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調課綱?接下來,關閉紀念館、人權館?

文/曹欽榮


  課綱微調風波,教育部出面說明,指出「公民課」做了一點微調,卻不說明社會所質疑的黑箱作業:誰在調?為什麼調?怎麼調法?教育部為什麼被法院判決敗訴?還是要「依法」上訴?台北市政府所設立的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國家所設立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目前尚沒有對微調議題發出應有的鏗鏘聲音。政府威脅人民「知」的權利,警訊已經發出!

20121203_328▲柏林市中心前納粹蓋世太保等保安機構舊址,現在設立「恐怖的地形學」展示及研究中心,離「歐洲被謀殺尤太人紀念地」不遠;圖為「恐怖的地形學」常設展大廳。(曹欽榮 攝影)


課綱微調與德國納粹


  教育部的說法是:「歷史課綱並沒有拿掉二二八事件,而是在公民課本部分,不再特別舉例。」掌權政黨從過去到現在,偏愛塗抹歷史,過去的劣跡從中國到台灣,歷歷可考。難怪之前的公民課本,舉出二二八、白色恐怖侵害人權案例,對照德國納粹案例,非改不可。令人聯想到納粹,不斷欺騙、宣傳、加暴力;當大權在握,掩蓋真相,封閉知識,獨尊「領袖」,學校一步一步淪落;接下來,大量焚書,詩人提出警訊,這樣的政權有一天將把人燒成灰!

  當您拜訪滅絕集中營,看到焚化爐,冰冷寒氣從腳底貫穿而上,無以想像百萬生靈,幻化成煙!消除邪惡,並不容易。戰後德國、歐洲在長期冷戰下,「紀念」大屠殺或二戰,普遍缺乏反省意識,忽視「非我族類」。波蘭奧斯維辛滅絕營戰後在共產政權下設立紀念地,以波蘭人和戰勝「法西斯」的英雄主義述說,避談在波蘭約300萬尤太人受害。今年集中營解放70年,現在奧斯維辛滅絕營平常已成為歐洲各國、甚至以色列的學生認識大屠殺的重要教育對話場所,是具有強烈警訊的紀念地。

20121203_202▲柏林北方前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現在是紀念地與博物館;特別設計白色天花/牆面,包覆焚化爐與紀念雕像區,令觀眾屏息。(曹欽榮 攝影)


  我們因此理解70年後,外電報導:奧斯維辛滅絕營前納粹軍官,已93歲的葛羅寧被控謀殺,出庭認罪。公民只有不斷紀念、討論,追究真相,才能遏止邪惡發生。德國和歐洲各國政府戰戰兢兢地面對過去歷史,尤其德國在各地設立大屠殺紀念地,並於2005年在柏林市中心設立「歐洲被謀殺尤太人紀念地」,名稱無比沉重。因為這座紀念地,歷史重負是否永無卸除可能?當歷史已經發生,不論過了多久,就已無從卸除,紀念地的意義也在此,提醒世人:永不遺忘。

面對過去、寫自己的歷史


  我們是如何面對共同的過去?支持微調課綱的大學教授將台灣比擬為正在「納粹化」,他指控在野黨、台灣社會,還是執政黨呢?已有年輕人反駁教授的危言聳聽、指涉不明的說法。憂心「納粹化」的教授,是害怕多元、民主化?還是他自己想像「納粹化」、「中國化」?混淆視聽的警訊已經發出!

  納粹邪惡力量一開始並非沒有跡象,是人們不斷姑息、視而不見,終釀成令人震驚的大屠殺。猶太人數千年來的教訓之一,就是持續堅持「自己的歷史自己寫」。白色恐怖檔案也告訴我們的真相是:統治權力對「非我族類」的殺戮仇恨心理,不分本省、外省人。

20121205_165▲遊客走進「歐洲被謀殺尤太人紀念地」傾斜地面、2711塊石柱的夾縫中,沉思:「歷史與我的關係!」(曹欽榮 攝影)

轉型正義、新憲法、新國家


  「憲法」賦予人民有「知」的權利。沒有真相,就無法真正進行「轉型正義」,教育部的說法,好像在提醒我們:除非創立以人權為核心的新憲法、守護自由的新國家,否則繼續「依法行政」、「微調」?各種警訊已經發出!我們不要等到:接下來,關閉紀念館的事也發生。

(本文刊登於2015年4月27日《自由時報》電子版〈自由開講〉: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29956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