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王子:與記憶創傷搏鬥的紀錄片,會是一首詩嗎?

文/曹欽榮


5月27日今晚10點,公共電視「紀錄觀點」將播出《白色王子》紀錄片!

20140526_02▲昨日(5/26)《白色王子》首映暨記者會會場外,公告5/27晚上十點公視首播。(曹欽榮 攝影)


  5月26日下午,白色恐怖受難前輩蔡焜霖的影像記錄片《白色王子》,拍攝歷時三年終於公開了!幾個月前,導演江國梁完成《白色王子》紀錄片時,我有幸私下先睹為快,看片後很多的疑問會指向:好像只講「白色恐怖」沒有「王子雜誌」、還是「紅葉少棒」激勵人心的故事?還有他曾經是國泰企業高階經理人、台灣第一座民間美術館「國泰美術館」的第一任館長呢?還有他曾經也是廣告界的開拓前輩?還有…?不到一小時的影像到底要說什麼?怎麼說?如何取捨連貫性的主題呢?最重要的是,觀眾樂意想一看再看的記錄片會是怎樣的片呢?傷痛的、沉重的、歡愉的、激勵的、個人的、時代的,還是混合著不同的特質?紀錄片的內容和形式真多啊!

  我認為這部紀錄片充滿探索記憶的血淚傷痕之外,影片充滿著「紀錄片」辨證歷史記憶和人思考之間的張力,尤其在今天,歷史評斷缺乏人味的時代。如同長年以來過去已經累積不少豐富影像的相關於二二八、白色恐怖紀錄片,不曾受到社會的注目。這些成果有待推廣到學校裡,增加師生們體會:我們的土地上活生生的豐富故事,繼而辯證地提問:「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些?為什麼到現在我才知道!它和我的關係如何?」等等連串的自我追尋疑問,開始自由探索的旅程。

  蔡前輩曾經是我入社會就職的國泰關係企業高階主管,當時的我總是只能偶而在電梯口巧遇到他,仰望一位高大抱著許多文件,感覺到有豐厚人文素養的主管,萬萬沒有想到30年後因為白色恐怖的紀錄工作,才有機會真正認識蔡前輩,而因此互動密切。另外兩位同在關係企業的白色恐怖受難前輩王康旼、盧兆麟,他們都已先後過世了,認識他們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他們生前努力承先啟後的風範,願意無私協助紀錄過去,都給了我珍貴的學習。

  這次,我推薦蔡前輩給江導演拍攝記錄,在紀錄過程中,他與痛苦記憶搏鬥之外,我們深深感受:對他「很抱歉」和「失禮」,因為我們必須透過他們「不願意一而再、再而三、一直說」的創傷,才能體會那樣的創傷之痛,真的對不起他們!我們也才能想想:到底影像紀錄能傳達、分享多少「永難平復的創傷」經驗,讓觀眾記得永不再讓體制暴力再犯(Never Again)的決心和行動?今天活著的他們都已八、九十歲了,之前他們仍然為三月學運期間的學生們擔憂,蔡前輩曾經邀集十多位前輩前往立法院議場探視學生、鼓勵她/他們,他也陪同加拿大前議員穿梭議場周圍演講幾天。

  因此,認識、記得「永難平復的歷史記憶創傷」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新任務,我們惟有「記得」邪惡的過去種種,才能知道善惡之間無窮的「灰色」道德地帶,灰色的、缺乏判斷的慣性,卻往往在不知不覺中,拉著我們往邪惡的方向靠攏。最近我們看到漢娜.鄂蘭的電影「勇者無懼」、讀她的書《平凡的邪惡》(Banality of Evil),我們才稍稍理解:當「平凡」的道德灰色地帶遍布,我們不判斷,只聽信「謊言」,卻能夠掀起歷史上的滔天大罪。現在靜下心來、判斷一下,我們能分擔一點受難者的創傷,當社會普遍地重視「永難平復的歷史記憶創傷」時,他們的痛才會成為我們的痛,成為我們集體追求自由的意志動力。

  《白色王子》昨日公開放映後,蔡焜霖、陳孟和前輩、江導演、音樂製作艾文和小提琴鄭老師,我們最後才離開,聊著「歷史記憶」如何在今天的困境中傳達出去。說著、說著,蔡前輩再次提到被拍紀錄片的中途,他和太太真的「不想」再拍了,但是,最近太太再一次看完紀錄片以後說:它像一首詩!

20140526_18▲《白色王子》首映會後,(右起)江國梁導演、蔡焜霖前輩、陳孟和前輩、音樂製作艾文和小提琴家鄭老師合影。(曹欽榮 攝影)


  「它像一首詩!」這句話觸動我的內心,我聯想到無數的尤太大屠殺的電影;被討論無數次的紀錄長片《SHOAH》,探索當代人面對大屠殺的記憶與藝術之間的衝擊(參考費修珊、勞德瑞原著,劉裘蒂譯,1997,《見證的危機:文學、歷史與心理分析》,台北:麥田出版)。在台灣,我們又如何誠懇地面對過去?想想:我們的社會是否曾經普遍、認真地討論從「遺忘與記憶」歷史到記得「歷史記憶」的議題,有過眾聲喧嘩地爭議:藝術形式能傳達「歷史記憶」嗎?然後,我們集體進行了「轉型正義」中的「記得歷史」的一部分工作。

  《白色王子》紀錄片或許是又一個開始!給我們機會,讓我們換個心情,當您今晚看片後,入夜沉睡前,想想:這是個幸福的時代、還是個充滿荊棘的時代?還是兩者都是,為什麼?詩還有其他藝術表現,能挽救這個時代的人心嗎?是或不是,當下並不明確,想想:一切的藝術表現和紀錄都是為了見證這個時代,往善的道德高地前進小小一步,鼓舞這個時代的人們!果如此,明天,我們將更有力氣的活著,為自己和台灣的幸福,繼續努力!

*很抱歉,部落格文章暫停快兩個月,也正巧,當您看《白色王子》前後,閱讀前一篇部落格翻譯文章〈記得白色恐怖〉,收穫更多!

公視「紀錄觀點」 http://viewpoint.pts.org.tw/?p=3500
公視《白色王子》官網 http://www.pts.org.tw/WhitePrince/index.htm#點入
http://www.pts.org.tw/WhitePrince/001.htm

聯合新聞 http://udn.com/NEWS/ENTERTAINMENT/ENT7/8702080.shtml
今日新聞 http://www.nownews.com/n/2014/05/27/1251141
中時新聞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527000898-260115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白色王子:與記憶創傷搏鬥的紀錄片,會是一首詩嗎?

  1. 好期待,一定準時收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