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之外-張炎憲老師對白色恐怖研究的看法

文/曹欽榮


  10月19日張炎憲老師追思會在台北雙連教會舉行,參加追思的會眾不只擠滿禮拜堂的10樓、11樓,因為會眾遠遠超出預期,追思會的場所往9樓、8樓、7樓擴散。追思會中,盧俊義牧師以「真正平安,沒有恐懼」見證故人全心投入苦難的台灣近代歷史田野記錄的行誼。在追思現場看到許多二二八受害者的家屬、白色恐怖受難者和家屬;不只是歷史上受害者和家屬期盼「真正的平安」,但願全體台灣人得以沒有恐懼地見證真正歷史,而後,如盧牧師證道引用約翰福音第8章第10節:「你們得認識真理,真理乎你得自由」。

IMG_5010_調整大小▲張炎憲老師於國史館任職時所編的「戰後臺灣政治案件 史料彙編」,張老師於總序〈免於恐懼的自由〉,分為:壹、從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貳、時代背景,參、探討白色恐怖政治案件的困難性,肆、逮捕判刑與政治受難者的心聲,伍、違反人權正義的統治,陸、出版的用意。最後結語:「轉型正義其實是要面對自己過去的包袱,找出不公不義的所在,予以再評價,並克服過去的錯誤,避免未來再重蹈覆轍。」(曹欽榮 翻攝)



  在追思禮拜依序進行時,我不斷回想起8月27日張老師在台南白色恐怖採訪計畫審查會的發言內容,我將其中的發言錄音節錄,以引號標出,並加括弧:

一、關於搶救歷史


  「計畫裡最可貴的是訪問八十歲以上的人,…搶救口述歷史」。

二、關於白色恐怖解釋


  「東西冷戰,國共內戰,兩戰結構這種解釋,(從)兩戰結構來看白色恐怖,抓人不是從兩戰結構來抓人,那是種歷史解釋,解釋本身不是狹義(及廣義)的問題,…白色恐怖其實是很複雜,…有很多原因,…我不反對,…這種想法,這種想法本身也是代表那時候的原因之一,但是,不是全部。…1960年代以後,白色恐怖多是台獨(案件),難道台獨是國共內戰造成的嗎,台獨是東西冷戰造成的嗎?都不是。台灣人被欺負後,想要當家做主,國民黨不倒不行,跟這(雙戰)沒有關係。譬如說1950年代廖文毅的事件,廖文毅事件也不是國共內戰(造成),也不是東西冷戰(造成),是台灣人要獨立啊!國民黨來這裡欺負台灣人,所以縱使在1950年代,也不是單純只有國共內戰和東西冷戰這樣雙戰結構可以解釋完成,我是感覺這樣。我沒有反對他們的想法,這(只)是背景之一。」

三、關於「紀念化」過程,政府態度


  「政府對白色恐怖怎麼來處理,最初不要人家討論,壓制,到1987年解除戒嚴後,慢慢可以談論,到1999年補償基金會正式可以讓受難者來申請(補償)之後,產生變化,(分)好幾個階段,到陳水扁時代以後,回復名譽證書」。

  「民間批判說:阿扁做不夠,那是民間的立場,…2006年《二二八責任歸屬研究報告》那本書,那本書很重要,…民間和政府立場不一樣,你可以在引註裡面批評政府,…,政府立場從兩蔣、李登輝、阿扁到馬英九,要站得很直才可以,才有辦法站得住腳,…」。

  「二二八的家屬在鄭南榕在1987年提出所謂平反(運動)之後,二二八家屬都站出來,很團結,縱使在李登輝時代,所以力量很大,所以政府不得不…。」

四、關於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絕對不是操縱族群,製造藍綠對抗,說這些話的人,相信他的話,我們就不要做轉型正義,…以後沒有憑沒有據,可以替台灣的不公不義作為一個證據,都沒有了,以後不就石沉大海,歷史真相都沒有了,對嘛,所以這種講法是不準的,所以我認為不要再有這種講法了。…整個做白色恐怖政治案件的受訪、訪問,或者要追究歷史真相的時候、責任很重要,我們應該要相當認真。」

  「陳水扁(於)2007年時,我那時當國史館館長,把17本白色恐怖的檔案(出版),那是陳水扁總統屢次向國防部要求,應該要將過去警總資料(公開),警總沒有之後(裁撤),警總資料還沒公開,國防部都不公開,2006年要求公開,公開之後送國史館,編很多書出來,現在檔案已經移轉到檔案管理局了,…馬英九當總統之後沒有公開過資料,…很多轉型正義沒有做,…阿扁那時做不夠我承認,…這事實我接受,確實做不夠,但是要比較,…比較下去,你知道誰做得比較好,…」。

五、關於田野採訪經驗


  「要忠於事實,…,人在說什麼,這是口述歷史最重要的,…如果改成無(感情),為了維持政權啦,…以後寫小說的人寫不出來,…,以後可能幾十年後,十多年後,有人寫,寫的時候你都說一樣的,劇本不生動,劇本要生動,表現當事人那種憤怒,那種情緒是最有真實(感)的,你同意不同意是你的事情,但是對他而言是真實的,…留下歷史記錄,給人知道那當時台灣人的心聲,想法你不接受,那是你的事,但是那是他的,他的情緒、他的感情,忠實於感情,他的感情你不接受是你的事情,你可以批判,…這是最重要的感動,讓訪問者感動受訪者,了解你這個人不錯,講一天講不完,第二天,很歡喜跟你講,資料都拿給你,所以這很重要,你一定要忠於受訪者的情感,這對我們口述訪問者是一種訓練,雖然我們不一定喜歡聽,但是要訓練自己靜靜坐在那邊聽他講,聽他講我們雖然不同意他的情緒,也要了解他的…」。

後記:張老師長期擔任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吳三連的兒子吳逸民擔任基金會副董事長,他曾經在白色恐怖時期被關13年,吳逸民於不久前的9月22日過世,10月8日舉行公祭,由陳銘城所寫的採訪吳逸民專文刊登於8月10日「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news/4ba33506-dc94-44b3-8661-07a8d35dc047

廣告

3 responses to “懷念之外-張炎憲老師對白色恐怖研究的看法

  1. 曹大哥,這些,包括銘城大哥的訪問摘要,真是太珍貴了
    感謝你們

  2. 欽榮兄,收信平安~
    很難理解為什麼炎憲就走了!我仍努力從考古學研究處理台灣歷史文化主體性。希望在退休前有成。

  3. 小雲:寫台灣自己的歷史,相信是張老師生前努力的工作之一,我們就努力做該做的事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