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政治.展示:我看228紀念館

【編按】1998年12月10日,台北228紀念館更新常設展開放,當時電腦、手工並用的展示設計時代,離當代很遠;這篇1998年的常設展更新紀錄,對照現在的紀念館,經過19年仍然還未成為常設機構法制化,這是真正的紀念228的方式嗎?這篇舊文或許能提供我們:理解228歷史真相的各方詮釋,達成轉型正義中追求歷史正義的共識,促成社會和解、共生,紀念館該怎麼做?

文/曹欽榮

圖:取自第114/115期《空間》(1999/2-3,頁81-96)


  懷念的季節即將來臨。水皮黃細碎的淡紫色將在冬陽灑落的時節,遍開於228紀念館廣場前。當春雨滋潤大地時,和平公園的水皮黃花會掉落滿地,舖成花毯般的小徑。

  回想三年多來,紀念館從陰濕違章與公園高牆相隔的辦公區,轉變成今天每逢假日,人群在藝術廣場分享午后的音樂;大小朋友在廣場上滑行單排輪;導覽解說員帶著團體熱心的說明公園紀念館的歷史。晨曦初露,打太極拳的中老年人徐緩的比劃動作與廣場雕塑融和成晨光微溫的畫面。入夜以後,暈黃的廣場地燈烘托約會的青年男女絮絮的話語,清水磚的懷念許願牆上,人們留下了懷念和美好的記憶、祈禱;紀念館的戶外空間有著許多的活動,成為公園內人們喜愛的活動地方。

空間第114期_我看228紀念館_01

公有民營的228紀念館


 隨著開館二週年,228事件52週年紀念日的到來,紀念館在公有民營的經營模式中摸索、成長。紀念館作為紀念228事件的展示、收藏、研究機構,肩負文化、教育、活動的功能,受委託的民間基金會有限的工作人員,如何達成館的多元目的,值得市府和民間共同來思考、面對、理清問題,形成良性經營環境。

 一座公有民營的歷史展示紀念館,除了官方政策性的長遠規劃和支持之外,館方如何運用專業的資源和社會廣泛的助力,形成官方、專業、民間三者互相為館所用的經營方式,是館方一直存在的課題。專業者:歷史學家、博物館學家、文學家、文化藝術工作者、空間展示設計者、影像製作者、電腦專家、心理學家、社會教育工作者、檔案管理及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提供紀念館發展、經營的政策性建議和技術諮詢、參與。官方整合專業意見和社會民意,制定政策和編列預算、議會溝通、協調。經營主體的民間基金會藉由專業和官方資源,提出具長遠性的經營政策、服務內容和活動給社會大眾,並從社會大眾多元的意見中,回饋、調整經營方針,從社區和社會大眾取得人力、財力、文物的資訊和支援。

 紀念館現在是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委託民間的歷史文化推廣機構,它的定位,委託契約的目的,契約時間和權利、義務的詳細規範,立法的法源,館方兩年來的經營與市府、民間的互動關係及未來著力的方向,都值得廣泛探討,以為民間共同推動公有民營的參考,本文主要以設計、企畫者觀點來說明與紀念館的籌建、設計所遭遇的歷史課題。

設計沿革


 筆者自1995年10月提供市府民政局第一份紀念館籌建之計畫書,受邀參加勘察館址的選定會議,出席市府籌建委員會召開5次公聽會,而後參加建館計畫服務建議徵選,與李俊仁、王立甫建築師共同接受委託開館的建築、景觀、內裝設計工作。當設計進行中,與市府、籌建委員召開許多正式、非正式討論會議,形成主要的企畫和空間定位、配置。然而最為重要的展示內容尚等待市府委託規劃、蒐集,加以展示資料篩選耗時,設計者只能依展示內容大綱,安排室內展示空間動線,考慮空間彈性應用的可能性。建築、景觀、內裝圖面完成並發包施工時,展示內容正另行委託積極詳細計畫,展示設計和製作者仍未委託。當開館日逼近,時間不足和缺乏對歷史資料的起碼了解,展示設計、製作的方式於開館後備受批評,亦無法適當呈現清晰的歷史脈絡和保存文物。展示設計製作者成為整體開館籌建過程未能協同作業的部份,從服務建議書所建議的工作流程來看,以組織團隊作業的建築企畫方法來籌建一座紀念館是非常重要的。

 開館後,筆者受邀參與紀念館的經營4個月中,在無市府年度預算下,受委託的台灣和平基金會面對經營實務上的種種問題,藉由活動強化展示的不足,凝聚家屬和社會關心人士的向心力。

 1997年12月,筆者接受館方推薦和市府委託,整合增補展示、影像和設備預算,進行展示更新、增補設計,並邀請歷史學者張炎憲、李筱峰教授指導,設計團隊中包含了資料整理、企畫構想、室內設計、美工製作、影像製作的工作成員,針對開館後的展示缺失、未來營運的需要,擬定展示設計的構想,諮詢專業者的建議和諮詢委員之意見,構成展示內容的空間動線、展示方式。

 設計進行的過程中,以展示內容的資料、文字和影像整理、篩選、編輯、展示主軸設定最為耗時費力;加以228事件當時留存的影像和文物極度缺乏,主要為流傳於民間收藏的官方文書和報紙影印,對歷史事件的展示,如何呈現真相和闡釋,產生相當的障礙;缺乏大量的當時影像資料和倖存者、見證者口述研究、比對的情況下,有關歷史現場的模型或場景再製作更為困難。至今,1947年2月27日當晚天馬茶房緝煙現場、街景,2月28日民眾遊行的重要地點的影像都還沒有公開的資料,僅有的是重慶南路專賣局台北分局群眾聚集的場景(出自《中國生活》)。資料整理中經常為1張照片的取得而曠時廢日,排比時間、事況紀錄、比對錯誤、查證都會面臨取捨與否,何況展示主軸所設定的單元,時間自日治中期至開館,內容相對龐多。

 於有限時間和經費限制下,設計企劃的主軸必須顧及圖面完成、發包行政作業、施工製作可能完成的面貌,於設計開始的初期,釐清展示內容大綱和可能效果,才能雙向進行內裝圖面作業、資料再篩選與美工展示編輯,估算資料合適的量和質、空間牆、櫃允許的量,並確立展示設計結合展示內容形成的歷史重要時點和場景、空間氛圍。也就是說,能讓參觀者進入展場,經歷重要的歷史時間和空間留下深刻的視覺印象,空間展示有別於平面文字的敘述,即在於穿越空間的氛圍,借助影像和文字,經歷儀式性的觀展經驗,形成參觀者和紀念館展示的個別互動和體驗。

開館前工作流程

常設展、企畫展


 1997年8月15日紀念館籌備4個月的「台灣人的戰爭展」開展和12月10日「台灣人權展」,為本次增補展示強化了戰前和白色恐怖時期的影像和文字資料,也是228發生前、後,台灣歷史時空轉換、接續的背景。228發生前,台灣人剛走出戰爭陰影和殖民統治,在百廢待舉、重整家園的困頓情況下,人心歡喜、期待新時代的來臨,然而希望的喜悅逐日換化為失望的迷惘,228事件發生了。而隨著事件後的清鄉,長期戒嚴高壓的白色恐怖,使得228事件的影響和傷害持續40多年,台灣島內直到1987年才有228平反運動。在海外台灣人社團、留學生於每年228紀念日所舉辦的活動回顧反省,需要再於館內充實。而未來館方為不斷充實常設展,應藉由紀念日企畫與228直接相關的特展(EX:受難者、死難者:司法界、醫界、報界、教育界……等特展),8月15日終戰特展(EX:原住民義勇軍特展、復員返鄉特展……等),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特展(EX:人權宣言 、人權歷史……等特展),累積年度特展的資訊來源、展出成果,轉化為常設展新增設資料,亦可讓社會大眾清晰了解館方常年推動的工作特色,有效的與社會大眾溝通。館的典藏、研究、史料中心將愈形重要,1999年228紀念日推出的喬治.柯爾台灣史料收藏展,是難得的一次企畫展。

歷史真相、設計


 雖然只是首都地方政府的紀念館,追求真相仍然是館方最重要的持續任務,一個以紀念228事件為主的紀念館,很難在歷史事件真相未明、責任不清的常設展出中,迴避歷史真相的召喚,如何強調族群融和、記取教訓,不如說如何面對歷史真相,在追求真相的歷史反省中,走入歷史悲情;沒有走入悲情的認知和同情,如何走出悲情呢?沒有人願意永遠沉淪於過去歷史悲情的傷痛,然而,歷史若對當代人仍然有啟發的作用,那麼,走入歷史,徹徹底底的了解悲情何由而生,進入悲情自會走出悲情,因為,治癒傷痛和悲情的唯一途徑即是進入歷史情境、尋找傷痛的來源,然後才能互相了解,自我療傷止痛。

 於是,一切形式性的228紀念方式,現形為對歷史和人最基本誠意和敬意的敷衍。歷史教訓只會在敷衍的方式下再度發生,沒有反思歷史真相的責任,不會形成反省歷史文化的當代社會,未來的歷史只會記下當代社會草率、敷衍的歷史責任。

 李登輝總統於紀念碑完成的道歉談話,對照於之前的第一次總統記者會有關228的談話「向前看不要向後看」,台北市長選舉期間的「新台灣人走出悲情」,可以說在要位的政治人物混淆了歷史的真相和反省,遲緩了當代社會對歷史反省的責任。

 事件至今,沒有一位直接或間接的加害者懺悔(1997年228紀念日,事件當時軍人匿名的懺悔者,如今仍是懸案),卻由國家元首的道歉替代了加害者的責任,整個社會都成了受害者,急於告別悲情更甚於真相的追求,這是什麼樣的社會集體心靈呢?公義和平的社會價值在那裡呢?

 館的展示內容的最大局限正由於事件疑點、有待澄清之處仍然非常多,單就死難者、受害者人數的清查,已是浩大的追索工程,更難理解的是他們為何死難、受害,我們又如何紀念他們?當設計者糾葛在歷史疑點的翻騰裡,面對歷史事件的設計展示困境──事件真相不完全清晰的展示,又如何藉由展示來呈現給當代人了解歷史呢?我們應藉由展示紀念他們的受害,不斷的見證、述說,提醒我們自己從來不曾深入悲情的底層,也沒有悲情的感同身受,是走不出悲情的,因此,館的深層責任便更加難以呼應「促進族群融合」的訴求,它的任何活動的教育需求,都當是尋求真相的一點一滴的浮現,才不致於陷入當代社會歷史反省不足的迷惘。作為歷史事件的展示館,當是帶動全社會反省歷史的機構,提供歷史對話的場所,這樣,才有可能成為全台灣住民的歷史紀念館。

歷史展示、政治環境


 任何歷史展示的主軸,不免涉及歷史觀和詮釋立場的爭論,也極容易陷入意識型態的牢結。尤其國家級的歷史博物成立背景,有政治運作和國家主義的考量。更甚者,國家歷史博物館成為當權者維護政治利益的文化機構,也因此,歷史展示的內容成為特定史觀的傳播和灌輸,特定意識的國家認同工具。博物館因此成為歷史意識型態的展覽、學習場所,或為尊崇國家主義的儀式空間,建築和展示支撐威儀的空間形式,在無形的「去理性化」敘述中,使得參觀者在文化包裝的歷史展示空間裡,感動集體力量的必要,沒有個別的記憶,只有集體的記憶,潛移默化之下,國家主義更形凝固為每一個人的心靈底頑強的磐石。歷史也成為集體的記憶,個別的、平凡的歷史成為非歷史。

 在台灣是否有國家意識這樣的歷史博物館呢?忠烈祠是一種崇拜的儀式空間,記述了國家英雄事蹟,而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是脫離不了國家主義的文化包裝下的「類國家歷史博物館」,其所主導的博物館活動和文化教育推廣,依附於國家主義的約束而不自知。而國立歷史博物館因其歷史沿革的傳統,無能成為台灣的歷史教育場所,只能定位為中國歷史文物的傳統歷史博物館,而在文物的量、質和涵蓋歷史時間、空間的廣泛性,又難與故宮博物院相較。國立歷史博物館近幾年來的各種企畫展兼具中西藝術、美術、工藝的各式展覽,實在不能看出未來仍然作為台灣國家級歷史博物館的有關歷史展示的功能。故宮博物院以自我宣揚為中華文化的保存者自居聞名於海內外,其所承繼的中國文物價值無量,這些世界級文物的保存依賴台灣的土地和人民,它的文化和歷史課題一旦涉及國際政治的主權議題,將是一個棘手而複雜的政治和文化的課題。這二、三年來,國外通訊陸續報導的有關二次大戰交戰國之間的藝術品歸屬的爭議均涉及國家主權、政治、文化各方的爭議。

 面對解嚴後的台灣社會,坊間有關台灣史地的各種出版品如雨後春筍,蓬勃上市。各地方的文史工作室相繼成立,耕耘地方的歷史,社區營造活動最大的義意是促使地方反省當地存在的價值。以上種種啟動了人們去關心、急想了解自己生長的所在的過去種種的情感,這是自然而發的現象,這樣的歷史意識的復甦能持續多久,散播層面有多廣?不可預知,但是從台北市北投溫泉博物館的誕生,參觀人潮不斷,也正預告了一個以常民生活為主題的小型博物的時代契機的來臨。此刻,正需要更多的博物館專業或環繞博物館專業的各種相關專業的注視此一課題。現在,已不同於70年代,各地文化中心由上而下的設立風潮,未來的博物館需求正呼應台灣經濟、政治的變遷。文化的建設一向為政治忽視或聊具一格,博物館作為文化傳遞、擴散的機構已成為社會的需要,各相關的專業者如何協同合作,滲入相對專業領域是必然的趨勢。地方上的政治首長和行政體系更需要清楚的認識,這樣的民間需求和博物館成立的限制和方法。

 228紀念館雖然成立於228事件重要紀念日──50週年紀念日開館,它卻必須與當代社會的期待與時並進,因此,它不只是紀念展示228事件,也因其展示事件歷史敘述的必要,同時提供社會大眾對台灣史的了解。紀念館的歷史觀和詮釋立場採取什麼樣的觀點呢?

 228事件的主要面向之一為官逼民抗,官方鎮壓、屠殺無辜,就展示主軸的敘述來說,必然以常民的觀點來說明事件遠、近因,事件發生過程影響,平反運動。由歷史事件的探索其時空背景,並由當代社會反思歷史事件,喚起歷史意識,重塑常民化歷史的意涵,找出人在歷史的位置,脫離以政治人物、官方紀念性的人、事敘述。

 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陳文成紀念基金會)自1993年起,每兩年舉辦一次的「島國顯影」全台巡迴展,所展現的風土人物,涵蓋文學、美術、政治、企業、醫學、法律、女性、原住民……等廣泛層面,以人物影像素描兼及歷史時空背景的敘述,舖陳台灣近代史的縮影,提供了常民歷史人物展示的基礎,將來共5次的歷史人物(每次12位),集合成的台灣近代人物誌,將成為台灣20世紀豐富的常民人物畫像。

 未來,228紀念館若能更深入的進行受難者、見證者的查訪,將有助於了解事件的更多面向和當時人物的感情和思想:並能澄清現時政治環境對歷史真相探討的干擾和扭曲。於當前的政治環境下,紀念館如能積極扮演歷史超越黨派、族群、意識型態,成為眾所信賴的歷史文化機構,將會推展出民間團體運用官方、社會資源的博物館良好互動模式。

 政治環境會因主政黨派變異而影響政策,然而,一座紀念歷史事件的紀念館應隨時間的累積而更加豐富、深入,不斷的與當代社會對話,將政治環境變異產生的影響減至最低。台灣社會不同的族群如能透過紀念館的歷史展示場域,彼此了解、對話,對歷史的了解包容了對前人、當代人的情感和思想的了解,彼此可以想法相異多元,互相尊重對歷史情感的認同,那麼,才有和解、和諧的台灣社會。因此,只有保持常民化、生活化的歷史敘述,館才能與台灣社會永遠的互動,契合大家的思想、感情,開出多元相容的民主社會的歷史之花,而對彼此歷史情感的尊重和了解,是打破長期以來政治偏執的意識型態,貼近人們日常生活共同經驗的根本方法。

歷史敘述、展示主體


 歷史敘述博物館(Narrative Historical Museum)最早創立於1978年,以色列特拉維夫的Nahum Goldman Museum of the Jewish Diaspora。1993年開館的美國大屠殺紀念館(The 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延續歷史敘述的展示方法,提供更具故事真實性的展示內容,集合歷史事件的子題,串連成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敘述(Story-telling),文物、檔案、文件經過仔細的討論,應用於歷史敘述的舖陳,有別於傳統歷史博物館以個別文物為重點的展示結構。所有文物成為舖陳歷史真相故事的材料,在以歷史真相研究為學術基礎上,展示的結構以類電影分鏡的方法來呈現展場與參觀者的互動,觀者在走動觀展中去發現、穿越,走進、尋訪歷史的歷程,進入歷史故事的情節和個別人物的情境中,誘發當代人對歷史中人物的情感,此種展示方法在全球的歷史博物館中的展示,正方興未艾。

 以史實敘述展示設計的觀念所組成的展示計畫工作群,有別於以文物學家主導展示知識和美感的展示方法;歷史學家成為主導展示結構的統合者或製作人,有豐富歷史認知和修養的影像工作者、展示設計者組成設計領導群,指導、製作展示文物蒐集、維護、出展方式、文字編輯呈現方式、照片處理再製作、地圖製作、視聽影片製作……。美國大屠殺紀念館的永久展示以歷史紀錄片的導演為設計群的組長,可看出史實敘述的展示設計的基本觀念,是以人物的故事為主軸的展覽方式。

 228紀念館的常設展,是否能從歷史敘述的展覽方法中,找出現階段貼近參觀者的閱讀的展示?確實是設計工作成員的極大挑戰。

 歷史敘述的展覽以鉅細靡遺的史料、原件的研究為基礎,展覽結構直指事件發生的核心,以真相為依據的文物,重組歷史故事的個別性,大屠殺紀念館的永久展小單元分類(共80單元,見《空間》雜誌第90、91期,p.53-64),均以個別的事件標題來組成三大單元(納粹崛起、大屠殺、浩劫後),由於小單元的豐富內容所集合的故事感染了參觀者,令參觀者走入歷史情境與事件錯綜複雜的網路,同體共感。你可以依據參觀永久展前取得的受難者ID Card,了解個別死難者的故事,他和你、我一樣平凡,卻在浩劫的災難中與許多無名者受苦離開人間,電腦中心可以查詢到個別受難者的資料。

 每一個人的一生都是一則故事、一首詩;生還者的故事亦然,充滿了生命生死歷程的煎熬,苦難的記憶和生存的想望來回擺盪,延續了幾代人。(見《恐懼與希望》上、下冊,知英文化出版社)活過那個時代的人,都是見證者,透過生者不斷的見證死者的遭遇和生還者的困厄,歷史才能看到許多平凡人不平凡的情感和思想。

 多年來,許多228的口述歷史和採訪,也成為228紀念的展示內容基礎,卻仍有待我們的社會繼續努力,在那個時代的人逐漸老去凋零的此刻,紀念館的口述採訪、錄影和保存更形迫切而重要,經由不斷的見證,歷史真相更見清澈,歷史展示始有可能傳達你我共同的情感。

228紀念館展示單元序列


228紀念館的常設展示序列如下:

日治時代台灣人的反抗與訴求
.—思想啟蒙-新民會、台灣青年雜誌
—.文化運動-文化協會夏季學校、讀報社
.—民主、議會的要求-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治警事件、台灣地方自治聯盟
—.政黨政治-台灣民眾黨
—.階段運動-農組、台共、台灣工友總聯盟

□台灣歷史特性
—.海洋台灣
.—多族群
—.民主化
.—貿易產業
.—外來政權

□近現代化的台灣社會與生活
.—交通-鐵道、公路、港埠、通訊
—.教育-學制、公學校、帝大、教育內容
—.經濟、產業-水庫、糖廠、發電廠、油礦
—.衛生-醫療體系、疾疫控制
.—生活-都市計畫、自來水、交通、休閒文化

□二次大戰下的台灣
.—皇民化運動-國語常用、寺廟、變更姓名、教材
—.國民精神總動員-勤勞奉仕、奉公會、遙拜天皇
—.各種動員-軍事動員、其他動員
.—經濟統制-配給、儲蓄奉公、奉獻金
.—走空襲-空襲、防空防毒演習、生命財產破壞、戰爭與信鴿

□迎接新時代
.—太平了-玉音放送、原爆、停戰宣傳單
.—政治真空下的社團-三青團、歡迎國民政府籌備會
.—歡迎「祖國」慶祝「光復」-歡迎、受降
.—建設新台灣-清除日本色彩、日人遣返、台人返鄉、台灣人參政熱潮、雨後春筍的言論刊物

□風雨前夕
—.腐敗不公的政治-壟斷權位、接收劫收
.—經濟統制
—.民生凋敝
—.軍警民衝突
—.市民怒吼了-民眾抗議遊行

□專賣與緝煙血案
—.專賣與腐敗-失業、賣煙、走私
.—緝煙血案
—.恐怖檢查-力軍(黃榮燦)版畫再製

□228紀事

□事件始末(一)
.—長官公署前的槍聲-倖存者、見證者見證
.—遊行抗議
—.槍殺請願民眾-街頭衝突、戒嚴與見證

□事件始末(二)
.—官方、民間文獻紀事

□廣播電台
.—台北放送局-日治
.—台灣廣播電台──國府接收
—.228事件中的台灣廣播電台

□大屠殺
.—血的證據-基隆港屠殺見證、屠殺地點、平頭彈書籍、盧鈵欽的血衣
—.228事件處理委員會
.—三民主義青年團
.—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
.—南港橋八屍
.—基隆港
.—八堵車站
—.頭城七屍
.—蘇澳白米橋
.—鳳林慘案
.—嘉義火車站
—.司法界
.—教育界
.—新聞界
—.醫界
.—雲嘉平野
.—高雄市

□歷史廊道
.—戒嚴體制
.—通貨膨脹
.—國府敗退
.—美軍協防台灣
.—土地改革
—.政治神話

□白色恐怖
.—世界人權宣言
.—反抗運動記事-舉例8案
.—恐怖氛圍-戒嚴、情治、審判
.—反抗運動記事二-舉例31案

□證言
—.母親妻子的白髮吟-舉例20位
.—見證者的證言-舉例2位
—.兄弟姐妹的悼念-舉例5位
—.兒女的哀思-舉例19位

□公義和平運動
.—1987~1997運動紀事

□紀念碑、紀念館
.—228紀念館
.—台北城周邊
.—228和平公園
—.228和平公園紀念碑
.—全台紀念碑

□228出版品

 以上常設展系列使用面積約250坪,空間仍顯侷促。文字部份約11萬5千字,照片786張,圖板89張,文件剪報圖版170張,文字板169張,漫畫22幅,報紙標題133張,文物原件185件,大型圖板10張。

 另外有5支展場影片,分別為:⑴紀念館沿革(入館導覽影片,備有台語日文字幕、北京語英文字幕,9分8秒)、⑵228大事記(配合228紀事文字約6000字,中英文字幕,2份35秒)、⑶228人物誌(死難者群像,72分)、⑷見證(中文字幕,69分20秒展場結束前影片),展場外視聽室影片「碑林228」(中文字幕,59分):以全台各地形塑紀念空間的探討,反思當代人透過空間形塑的過程與歷史的對話。本片結合了公義和平運動的紀錄片,訪問建碑的團體、設計者及各方的觀點和少為人知的幕後成形過程,空間的成型交纏著當代社會反省歷史和政治權力的運作,紀念空間具體而微的隱涵了歷史、政治、社會、文化和建築空間的課題。本片亦可供個別參觀者於觀展後,在簡餐、書店休息區觀看。

 影片作為常設展的強化、輔助工具,亦可單獨連成相當具有228印象的單元,以1小時的參觀時間觀看影片⑴、⑵及選擇⑶、⑷觀看,加以單元文字版的閱讀,空間穿越的印象或語音導覽,將對228事件具有初步的了解。館方若能就不同時限:以2小時至半天、整天的導覽,組合展示和影片的說明,將給參觀者更大的閱讀歷史的方便性。而全部內容的閱讀有待參觀者以沈靜的心去反覆思索,終究漫長的歷史時空的心靈,需要您細咀慢嚥的去咀嚼歷史。

未來的課題


 當本文執筆即將結束的此刻,看到報上有關今年元宵節的活動報導:「今天台北燈節,和春天有約」228前夕,「萬人提燈五路會師揭序幕,圓宵九九點亮燈海掀高潮,結合植樹、青年節熱鬧一個月」。不禁停筆默然以對,一個歷史上苦難的紀念日竟是以「和諧的春天」作為元宵燈節的晚會開始,台北市政府副市長歐晉德表示:「在228紀念日的前一天晚上舉辦萬人提燈、五路會師活動,是希望這樣的記憶在我們心靈產生更大的融合力量,讓受難者家屬告別悲情站起來,放眼看未來。」

 我們實在無法以愉快的心情閱讀上述的文字,政治如果一再以消費的心態來廉價踐踏歷史,我們會從歷史中學到什麼教訓?歷史教訓了誰?當權的政治人物一再以歷史的詮釋者教訓了我們吧!

 我只這樣期待著,2月27日的晚上,您選擇去參加燈會或者到228紀念館了解一點歷史的記憶和心靈,這便是你我反思歷史的未來課題。

空間第114期_我看228紀念館_16

■原文刊登於《空間》雜誌(第114/115期,1999/2~3,頁81-9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