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炎憲教授紀念談話會報告

文.圖 /曹欽榮

 由台灣教授協會主辦:2015年10月3日至4日軍事佔領下的台灣(1945-1952)張炎憲教授逝世週年紀念學術研討會,4日下午紀念張炎憲教授第二場談話會上,我的報告如附。會後,傍晚時分,參觀了伊東豐雄設計台大社科大樓一樓的圖書館,這麼棒的讀書環境,應是張老師生前圖書很好的落腳之處吧!

20151004_30_調整大小▲2015年10月4日下午第一場談話會。

20151004_69▲伊東豐雄所設計的台大社科大樓一樓圖書館。


  大家午安,大家好。這幾天我再次讀了紀念張老師的「紀念文集」,更感受到張老師豐富人生帶給很多人啟示。今天能在這裡分享,多謝黎中光兄的邀請,幾日前張師母特地來電致謝,其實要說感謝的是我。感謝張老師,我應該來參加這個會。為了台北228紀念館創館,與張老師前後陸續共同打拼了三年,我要說的,集中在和紀念館有關。

  張老師突然過世,我一直不能相信,我甚至相信有「下一次」,我們能再為台灣的紀念館繼續努力,因此在想念的心情下寫了懷念張老師的文字,並且整理在台南的一次會議上,他對白色恐怖研究看法的記錄,這些都是我該做的事,也是我從他身上學習的做事態度。

  在這裡,我想分享創建台北228紀念館的一些事:

  這個紀念館於陳水扁當台市長任內4年(1994.12.25-1998.12.25),從無到有,甚至經歷兩次常設展更換,現在想起來,能完成建館,真是不可思議。這個館是上天賜給台灣人的,也是考驗台灣人的紀念館,這是1997年228事件50周年,10年前平反228運動之後,階段性最重要的成果。事後來看,它不只是國內第一座公辦民營的紀念館,它確實是「首座以台灣為主體所規劃的歷史紀念館。」現在的228紀念館狀態,需要大家繼續監督、公開評論。從阿扁當選市長不到一年,1995年10月選定現在的館址,常設展內容不只是鋪陳228事件為核心,也不只是歷史的敘述,透過無數的照片,生動展現人在歷史中的情感。常設展主軸,從戰前的台灣人在日本殖民時代的社會、政治、文化運動,經歷二次大戰,戰後從希望到絕望、發生228、長期白色恐怖、以及家屬被噤聲、1987公義和平運動、到1997年228紀念館完成;另外展出228研究(從事件後到當代)、4支影片等等。展覽的結構可以說,將228前後背景故事表達了:台灣人於20世紀爭取自由民主的歷史縮影,將事件後台灣人的努力,做了整體的展現。

  展覽結束前,有一句很重要的話:「真正的紀念 是要建立 公義和平的國度」,是因為這句話被某些人認為是台獨觀點的敘事嗎,還是序列的常設展敘事裡,不斷提醒觀眾自我認識:「為什麼我都不知道?」讓觀眾慢慢找到自我的主體性呢?對照馬、郝當市長16年任內紀念館累積了什麼?我們要認真評價!我們期許228家屬的柯市長和台北市政府,應該特別重視「台北228紀念館」未來的發展,它代表台灣民主化的自信精神,對自我的歷史意識的肯定,找回每個人認識歷史的重要性,紀念館的教育推廣對民主時代的每個人太重要了。這是我認為紀念張老師很重要的認識之一。

  228事件的責任報告由張老師帶領於2006年出書,但是在2011年紀念館更改常設展,卻用「兩面手法」的敘事,閃躲「歷史責任」的說法。每當我想到張老師那麼用心用力指導完成的紀念館常設展的內容,想到每日開門的紀念館是多麼重要,當時一起打拼的張老師應該已經想到很多層面的問題吧!一起工作的多數時候,他總是傾聽,偶而會問內容和展出空間效果的關係;大體上,那時的展覽結構和空間關係透過討論,有了適當的比重關係。現在的常設展除了拿掉白色恐怖、公義和平運動的展覽單元之外,空間比重極度不平衡,尤其展出受難者的空間擁擠,很不合理的比前一個「兩面手法」空間小很多。整體來說,紀念館的精神性淹沒在形式主義的表象裡,這一點柯市府必須負責任的評估、改善。

060219_10▲2006年,由時任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教授(中間站立者)帶領出版《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2006/2/19)。


  坦白說,沒有張老師和四七社成員齊心合力投入紀念館籌備、以及1997年底到1998年底張老師投入大量時間指導常設展內容,我們就無法那麼自信的說:這是「台灣為主體所規劃的歷史紀念館」,尋回自我主體在台灣的歷史過程中是多麼困難和令人掙扎啊!在國外的紀念館和當代政治環境的競爭關係是一直存在的,但是在台灣更加嚴重,這牽涉到「我是誰」、「我站在什麼位置」、「我的生命認同」等等都有關係,這也表示我們必須更加關注紀念館的當代社會作用,而有所警惕,紀念館每年花了我們不少稅金。觀察台北228紀念館快20年的軌跡和現在的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的發展,我們更應該勇於為每個人的「主體」發聲,尤其是那些受害者,如果張老師在世,他一定想好了,準備為2017年228事件70周年怎麼做。

  從紀念館能夠推廣歷史認識、讓觀眾想想每個人的權利和責任,自然產生人權教育的影響,這是全世界紀念館的普遍經驗。但是在台灣,執政者對待台灣紀念館的態度和作為,對我們是一個明顯警惕的訊號,社會大眾卻又很少注意到紀念館能做什麼,這件事關係重大。我相信紀念館正常發展,代表台灣民主進步到了另一個提升的階段。現在的主政者對待紀念館的態度,到後來「課綱微調」,引起社會大反彈,甚至有學生犧牲,「為政不仁」似乎早已有跡可循。主政者雖然表面上不斷道歉,背地裡卻不斷淡化「歷史真相」、避重就輕,甚至想要改變「歷史事實」。

  因此,就如盧俊義牧師在張老師的紀念禮拜,證道時所說的主題:「留下真實的平安」。我認為紀念館就是要讓觀眾感受到「留下真實的平安」。盧牧師另外提到:完全的奉獻/無私的愛、不要怕、道路/真理/生命,他說:「應該將他留下來的精神、信仰態度繼承下來。」我們如何繼承「精神遺產」,我舉與張老師為紀念館努力為例,與大家分享,作為我談話的結束。

090408_096▲台北228紀念館常設展(1998-2010)「二二八平反運動」主題空間。

  我們從張老師身上學習到:無私分享、繼承歷史遺產很重要。1996年夏天我到中研院拜訪張老師,他很嚴肅地問我:對鄭南榕的認識有多少,我記得我的回答:看《自由時代》認識這個人,雖然我在成大西格瑪社就聽過鄭南榕,真正感受到一個人選擇所做的事,影響不可估量,這是我看《自由時代》雜誌的感受。張老師問我的用意,我想很直接關係到1987年初解嚴前鄭南榕、陳永興醫師、李勝雄律師等人發起「228和平日」平反歷史的街頭運動。因此,我們在228紀念館的常設展有了共同的體認,以1987年公義和平運動到1997年紀念館誕生這10年,作為常設展的結束,這是一般常設展很少這樣做的,展覽連結到當代社會的動能。事後我回想,張老師問:認識鄭南榕多少,其實,那不只是關係到認識1980年代很多人、事件和運動,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想想:平常生活中和歷史連結的關係。我更加感受到不多說道理的張老師,其實已經在做事中讓我感受到歷史學家的寬闊、深遠的視野。我說到這裡,謝謝大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