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在火燒島與一對一籃球賽事

文/曹欽榮


臺語「釘孤枝」的詞語,說明每位政治犯堅持理想、對抗不公體制,再恰當不過吧!只是那不是三十分鐘、一小時,是漫長歲月與生命的付出。

  今天是8月15日,許多在綠島的政治犯年輕時經歷戰爭結束前後的時代。

20110514_36▲您如果到綠島,看看綠洲山莊禮堂內的展覽,有些助益吧!(曹欽榮 攝影)


  紅牛(Red Bull)街頭籃球一對一「釘孤枝」全球總決賽,9月6日將在綠島的政治犯監獄遺址──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綠洲山莊)舉行,新聞已於8月6日出現在臺灣媒體。見蘋果日報2014/8/6 網站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0806/447369/

  這項賽事將於現在名為國家人權博物館綠島人權園區的前政治犯監獄內舉辦,馬上令人聯想到的是台灣社會怎麼看?受難者和家屬的意見如何?政府的態度、決定如何形成?人權博物館的想法?社會大眾如何理解人權教育推廣和賽事的關係?各方意見將反映了台灣社會面對政府過去「侵害人權」的前政治犯監獄用途的現在、未來的想法和想像。

  那麼國際社會及各國相關的博物館又會如何看綠島人權園區這項賽事?相關最有名的南非羅本島博物館(1999年登錄世界文化遺產)和這樣的賽事會連結在一起嗎?談到這裡,觀光正熱的綠島,或許因為這樣的賽事,熱力加溫,向國際社會多所傳播有何不可?而您又如何看呢?

  不論如何,我們總得了解綠島政治監獄的過去。在台灣1987年解嚴前,不少國際人權組織如AI曾經到綠島關心政治犯、獄中的政治犯曾經在國際人權日多次絕食向當局抗議、曾經有數十位關了超過30年的政治犯陸續從綠洲山莊監獄離開回到臺灣,解嚴以後還有數十位政治犯被拘禁在綠島的中寮監獄直到1990年,臺灣人權促進會多次前往綠島關切政治犯,……。綠島的政治監獄可以說是理解台灣民主化前的漫長暗夜,最具體又有象徵意義的人權遺產,這些年有不少的年輕朋友參與了綠島人權體驗活動。

  前一陣子,綠島鄉完成新版鄉誌,如附2013年度綠島鄉誌增修訂計畫網站:http://www.lyudao.gov.tw/history/home.html,其中第十篇監獄篇,由我撰稿,http://www.lyudao.gov.tw/history/file/ch10.pdf,透過對離島長期設立政治監獄的歷史的理解,或許能帶給您看待監獄遺址的想像、反思和具體意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