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轉型正義的旅程-柏林霍恩舍豪森紀念館的參訪與研究

分享王睿淵所寫〈德國轉型正義的旅程-柏林霍恩舍豪森紀念館的參訪與研究〉

20121205_224▲柏林霍恩舍豪森紀念館是一座跨越街區的前東德政治犯監獄紀念館,館的服務中心門口,豎立四支旗幟中有一支是圖博雪山獅子旗(最左)。(曹欽榮/攝影)


  6月21日的分享會前,年輕朋友王睿淵寄來介紹前東德政治犯監獄文章,介紹柏林霍恩舍豪森紀念館,睿淵是我們2012年冬天到德國參訪初次認識的年輕朋友。6月21日當天介紹這個館很有限,睿淵的文章讓我們深入了解該館。
  該館的經營方法令人印象深刻,第一印象是館前有圖博雪山獅子旗,服務中心圖書豐富,再者前政治犯為我們解說,一方面分享個人親身經歷的坐牢經驗,令人動容,一方面也跳脫個人立場提出監獄博物館的前瞻看法。
  該館的館長Hubertus Knabe曾經兩度應景美人權園區之邀來台灣,對台灣的紀念館有獨特的看法。2010年11月第一次來台參訪、參加座談,面對觀眾提出「中正紀念堂」的質疑時,他根據現場參觀及所取得的德文摺頁解說,很具說服力的認為:「中正紀念堂」館方違背國外觀眾對蔣介石的認識和歷史評價。
  台灣的官方紀念館內由誰、為了誰、說什麼樣的歷史、用什麼方式說?它的整體經營如何、成效在哪裡?這些都是我們面對民主轉型、歷史正義的歷程裡,現在進行式的持續挑戰!「自己國家的歷史自己說」,如何說?如何認識?如何評價?

*另可參閱:
1、德國人權交流分享之四:紐倫堡「法西斯及恐怖」檔案中心
2、德國人權交流分享之三:柏林「恐怖的地形學」檔案中心
3、德國人權交流分享之二:歐洲被謀殺猶太人紀念碑
4、德國人權交流分享之一

德國轉型正義的旅程-柏林霍恩舍豪森紀念館的參訪與研究

〔轉自:中德技術合作研究會〕

東吳大學德國文化研究所碩士 王睿淵

1、紀念館的實習和研究工作

01▲圖(一) 紀念館正門與路牌標示。(王睿淵/提供)


  由於霍恩舍豪森紀念館的相關研究資料在台灣較難以蒐集,所以在2012年的7月開始我就陸續以電郵的方式向該紀念館提出想到那裡做研究的請求。經過幾次信件的往返不僅取得館方書面的研究邀請,也獲得東吳大學的研究補助。同年11月便到了紀念館報到,並開始為期一個半月的論文資料蒐集和紀念館實習工作。一般來說,純觀察性的記錄通常都是我真正參與在實習工作中的時候,例如:紀念館導覽、紀念館設施維護巡視、參訪團接待、摺頁翻譯、研討會場佈和參與、各學校在紀念館教學計劃實施等工作和活動中,事後我會立即將在當中記錄或想到的事情或問題整理成電子檔,方便我之後找資料或設計問卷時作為參考,該記錄也成為在紀念館實習暨研究日誌。其他質性或統計性的參考資料,則是在工作空閒之餘,至館方圖書室及從館方出版品蒐集而來。訪談資料基於德語的流利與專業溝通問題,通常是以電郵的方式與時代證人、教師、業務負責人進行聯繫,進而取得自己需要的訪問資料。

02▲圖(二) 副館長與我在辦公室的留影。(王睿淵/提供)


  以下是我平時在紀念館所從事的工作:

⑴ 時代證人的導覽
  是由半小時影片導覽和一個半小時由時代證人在紀念館中進行的導覽。導覽的進行的方式和內容會在下一節進行說明。紀念館每小時都有好幾位時代證人輪流負責帶團在園區內作導覽。這也是與其他紀念館較為不同的方式,因為透過不同時代證人的經歷,也會有不同的觀點,所以這也是許多參訪者會再次前來參訪的原因。

0304▲圖(三) 時代證人向參訪者進行導覽(王睿淵/提供)


⑵ 紀念館設施的巡視與維護
  大約每兩天就必須在館區各建築內做例行性的巡視。巡視工作當時是由副館長辦公室的助理負責。由於我對巡視的項目並不熟悉,所以我都是跟著助理,偶爾提供她必要的協助。巡視主要是檢查館區內硬體設施的擺設或是否能正常運作,例如:照明燈管或燈泡、環境整潔程度是否影響參訪品質、硬體是否遭到破壞或損傷、重新擺設被移動過的物品等等。此外,助理在巡視過程中也向我介紹或展示特別的事物,讓我能更深入了解館區的維護與改建工程,甚至知曉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

05▲圖(四) 走不停的巡視工作。(王睿淵/提供)


⑶ 參訪團的接待
  在這裡實習的期間共接待過一個參訪團,而且還是來自台灣的團體。長時間身處在全德語和德國文化的異鄉後,能與母語者短暫的見面和交流真是再好不過的了,讓我感動萬分。台灣民主人權代表團是由德國和台灣兩地共同籌劃:德國方面是由台灣協會主辦,並由德國婦女會協辦的參訪活動。台灣方面則是由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鄭南榕基金會與台灣中研院史學研究所成員為首,在德國行為期十天不等的轉型正義之旅。除了參觀該紀念館的行程外,還包括柏林其他相關的機構和組織,如:聯邦處理前東德獨裁統治基金會(Bundesstiftung zur Aufarbeitung der SED- Diktatur)、薩克森豪森集中營(KZ- Sachsenhausen)、前東德國安部檔案資料庫(BStU)、柏林圍牆紀念館(Gedenkstätte Berliner Mauer)以及一場中文的座談會。尤其未能參與處理前東德國安部檔案中心(Beauftragte für Stasi- Unterlager,BStU)的訪問行程感到有點惋惜,否則這也能成為自己研究的一部分了,畢竟他也是德國統一後轉型正義(Aufarbeitung und Bewältigung der Vergagenheit)工作中重要的一塊。不過,仍然有接待到該參訪團及參與他們所舉辦的柏林座談會,從中不但認識了幾位相關研究領域的前輩,更聽到許多不同的觀點。是相當難得的經驗。

06▲圖(五) 副館長與台灣參訪團的座談會。(王睿淵/提供)

07▲圖(六) 為德國華人舉行的研討會(王睿淵/提供)


⑷ 導覽手札的翻譯
  當時正巧遇上紀念館計畫汰換舊有的紀念館導覽手札,所以在初次與副館長見面時就被委任了中文導覽手札的翻譯工作。雖然翻譯的過程花了許多時間了解當初所不熟悉的歷史背景和相關詞彙的理解,但翻譯過程中對詞彙選用的思考,也讓我對過去的歷史有了新的詮釋和觀點。對我的之後的研究工作也有深遠的影響。
08
⑸ 研討會場佈和參與
  來紀念館實習所參與的第一項工作,就是研討會場地的佈置與安排,在當中有了與德國人共事的機會。不過,基於語言的因素沒有辦法協助太多行政上的業務。也首次見識到了多國語言在場即席翻譯的研討會,以及對歐洲在該研究領域有如何的進展有了一點基本的了解。

09▲圖(七) 研討會會場後方的即席口譯室。(王睿淵/提供)

10▲圖(八) 駐館教師的多媒體教學示範。(王睿淵/提供)


⑹ 紀念館教學計劃實施
  由於實習期間的11和12月是該紀念館參觀人潮淡季,所以那時只觀摩過一次紀念館教學活動的實施。教學活動以30分鐘的歷史背景簡介作為開場,讓學生對之後的參訪場與能有一點基本的認識。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則由時代證人帶學生至館區各建築進行導覽與解說。導覽過程是藉時代證人對自己在前東德遭受拘捕至監獄和稍後在監獄生活的故事,以及對館內各空間和設施的介紹,來提升參訪者在這的真實感受,更能促成新舊世代最直接的互動,這成為該紀念館最大的參訪特色。

  導覽結束後則回到一開始的研討室與時代證人進行約一個小時的訪談。學生可以在訪談過程提出關於導覽過程或時代證人的疑問。學生在這部份可說是相當投入與追根究柢,有許多學生問了相當有趣而深入的問題,當時在場的兩位時代證人也一一為他們解惑。訪談結束後就由教學計畫負責人帶領學生做任務性的分組討論,各組必須在時間內完成分配到的工作,並於綜合討論時間進行成果報告,最後由教學計畫負責人做總結。然而我的角色,就是從中「觀察」和「紀錄」整個教學進行的過程,以了解德國人在紀念館教育方面的做法與經驗。

11▲圖(九) 時代證人為學生做導覽解說。(王睿淵/提供)

12▲圖(十) 學生與時代證人的座談。(王睿淵/提供)


⑺ 研究旅程中的逗點
  為期一個半月的實習在許多工作的進行中很快就進入尾聲。在館實習的最後一天,副館長與秘書在下班前除了衷心祝福我論文寫作順利外,也送了我一本關於該監獄歷史的著作(請見圖)。這本書是館長Hubertus Knabe和駐館歷史學者共同完成的,裡面對於國安部和霍恩攝豪森監獄的發展都有概略的介紹。對霍恩舍豪森紀念館有興趣想了解或研究的讀者可以參考一下。

13▲副館長贈送我這本關於該監獄歷史的著作。(王睿淵/提供)


  離開紀念館前我也親自向館長致意並留下珍貴的合照作為紀念。除了謝謝他這段期間的照顧,也期許未來他來台灣參加台北國際人權日活動時能再相見。雖然在柏林的研究生活告一段落,但至2013年1月中回國前,我先後也去過了其他關於納粹時期或前東德時期的紀念館,如:德國反抗運動紀念館、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紀念館、前東德包岑監獄紀念館、前東德國安部萊比錫分部紀念館、柏林圍牆紀念館、柏林國安部祕密警察博物館、德勒斯登國安部調查監獄紀念館和前東德托爾高少年感化院等。這些紀念館的參訪經驗,讓我對德國的轉型正義有很深刻的印象。

14▲圖(十一) 與館長的合影。(王睿淵/提供)

2、時代證人的導覽


  從電車下車後再走大概15 -20分鐘後,就可以看到被一堵圍牆和一扇厚重鐵門所圈住一幢幢建築物,圍牆的交接處也豎立著一座座的暸望塔,那就是過去的霍恩舍豪森監獄(如圖(十二))。眼簾的就是今天作為常設展場地之用的調查監獄(Untersuchungs- gefängnis)(如圖(十三))。在這裡帶領導覽的時代證人(Zeitzeuge)會先為參訪者進行館區歷史背景的簡介。接著會從右方往監獄的中庭走去,同時右手邊會有一幢監獄醫院(如圖(十四))。該監獄醫院的病患主要來自前東德境內的17座監獄,無論是感冒、重大疾病、絕食後的急救與養護等受刑人所需的即時醫療行動。雖然說是醫院,但其實裡面的醫護人員都隸屬前東德國安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scherheit)所管理,因此,在裡面為他們的病患進行「治療」的同時,也必須配合上級去蒐集所需要的情報(如圖(十五))。當時犯人的醫療人權所受到的侵害程度可想而知。經過監獄醫院後就來到監獄建築的中庭(如圖(十六))除了可以看到三○年代所建的監獄建築外,其他都是六○年代新建的牢房和偵訊大樓,以解決拘禁人數增加的需求及改善過去的拘禁條件。不過,時代證人稍後則先展示位於地下室的潛艦式牢房(das U-Boot)(如圖(十七)),會取這樣的暱稱也是源自於牢房的外觀。因為牢房內除了沒有窗戶引光,牢門也是幾乎完全封閉的狀態,只有一個供獄警監視用的小孔。除了偶爾監視而點亮的小燈之外,牢房幾本上是全天黑暗的。該牢房主要是戰後供前蘇聯當局作為調查時的囚犯看守所之用。這樣約3至4坪大的空間最多要關上12-14個人,而且除了一個便桶外沒有任何衛生系統,當時囚犯的處境可想而知。待六○新牢房的完工後,這裡就改建成倉庫使用了。關於傳聞中前蘇聯當局所使用的水牢和刑求器具在這裡則是以複刻的方式呈現。基於時代背景較久的緣故,若不是曾經在這裡被拘禁過的時代證人,都是藉由歷史講述的方式帶領參訪者了解。

15▲圖(十二)霍恩舍豪森監獄。(王睿淵/提供)

16▲圖(十三)調查監獄(Untersuchungs- gefängnis)。(王睿淵/提供)

17▲圖(十四) 監獄醫院。(王睿淵/提供)

18▲圖(十五)監獄醫院內部。(王睿淵/提供)

19▲圖(十六)監獄建築的中庭。(王睿淵/提供)

20▲圖(十七)位於地下室的潛艦式牢房(das U-Boot)。(王睿淵/提供)


  在參觀過早期的牢房後,回到地面上接著就進入新式牢房的地下室。在這個地下室有兩間不同於一般我們所認知的牢房。在這兩個牢房的四面牆壁和地上都鋪上了厚厚的橡皮墊。若是沒有專人解釋真真是教人想不出來是什麼作用呢!其實這是給情緒失控的囚犯作為鎮靜之用的地方,避免囚犯在情緒失控下做出撞擊牆壁和地面的自殘和自殺行為。至於為何囚犯會情緒失控,我們在此先賣個關子。

  位於一樓的最邊間有個車庫連通道(如圖(十八)),裡面擺放了一台當時用來押解囚犯的貨車。外觀看上去雖然與普通貨車無異,但貨櫃裡卻是「別有洞天」,在這個小小的貨櫃裡竟然設有五間小牢房(如圖(十九))。想像高大的德國人擠坐在一坪不到的狹窄空間裡適何其殘忍。除了貨櫃頂為了通風所開的小孔,基本上是密不透風也不透光的。為了讓囚犯失去時間感和方向感,從市區到監獄原本30分鐘的路程,國安局整整帶著囚犯在郊區繞了數小時以上才回到監獄這個車庫裡。另外,車庫四面牆壁則是裝滿了高亮度的日光燈,這是為了讓久坐暗處的囚犯下車時,受到周圍強光刺激而有慌亂心理的作用。這裡也可以看到國安部巧用生理與心理控制的地方。也因此許多時代證人都會在這分享他們來到這裡的經驗和聽說過的故事,讓活在自由社會裡的參訪者聽到後無不感到驚訝與有趣。緊接著離開了車庫就來到了新式牢房的一樓長廊(如圖(二十)),這裡會依序經過警衛監控室、更衣和搜身的地方。這裡的更衣和搜身是沒有隱私的,完全赤裸裸地與他人坦誠相見。

21▲圖(十八)一樓最邊間有個車庫連通道,擺放一台當時用來押解囚犯的貨車。(王睿淵/提供)

22▲圖(十九)貨櫃裡設有五間小牢房。(王睿淵/提供)

23▲圖(二十) 一樓長廊的新式牢房。(王睿淵/提供)


  之後就是分配牢房與牢獄與偵訊生活的開始。在這裡國安部的偵訊人員會盡其所能地在短時間內完成偵訊、招供和定罪的工作。不過為了有別於過去舊時代所使用的刑求和拷打,因此,獄警和偵訊人員運用了許多心理折磨和恫嚇的方法來取得情報或完成上級交代的任務。

2425▲圖(二十一) 牢房。(王睿淵/提供)


  在參訪者看來環境還可以的牢房中,過去囚犯的身心其實常常處在高壓力的狀態,像是不能說話、不能閱讀、睡覺時間外不能躺臥等透過切斷人際互動與交流的方式,來削弱囚犯的意志並使其臣服,這也是為何囚犯會有情緒失控而必須帶至橡皮牢房進行隔離與鎮靜的原因了。不過,囚犯表現「良好」或與獄方「合作」的時候,也是會有到放封處(如圖(二十二))散步的機會,甚至受到來自獄警的「特別待遇」,至於是幸與不幸就看囚犯得到放封的原因了。

26▲圖(二十二) 放封處。(王睿淵/提供)


  除了制度化的牢內管理,在這裡所運行的一切事物都有它的規則,彷彿就是整個前東德社會的縮影,所有的制度和措施都是經過精密的設計和計算的,例如:獄警每五分鐘從牢門覘孔的監視、走廊上的號誌燈、在走廊上押解犯人的規則、人員的配置等。還有像偵訊間(如圖(二十三))裡桌椅的材質和擺設、器具的布置和使用等,都有系統性的設計和心理學上的運用。在我看來就是德國民族性中「秩序」和「技術」兩者的極致表現。

27▲圖(二十三) 偵訊間。(王睿淵/提供

3、有圖、有文、有實物的常設展覽


  在時代證人所帶領的導覽結束後,便可自行到常設展覽大廳瀏覽許多關於霍恩設豪森紀念館過去作為蘇佔時期和前東德國安部時期調查監獄的歷史。除了以文字敘述簡述過去的歷史背景外,館方也搭配許多照片、地圖、海報、文件、文宣、檔案、衣物、實物、儀器和透過多媒體播放口述史的方式,具體呈現了過去獨裁統治下的政治情勢與監控行動。

282930▲有圖、有文、有實物的常設展覽。(王睿淵/提供)


  另外,紀念館整建時所拆卸下來的牢門、設備和建材也挪為展示之用(如圖(二十四))。甚至將重新開放參觀整修好的辦公室,並挪用部分空間展示前東德國安部的沿革、組織、生活和監控科技等相關訊息,可說是  繼柏林諾曼街(Normannstr.)前東德秘密警察博物館(Stasi-Museum)之後能呈現與說明前東德社會和政治時空的場所。只是霍恩舍豪森紀念館同時還能補充諾曼街所不能呈現的監獄建築。若是對前東德國安部歷史有興趣了解的朋友,不妨特別安排這兩個景點走一遭,相信會收穫滿載的。

31▲圖(二十四) 紀念館整建時所拆卸下來的牢門、設備和建材也挪為展示之用。(王睿淵/提供)


  在看完以上實物的展覽後,若是有資料蒐集的需要,也可以向服務櫃台提出至館方圖書館(如圖(二十五))的需求。因為該圖書館收納了關於德國轉型正義、紀念館教育、政治教育、東西德歷史與學者研究等五大類的豐富藏書,相信絕對有你所需要的資料,不怕你不翻,就怕你時間不夠。

32▲圖(二十五) 霍恩舍豪森紀念館的圖書館。(王睿淵/提供)

4、實習結束後的啟發與心得


  我這次來德國做東德轉型正義相關的研究時,聽到各界對於處理工作不同的說法,有人擧雙手贊成,也有人持保留看法,更有人不以為然。雖然我覺得在這個過程中,教育應該要扮演傳達正確意義和觀點的角色,但身為第一線的那些教育者是否也成為國家歷史政策下的宣傳工具了呢?因為要對已過發生歷史做評價的人應該是學生自己,而不是「教育者」或「主政者」將其作為成績考核依據的預設立場與主張。這是在與館方教育工作者的訪談與旁觀參訪團的座談時不斷聽到的想法和爭議之處,值得我們進一步地思考與行動。

  也因此,研究過程中不時出現茫然與掙扎的感覺,面對已過的這些行為或罪刑,究竟要採取清算的模式?還是選擇寬恕?抑或刻意地遺忘,還是忠實呈現史實並大膽做出評價?這是身為研究者的我們,在相關研究上所必須考慮與選擇的立場,如此才不會有前後矛盾或模稜兩可的情況出現在研究的論述當中。
33

  然而,無論採取哪一種立場的研究都有被尊重的權利,這不也是民主的基本價值嗎?就像在霍恩舍豪森紀念館或其他相關主題紀念館所設立的宗旨一樣:揭示獨裁統治的不義,體現自由民主的價值;以古為鏡,展望未來。畢竟獨裁統治的歷史不是不可能捲土重來,就像紀念館中一位時代證人在導覽結束時跟我們這些生在自由民主社會的人所說的話:「人們往往在自由民主裡沉睡,卻在獨裁專政中驚醒。」。相信紀念館所呈現的一切,對於二十世紀有過兩次獨裁統治經驗的德國人來說,雖然是個慘痛而沉重的歷史包袱,卻也是各國在處理經驗上爭相取經與仿效的典範。

相關資料連結:

1. 柏林-霍恩舍豪森紀念館http://en.stiftung-hsh.de/

2. 德國反抗運動紀念館http://www.gdw-berlin.de/


3. 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紀念館http://www.stiftung-bg.de/

4. 前東德包岑監獄紀念館https://www.stsg.de/cms/bautzen/geschichte/bautzen_ii

5. 前東德國安部萊比錫分部紀念館http://www.runde-ecke-leipzig.de/

6. 柏林圍牆紀念館http://www.berliner-mauer-gedenkstaette.de/en/

7. 柏林前東德國安部祕密警察博物館http://www.stasimuseum.de/

8. 前東德德勒斯登-包岑街紀念館http://www.bautzner-strasse-dresden.d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