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修訂版後記

  2015年8月5日下午白色恐怖受難者長輩到教育部關心學生,8月7日學生自教育部大門前開始退場,七日晚間蘇迪勒颱風入侵全台,強風豪雨持續一整日,大自然所造成的災情嚴重。

  人為「課綱」爭辯,因大自然威力而暫時平息,後續遺波隨著大選熱潮,課綱論戰恐難很快落幕。運動期間,學生以主體意識思考,接受多元主義思辯的觀點,令人耳目一新。

Cyan Magenta Yellow Black▲《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修訂版封面/封底。(江國梁 設計)

  台灣土地因為移入者先來後到,歷史的「正統說」很難訂於一尊,位於台南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常設展的展示破題:他者的「異文化相遇」之前,追尋最早的、史前的台灣土地主人、原住民起源;國家的歷史博物館如此說「斯土斯民:台灣的故事」。

  如果2009年總統所簽署的人權憲章中的兩公約為真,學生正在實踐自主學習的「文化權利」,因此,我們必須多認識「斯土斯民」不同的歷史記憶。

  十一年前出版的《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絕版多年,不斷有讀者反應,希望看到這本書再版;雖然作業稍有延遲,趕不及8月15日前上市,8月底前市面上將看到這本書。書中翻譯者:王文清、吳水燈、蔡焜霖三位前輩都已八十多歲高齡,8月5日他們都到了教育部關懷學生。

  許多前輩多年來付出心力重建綠島、景美人權園區,有不少前輩已先後離世,像本書的翻譯者盧兆麟、陳英泰。兩個園區未來走向和它們對於我們認識不一樣的歷史記憶有什麼幫助?有待我們接續關注博物館的未來發展,因為景美園區於2008年之後一直關閉因「江南案」監禁情治人員的監獄,為了掩蓋國家黑白兩道混淆的暴力嗎?我們不得而知!我們也觀察到兩園區硬體花費一直超出採擷歷史口述、檔案等增加深化歷史認識和溝通的預算甚多。值得警惕、監督、呵護的「人權」為名的博物館,只有眾人感受到日常生活裡「人的權利」倍受尊重,民主的台灣才算真正轉型!

20120520_038▲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的常設展破題:「早期的居民」、「異文化相遇」,右台灣地圖、左世界地圖,在展示挑高空間更加突顯「我和世界」的關係。(曹欽榮 攝影)


  敬請期待《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上市!修訂版後記如後:

修訂版後記

  二00五年戰後六十年,本書在日本以《台湾‧少年航空兵》書名出版,至今連同二00四年漢文版《叛逆的天空》,兩版都早已絕版;多年來應無數讀者反應,本書原始催生者之一的我,邀請許進發博士勘校、加註後(深深感謝他),以「修訂版」上市,回應讀者厚愛。

  針對台灣多元的歷史記憶變遷、修訂方式,在這裡稍作說明:

  一、歷史文化爭戰:台灣戰後七十年,相異的歷史記憶正進入白熱化的「歷史詮釋」、「文化主體」的街頭戰;不只如此,東北亞各國的日本、韓國、中國、琉球等紀念二戰結束的不同國家的歷史調性,反射在民主演進中的台灣是:「上而大」的國家機器以人民稅金,紀念在中國抗日七十年,避談二二八、白色恐怖,更不會提及國家戰爭機器造成台籍日本兵、國軍/解放軍的犧牲者。對照「下而小」的學生卑微抗爭,如七月二十四日清晨高中學生為了課綱,夜襲教育部,台灣夏日的清朗天空,入夜卻令人不安。上位者以上個世紀單一思維和自己都難以相信的史觀,藉由權力單向壓制人民發出多元的歷史記憶的聲音;這種現象本身正代表台灣土地上某些本質上形同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高壓統治思維、文化霸權滲入各階層,不准各種「異說」,因為我們從來沒有進行憲法層級(國家、情治、司法、行政、歷史書寫)的真正「轉型正義」。年輕人知道課綱微調,有沒有道理,能為自己的歷史認識,挺身辯護,表達情感和道德意識,不同凡響!七月三十日反黑箱課綱的年輕生命消失,令我們深深哀傷!

  二、歷史意識的感知:書裡未滿二十歲的黃華昌經歷了二戰日本本土特攻隊員訓練、被轟炸的日本,戰後漂泊原爆後的長崎廢墟,對殖民母國日本失望,回到台灣對「祖國」的迷惘、絕望,參與二二八反抗、逃亡、反思,為了「愛國愛鄉」參加地下組織、等待佳木斯計畫,一切破滅,二十一歲成了火燒島的政治犯。黃前輩談出身客家人的多重認同逆境,奮力向上,戰後深陷國家認同的衝擊,他「穿過波爛萬狀、驚濤駭浪」的世事。我們想像一位七十歲的前輩,以未使用過的日文初級電腦文字機,寫出四十萬字的優美日文回憶錄的心情;眾多白色恐怖難友感同身受,認為黃前輩說出他們的心聲,七位經歷戰前/戰後兩種書寫語言世代的火燒島「同學」,齊力義務摘譯回憶錄原稿,流暢又具文學意味,這種接力方式出版是第一本,也是絕響。台灣「大正」出身世代的前輩素養,令人心嚮往之,其中盧兆麟、陳英泰前輩卻已先後辭世。

  三、修訂方式:絕版的漢文、日文版,都是透過民間力量以推廣歷史認識的熱情,出錢出力成書,感謝各方盛情。有感於戰後七十年,反思台灣主體的戰爭記憶出版品稀少,匆忙以校勘後修訂版,分享各方,實感不足,但願本書的歷史感知書寫,能彌補不足之處。

  感謝蔡焜霖前輩、許進發、林芳微、江國梁的協助、黃華昌家族的授權;並向前衛林文欽先生致敬。祈願黃華昌前輩安息!

曹欽榮 寫於二戰結束七十年815紀念日前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