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豐富的人生--序《黃華昌回憶錄》

桃園市「終戰70週年紀念展--戰爭,血淚 台灣兵」開展

《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修訂版即將出版!

戰後70年 不同的深刻記憶 不屈服於強權的生命史


竹南客家人,自稱戰後台灣第一號思想犯、變調的特攻隊員。
14歲考上少年飛行兵,搭富士丸赴日遭魚雷攻擊,16歲特攻隊受訓,戰後流浪長崎,17歲返台,參與二二八逃亡1年,20歲加入地下組織,中國佳木斯密航未成,21歲被捕,火燒島坐牢10年,…70歲用日文個人電腦寫回憶錄,2010年戰爭結束65年的8月15日告別式。



【編按:本篇文章是中研院近史所陳儀深教授為2004年出版《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所撰寫的序文;本書修訂版將於8月底前出版,敬請期待。】

文/陳儀深(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

 黃華昌先生是1929年出生於竹南的客家人,他在日治時期的1942年報考少年飛行兵學校旋被錄取,1944年從大津陸軍少年飛行兵學校畢業後,又升級到「熊谷陸軍飛行學校」正式接受駕機訓練,1945年2月被編入實戰部隊,他們這些受過正式訓練的飛行兵,反而不像許多短期速成的學徒兵、候補生那樣奉派特攻作戰而為國捐驅,乃得以「毫髮未損活到戰爭結束」。

 黃先生在戰後1946年回台不到半年,即因高談闊論和教室中的黑板塗鴉文句而成為國民政府的思想犯,大約三個月以後釋放;他曾在故鄉的竹南國小擔任體育教師,卻因學歷不被承認而且無法滿足公教人員的「三連座保證制度」而遞出辭呈。對於1949年初夏被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後來他有一段清楚的說明:

 「我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中國共產黨本無好感,也沒有徹底認識,只一意想對抗無能腐敗的國民黨政權,與蔑視台灣人的傲慢的外省人,又想報復過去累積的種種怨恨,才不深加考慮,接受人家勸誘;結果連革命團體(或地下組織)的名稱和系統都不知道,就輕率地加入了。我因此極為後悔。」

 無論如何,這一段加入地下黨的經歷影響了黃華昌大半生的命運,他是1950年所謂「學生工作委員會案」的45位被捕者之一,該案有11人被判死刑槍決,33人判5至15年徒刑,1人無罪釋放;黃華昌完全未經開庭審判,即被處以10年重刑。

 二、三十歲的青年黃華昌,以青春換取了一段五○年代白色恐怖的經驗。包括國防部保密局的南所、北所,青島東路的軍法處看守所和鄰近的國防部軍人監獄,然後在1951年5月移送綠島的「新生訓導處」,直到1960年6月刑滿出獄為止。

 我們後來者應該感謝黃華昌的用心紀錄,例如北所如何比南所寬敞,「所以睡覺時不必再像南所那樣,像沙丁魚一般側身擠睡或彎膝蹲睡,也不須輪流搧風」;又如吳思漢、陳水木、許振庠、何灝、吳彬泉等人如何倒臥在馬場町的血泊中;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將被處決之前,獄中難友如何齊聲唱他所喜愛的〈幌馬車之歌〉為他送別;以及綠島囚犯上山下海不停地勞動、生病冒險就醫、舉辦運動會等等情形。

 出獄後的黃華昌,就像其他有政治犯背景的人一樣就業維艱,好在,不論是在製藥公司、食品公司或在外銷日本的手套工廠,都與日商或他的日語能力有密切關係,也算是改朝換代的大時代給他的一點回饋吧。尤其,他的少年飛行學校同學敦促他以日文撰寫〈少飛十七期生的奮戰與飛行訓練〉(約在1976年刊載於《翔飛》第12、13期),進而在1977年(即32年以後)再度踏上日本土地,使他的新舊人際關係,有銜接起來的感覺,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

 這本回憶錄關於二二八的記述也引人注目。1947年2月黃華昌在台北的西南航空公司上班,他說到「激昂的台北青年攻擊南機場,佔領倉庫。隊伍主要由復員軍人、軍屬及學生組成,但流氓、黑社會人士也混進不少,搶奪武器彈藥……」;他描述3月3日、4日經由收音機動員而來的人如此編隊:

(一)前日本軍人出身者編成若櫻隊。
(二)軍屬出身者以戰區別,編成海南島隊、菲律賓隊、澳洲隊等。以上人員組成鄉土自衛隊,由蔣渭川指揮。
(三)學生組成的「忠義服務隊」代替警察,在各地派出所維持治安及交通。

 黃華昌認為動員而來的青年大半血氣方剛,很快就佔領太平町謝娥女士的醫院作為「作戰本部」。黃華昌因為工作和朋友的關係,加入航空突擊敢死隊,準備參與3月8日晚上進攻松山機場,以及3月9日起飛救援嘉義機場的任務。無奈陳儀政府的援軍及時登陸,不但松山和嘉義機場的作戰計劃告吹,鄉土自衛隊也宣告瓦解。

 值得注意的是,黃華昌描述蔣渭川作為鄉土自衛隊的總指揮,以及忠義服務隊參加「起義」,角色扮演非常確定,可是蔣渭川的私人檔案強調他只協助治安絕無煽動暴動,且始終與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保持聯繫等等[1],而忠義服務隊亦因陳儀長官授權同意成立以及總隊長許德輝具有特務身份,角色並不單純[2]。由此可見,單純的參與者所見所感,與事後歷史研究追索的「全貌」常有落差。

 其次,這本回憶錄提到3月4日在嘉義有數千名青年趕走國軍且「佔領嘉義機場」,恐亦不確,不論從警總的檔案[3]或是民間的口述歷史[4]來看,圍攻機場、斷絕水電交通有之,但始終沒有到佔領的程度。

 最後,關於謝雪紅之逃離台灣,資料顯示是埔里→竹山→彰化市→大肚→左營,從左營以偽裝身份搭乘國府軍的巡邏艇,經澎湖到廈門[5],並不是如本書所言進入中央山脈再從花蓮出海。

 總之,黃華昌先生具有台灣客家人、日本軍人、體育老師、計程車司機、政治囚犯、公司職員等等不同身份的人生際遇,他對於不同階段的人、事、時、地、物也儘可能做了忠實的記載,雖然在書寫勾串的時候經由聽聞不免會有一些小錯,但是本書瑕不掩瑜,尤其文筆簡練通順,在適當地方且出現悠美的文學筆調,至為感人。我們除了感謝黃先生用心記載、辛苦述說大時代的故事,也要感謝把日文譯成漢文的優秀工作群;作為先睹為快的讀者,我樂意寫這一篇序文。

2004年4月25日
寫於南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 蔣渭川自撰的〈二二八事變始末記〉、〈二二八事件報告書〉,收入陳芳明編,《蔣渭川和他的時代》(台北:前衛出版社,1996年)。
[2][參見〈廖德雄先生訪問紀錄〉,中研院近史所《口述歷史》第4期(1993年2月),頁55-74。
[3] 孫志俊〈嘉義市「三二」事變報告書〉,《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四)》(台北:中研院近史所,1993年),頁53-75。
[4] 詳見張炎憲等採訪紀錄,《嘉義驛前二二八》(台北:吳三連基金會出版,1995年),特別是頁2-4。
[5]古瑞雲,《台中的風雷:跟謝雪紅在一起的日子裡》(台北:人間出版社,1990年),第5、6、8章。

桃園市「終戰70週年紀念展--戰爭,血淚 台灣兵」
展期:8月12日~8月30日 於桃園市文化局一樓大廳
展期:9月2日~9月20日 於中壢藝術館一樓大廳
IMG_004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