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島鄉誌 監獄篇 之二

編按:本篇文章已刊載於《綠島鄉誌》第十篇,分四章,逐次刊完;【】內的文字為《綠島鄉誌》出版前刪除。

第二章  國民政府時代監獄的設置與發展

文/曹欽榮

第一節  監獄設置背景與概述


  【火燒島浮浪者收容所撤離之後,綠島監獄中斷30年對島民有何影響,有待探索。倒是,二次戰後再度於綠島設置監獄,喚起被遺忘的「鱸鰻島」再度與臺灣歷史緊密相接,「火燒島」成為戰後臺灣人民對白色恐怖記憶的代名詞。

  跨入21世紀,第一次政黨輪替,臺灣的民主進程更往前邁進一大步,預告了綠島東北角荒蕪一片的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遺址,當時除了綠島技能訓練所還在使用之外,因為中央政府準備在監獄遺址設立「綠島人權紀念園區」,規劃案始於民國90年(2001)5月18日評選會議之後,開始了綠島人權園區第一階段規劃,歷時一年半。之後,各階段的計畫成果描繪出戰後繼二二八事件之後在臺灣發生的漫長白色恐怖,與綠島設置政治監獄40年的多重關係。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的規劃,首先涉及的任務就是要問:過去的白色恐怖在臺灣、在綠島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值得記述的歷史記憶的故事?紀念園區規劃的任務等同於博物館的廣泛「無形遺產」的初步調查和描繪。】

白色恐怖與政治犯監禁地+綠島

  戰後國民政府何時於綠島設立監獄?根據規劃團隊採訪公館人田份來、中寮人陳新傳口述,[1]比較明確的說法是:日治火燒島浮浪者收容所一帶於民國39年(1950)已開始由來自高雄的營造廠整地施工,這個訊息顯示政府已於民國39年(1950)下半年或更早,決定到綠島設立監獄關押政治犯。稍早,臺灣白色恐怖開始於民國38年(1949)(5月19日政府宣佈5月20日開始戒嚴),當年夏天開始大量抓人、審問、判刑。到民國39年(1950)上半年,根據許多受難者口述,位於臺北市市中心的青島東路三號的軍法處、軍人監獄(今日喜來登飯店所在),人滿為患。[2]可以想見,當局的政策:政治犯審判後將送到何處羈押?何時決定在綠島設立監獄?設立何種形式的監獄?如何管理?後續快速增加的政治犯如何處理?為什麼政治犯監獄都集中設在臺東、綠島?一連串的問題在人權園區的規劃、口述採訪過程中,有些問題得以澄清,要了解更多精確的內容,有待更多的檔案佐證。

  【但是,口述訪問帶來檔案可能缺乏紀錄的細節,例如:田份來記得來自高雄的營造廠趕工情形;陳新傳肯定地說,新生訓導處押房還未興工之前,第一批「新生」(政治犯)還沒有到達綠島,蔣經國曾經搭乘軍艦停在中寮外海,轉搭舢舨船上岸,陳新傳甚至提到鄉人的舢舨船接駁軍艦下來的人士上岸,他們所得的工資多少,上岸人士到鄉公所短暫停留,是否為了確認監獄設在綠島而來,陳新傳不確知,蔣經國當日回到軍艦離開綠島,確實時間陳新傳不復記憶。】

  另外,第一批政治犯約千餘人送達綠島,根據民國93年(2004)出土的多數檔案記載:民國40年(1951)5月17日,對照當時已經出版的口述,證實多數政治犯的記憶,並無法明確記得這一天的日期;少部份檔案紀錄5月14日移送綠島,並未指明到達時間;〈綠島志〉記載民國40年(1951)4月新生訓導處設處,推測為官方先遣人員先到達。但是,也有少數政治犯口述提到,他們是第一批到達,分配在第一大隊,初期還協助營造廠未完工的第二大隊收尾工程。[3]第一批來自何處?什麼時間到達?多少人?第一批到達前的前置作業?等等連鎖性問題,透過口述採訪受難者、綠島人,比對民國93年(2004)之後大量出土的白色恐怖檔案,逐漸浮現出戰後綠島第一階段監獄「新生訓導處」的樣貌。

  戰後臺灣大變動的時局之下,從民國40年(1951)在綠島設置名為「新生訓導處」的政治犯勞動營,再度開啟綠島設置監獄序幕。至今超過60年,監獄持續成為綠島地理空間、歷史時間、人類流動等各面向有關監獄變遷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島嶼封閉性仍然是統治體制在綠島設監的重要考量因素,從統治角度來看待設監,是否將今日所稱的「政治犯」、「受難者」,在1950年代抓匪諜的時代,被以「匪諜」、「叛亂犯」連結日治時期「鱸鰻」稱謂,耐人尋味;有趣的是綠島日常生活所需水源除了深井,綠島唯一重要的地上水源──流麻溝,俗稱「鱸鰻溝」,從名稱變遷難以清晰解釋它的起源。而綠島人權園區目前所遺留下來的各時期政治標語,反映各階段統治宣傳的不同意圖,從「滅共復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到「臺獨即臺毒 共產即共慘」等標語,對應綠島年輕遊客的好奇心理,如何理解各種時代的宣傳標語,就如同理解綠島不同時期監獄一般,需要細膩分疏,逐一了解。

20150415_15320110612_120▲綠島園區到處可見反共標語。(曹欽榮 攝影)


  本章將涵蓋戰後各種不同階段任務的監獄描述,從時間來區分,大體以民國76年(1987)7月15日解嚴前後作為監獄性質的分界點。解嚴前在綠島的監獄以拘禁戒嚴時期相關法令下的「叛亂犯」(相對名稱「政治犯」、「良心犯」)為主,以及1960年代後期「管訓犯」的監獄並行,另外中寮監獄於民國61年(1972)9月啟用後收容「頑劣之收容人」。解嚴之後,從綠洲山莊移送綠島最後一批政治犯36位至中寮監獄,直到民國79年(1990)5月5日最後一位在綠島的政治犯王幸男釋放,[4]綠島政治監獄和政治犯的關係正式宣告結束。同時綠島開始發展觀光,政治犯和綠島的長期關係暫時隱藏於島內外。

  到了民國87年(1998)受難者推動、準備在綠島設置「垂淚碑」的紀念化(memorializing)行動開始,直到民國100年(2011)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成立。這段歷程有如標誌著1950年代到1990年代橫跨40年之間的政治監獄時代,隱藏10年之後,到民國88年(1999)人權紀念碑落成,很多受難者不願意列名其中,當時我們所知道的白色恐怖內容也很有限,教科書更不可能告訴大家;再過10年,幾十年的政治犯與綠島故事成為人權歷史的無形資產,綠島的廢棄監獄空間朝向博物館、海洋研究站的方向發展。如果以時間縱軸、橫向分類(時間、記事、逮捕機關/拘留、羈押/偵訊/刑求、審判/代監執行、監獄、綠島監獄)來說明監獄變遷,我們將快速掌握綠島內外監獄的人流動、監獄時期和管理機關變遷。

一、園區歷史概要


  呼應上表鳥瞰式綜覽臺灣白色恐怖和監獄、綠島監獄的關係,以下以文化遺產的敘述觀點和方式,先將園區地理和監獄變遷簡要說明:

(一)史前南島文化遺址

  本園區具有綠島最大水源──流麻溝及其出海口,是島上唯一的水庫所在,面北的平坦海岸地約10多公頃,沿岸多屬礁岸地形。自古以來,黑潮從南到北流經綠島,船隻曾在本區域附近擱淺靠岸。根據地表露土的史前遺跡顯示,本區極具史前南島文化研究、考察的價值。綠島目前雖無原住民族,但曾經是蘭嶼達悟族的活動領域,臺灣東部原住民族亦有祖先來自「SANASAI」的說法。據記載約二百多年前,漢人自小琉球陸續移民至此,原有少部份南島語系原住民居住。同時,鄰近園區的公館村是漢人移入綠島的第一站,因此無論在史前南島文化的意義上或綠島人文區位變遷上,本區域的重要性值得重視。

(二)日治時代

  本區域於日治時代設有「火燒島浮浪者收容所」(1911~1919年);收容所興建於明治44年,自明治45年至大正8年收容「浮浪者」。後因「火燒島浮浪者收容所」及「加路蘭浮浪者收容所」集中轉到「臺東岩灣浮浪者收容所」而終止。

(三)國府時代-白色恐怖時代最重要的集中監禁地

 1.新生訓導處(1951~1965年)

  自民國40年(1951)5月17日第一批白色恐怖受難者自中寮上岸,走路抵達新生營開始,前後15年期間,受難者在此監禁、上課、勞動。被綠島人稱為「新生」的政治犯與綠島人的互動,成為島上重要文史的一部份,許多受難者視綠島為第二故鄉,甚至有外省籍受難者視綠島為第一故鄉。初期營房以流麻溝西側為主,當時流麻溝東側尚有數戶居民,隨著新生人數漸多,新生營和設施擴增至綠洲山莊、海巡署辦公廳舍現址。民國54年(1965)前後,多數刑期屆滿者已返臺,少部份留在原營區或留訓之外,15年刑期或無期徒刑者,移監至臺東東河泰源政治犯監獄。

 2.警備總部的職訓隊

  現有房舍有許多是感訓隊時期,陸續加建。新生訓導處時期房舍漸遭拆除,早期除有新生留下來協助行政事務之外,民國61年(1972)綠洲山莊啟用後,部份被留訓之受難者如知名的柯旗化、柏楊…等也曾待過感訓總隊區域。直到終止動員戡亂(1991年5月),流氓感訓業務移交法務部接管。此時期政治犯多集中在泰源監獄(1962~1972年)。

 3.國防部感訓監獄(綠洲山莊,1972~1987年)

  民國59年(1970)2月8日泰源監獄發生起義事件,政治犯再度集中於綠洲山莊高牆、押房式監獄,人數最多時約達500位,直到解嚴(1987年7月15日)後,36位政治犯移往臺灣綠島監獄(中寮),至民國79年(1990)5月5日,最後一位政治犯王幸男假釋。

 4.綠島技能訓練所(1993~2002年)

  民國80年(1991)5月,法務部接管警總感訓隊,於民國82年(1993)9月1日正式成立臺灣綠島技能訓練所,有舊房舍31棟,轄有莊敬(偏西)、自強(偏東)二營區。自民國83年(1994)4月新建、整建,朝吸毒者戒治所規劃,後改為心理戒治為主的技訓所。其間新生訓導處的新生所砌硓咕石克難房、圍牆拆除殆盡。民國91年(2002)6月法務部裁撤綠技所。

  綜上所述,白色恐怖時代除臺灣本島各監所監禁政治犯之外,綠島是臺灣最主要的政治犯集中監禁地。

二、政治犯監獄


  漫長的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在綠島主要監獄分為兩階段,是全臺灣集中關押政治犯的兩個重要階段監獄。前期:新生訓導處(1951-1965年)、後期: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1972-1987年,綠洲山莊),及最後階段:解嚴後中寮的綠島監獄(目前名稱: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

  新生訓導處結束之後,仍有例外情況,少數政治犯仍滯留於同一區域的綠島指揮部,這些政治犯因於特殊個案被「軟禁」於綠島,到了民國61年(1972)5月,泰源監獄政治犯及來自臺北景美看守所政治犯,陸續遷移到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同時綠洲山莊東側隔壁的醫務所仍有政治犯擔任行政工作,例如綠島當地上年紀的人都知道的菲律賓華僑柯千(無期徒刑)。另一方面,在綠洲山莊刑期陸續到期的政治犯,有些人因泰源事件影響,出了監獄大門「往右走」,被留訓於「隔壁」(綠洲山莊東側,莊敬營區),或如柏楊因另外原因被留訓於隔壁。

園區開幕_S_106▲陳孟和於2002年所繪「新生訓導處全區鳥瞰油畫」,運用在綠島人權園區先期開放展示開幕式。(潘小俠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一)新生訓導處1951-1965[5]

  1950年代初期,臺灣各地監獄的「政治犯」人滿為患,在牢房中必須輪流相疊側睡。為安置這些「政治犯」,除了部份移監新店安坑軍人監獄軍法處分所,大部分送往綠島,新生訓導處成為政治受難者最大的勞動集中營。

  新生訓導處前身為內湖新生總隊,屬於臺灣省保安司令部管轄。民國40年(1951)5月17日,第一批近千位的政治犯從基隆搭船抵達綠島,由西北邊的中寮登陸,步行到東北邊的新生訓導處,開始長期勞動、思想改造的集中營生活。之後數年內,送到綠島的政治犯,從基隆,或花蓮,高雄陸續抵達。新生訓導處人數最多時達到2千人,分為12中隊,每一中隊約120至160人。1951年至54年間,有近百人的女生分隊(附屬第六中隊)和來自中國南日島的女俘虜。「政治犯」加上管理人員總數近三千人,與當時綠島人口數相當。幾千人在綠島只有牢房、營舍遮身,缺乏一切現代勞動改造設施,因此,上山砍柴、海邊打石,建設克難房成為初期重要的工作。

  15年期間,好幾批政治受難者進出綠島,初期管理方式嚴厲。韓戰結束後,當局在新生訓導處發起「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強迫受難者「自願」在身上刺「反共抗俄」政治標語。但這項運動最後失敗。管理單位送回幾批政治犯,1953年7月綠島新生訓導處再叛亂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的驚人案件,共槍決了14人,另外與綠島政治犯相關的安坑軍人監獄再叛亂案,前後槍決了15人。管理單位認為考核成績不及格,「刑期」屆滿「思想未改正」者,轉送小琉球職訓總隊,服重度勞動役。15年期間,探親的家屬多數從高雄搭車前往臺東,住宿一晚,等待漁船或貨船轉往綠島。一趟探親之旅,舟車勞頓,往往費時超過一週。1965年之後,新生訓導處結束,刑期未滿的政治犯轉送臺東泰源監獄。冷戰時代,地處偏遠離島的新生訓導處,是亞洲代表性的反共思想改造集中營。

(二)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1972-1987年,綠洲山莊)

  民國59年(1970)2月8日,臺東泰源監獄事件之後,國民政府在綠島新生訓導處舊址西側一角,趕建高牆式監獄。民國61年(1972)春天,陸海空三軍聯合演習,將泰源監獄和各地軍事監獄的「政治犯」送往綠島,集中監禁。綠洲山莊聚集了50年代以來,老、中、青政治受難者,以及不少無期徒刑者。綠洲山莊與外面世界逐漸有較多的訊息往來,政治犯曾數次呼應國際人權日,集體絕食抗議;國際特赦組織(AI)也曾派人探訪。幾位政治犯表示,他們曾收到AI的問候信或禮物。

  坐牢超過30年以上者於解嚴前陸續釋放,直到民國76年(1987)7月15日解除戒嚴,平民不再受軍法管轄之後,僅剩三十六名政治犯,轉送中寮村的臺灣綠島監獄(崇德監獄)。

  「綠洲山莊」名為「山莊」實為監獄,在官方檔案的正式名稱則是「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是典型的高牆封閉式監獄,監房的八卦樓(綠島人稱之)呈十字型放射狀,以便於中央監控管理。一、二樓分成八區,共有大小牢房52間,多數政治犯拘押在一樓,二樓只關押少數身分特殊的政治犯。囚犯分四區放封,每天上下午放封約20~30分鐘不等。監獄內另有戒護/衛生所、獨居房、廚房、倉庫、禁閉室、崗哨;監獄外有行政樓、官兵宿舍、醫務所;行政樓一樓東側,提供家屬會面的空間。

  綠洲山莊東側是綠島指揮部。新生訓導處政治犯移監到臺東泰源監獄時,仍有部分人士留在醫務所、福利社工作,也有多人刑滿後被送到綠指部「留訓」。綠指部設有「管訓第二大隊」,其中第六隊專收來自新生訓導處和綠洲山莊的政治犯。

(三)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1987-1990)

  民國76年(1987)解嚴之後,政治犯移至當時俗稱的中寮監獄,黨外雜誌曾經報導:臺灣人權促進會曾經至該監探視綠島最後一批政治犯。在綠島的最後一批政治犯移監至中寮監獄到民國79年(1990)之間陸續釋放,最後釋放的政治犯王幸男於民國100年(2011)受園區之邀前往該監所和園區錄影,可參考園區2011年出版的《遺忘與記憶》DVD。中寮監獄的記載請另參考三、其他監獄「(三)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

20110617_043▲位於中寮的綠島監獄。(曹欽榮 攝影)

三、其他監獄


(一)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的職訓隊

 1.職業訓導總隊說明

  戰後,「浮浪者」名稱,已被接收臺灣的政府以法律定義的「專門收容莠民首領、一般煙毒竊盜不受刑事處分者,非法組織有破壞治安之虞者強迫勞動服役;及一般失教失業遊民,加以實施生活訓練與技藝學習,使其改過遷善」取代,統治政策是否延續戰前思維,有待研究。

  民國35年(1946)5月,臺灣省警備總部成立「臺北圓山勞動訓導營」,[6]由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任督導,他是228事件極具爭議性的人物。訓導營第一期收容491人,民國36年(1947)6月16日第三期結訓後,因228事件裁定感化6個月處分486人。民國38年(1949)4月中旬,四六事件30餘名大陸籍學生裁定感化教育,警備副總司令彭孟緝另於板橋開設「新生訓導處」,聘大學教授授課予以教化。民國38年(1949)9月1日,臺灣省警備總部裁撤,成立臺灣省保安司令部,專司全省治安工作,感訓勞動業務改隸其下,臺灣省勞動訓導營擴大為「臺灣省保安司令部職業訓導總隊」。自民國39年(1950)起,保安司令部將各地「散兵遊民收容所」,至民國42年(1953)間,共收訓6千人,其中3千餘人併入職訓總隊接受感訓教育(感化人格、救濟失業),部份經由職訓總隊轉撥部隊服役(緬甸反共救國軍)。

  以上的說明,浮現出「新生訓導處」於民國40年(1951)4月在綠島成立前在臺灣的統治政策、機構、收容人的概況;其中反映新政權和被新政權定義為危害治安的「流氓勢力」如何被處置。當新生訓導處以政治犯為主的勞動營遷移至臺東泰源之後,綠島再度被繼續使用為收容人犯的「職業訓導總隊」。這之前,臺灣已經遍設勞動訓導營;民國36年(1947)6月下旬於臺東岩灣的「臺灣省遊民習藝所」成立「東部勞動訓導營」;依據民國41年(1952)4月30日「臺灣省戒嚴時期取締流氓辦法」,臺灣省保安司令部分別成立臺北板橋職業訓導第一總隊(並轄1949年成立之新生訓導處為第一大隊);臺東岩灣職業訓導第二總隊(原東部勞動訓導營)、臺中后里職業訓導第三總隊;臺北坪林附設職一總隊第二大隊、花蓮玉里附設職二第一大隊蛇蚊石加工;民國42年(1953)於小琉球成立職業訓導第三總隊,原后里職三總隊改隸為職一第三大隊。自民國44年(1955)開始「檢肅流氓工作」,11月於蘭嶼增設職業訓導二總隊第三大隊;[7]民國47年(1958)於屏東林邊鄉編成職三總隊第三大隊。

  民國47年(1958)5月,臺灣省保安司令部併入新成立的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從此,職訓總隊歸警備總部管轄。[8]

 2.職業訓導總隊在綠島

  原綠島新生訓導處舊址成立管訓第二大隊(轄五、六、七中隊),於民國56年(1967)開始接收感訓處分收容人,直屬綠島警備指揮部。民國57年(1968)8月1日,綠島分別成立綠指部直屬第十一莊敬大隊、第十二自強大隊,各下轄四個中隊。民國59年(1970)2月,綠島職訓第十二大隊成立一個甲級隊員中隊,並擴編中隊班長九員。

  自民國74年(1985)起,國防部針對管訓營區安全防範制定警虹計畫,由憲令部增置花東地區一個憲兵營,各分遣一個憲兵連配屬於東警部三個職訓總隊、綠島指揮部兩個職訓大隊。

  民國76年(1987)7月15日解嚴後,民國77年(1988)1月15日,泰源職三總隊(含隊員1,500名),除軍用裝備外,設施設備全部移交法務部,警總聘雇人員(輔導員、職訓技術師等)未達簽約期限均轉移法務部監所司(後改為矯正司)。職訓第三總隊番號同時轉移進駐綠島綠洲山莊。綠指部所屬第11、第12大隊,接收職訓第三總隊番號,異動為綠島職訓第三總隊。1992年7月1日移交法務部。[9]

  到此,各職訓總隊單位編制於解嚴後大量縮減,僅保留:1.東成職一總隊,轄一~三大隊(附設坪林第二大隊職訓中心)。2.岩灣職二總隊,轄四~六大隊(附設職訓中心,第六大隊分設於屏東鵬村從事漁塭生產、玉里蛇紋石工場)。3.綠島職三總隊,轄七~九大隊(第八大隊為軍事犯保安處分強制工作)。原職一板橋與后里大隊、職二林邊大隊、職三清水農場撤銷。

  此處有關綠島職三總隊第八大隊為軍事犯保安處分強制工作,是否多數為政治犯,有待查明。另外民國59年(1970)小琉球少年勵志班遷往綠島,有待查明。

  新生訓導處與綠洲山莊,皆有刑期屆滿的政治受難者,被認為表現不佳,再被留訓,轉送小琉球或綠島指揮部的例子。綠洲山莊的受難者稱呼此留訓手段為「向右轉」,意指出了綠洲山莊門口,右轉前進綠指部,繼續監禁。

  綠指部的第六中隊有三十多人,部份為政治受難者,也有反共義士(例如:被以僱員名義留置於綠指部的王朝天)與精神病患,第一至第五中隊,每隊一百四十人,包括保安處分的隊員、管訓流氓與慣竊。其它知名政治犯如郭廷亮(孫立人案)、傅正(雷震案)等。

  如前所述,職訓隊位於舊綠島技能訓練所,於民國76年(1987)11月30日發生岩灣事件,歷時一週時間的監獄暴動,引起國際注意,在綠島的管訓隊自強營區同時暴動,於民國76年(1987)12月1日遭特勤隊攻擊,多人死亡,此段歷史有待研究。

20131028_079▲綠島技能訓練所現況。(曹欽榮 攝影,2013年)


(二)綠島技能訓練所

  民國90年(2001)12月底,法務部部長陳定南宣佈將關閉綠島現存的兩個監獄:綠島技能訓練所、臺灣綠島監獄(中寮),引發綠島人恐慌,主要原因:綠島人長期以來在監獄就業者不少,監獄自綠島遷離島外,將使在監獄就業的綠島人必須離鄉,增加生活上的負擔,綠島人因此第一次上臺北向法務部抗議。

  最終,綠島技能訓練所仍於民國91年(2002)6月撤離,不少被僱用的綠島人轉業,僅剩中寮監獄繼續使用。從目前仍然留在舊綠島技能訓練所行政辦公樓入口的「臺灣綠島技能訓練所新建整建工程紀要」碑誌,可了解官方設立綠島技能訓練所的觀點,綠島技能訓練所新建整建工程紀要碑誌內文如下:

台灣綠島技能訓練所新建整建工程紀要

  台灣綠島技能訓練所前身,為台灣警備總司令部感訓第三總隊,民國八十年五月總統宣告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流氓感訓業務移由法務部接管,該總隊所轄綠島莊敬、自強二營區土地四‧二四二○公頃,房舍三十一棟,乃於八十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撥交法務部,並於八十二年九月一日正式成立臺灣綠島技能訓練所。

由於原有房舍老舊零亂,設施且多損壞,難以因應執行矯治業務之需求,經報奉 行政院核撥專款新臺幣參億貳仟參佰壹拾萬元,以籌辦新建整建工程事宜。工程係委請賈孝遠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監造,第一期工程以新建為主,於八十三年四月十一日開工,八十四年九月二十日完工;第二期工程以整建為主,於八十三年十二月三日開工,至八十五年二月十六日全部完成。

  本工程於規劃之初,經法務部整體考量犯罪現況及未來趨勢、流氓案件增減情形、當前刑事政策綠島地理特性及核定經費等因素後,認為本所改朝吸毒者〔戒治所〕方向規劃設計為宜。三年間曾先後邀集國內專家學者召開三次會議(其中一次在本所舉行),聽取專業意見,以為規劃設計之參考。因而本所特色,除廣設諮商輔導室、教室、技訓工場外,並有大運動場、各類球場、游泳池等運動設施,硬體設備相當齊全。而全區建築均以紅瓦白牆美化,色調柔和亮麗,配合當地自然景觀及環境,實為最適合於從事〔心理戒治〕之矯治機構。

  本所位於綠島一隅,交通不便、氣候不佳,新建整建工程備極艱辛,幸賴全體同仁在所長統率下群策群力,克服萬難,卒底於成,殊堪嘉勉。深盼本所同仁善體戒毒工作之重要,落實戒治業務多元化處遇之理念,共同為矯治業務現代化之目標而努力。茲值工程落成之際,爰誌崖略,以垂永久。

法務部部長 馬英九
   所長 夏 群 謹誌

  由碑誌所載,因民國80年(1991)5月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法務部接管流氓感訓業務,民國82年(1993)9月1日綠島技能訓練所成立,建築物多數由第三職訓總隊時期改建而來,新建建築物有行政大樓兩棟(現為中研院綠島海洋工作站)、監所管理人員宿舍四棟(矯正署綠島監獄使用中)。

(三)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

  除了民國76年(1987)7月15日解嚴之後,暫時接管來自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的36位政治犯至民國79年(1990)5月最後一位政治犯釋放,該監獄主要的設置目的和緣起,根據該監獄網站裡的「建監史實紀要」,[10]其中有不少歷史照片,以下摘錄自該監獄網站:

  「本監興建自民國59年7月1日開始籌備,於民國60年2月5日正式開工,由於當時綠島與臺東間交通極為不便且常受天候之影響,建築費用極為昂貴,為節省公帑,乃從臺灣各監獄遴選具有營繕技術之受刑人80名組成外役隊,自行興建。由於隔海施工,材料搬運不易,歷經艱難,至民國61年9月始告完成第一期工程並啟用,總計耗資新台幣800餘萬元。

  二、本監土地總面積為3.7公頃,監內佔2.7公頃,監外為1公頃;全部建築物有內外辦公室各1棟,日新堂1棟,獨居房170間,雜居房48間,鎮靜室3間,隔離舍20間,工埸、炊埸、發電機室、洗衣工埸、佛堂、收容人浴室、員工餐廳(兼教室)與浴室各1間。

  三、收容對象:本監依分監管理之特性,收容臺灣各監獄移禁頑劣、誣控濫告、最難以管教,甚至無法管教之收容人,係屬高度管理隔離監獄,本監當初設立之目的,即是利用外島隔絕之地理環境予以集中嚴格矯治,期能對症下藥,促使其改過遷善,重做新人;因此,本監謂臺灣各監獄的最後一道防線,除有助他監順利推行矯治業務外,對國內治安、社會安寧實有莫大的貢獻。」

(四)柴口內政部老人之家

  位於公館村柴口63號的「內政部東區老人之家臺東安養所」,設立於民國66年(1977),原屬臺灣省立花蓮仁愛之家「綠島分部教所」,民國88年(1999)由省屬改為內政部老人之家。綠島一直流傳著該所收容對象,多為難以管教的榮民之家成員,有待進一步查證相關資訊。該所已於民國101年(2012)結束。

第二節  監獄的人文遺產

一、豐碩的人文資產


  監獄歷史的遺產觀點著重人與監獄的關係,人在綠島,政治犯如何度過漫長監禁歲月,他們留下什麼特別的人文資產,本文難以道盡無數政治犯的監獄中著作、或釋放後著作。無數著作在臺灣更為民主化之後,大量出版,例如民國101年(2012)下半年出版了《青島東路三號》、《流麻溝十五號》,前者由受難者顏世鴻細膩紀錄白色恐怖時代,尤其受難者被送往綠島之前,在臺北青島東路三號等監獄的樣態,後者以新生訓導處在綠島的共同戶地址為名,收錄六位女性受難者的口述和獄中家書,該書並得到民國102年(2013)金鼎獎主編獎,代表了綠島和白色恐怖的無形資產之間的緊密關係,因為有了人權紀念園區,誕生了更多的口述紀錄和對歷史記憶的詮釋。有一些受難者留下的人文資產並且應用在園區的展覽,這些都是未來綠島人權園區無價的文化資產,屬於綠島,更屬於臺灣和全人類。試舉曹欽榮於2011年的論文〈紀念館展示論:歷史遺址展示的景觀初探〉[11]為例,引文如下:

  我們在園區讀到兩位受難者作家柯旗化、曹開,有關綠島記憶的詩作:「由勞動營鐵窗吹進來的 離島的海風刺骨 同伴入睡後 獨自坐在堅硬的木床上 噙著眼淚聽著 一波又一波拍岸的濤聲」(柯旗化〈綠島的濤聲〉,2002)[12]

  「我們被放逐,錮禁 又一個惡魔島在我們眼前…我們在這火燒島上 手牽著手心連著心互相鼓勵 … 我們的詩歌旨趣非比尋常的作品 它飛越苦海 越騰臺灣玉山巔峰之上」(曹開〈我們的詩歌〉,2007)[13]

  個別受難者銘記在內心世界的意念與園區現場的展示景觀,在園區現場三度空間裡,互相滲透、融合;觀眾從中感受到監獄內濤聲湧進鐵窗內的體驗、心靈飛越台灣島臺東海岸山脈、中央山脈;觀眾的身心靈是否因此受到衝擊,或因此轉化為文學、審美的文化景觀想像,這些從觀眾而來的感受和反應,使得園區一方面需要進行受難者「敘事研究」,也必需探討「敘事研究」轉換為展示所帶來對觀眾的迴響,理解流動於遺址景觀的眾聲喧嘩,本文將觀眾的迴響視為遺址紀念館整體景觀裡重要的一部分(Fairclough, 2008b: 408)[14]

  以上是從博物館為服務觀眾所帶來的現代詮釋過去的觀點,綠島人權園區做為博物館需要更進一步解讀人和監獄的關係。另外,因為園區持續的人文歷史調查,得知有關以綠島為志的文獻有:〈綠島蘭嶼〉(1954)、〈綠島志〉(1957)、〈綠島誌略〉(1970之後)等,其中的〈綠島志〉內容,於第四章將進一步說明。

二、綠島園區相關碑誌


  文建會中部辦公室經管綠島人權園區時,於民國95年(2006)進行〈臺東綠島人權紀念園整體規劃案〉,該規劃案報告書記載園區相關碑誌(園區主要歷史建物之年代及其建造歷程記錄文字),如下:(報告書頁2-10~2-12)

(一)海巡署:(按:現場並沒有如園區內早期各種建設的碑誌)

(二)居安思危岩:位於海巡署門口左側,為當時的思想標語之一。

(三)綠洲山莊:

 1.綠洲山莊岩:位於綠洲山莊門口前右側,為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之代稱。

 2.滅共復國:位於面向綠洲山莊門口右側,為當時的思想標語之一。

20110328_090▲綠洲山莊岩。(曹欽榮 攝影)

20110612_120▲「滅共復國」標語。(曹欽榮 攝影)

20140521_039▲毋忘再莒岩。(曹欽榮 攝影)


(四)莊敬營區

 1.毋忘在莒岩:位於背對莊敬營區大門口前右側,為當時的思想標語之一。

 2.莊敬營區入口左側圍牆,碑誌內文如下:

營區圍牆工程誌

  忠愛營區大門圍牆原係石塊砌成,有碍觀瞻,俟奉總司令陳上將撥款興建,施工部隊十一大隊二中隊,夙夜匪懈,胼手胝足,始於十二日竣工,為彰表酬庸勒石誌之。

指揮官 杜建敬書
中華民國七十六年元月三日

 3.莊敬營區入口圍牆,碑誌內文如下:

圍牆竣工誌

  莊敬營區圍牆大部分工程為前指揮官譚將軍修建,俟於七十五年五月十四日總部核撥卅四萬餘元,由本人繼續完成,該工程全長二二○公尺,由十一大隊二中隊擔任施工,始於八月二十五日完工,為彰表勞績,勒石誌之。

指揮官  杜健  敬書
中華民國七十六年元月二十五日

 4.克難房側圍牆,碑誌內文如下:

保養廠圍牆工程誌

  該工程係利用部份營繕經費以十個工作天完成,全長約九十公尺,施工單位十一大隊二、三中隊擔任之,官兵隊員節風沐雨,夙夜匪懈,於七十六年元月十三日動工,是月廿三日完工,為彰表勞績勒石誌之。

指揮官  杜健  敬書
中華民國七十六年元月二十五日

 5.文康福利中心,碑誌內文如下:

文康福利中心奠基紀念

  本部文康福利設施歷經各前任處長及全體官兵生員之鼎力開創慘淡經營業已概具規模對改善團體生活增進官兵福祉厥助至偉為綠島氣候惡劣原有設施損壞日深多已無法繼續使用故早欲籌建永久性之文康福利大樓並逐步充實內部設施以應日常生活及休閒活動之需要然以財源有限惟有本毋忘在莒研究發展精神字自力開源節流始克有濟年餘來經我全體官兵生員羣策羣力淬勵奮發在工作上講求效果在財物上力倡節約在管理上日益精進乃克將極有限之經費做最有效之運用除達成年度任務外處部尚節餘行政事務費五萬餘元第一二大隊節餘各項建設工程材料共值拾陸萬餘元並配合福利盈餘五萬元乃能共襄盛舉卒感底於成爰為之誌以資紀念

上校處長兼指揮官  楊逸平  謹誌
中華民國五十九年七月三十日

 6.綠島醫務所,碑誌內文如下:

綠島醫務所竣工誌

  本工程奉總長郝上將批示「原址重建」並撥款五五一萬五、○○三元,於七十五年四月十九日動工,由於諸般因素之影響,始於同年五月廿一日正式奠基興建,施工部隊以十一大隊第三中隊擔任,官兵隊員胼手胝足,慘澹經營,歷時約五月餘竣工啟用,為彰表酬庸,特爰書予以誌之。

總司令二級上將  陳守山
    指揮官  杜  健敬書
中華民國七十五年十一月十二日 穀 旦

 7.莊敬樓,碑誌內文如下:

莊敬樓竣工誌

  本工程係總部年度計畫、核發預算新臺幣肆佰零肆萬伍仟零肆元整興建,原訂七十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動工、茲因諸般因素、始於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正式奠基興建,施工部隊由十一大隊二、三兩個中隊担任,本部中隊協助採集砂石。施工初期由前指揮官杜健少將、精心指導、及官兵胼手胝足、克勤克勞、慘淡經營、歷時九月餘、竣工啟用,為彰表酬庸、特爰書予誌之。

總司令二級上將  陳守山
指揮官陸軍步兵上校  張寶成  敬書
中華民國七十六年九月三日

 8.中正堂,碑誌內文如下:

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綠島地區警備指揮部中正堂落成紀念

  本部中正堂之重建,奉撥預算三百萬元、佔地四百三十坪,經精心策劃,增建二樓套房四間,以接待來賓,全部建築採用鋼筋混凝土,屋頂採預力樑預力板結構,於六十八年二月一日由第一大隊第一中隊負責施工,其他單位傾力支援,胼手胝足,眾志成城,施工期中雖遭受預力樑製作及經費短絀等困難,終以信心與毅力一一克服,且自籌財源附設內部裝璜及音響等設施,以擴大教育效果,全部工程於十月三十一日竣工啟用。  謹以此堅苦卓絕之具體成果,作為紀念先總統  蔣公九三誕辰之獻禮,藉表我全體官兵隊員永懷  領袖,矢志效忠之赤誠。

指揮官劉靜齋率全體官兵隊員謹誌
中華民國六十八年十月三十一日

 9.蔣介石銅像之「總統  蔣公遺囑」,碑誌內文如下:

總統  蔣公遺囑

  自余束髮以來,即追隨 總理革命,無時不以 耶穌基督與 總理信徒自居,無日不為掃除三民主義之障礙、建設民主憲政之國家,堅苦奮鬥。近二十餘年來,自由基地日益精實壯大,並不斷對大陸共產邪惡,展開政治作戰,反共復國大業,方期日新月盛,全國軍民、全黨同志,絕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懷憂喪志!務望一致精誠團結,服膺本黨與政府領導,奉主義為無形 總理,以復國為共同之目標,而中正之精神,自必與我同志、同胞長相左右。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為余畢生之志事,實亦即海內外軍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職志與戰鬥決心。惟願愈益堅此百忍,奮勵自強,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中華民國七十年元月一日 綠島地區警備指揮部 恭立

 10.營區外牆(面對營區)

  右外牆(文字由左到右):「實踐三民主義  光復大陸國土」
  右內牆(文字由右到左):「主義 領袖 國家 責任」
  左牆(文字由右到左):「復興民族文化  堅守民主陣容」

(五)綠島技能訓練所,碑誌內文,已如前所述。

  以上碑文對照第二節監獄歷史,將發現管理機構變遷,有待進一步釐清。

第三節  政治犯名錄

090720_21▲2009年5月綠島園區人權園區年度活動特展之一,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將受難者名錄增加至8296名。(曹欽榮 攝影)


  民國98年(2009)5月綠島人權園區舉辦年度系列活動,其中之一項展覽「受難者名單增補展示」,將人權紀念碑受難者名錄增加至8,296名,該項名單資料來源的說明,顯示園區博物館工作的重要性,假設沒有持續的博物館文史調查工作,人權紀念碑的名單將停留在不足一千名的狀態下,對遊客解說導覽時將產生困擾。名單展示總說明共五點,其中一到三點:

一、以下名單分成五部份:

(一)已知獄中死亡名單(54名)、

(二)槍決名單(1,061名)、

(三)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名單(7,200名)、

(四)所涉案件未被歸類或命名之「生教所」名冊及其他名單(972名)

(五)所涉案件未被歸類或命名之其他名單(124名)。第(三)項包含第(一)、(二)項,名單總數(三)+(四)+(五)=8,296名。名單總數難以避免重複之處,詳細資料內容有待更嚴謹的研究成果。

二、前述名單與紀念碑銘刻之名單有重覆之處。紀念碑銘刻之名單是由民間團體人權教育基金會發起建碑運動,1999年紀念碑落成,由基金會徵求受難者同意後銘刻在紀念碑上,之後增補一次名單(430名+513名=943名),這些名單的受難者並不一定在綠島監禁過。

三、第(一)至(五)項分別有分項說明,由於名單來自各方廣泛資料,基於園區博物館的責任,將近年來蒐集資料依檔案為最終根據,比對後公開,這是階段性的受難者名單,不代表受難者總數。因檔案及資料浩繁,核對不易,疏漏難免,懇請各界先進,提供白色恐怖相關文獻,以利增訂補正。」

  以上名單資料來源,根據綠島人權文化園區2009年「人權史蹟史料調查、企畫展示規劃製作、和平博物館論壇計人權藝術季」結案成果報告書頁29:

  「根據以下來源彙整、查證:

(1)檔案管理局「國家檔案」:6,049名

(2)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已補償名單:6,310名(該基金會最近一次公開名單,是中央政府於2008年3月27日,在臺北市凱達格蘭大道設立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紀念碑,落成紀念手冊依姓名筆劃順序記載「受難者名冊」)

(3)臺灣仁愛教育實驗所《新生個案資料清理名冊》(或稱《生教所名冊》):2,240名。這份《新生個案資料清理名冊》按照各年度離所(結訓)新生姓名筆畫序編列,自1955年(民國44年度)起至1987年(民國76年度)。

(4)綠島戶政事務所戶籍謄本:1,189名。綠島新生訓導處時期,自1955年4月15日起,由歷任處長周文彬、唐湯銘、劉鳴閣任戶長,「新生」由戶長依法代辦遷入登記。稱謂「新生」有1,189名。

(5)公開出版品:受難者口述紀錄或回憶錄。

(6)採訪受難者時得知。」

  以上說明顯見長期白色恐怖的資料查證不易,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將會一直面對遊客的疑惑:紀念誰?為什麼紀念?的問題,不論受難者是否曾經關押在綠島。目前仍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展出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名單,尚未更新,這份名單應是全國唯一展出的名單,更形重要。根據園區紀錄,有些受難者、家屬為此特意到園區參訪。另外,新生訓導處展示區根據檔案管理局資料,整理上千名曾經關押綠島的新生檔案照片。未來,國家的人權博物館必須告訴遊客:誰受害?因為什麼原因?受害情況?等等,受難者名錄代表博物館最基礎的工作之一。當一則一則人名和事蹟,能夠告訴遊客動人的故事時,綠島將因她/他們而更受重視和關注,這些將永遠成為無價的人權歷史資產。

第四節  小結

  綠島監獄歷經20世紀百年的變遷,留下連結臺灣本島歷史、甚至臺灣於世界冷戰時代處境的歷史、更是臺灣於1980年代中後期民主化下的紀念化特殊島嶼。南非羅本島是全球此類象徵爭取自由人權的非洲大西洋岸的遺產典例,隨著南非民主化於1994年選舉出的第一任黑人總統曼德拉,在2013年12月5日過世之後,羅本島持續成為全南非教育基地,及全球自由人權的象徵。而太平洋西側島鏈的中段,前後四十年的勞動營及綠洲山莊的政治監獄,在冷戰時代的綠島與羅本島在地球上的兩大洋,互相輝映著爭取人權及自由之光的島嶼。

  下一章將以人權史的文化遺產在形成過程中的紀念化歷程,說明綠島人權園區變遷和未來方向。】

[1] 2013年10月29日上午再訪陳新傳。
[2] 根據檔案:當時軍法處規定容額僅三、四百名,1951年3月之前最多時已達1,500名,「擁擠不堪」正如許多受難者口述談及,當局應已於前一年在綠島趕建牢房,準備疏散政治犯。當年3月國防部代電要求內湖新生總隊陸續將政治犯移送綠島,隊部應已於2月15日陸續遷駐綠島。目前多數檔案個人資料記載:第一批大量政治犯應於1951年5月17日抵綠島新生訓導處。
[3] 參見國家人權博物館於2014年1月出版《看到陽光的時候》一書,毛扶正受訪紀錄。
[4] 參見綠島人權園區2011年出版《遺忘與記憶》DVD影片中的王幸男口述;政治犯有多少人移至中寮、誰最後離開綠島,有待檔案研究。
[5] 臺灣省保安司令部於1958年5月15日改制為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臺灣大百科全書: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3869(2014年9月6日日瀏覽)
[6] 臺灣省警備司令部於1946年5月8日頒布勞動訓導營組織綱要第一條:爲維持社會安寧,收容失教失業之人予以精神及生活訓練,使之改過遷善,能營正當生活,特設勞動訓導營。
[7] 參見夏黎明等,2007,《放逐孤島的他者:蘭嶼、農場、管訓隊與外省老兵的生命史》,臺東:臺東縣政府。
[8] 1958年5月,國防部將「臺灣防衛總司令部」、「臺灣省保安司令部」、「臺灣省民防司令部」及「臺北衛戍司令部」,合併成臺灣警備總司令部,戒嚴業務轉至新成立之警備總部。參見臺灣大百科全書: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3869。(2014年3月15日瀏覽)
[9] 〈臺灣警備總司令部〉,參見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zh-tw/,搜尋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7%BA%E7%81%A3%E8%AD%A6%E5%82%99%E7%B8%BD%E5%8F%B8%E4%BB%A4%E9%83%A8。(2014年3月14日瀏覽)
[10] 參見法務部矯正署綠島監獄:http://www.gip.moj.gov.tw/ct.asp?xItem=94126&CtNode=7267&mp=067。(2013年9月17日瀏覽)
[11] 參見王嵩山主編,2011,《博物館的展示景觀》,臺北:國立臺灣博物館。頁87-116。
[12] 引自:柯旗化。2002。臺灣監獄島:柯旗化回憶錄,頁202。高雄:第一出版社。
[13] 引自:曹開,2007。悲.怨.火燒島:白色恐怖受難者曹開獄中詩集,頁2、20。臺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曹開的詩作,曾經在綠島園區綠洲山莊八卦樓押房二樓展出,詩人李敏勇認為:曹開的詩,呈現「被壓迫者的心靈風景。」
[14] Fairclough提出:認識景觀的方法,必須將景觀特質化,強化體驗景觀的歷史深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