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寫轉型正義與鄭南榕?

文/曹欽榮

  正面期待台灣更好是今天多數人的心願,歷史如果能幫助我們站在道德的高點,才能面對每個人自我反省:該做沒做、說了沒做、一再欺騙自己──自我反省後有所改變,而能更放下未來面對「轉型正義」的錯誤、紛爭和衝擊。鄭南榕的思與行,言及履及,是台灣走向民主化啟動「轉型正義」的先聲;反戒嚴運動30年後的今天,我們是這樣認識他的形跡和當時民氣所向,人民的力量再清楚不過了。這是我認為今天民意深刻期待新社會、新政治、新文化的歷史淵源。

20120226_121▲小小的鄭南榕紀念館,無限的「自由人」能量衝擊觀眾,台灣的公立紀念館,由政府訂立政策、支援民間,政府可以更省錢,民間NGOs可以更有活力,推動人權教育與廣大的世界交流。( 曹欽榮 攝影)


  我從《自由時代》所認知的他是一位敏銳、全觀視野的新聞人,很難說出他是「先知」、「英雄」、「烈士」、「先鋒」等等世俗所能描述的言語;我們寧可相信他是像你我的兄長一樣、世俗的平凡人,只是他堅持價值意義、創造力十足甚於我們而存在當時的社會,這是寫小文紀念鄭南榕和轉型正義關係的想法。

  認識鄭南榕所為,我們就必須更徹底執行「轉型正義」,這是歷史給我們的機會,就這樣的意義而言,只有「一次」(如總統當選人所言);但是,就台灣的內外險惡局勢來看,「轉型正義」不會是一次完成,「該做沒做、說了沒做」的挑戰會一再發生。如果我們相信民主會帶來自由人的社會,我們就必須更堅持「轉型正義」,意味著民主「轉型期」過程中有各種協商,雖然如此,活出「自由人」的價值,是台灣自我追求「轉型正義」的志氣和判準。

  從1984年3月12日至1989年4月7日鄭南榕所辦的《自由時代》雜誌,週週從不間斷、脫期,這不只是對讀者的承諾,更是自我言行的實踐,對台灣成為自由國度契機的堅持;他走得太快,引領風潮,有所為有所不為,快得無法理解,快得難以想像,快得被黨外質疑是抓耙仔,被當局視為眼中釘,至今我們並未自我反省、被反省:我們有錯,有認識不明的錯、有姑息自己的錯、有種種軟弱的錯。

  現在看來,他以新聞人敏銳的鳥瞰視野,衝撞戒嚴牢籠,他的貢獻只有當我們的社會給予高度評價,才不會發生正當社會急切期待「轉型正義」的時候,還在設「經國廳」的荒繆行徑,統治權力殺人的冷血見之於在總統府內簽署「生死令」的無數政治案件檔案;這樣的例子顯示,當今的統治權力不是「故意」、就是「無知」、還是帶著另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冷血?對當事人、對家屬、對社會大眾,絕非「民主成就」。因此,就轉型正義的最深層反思,阻擋「轉型正義」的個人或群體從上到下,不給自己反省的機會,是我們的社會一再被「是否正義」所激化的源頭,我們因此得有準備「前所未有」的衝擊迎面而來時,措手不及;我們得想想:我們已真正脫胎換骨為「自由人」,自由國度共同體還在催生中?

附:自由廣場2016年4月5日刊登文章〈徹底執行「轉型正義」紀念鄭南榕〉
2016-04-06-08-15-10-0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