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說自己是政治犯,但我是追隨者

--2011年李萬章訪談摘要


【編按:政治受難者李萬章於11月15日病逝,11月20日上午火化。此篇訪談摘要是為錄製《遺忘與記憶》紀錄影片,2011年7月27、28日在綠島採訪李萬章的內容】

採訪/曹欽榮.整理/陳銘城

20110728_187▲李萬章(1948-2015),2011年7月接受錄製《遺忘與記憶》紀錄影片時,在綠島「綠洲山莊」留影。(曹欽榮 攝影)


導言:美麗島大逮捕時,李萬章去向朋友借槍,跑到台北市漢口街,想保護難友施明德逃離開台灣,卻發現附近早已被監視,他只好放棄行動,將槍歸還友人。李萬章在難友聚會時,很謙虛,總是避開談受難案情,但他喜歡有政治理想的兄弟,常說自己很喜歡跟他們在一起。他被關在泰源監獄時,曾為保護瘦小的難友林明永,而將攻擊林明永的一位外省籍難友手指頭扭斷;他和另一位已過世的受難者陳庚辛,都被泰源監獄管理人員稱為是「台獨打手」。2、3年前生病後,他不肯就醫,常說:他不要命,還要幹一件革命大事,要幹掉一個大家討厭的人…。每次都是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長蔡寬裕,從台北趕去高雄,陪他去就醫,可能也是就醫太遲吧。

  18歲就提早入伍的李萬章,在海軍士校當二等兵,但是他卻愛玩,愛打架,常帶同袍出去玩,一回到高雄的家就是二、三天,逾假不歸,家人說不可以這樣,他才收拾玩心歸營。回部隊後,他先被送管訓隊,關進禁閉室,在那裏他認識了一個家住彰化的教育班長。兩人又一起逃出禁閉室,不知天高地厚地逃亡在左營,結果因地形不熟,那晚在田中央的溪邊被抓回,再送看守所。

  這次海軍士校,不再當他是逾假逃亡,準備以軍法嚴辦他。他們指控李萬章有反動言論。他被指控:唱軍歌時將歌詞中的「消滅朱毛」,改為:「消滅中華」。雖然李萬章一再否認,軍法官卻找了三、四位與他同寢室的人做證。加上年幼無知的李萬章,不但沒法律知識,也無政治警覺性,加上沒錢沒背景,又沒和家人求救,雖有公設辯護人,但上訴無效,傻呼呼地被判:「為匪宣傳」罪,判刑七年,那是1967年的判決,李萬章才19歲。

  在海軍看守所關半年後,李萬章就被移到台東泰源監獄,在那裡年輕的他接觸到左、右、統、獨的政治受難前輩。紅、白兩派都向他招手。但是,漸漸地他覺得自己是台灣囝仔,要當個自主的台灣人,他受到柯旗化,郭振純,黃金島等台灣派政治受難前輩的影響。他欽佩他們書讀得多,學問好,又能為政治理想坐黑牢也不屈服。他自己書讀得少、口才、知識都不如政治受難前輩,但是他很不滿國民黨的威權和惡霸。自認年輕有氣魄,在牢裡,只要有台灣派政治受難者被共產黨紅帽子政治受難者欺負,他就挺身出來打抱不平。被獄方認為是泰源監獄的「台獨打手」。他曾為海軍案的林明永被人欺負,憤而扭斷對方的手指頭。也為「新英文法」作者柯旗化遭人揚言:要在他熟睡時,拿筷子戳瞎他的眼睛,一向欽佩柯旗化人品和學問的高雄同鄉李萬章,就跳出來當柯旗化的貼身保鑣。而且一路地從泰源監獄保護到綠島,直到二人都被延訓三年,才出獄。曾和李萬章短暫在泰源當同窗難友的人權畫家陳武鎮,就形容李萬章是一個:可以將性命交給他的死忠好友。即使柯旗化病逝後,李萬章每次有政治受難友人的聚會,一定會開車去接送柯旗化夫人參加活動。

  李萬章在政治受難者座談聚會中,往往是很謙卑,不願起身發言談自己案件,他當說自己不是「政治犯」,也不是因思想主張而坐牢,其他前輩每個人頭腦學識都比自己好,但是原本對政治沒什麼想法的人,在牢裡受到前輩的感染下,關愈久,對政治愈來愈有熱情。

  1970年泰源事件發生前,受到難友信任又敢和國民黨拼命的李萬章,被安排和林明永負責在牢房外接應,只要外役起事,他倆就配合接應,打開各間牢房。但是他卻聽到班長大喊:「救命,殺人喔!」知道計畫出錯了,不久又聽到槍聲。原本藉口加菜要包水餃的李萬章衝動地拿著菜刀,還好被林明永勸阻。不久,監獄官就叫他倆去牢房關起來。他被保防官叫去寫自白書,交代過去在海軍打架逃亡等事。接著他就被懷疑對泰源事件越獄逃亡計畫「知情不報」,戴上腳鐐將近三年。那時,柯旗化也被關進禁閉室。

  1972年他們被移進綠島綠洲山莊。刑期屆滿後,又被送到綠島指揮部第六中隊延長管訓三年。

20110728_085▲2011年綠島藝術季「火燒島60年 綠島園區10年」特展展板前,李萬章在自己被延訓於綠島指揮部第六中隊時與難友的合照前留影。(曹欽榮 攝影)


  一天,綠指揮部管訓隊員中的一位珠寶慣竊逃亡,指揮部發動抓人,當時李萬章和鄭清田、柯旗化正好柚子湖休息、閒聊,忽然聽到狗叫聲。他們就跟著叫聲接近甘蔗園,看到那位逃亡的慣竊正躲在甘蔗園溝裡,李萬章、柯旗化、鄭清田三人就通報警衛,三人都有功,一起被呈報將可出獄,柯旗化、鄭清田的家人很快就找到保人,接他們出獄,但李萬章家人找的保人都害怕惹麻煩,拖了一陣子,才找到退休的保人,他慢了幾個月才回家。

  判刑七年卻坐牢十年的李萬章,出獄回家後,母親已眼瞎,父親則在他還關在泰源監獄時就過世。母親苦勸他要好好做事。但是自知沒有一技之長,在難友的協助下,他先去台中難友蔡寬裕的鞋廠工作二年,後來,因業績不好而離開。回高雄後,小港里長王秋木介紹他加入餐飲工作。他結婚後,與妻子一起投入工廠團體伙食的工作,每天清晨二、三點,他就到果菜批發市場買菜,如今他在高雄市林園工業區內,從事工廠團體伙食的工作,已經20年。

  1988年初,蔣經國病逝,正和友人吃飯的李萬章,叫朋友去買鞭炮,鄰近的分局警員大喊:「你在幹什麼?」李萬章就回說:「恁爸爽啦!真歡喜蔣經國死了,當時蔣介石死時,我還在關哩!」想起泰源事件五位被槍決的難友,李萬章心肝一直很不甘願,至今他仍常說:「若欲拚,就愛拚乎(國民黨)倒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