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天空》第五部 二二八起義

【編按:《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本書修訂版已於8月中出版、上市。請洽前衛出版社、各大書店。】

151-200內頁完稿OK4.0.qxd_頁面_45

吳水燈譯

第一節 蕃薯跟阿山的戰爭

緝菸事件揭開二二八的序幕。民怨像決堤的水爆發開來,掀開反政府運動的怒潮。然而演變的結果,卻是以數萬人被屠殺的腥風血雨收場。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半左右,我開著從松山機場空軍基地借來的起動車(以前發動飛機引擎使用的汽車),要前往「西南航空台灣辦事處」所在地的新生南路。開到公賣局啤酒工廠(在今建國北路)旁的平交道附近,數十名穿著寫有「POW」俘虜裝及日本軍服的台灣青年一擁而上,叫我停車。他們好像非常激動,看到車門用白漆寫著「中國空軍」,不分皂白把我從駕駛座硬拉下來。我覺得莫名其妙,他們也不講理由,只瞪著我:「你是空軍吧?」「是不是台灣人?」語調很奮亢。

 「我是航空公司的台灣人。」我說:「車子是從空軍借來的,發生什麼事?」
 「在城內,『蕃薯仔』跟『阿山』正在進行『相刣()的戰爭』!」

 前一天,二月二十七日晚上,專賣局台北分局的六名查緝員,在圓環附近取締走私香菸時,一位在「天馬茶坊」前賣菸的老婆婆林江邁來不及走避,包括專賣菸和走私菸,全部遭到沒收,連裝錢的錢袋也被拿走。拉扯之間,查緝員還用槍管打林江邁,使她頭部中傷流血。

 現場多人目睹這一幕,都同情與聲援林江邁,並向查緝員理論,要他退還錢袋。查緝員看到群眾聚集越來越多,一時心生恐慌,開槍亂射並開始撤退。一名住在附近的青年陳文溪被流彈打中,由於傷勢太重,第二天就死了。

 激昂憤慨的群眾,群起包圍警局,要求局長把肇事者交出來法辦,以平息民怨。以上所述的「緝菸事件」,就是二二八悲劇的導火線。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無條件投降,根據波茨坦宣言,分離五十年的台灣回歸祖國。「台灣同胞將脫離日本殖民下的差別待遇,與中國同胞一起過著安定富裕的生活」,我們抱持這樣的信心及期待。

 然而,無能與腐敗的中國政府,派來台灣接收的官僚,卻以征服者的姿態,不把台灣人當同胞對待。他們沈溺私欲私利,公然收賄貪污,把接收的物資佔為己有,經過黑市交易中飽私囊,對日益惡化的青年失業問題則提不出對策。物價連續直線攀升,治安愈趨惡化,形成亂世風雨欲來之兆。

 對祖國期待過高,失望也就越大。回歸祖國才一年餘,對政府的不滿及怨恨愈積愈多,台灣人與外省人的隔閡也日益加深,以致演變為不能相容的敵對狀態。

 殖民時代的專賣制度,戰後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菸酒的生產和販賣,依然由公家壟斷獨佔,只不過從「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改為「台灣省專賣局」而已()。作為生活必需品的香菸,因為戰時經濟管制,戰後發生原料不足及機器設備不良等問題,而供不應求,陷入缺貨的恐慌狀態。沒有專賣制度的大陸沿海地區,如上海、福州、廈門、廣東等地,便將黑貓、雙砲台等高級品牌香菸,用帆船大量運到台灣銷售。香港也有英國三五牌或美國駱駝牌香菸、紅玉牌幸福香菸,大批湧進台灣。不僅在都市,連鄉下的路邊攤都可以買到。

 緝菸事件揭開二二八的序幕。此後民怨像決堤的水爆發開來。僅僅數日之間,在沒有任何計劃下,台灣各地好像有默契一般,一起掀開反政府運動的怒潮;其後各地都成立自衛隊,甚至還有武裝組織出現。然而演變的結果,卻是以數萬人被屠殺的腥風血雨收場。

註:二二八之後,一九四七年五月廿六日,「台灣省專賣局」改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