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綠島--社會企業如何介入遺產

文/曹欽榮

 上週10月16日至17日,第一次到台東大學新校區參加「人文思維與社會實踐的新介面──社會企業與東台灣發展學術研討會」。一整天滿滿的14位報告人的最後一位,我分享了「記得綠島──人權、遺產及永續性──社會企業創新概念的介入」,以下為及評論和回應紀錄。

20151016_072_調整大小

口頭報告


  主持人、評論人、大家好,我喜歡來台東,今天聽了那麼多人的努力,收穫很多,我分享的題目是:「記得綠島-人權、遺產及永續性-社會企業創新概念的介入」。綠島和白色恐怖關係的故事還很少被注意,雖然一年進出綠島遊客超過30萬人。

  為什麼要記得綠島?透過什麼方式記得?記得什麼內容?「記得」這件事的過程對社區、當代台灣社會有什麼長遠的影響和好處?這篇文章的問題意識是:以「人權」為名已經設立的綠島人權遺產,同時面對島嶼環境永續性的課題,創新的社會企業概念及方法介入遺產經營,對中央、地方政府、NGOs團體都有好處嗎?這是探索還未出現社企經營遺產的實作想法。

  我認為綠島人權園區是了解台灣戰後經歷228、白色恐怖最特別且無可取代的「記憶所繫之處」,這個詞借用中研院戴麗娟老師翻譯皮耶.諾哈名著的書名。當代國際案例的研究如南非羅本島博物館,是綠島的比較、參考對象。現在,園區已到了一個探索未來經營方式的關鍵時期,社會企業創新概念可能介入嗎、社區有所準備嗎,未來的想像及實踐經驗會如何,現在正是多方面探索的時候。

  我使用「人權、自由遺產」的概念,不用「博物館」概念,除了博物館在ICOM自1974年定義為永久非營利機構至今,引發「非營利機構」在當代另一層次的爭論。而我國2015年第一部博物館法,有關博物館和遺產的關係,法訂不明,這個時候討論綠島園區,希望更多人來關注,找出東部發展自己的遺產道路。

  白色恐怖時代的政治犯監獄於2001設立為綠島人權紀念園區,2012年納入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管理。綠島園區十五年來的歷程,從永續遺產、當代社會的人權、公共領域的觀點來看,園區的治理機制存在何去何從的疑問。「社會企業」介入地方文化治理,會帶給在地住民和區域多元文化發展的機會及挑戰,而且是一條可嚐試的途徑嗎?

園區開幕_S_016▲2001年12月10日,前總統陳水扁出席綠島人權紀念園區先期開放展示開幕式。(潘小俠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本文認為園區本質上屬於「遺產」(Heritage),具有探索人權歷史、島嶼生態、深度觀光的多重互動性,以動態觀點來看,可稱它為探索「自由人權的教育遺產」。在那裡是一個論辯個人和國家歷史記憶的敘事場所,這是本文認為社區必須運用「詮釋」遺產的經營原因之一;在這樣的特殊場所,遊客從體驗中能夠感受保障人權,甚至推廣轉型正義的地方,這一點從遊客留言可以解讀出來。園區是以「人」為核心的「教育溝通」、「地方」,如何實現文化遺產資源運用在互動詮釋的場域,對台灣而言,這是一個全新的對話實驗。

  本文分為七個部分,除了前言、結論,另外以五點說明:挑戰和再思考、園區內外歷程、從園區命名變化及任務陳述看遺產目前的難題與矛盾,進一步討論遺產具有人權內涵的特質,從國際遺產,人權概念的研究、和「困難遺產」發展經驗,認識遺產包含人權、而人權也是文化遺產的這兩個新發展概念,從中我們發現:從認識自由人權遺產和社會企業介入的研究,來了解社區與社會企業介入兩者之間的關係;最後結論認為:在地社區介入正處於關鍵的轉換時點。

  當然有待深入探索的問題不少,本文建議:觀光發展結合「詮釋遺產」的方法,是社區有用的施力點。社區運用在地力量詮釋、經營遺產,從經驗中學習人類共通的心得,自信地將「我們的」遺產推向國際社會,吸取跨國經驗。社會企業介入綠島遺產,可能引發的在地和外部連鎖效應,對東部而言,有如一場地方面對全球化的實驗,現在起步,正是時候!

  本文只能初步探索幾個新概念「人權、自由遺產、永續性、社會企業」,和這些概念、各自之間的關係,希望對園區和社區具有參考性的討論價值,並且能漸漸從概念到實作在綠島觀光發生作用,激發想像力。早5年、10年提出這些概念,可能還未成熟,現在,作為準備期或倡議期,有不少問題有待釐清和克服。

  譬如:第一、本文藉由討論園區命名和遺產宗旨突顯遺產的問題,對園區名稱並沒有定論,又為什麼使用「人權、自由遺產」的概念,而不用負面遺產或是創傷遺產,從動態觀點來看,保持討論這些新興議題的空間、並對社區開放討論。第二、社區倡議者如何組成,如何一步步將新概念擴散到每個地方,這是一連串動態的過程,有什麼回饋機制。第三、我們不只要了解綠島遺產和社區關係密切,還必須不斷感受遺產和社區生活分不開、以及困難遺產的特殊性,然後,我們將發現:營利相對於非營利目的;公部門經營相對於民間經營等既定的概念障礙,這些都告訴我們必須從根本問題作翻轉性的思考,社區才能找到第三條路的可能機會。

綠島園區照片_2▲綠島人權園區全區鳥瞰。(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本文指出深入「詮釋遺產」的材料,包括檔案,已累積一定的質和量。啟動操作程序、方法,社區才能感受到:社會企業介入是否更具有民主活力,貼近大眾生活,東部將因此開拓出獨特的社企經營「遺產」的經驗。

  綠島遺產因為台灣被禁錮、民主化而誕生,綠島將自由人權遺產作為在地的根,對遊客、公眾進行開放性互動交流,尋求包容、多樣、平等的民主討論方式,不僅只是觀光旅遊的待客熱情想法。拓展社區成員自我的獨特經驗,探觸遊客來島旅行的人文心靈,是這個島嶼面臨永續遺產的全新挑戰。這樣做,不只使綠島能成為台灣的一種典範案例,社區參與、邁向永續自由人權遺產的過程,也將使台灣成為亞洲、甚至世界的典例。

  今天最後一位發表,來這裡懷著紀念夏黎明、張炎憲兩位老師的心情,感謝大家的耐心聆聽!

評論


評論人柯志昌老師的評論,大意如下:

 一、文章一開始提出:國家敘述國家的歷史,還是國家人權侵害歷史,在這個二元論述之外,還有其他的可能面向,並且討論社會企業觀念和社區參與,對詮釋當代人權概念的遺產可能性。

 二、從問題意識發問:「為什麼要記得綠島?透過什麼方式記得?記得什麼內容?『記得』這件事的過程對社區、當代台灣社會有什麼長遠的影響和好處?」討論園區治理機制何去何從。

 三、新興的紀念性博物館,例如文章提出曾關押曼德拉的南非羅賓島博物館的經驗參考,是否限於篇幅,如能多談一些案例如何成功的關鍵那就更好。

 四、從問題意識探討中央、地方政府、NGOs多方獲益的可能,如何進一步發展,能有更多討論會更好。

 五、台東監獄密度之高,從歷史來看,像綠島政治監獄變成遺產觀光,很值得深入探討。

 六、今年7月義大利米蘭社會企業論壇會議上,義大利提出多個監獄遺產活化經營策略,有的甚至產出有品牌的監獄產品。

20120516_054▲兒童文學作家幸佳慧(右)與插畫家蔡達源,以政治受難者陳孟和(左)關在綠島新生訓導處時,克難做一把小提琴送給外甥女的故事,創作《希望小提琴》兒童繪本書,應是遺產和人權故事結合的文創。(2012.5.16 曹欽榮 攝影)

回應<

/span>
 一、感謝評論人深入文章的意見,這篇文章希望藉這個機會提出比較少被探討的綠島遺產概念,拋磚引玉,引發討論,並且能透過社區組織性導覽的詮釋方法,探索社會企業概念介入的可能性。因此文章先以清楚描繪綠島遺產和它的內涵價值為重點。

 二、綠島遺產已經經過15年,現在已累積相當多故事材料,包括檔案,但是並未充分運用於與觀眾的實質溝通。今天的研討會聽到東部許多的動人故事,這些豐富故事很值得與來到東部的遊客分享,包括綠島的人權歷史和台東許多過去、現在正在發生的故事點,有待串聯起來。

 三、關於特殊性的紀念博物館或者南非羅本島案例,這個時代除了網站方便可查相關資料之外,本文的附註或引用文獻或可參考,我的論文曾經寫過一些相關博物館的討論,文中就不再重複。

 四、因為我們的社會普遍較少討論遺產和遊客溝通議題,綠島每年30多萬遊客,他們對綠島遺產的看法如何,很少引起注意,這次研討會是一個開始,我相信從社區導覽的實作中能夠為政府、社區、民間團體等多方帶來利益。

 五、我曾經在《綠島鄉誌》寫了綠島的「監獄篇」,可作為基礎參考,台東具有監獄密度和歷史悠久的監獄史,如果深入田野調查,相信提供給遊客對台東的監獄之旅,旅行一整天可能都說不完。

六、經營監獄遺產而產出商品,在綠島的民間商家販賣監獄延伸商品很久了,但是如何更活潑地將人權歷史的故事轉換成旅遊小商品,讓遊客不要忘記綠島的人權歷史記憶,這需要社區創造性的介入,目前官方很難適當轉換這種商品化的機制。(另外,2012年幸佳慧所寫《希望小提琴》繪本書出版,這是更動人的真正遺產和人權故事結合的文創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