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園-轉型正義的藝術

10801800_743706249039875_5150124126014348705_n

文/曹欽榮

  九合一選舉之後,「轉型正義」一詞不斷被各種媒體、評論、談話節目提起。「轉型正義」究竟要做些什麼事?可能經歷哪些難題和痛苦過程?縱使做了能達成什麼目的?不做又會如何?選舉後的例子,不當的黨產是否非法據有,捐出或歸國庫或根本不可能處理,眾說不一;而未來選舉下一屆立委、總統,選民力量是否足以要求「轉型正義」在國會通過立法,還是這屆立委就應該著手準備進行優先立法的項目?以解決台灣民主化以來長期未解決的諸多問題呢?黨產只是無數問題其中之一,而修憲或制憲是更高層級的法治機制的全面創制,解決「轉型正義」的無數問題是台灣是否民主倒退、或深化的持續、動態的挑戰。

  暫且不論研究者所指全球各國「轉型正義」的五項官方機制:審判、特赦、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淨化政策、賠償,台灣只進行了納稅人付出幾百億「補償」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半項機制。而五項機制之外的廣泛的記憶計畫,包括口述歷史、教科書重寫、設立紀念館等等等,台灣做了一些,但是迴避社會對「正義」的期待。

  民間社會持續進行口述歷史紀錄,藉由追尋真相,說自己的歷史記憶,創造自我和集體的未來。受難者第二代說自己的故事,不容易,藉由藝術形式展現的難度更高,我們看到受難者第二代的女性映像展出「喬.伊拉克希的花園」,好奇之外,更多人去參與就很重要,這個時候「轉型正義的藝術」能提供我們什麼反思?

  有兩本書關於轉型正義的藝術:《The Art of Truth-Telling About Authoritarian Rule》(2005)、《The Arts of Transitional Justice: Culture, Activism, and Memory after Atrocity》(2014),大家也很容易在網站搜尋兩本書中的目錄、部分內容、大致了解書中梗概,我們因此了解進入歷史記憶中的創作,展現了獨特的認識歷史、記憶交纏的藝術、美學課題。在台灣,受難者第二代的女性集體的展演,非常少有而特殊,我們期待!

  「鏡花園」的海報如後:

JLMC_OK (1)_Page_1

JLMC_OK (1)_Page_2-1

JLMC_OK (1)_Page_2-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