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樣、多元的歷史記憶

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口述歷史訪談成果發表記者會  曹欽榮 發言
時間: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上午10:00
地點: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園區

20141227_09(曹欽榮 攝影)


  首先,向各位前輩致敬!

  台灣社會走到這個時候,我想非常難得,不管你的政治立場是左到右,今天可以齊聚一堂,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場合。

  今天因為計畫主持人陳儀深教授出國,我是共同主持人,所以我來代表說明。

  這個成果報告採取上、下兩冊,五十位受訪人裡面到底有什麼特色,在這裡要感謝關懷會會長蔡寬裕先生積極聯繫,我們也感謝很多受訪人協助聯繫,繼續擴散受訪對象。這個報告的特色,在這裡說明。

  第一個就是地域,有關於地方的分布;第二就是關於案件的年代,當事人所牽涉案件的年代;第三個就是關於不同的世代。從這裡看到一些多樣跟多元的議題。我們很希望,怎麼樣去理解過去,是個很重要的事,但是如果沒有多樣、多元的去認識每一受訪者的獨特性,那就非常可惜。

  在地域上,從台東、花蓮、宜蘭、基隆、台北、新北,一直到中部彰化、雲林、台南、屏東都有受訪者,這種豐富性才能支撐這次成果報告的特殊性。

  政治案件年代也從一九五0,一直到六0、七0、八0,甚至到八0年代末期,我們知道解嚴在八0年代的中期,各年代都有某種政治案件的不同特性。我想這樣來理解白色恐怖可能是一個視角。…在光譜上,會看到地域、年代以外,我們也看到不同世代,比如說八、九十歲的世代,六、七十歲的世代,一直到我們這一次試著去訪問第三代。第一次採訪第三代,他也侃侃而談,他的父親、他的阿公,我想這不只是牽涉到白色恐怖,他也涉及了一個人怎樣認識他生活的土地,跟他的過去,祖先也好,晚輩也好,他們怎麼在這塊土地生根,這是某一種從個案來看到整體的視角,我不敢說(報告有)完整性,但是看到整體的多樣面貌。我想在以人權為名的博物館來講,多樣的觀眾,怎麼去多樣的認識過去的這些前輩,我想這是一個視角。

20141227_39▲記者會後,受難者、家屬及來賓合影。(蔡宏明 攝影)


  再來,關於未來可不可以公開,我認為起碼就這次成果報告的目前狀態,我們已經盡力整理到它可以馬上被公開,但是還需要一個動作,就是說尊重每一位當事人,再重新檢視一次,看還有沒有需要補充,我想這是必要的。這個就請籌備處多擔待。

  我很待期所有資料能公開,…這個報告書應該起碼在我們的博物館(籌備處)裡面有一個地方可以公開閱覽,我一直非常期待,這樣對未來研究、或長輩看到其他當事人的生命經驗,都可以有個很好的地點,而且在這裡(監獄遺址博物館)的意義也非常特別。

  再來,我也很期待,某一方面感謝我們集體的努力,包括籌備處,共同來完成一些事。我覺得一個已經是國家級的籌備處到現在為止,做了那麼多次(計畫),但我們欠缺了年報,欠缺了一個籌備三年整體的報告,所有納稅的人錢提供給我們的工作,我們應該要負責的來處理這些事情,就像轉型正義一樣,一定要追究過去的責任,可是我們今天沒有辦法達到這樣的境界,我們就有責任持續的努力。

  另外一個比較大的課題,我想籌備處擔負了這樣子的使命、責任(交接了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所有受難者申請補償資料),就是十幾年來所有的補償資料,在怎樣的法制、行政的條件下,能夠儘快的公開。因為這個(公開過去資料)在全球各國,如果經過這麼漫長的時間都做不到的話,那我們台灣在全世界的轉型正義裡面,其實是站不住腳,因為台灣(轉型正義)做得非常少。能不能做?現在只是幫各位前輩紀錄,起碼這一點我們可以做,怎麼樣對後來的世代有所幫助,我想籌備處這裡是個很重要的地方,這些資料如果公開,把所有過去從文建會時代,從2001年累積到現在的所有成果報告書,不一定能夠出版,起碼在這裡(籌備處)公開。我們也發現地方(政府)的單位,我去參與桃園、或台南的審查,也發現一些事情,很多新進的團隊,他們很多人不知道到底(白色恐怖口述訪問)有哪些過去的累積,這顯然是我們自己要集體來盡一份努力,(將計畫成果全部公開)。

  在這裡再次向各位長輩、前輩致敬,謝謝大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