綠島」等糗聞,(見戴獨行著《白色角落》頁59)綠島有政治犯多人,始為世人所知。時隔一甲子,加害人蔣家後代中僅有一人,面對受害人時,他說他的出生是無法選擇的,他只能用他自己的立場,對所有受害人說聲抱歉。此人是誰?蔣中正的曾孫、蔣經國的孫子、蔣孝勇的兒子,蔣友柏是也。2008年10月19日他在筆者一本書中的序文如此寫,和筆者兩次(2008年2月25日和3月27日)面對面談話中也如此說。我佩服這位年青人,是條漢子!够man!

  最近,高中歷史教科書,又發生一件令人憂心的事,「三家出版社編寫了三個版本的高中歷史教科書,教育部的教科書審定委員會以書中稱『日據』而不稱『日治』等理由,命其重編,不准出版。這已是爭吵多年的題目,前已有版本迫於審定委員會的權威,為了賣書而屈從;但此次編者及出版者,認為不能在歷史教科書中扭曲憲法及篡改歷史,一狀告到監察院,拒絕在政治壓迫下用教科書傳授偽史。」(見2013年7月18日聯合報社論)這事兒「一字喪邦,春秋之筆,不可荒唐。」總統馬英九於2013年7月22日,明令在公文書上統一用「日據」二字。

  2013年7月19至22日,我第四次應邀前去綠島,參加「第九屆人權之路──青年體驗營」,主辦單位為財團法人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參加會員均來自網上報名參加的大專院校男女學生八十餘名,教授們的講題均為歷史教科書上所沒有,例如蘇瑞鏘教授的「白色恐怖的概覽」、鍾瀚慧教授的「五○年代與六○年代的白色恐怖」、黃春蘭教授和楊翠教授的「受難者家屬的世界」、周婉窈教授的「黨國威權統治的公民抗爭」,和陳瑤華教授的「真相和解與轉型正義」,所有講題都配合圖像和受難者當事人現場具體印證和說明。以及林世煜隨團顧問在園區內詳細解說。出席受難者有張常美女士、郭振純、黃廣海、陳孟和、蔡焜霖、蔡寬裕、陳欽生等先生,均已八老九十之長者,說到傷心處,涕泗滂沱。會員中有位女學生,向筆者傾訴,她因為不知她從未謀面的祖父的下落,父母也語焉不詳,乃毅然上網報名參加,經過這幾天的見聞視聽,終於得到了雖不完整但也八九不離十的答案了。

  上世紀白色恐怖期間的歷史,是教科書不教的歷史,你可以在綠島讀到;你可以參觀新生訓導處、泰源監獄,和綠洲山莊的遺址和模型,這三處都是60年前囚居政治犯的政治牢獄。你可以在綠島人權園區,找到很多相關資料和記載,和少數受難者的自傳等;甚至在人權紀念碑上,可以看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失蹤人口的姓名,以及在教科書上僅有蜻蜓點水般,甚至完全沒有記載的那時期的歷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