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天空》後記

【編按:本篇文章摘自《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本書修訂版已於8月中出版、上市。請洽前衛出版社、各大書店。】

文/黃華昌.譯/王文清

  不曾披露的事件內情,未曾被人知道的內幕,該寫不該寫,經過很長很深的思慮,也經過多少煩惱與躊躇。最後得到台灣人權工作者、台灣近代史研究者的鼓勵,秉持為後代子孫薪傳史實的信念,書寫下來留作見證。

GN5X3271_調整大小▲《叛逆的天空》作者黃華昌(1929-2010)攝於2004年。(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如今戒嚴令早已解除,一黨專政的獨裁統治已被埋葬,思想、言論自由獲得民主政治的保障。「歷史不會重蹈覆轍」,我願這句話是真實。但有多少人相信我所經驗的史實?我很懷疑。不過我的兒子相信。他們和我這叛逆骨氣的父親,一同走過風風雨雨,也一同嚐過坎坷路途之艱苦。

  本應以中文書寫。但我所受的教育,使日語成為我的母語,中文絕對無法讓我暢所欲言。所以我還是以小學六年加兩年教育學習的日文,一字一字把回憶錄寫下來。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戰爭結束,隔年春天我才回到故鄉。這是我出生的地方,我愛這故鄉,我當時跟台灣青年沒有兩樣,胸中燃燒愛國愛鄉的熱情,瘋狂似的學講北京話、練習中國文。也許生性帶來的叛逆骨氣,使我嫉惡如仇,看到來台接收的腐敗軍人與官僚,憤慨的熱火燃燒起來了。我曾志願為祖國振興航空事業,卻換來下獄之身。從此放棄北京話和中文的學習欲望,是怨恨嗎?是淡淡有一點,但不盡然全是。

  我在無知的黑暗中摸索再摸索,愛國愛鄉的熱情,被引誘加入共產黨,並被指派為台灣解放的先鋒隊員。當時的我,只略知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為智識階層的思想潮流,但我卻是不認識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的共產黨員,甚至對共產黨未曾有過好感,只是一心想打倒踐踏台灣人的中國國民黨政權而已。我憤慨維護這政權的每一個人。

  人老了。經過煉獄的折磨,出獄後又在監控下走過跌撞坎坷的一生。一到年邁古稀之齡,年輕的凌雲壯志早已磨滅,剩下一身叛逆的骨氣。

  首先我要由衷感謝的人,是不厭、不怕政治犯,勇敢與我結婚的妻。她嫁給身無分文、窮迫半生的我,從無一句怨言,無怨無悔為我築巢、讓我憩息、為我撫育兩個醫生兒子。她的勞苦功高,不是三言兩語所能形容的。我謹在此,向她獻上至心的感激與全部的愛。

  一位日本遠朋四年前來台一遊,勸我把波瀾萬狀的一生記錄下來,並送我一部日文的個人電腦,教我使用。之後我遇到使用上的種種困難,他從不厭煩,再三來我家教我、鼓勵我,終於讓日文原著問世。深深感謝這位日本友人小田隆次先生。還有曾經激勵我、鞭策我的戰友、同學、諸兄輩們,我也要向你們致上最熱誠的謝意。

  時代背景會影響人類對生命的看法。戰爭時,人們說人生五十,軍人一半,飛行兵再打八折成二十。我不知幸或不幸,生在這舉世大動亂的時代裡,穿過波瀾萬端、驚濤駭浪之世事重重;現已年邁古稀七十五,餘生幾何。此時此刻,我有一個宿願,要以餘生之年親身見證:台灣人是不被強權所輕侮和打倒的!

二00三年四月十日  於竹南自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