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人權侵害議題在現代紀念館如何傳達並溝通?

文/曹欽榮

  每次參加研討會都能從中學習、激發起想像和思索。

  今天5月17日就是白色恐怖政治犯第一批被送到火燒島的日子,1951年第一批到達的兩年前(1949年)5月19日國府宣布戒嚴,戰後台灣繼228之後大災難開始。想到接觸許多受害者長輩活生生的經驗,傳達給我們的訊息:520總統就職日就要到了,歡喜中,真希望新總統蔡英文與所有公民在未來開展新局,新局開展努力的過程,不能忘記這是繼承漫長歷史中「國家」壓迫下,無數犧牲者的血淚生命所帶給我們的重大啟發:從自由國度中浴火重生!

20160514_06.JPG▲台灣歷史學會於5月14-15日舉辦「歷史.轉型.正義」學術研討會。(曹欽榮 攝影)

  遠的不說,近的如8年前520總統就職高雄國宴前傍晚時刻,曾經被關在綠島的許昭榮前輩在生前奮鬥的旗津戰爭與和平紀念館旁自焚;那年517,他原本準備參加綠島園區的人權教育活動,卻沒有出席!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從他的遺言,才能理解自認「四個祖國」的他,選擇行動的絕決意志,蔡英文曾以民進黨主席身分在許前輩於鳳山告別式時公開講話。520不必如冠華為許前輩留位子,我想許前輩也不同意吧!但是,我們記得「冠華的空位」象徵了代表了無數先行者,為自由奮鬥的象徵!

  台灣歷史學會於5月14、15日舉辦「歷史.轉型.正義」學術研討會,雖然我於5/14發表的題目:「紀念館促進轉型正義的人權溝通」,有點「正式」,其實要談的也很容易理解,我們疏忽了已設立的228紀念館、綠島/景美人權園區所能發揮的積極功能。題目拆解成關鍵字:「紀念館」、「轉型正義」、「人權溝通」,一般讀者或許很容易了解吧!現代的紀念館擔任學習歷史的供需兩方人權教育的溝通任務。我的發表內容是從原住民戰後歷史中所遭遇的「政治案件」處境做為案例,談紀念館溝通的疏忽和難題。延伸出是否應該設立紀念原住民過去人權侵害的紀念館?在長期疏忽、被消失的原住民記憶是否應該更被重視、保存和推廣?又要如何做?衍生的思考或許都會成為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及副總統當選人陳建仁,承諾將向原住民道歉這件事的討論課題。

  同場發表的戴寶村老師從地名變遷讓我們看到全台各地「番」名變到「中國想像」命名,無所不在!外來者不斷任意「命名」,影響很多人,產生了住民自卑、偏見、自我修復的真實生活經驗。與談人徐純老師提到原住民設立地方館的經驗。5/15施正鋒老師談到中東歐轉型正義的洗滌政策,聽眾提問從地方視角看花蓮被扭曲的地方生活文化不知如何洗滌、回復正義?施老師回應中提到了:原住民幾百年來被壓迫歷史正義如何處理?

  研討會5/14中午接到劉益昌老師電話,他希望能來研討會,提問並分享他對原住民課題的看法,當然令人很高興。劉老師來了,談到以他對白色恐怖綠島人權園區現址的理解,這個園區潛藏著史前遺址、日本殖民時期監獄遺址、戰後監獄遺址的幾層課題,隱含台灣歷史的大哉問。從建構台灣主體的國家歷史來看,至少涵蓋原住民文化、所謂「漢」人文化的兩大文化體系。兩百多年前,「漢」人從綠島園區附近上岸之前,人類的活動樣貌如何呢?「國家」在台灣土地上,歷經幾度政權變變變,是否曾經真正面對土地上所發生過的人類歷史呢?

  我在報告中提到試著將發表論文中引用的原住民文獻,能在網路上分享,先將三份文件轉為電腦檔,供大家參考:(我的論文將於修改後上網)

 
一、「為林匪瑞昌高匪澤照執行死刑告角坂山胞書」:引自楊和穎主編,《桃園老照片故事2:泰雅先知 樂信.瓦旦》(桃園市:桃縣文化局,2015),頁104。

為林匪瑞昌高匪澤照執行死刑告角坂山胞書

  同胞們:今天要告訴大家一件事,那就是甘心賣國殘害同胞的匪諜份子林瑞昌、高澤照二犯,已經層奉核定執行死刑了。
  為了揭露他們兩人的罪惡,並使大家能澈底明瞭,特將他們兩人的犯罪事實分述如後:
  一、參加匪黨,陰謀顛覆政府:身為省參議員的林瑞昌與充任大溪警所巡官的高澤照,竟喪心病狂,在卅八年夏和湯匪守仁(嘉義縣業商)一同參加了朱毛匪幫。曾在台北市川端町月華園店聚會兩次,討論匪黨對山地行政、活動等問題:並組織偽「高砂族自治委員會」,林匪自任主席,兼負政治責任,向山胞宣傳匪黨主義,展開山地匪黨工作,高匪則多方與匪徒聯絡,妄想策應匪軍攻台行動。繼即成立偽「阿里山武裝支部」。於是叛亂工作更為積極。案經我治安機關於卅九年破獲逮捕,當場搜獲武器甚多,罪證確鑿,並供認企圖顛覆政府不諱,真是陰謀奸險,罪大惡極!
  二、營私舞弊,侵吞農場公款:林匪瑞昌利用同案匪徒高一生的吳鳳鄉鄉長身份之便,特與高匪一生籌設新美農場,向土地銀行撥借新台幣五十萬元,除先扣利息外,實領四十四萬一千四百六十一元,但該林匪與高匪一生於發出此款時,於第一農場標價十八萬八千元內扣發二萬七千七百元,第二農場標價先付款十二萬四百元內扣發三萬四千一百元,林匪分肥二萬元。貪贓枉法,人所共恨。
  以上所提出的兩項,只是林匪高匪較大的罪惡,其他一些劣行,這裡還未有全部提到。
  同胞們:按他們兩人的身份來講,是應該為我們做事情,代老百姓謀幸福的,誰知他們喪心病狂,參加匪黨,甘心賣國,剝削貪汚,禍害人民。今天,這兩個匪徒,在天理、國法、人情、正義伸張之下,執行死刑,正是罪有應得,死有餘辜。
  這裏,有兩件事要提請大家注意:
  第一、林匪高匪已受國法制裁了,其所有財產除了他們家屬生活必需外也沒收了,不過大家要瞭解,雖然林匪等犯了罪,但與他們的家屬毫無關係。他們的家屬不但無罪,而且仍受政府的保障,享受他們應享的權利,一部份的財產雖被沒收了,但並不會影響他們家屬的生活。
  第二,政府時刻在為我們大家的幸福生活而努力,除了禍國害民的匪徒以外,任何人都受到政府的愛護和保障,今天我們為了社會的安全,不會放鬆一個壞人,但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這是政府幾年來一貫的作法,當為大家所了解。
  希望大家為了自己的幸福和安全,嚴防匪諜,檢舉匪諜!
  附帶的要忠告那些執迷不悟的匪諜份子:政府仁愛為懷,自首之門,經常敞開,希望你們懸崖勒馬,回頭是岸。敗子回頭金不換,重作新民保中華!

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桃園山地治安指揮所
中華民國四十三年四月   日

 
二、湯守仁「一個失自由的高山同胞自述」:引自何鳳嬌編,《戰後台灣政治案件湯守仁案史料彙編》(二)(台北縣:國史館,2008),頁818-849。

一個失自由的高山同胞自述

湯守仁 述

  序言

被世人叫做「生蕃」「蕃人」,用一種潛在意識看做民度較低野蕃劣等民族的我們台灣原住民族,所謂山地人,在於過去,向開化經過如何路途,到今現狀怎樣?對祖國及政府有如何觀念認識抱負,一般都相當隔謨。甚至由大陸來台之同胞,倘抱有山地人現今還有酋咸〔馘〕首之習慣,驚懼疏隔之傾向,政府當局對山地亦有未尽詳審研究之嫌。

基於此見地,為山地人之一,不顧淺學,潛〔僭〕越地來試述此自述。若聊可做政府將來對山地人政策上參考者幸甚也。

一、山地人移居山地的沿革

我們山地人現今全省約有二十万人,分做七族散布居住在台灣中央山脈地帶。

據人類考古學者研究所發表者,是皆由南洋諸島流轉到台灣的印度尼支亞系民族的一派。

距今約三百餘年前,山地人都居住在平地。後來由大陸及其他地方來台之民族漸被逐入奧地,選擇要害之地帶做生活地盤,始才有如今之偏居山地之現況。蓋這也是當時的民度較低,不離原始生活,且人口寡少不能勝眾之天然條件所使然的。絕不是我們山地人,起初就發生在於山地,或無由自好深入山地的民族了。

二、山地人向開化生活的経過

難御而化外之民,被看做生蕃驚懼的我們山地人,能革除[酋咸]〔馘〕首的習慣,踏出原始生活的功績,应該歸於日本理蕃政策。

蓋此理蕃政策,是日本領台五十年间輝煌事蹟之一,誰人不能否認之事實。

蘭領时代的台灣,我們的祖先仍在平地居住,和蘭、西班牙等政府,傳佈基督教俾使山地人的開化,收到相当的成果,山地人與平地人共婚之跡象有遺留到現今可稽,且我们亦由親上傳言闻及。到滿清政府代替支配台灣以後,用壓迫政策採取放任主義,可憐的山地人,致使不得不退步復原始生活,隔絕於文明社會,被封鎖在山地,再繼續其可恥的[酋咸]〔馘〕首的習慣,待到日本領台中期由其開導改革始絕其跡。滿清政府当时所遺留下來的可舉事跡者,只有掠奪的形跡及布染傳染病於山地採取了自滅政策如已。例而阿里山山美村「對歐族」一村數百名,染成天花後,生存者只殘数名之慘狀了。

日本理蕃政策概括地確立者,在於明治末年佐久间總督的時代。理蕃事業採取膺懲撫育的政策,在五年計劃下編上三千万的豫〔預〕算,收効了兇暴獰猛的山地人歸順日本政府的輝煌功蹟〔績〕。佐久间總督以前,對山地人沒有一定的方針,傳闻及有一部份的日人仿樣英國虐待濠洲〔澳洲〕土人的例,提倡皆滅主義。它的理由是這樣兇惡的民族沒有教化之価值了。幸而我們山地人沒被自然神的拋棄,還生存在地球上一角落,受到佐久间總督膺懲懷柔政策,漸步地山地人向光明文化的生活踏出了。

當時的五年計劃理蕃政策所收的効果,第一:歸順了的蕃社中心部落迅速設立教育所,交通不利便的地方設立分教場、交易所、診療所、療養所、警察監督所、警察駐在所、警備治安、授產等,第二:完成了山地交通網、通信網、台湾橫貫道路開鑿五條,縱貫道路開鑿九條。

但是理蕃政策逐日推行之下,日本当局付出了日人犧牲者一万六千人,及莫大的國幣纔收効了。因當時的山地人倘很兇頑野蠻,不能理解政策,不知世界的大勢楯據深山幽谷,不知螳臂當牛車頑強地抵抗日本。所以若有日人想要入山干涉山地人的原始生活勧導改善之時,個々都用蕃刀 [酋咸]〔馘〕首遭害。但是日人受山地人頑迷抵抗,不但不掘,不顧付出犧牲,先使山地人歸順,爾後用教育,授產,衛生設施等凡及各方面指導生活改善。所以如何深山偏避的蕃社歸順了後,日人即时進出,大部份單身兼任警察 行政 教育 授產 衛生諸項職務,以身先率垂範指導。山地人雖是未開之民,也有美德,與一般人人情是同樣了。所以這樣日人有誠意的教導開化,沒有不通之理,且殊在山地人间崇尚信義,一旦歸順了後絕對服從不敢背向了。(日本領台期间雖有霧社不祥事件,可是部份的暴動,且為此事件做轉機,使日当局加強了理蕃政策,值得特記富有意義的事件,所以讓於後項另述之)

由斯誠意教導開化,不顧已〔己〕身為山地開拓献身的日人努力,如此被人驚懼的獰猛野蠻的山地人,漸步被導出光明,中日戰爭前,高雄縣瑪雅,雅彌兩鄉為最後,全省的山地人誓向日本政府効誠。

所以像如現今,日語普遍於全山地,夜不閉戶路不拾遺,若有平地人入山之时,用礼義來迎接,[酋咸]〔馘〕首的習慣,変做過去的事了。這亦是表現〞「雖是蠻族,決不是不可教」〞之事實於世人了。日人像飯後之茶話一樣常說「必走教化山地人使其成為文化人使之世人驚倒」之果現了。我们山地人時至現今,為山地献身的日人還尚不忘感謝追念。日本影片「Sayong之鐘」蕃女Sayong所表現的純情,可代表是日本領台末期,我们全部山地人之気氛。然而山地人向文明開化还殘有一步的階段时日本敗戰歸國去了。

三、霧社事件發生的根由

日本領台五十年间不顧地付出莫大國幣及人命犧牲,孜々地経営的理蕃政策史上,留下了一奌汚奌的霧社事件,其根因何在?

我们山地人對理蕃政策是有稱讚沒有怨言的。這事件純然是局部的暴動。暴動中像霧社蕃的Tolock,Tousa,及佐塚警部夫人出身的Maloyya、Maricowang、Macanazi(現在的力行村)Masitovaong(現在的瑞岩村)各部落,都替政府出力。

上層的主旨如何地妥善,可是為工作人員之未能順旨施行往々要招來誤會的。所以從事於理蕃工作的日本人員,亦不能例外,未能全部是遵守旨意的。且日人因其地理上的関係,有一種島國根性的狹度之嫌,虽是對殖民地採取同化政策,可是他们一部分还有支配者然對付新附的人民。霧社的日人指導者露骨地殊更有這種吝嗇的优越感,蔑視山地人酷兇逆待。霧社在於当時,為要新建山地人子弟學校,半義務的給些工資動用山地人。不但僅些的工資不全部給付,抽一部份貪服,而且惜〔藉〕口怠惰不尽力鞭打山地人。致使山地人醞釀了怨恨,一日人警察遂被反抗的霧立蕃總頭目Monaldao的長子殺害。為此引做導火線,即時暗密地切断電話線,当夜招集隣接部落,翌日襲擊斉集在霧社國校聠合運動會場的日人,就此慘殺的暴動開始了。

為對一警察橫暴的不滿,惹出大事件不得不說是淺慮的輕舉。可是改革原始生活未久的山地人,性情卒〔率〕直急性且很單純。不可忽視此奌了。

被傳做主謀者的花岡一郎,窺知醞釀於部落的不穩的空気,一面努力於緩和,一面報告於分室主任佐塚警部並建議予〔預〕防不祥事件的發生。可是該佐塚警部断做太平之世絕不會発生事件沒來理他。以上所述是事件真实的根由了。

事体惡化,不必単靠暴力解決,局部的現象,不能視做全体事实,若用暴力解決,其悲慘的後果,不単花岡一郎,誰人都能想像得到。他是畢業師範学校的山地优秀青年。山地人襲擊運動會場当時,恰好始會式的当中,他坐在綱〔鋼〕琴辺,陡看見暴動,舉手咜呼制止。可是事態已達到他一人的力量不能阻[阝當]〔擋〕的地步了。事至如此,而且覚到同族之責,自然不許他中立拱手傍〔旁〕観,結局被眾人推舉領導大眾,遂而頑抗日人使之辣〔棘〕手煩惱,最後寫了一部事件暴動的原因,経過反対山地政策意見的遺書,與其家族全部自盡。

在此事件日人更比山地人以上付出了数倍的人命,動員了軍隊,用飛机散布催淚瓦斯來鎮壓。遂而致使釀起世上的物議,為此故,当時的內閣拓務大臣兒玉秀雄,以下,台湾總督石塚英藏,總務長官人見次郎,台中州知事水越幸一,總督府警務局長,理蕃課長等人引責免職。並使日当局対爾後的理蕃政策慎重推行加強,寔〔實〕是悲痛而且也痛快的事件了。

然而日本理蕃政策,雖有此不祥事件的汚奌,不能論断其失敗。因為該事件付出了莫大人的物的犧牲,事後沒採取報復手段,反而做前車之鑑,愈強化理蕃政策,收効到所期的目的了。為此事件犧牲的兩方英靈,我们应該要永久來加留念。

四、霧社事件後的理蕃政策

日當局為防止不祥事件之再發,新制定了理蕃大綱,做理蕃官工作上的凖繩,並採取人物中心主義,慎重地選取重厚,篤实,甘受苦労的人物委派做理蕃官。且當其制定理蕃大綱之時,不忌憚地聽取山地先覚者的意見,接受被政〔統治〕者实際的呼聲。該理蕃大綱第一項記載:「理蕃者,是教化蕃人,使其浴到一視同仁的聖德為目的。」第二項:「理蕃者,須以信開導之。」以外對教育 授產 衛生 生活改善 交通各方面理蕃官所应凖則的方針明確地有所指示。所以实施後明顯奏果。當皇弟秩父宮來台視察角板山國民学校山地子弟教育实施情形時,看見山地子弟與日人子弟一樣的实況,感嘆向台湾總督說出:「不慾〔能〕叫做蕃人」〃以來,被当局禁止了「蕃人」呼稱,改命名做「高砂族」了。不但如此,当太平洋戰爭之時,許多山地青年喜[足雀]〔躍〕志願從軍,後來在南方作戦建立了燦然的功績,「高砂義勇隊」的名聲,轟響到四方。日人眼看見勇敢而有作戦價值,他们期待外的山地青年的樹功,呆口驚喜,從而日本人全部另眼重新認認事々関心,且被宣傳是优秀民族了。以前所有的「蕃人」「生蕃」的呼稱更厳重地被禁止使用,理蕃課亦易名行政課。山地自助會為做山地自治机関亦是這时候才設立了。

後來更注力於教育,從前的國民學校四年制,改做六年制,解禁日人山地人子弟共學,極力奨勵進修中等 高等教育。

当局不但止於如此,為要完成理蕃政策再被詳細具体的來加計劃。始政五十年記念当日,長谷川總督發表了十年計画山地平地化的辦法,以期撤消山地行政,編入於普通行政。

日本理蕃政策收到顯著的効果者,实在於霧社事件後,則其後半期的時候了。

馬関條約当時,李鴻章對伊藤博文警告:「台湾有難御未能王化的蠻族二十万人」〃倘若他有靈者,必定在於泉下感羞慚愧。

五、台湾光復当初的黑暗時期

光復当初我们山地人對祖國,像如白紙一樣全然沒有認識。在我们山地间未能尋找些関於中國文化的片跡。

對全然未知的事物,我们無可表現情感。所以山地人沒像平地人那樣狂喜歓迎祖國的接收官員。蓋也不得已了。老实說,当时只有一種対未知的事物抱了漠然的不安與期待如已。

雖是陳儀來台就任行政長官,山地相當長期间,変做真空狀態。因當時的接收官員大部份在平地爭取地位,利権及金項,當然沒利権的山地,他们拋棄不顧了。或者是想做山地人是「生番」倘有[酋咸]〔馘〕首的習慣,所以不敢伸手進出山乎。當時敢進入山地宣傳的人一人都沒有,甚至関心於山地的為政者,可擧幾人呢?

反而專在於平地,曰「自由 平等」曰「民族 自決」等々。但是只止於宣傳不見其实行。派出所,学校,道路等漸々被荒廢了。

偶而下山,觸目皆是祖國來台官員的支配者然的旅威。軍隊藐視法律欺弱與掠奪,凌辱子女。公務員貪汚的惡評入耳。言行不一致的事实,処々入目了。

因之,對当局憤懣嗟怨的聲彌滿於平地,遂而生出勃〔爆〕發了二二八事件。事件後陳儀当局採取了慘酷的報復手段,殺害無数的無辜青年,真是大々的失策了。

陳儀離台,魏道明継後就任省主席,對山地抱持了関心,設立了山地行政處。可是因一般行政不妥之故,幣值貶落生出惡性インフレ〔通貨膨脹〕,遺留了種々的弊害遂而去職了。

憶念光復至民國三七年末期间,山地行政方針沒確定,最初隷属於民政廳山地股,更由第三科山地行政處,沒有半年被撤銷設立了山地指導室,後來再改變属在第五科。像這樣朝令暮改,致使工作人員未能安心盡職,山地人沒有唯命是從之倚靠,反而有一種退步原始生活的惧懼漸醞在山地间。雖然光復後一些山地人被当局登祿,他们只是個下級幹部未能逆堵大勢所流。常風闻光復後台湾人很多升大官,可是台湾的光復絕不是為少数升官的人幸福,本期望我们全体的幸福了。所以像這樣的時期,我们那有什庅希望可言呢?對現实那有不會抱不滿呢?一部份的人對祖國懷疑也不無其理了。蓋為此故,許多本省人民受了共匪煽動宣傳誤迷了去就的素因,亦即在此豈不是嗎?

六、新希望

陳儀等搗乱了楽土台湾去職後,陳誠将軍蒞任台湾省主席,省民像以前對陳儀等懷疑的眼光一樣沒有來放鬆。可是鉄面無私,高潔的陳誠將軍,蒞任不久使省民感取〔受〕了好印象與湧〔擁〕抱了不期待的希望。陳將軍有一時期親住在鄉间親接觸省民,已有知悉了自光復以來人民的動向隱情。所以知悉了人民的困苦呼聲,馬上实施三七五減租,断行幣制改革安定経済,肅正軍規 膺懲貪汚等,民心就穩定下來。禁伐國有林(保安林)公佈保留地辦法,直接為山地人图謀福利增進,亦他的須要特記德政之一了。山地人雖言是未開之民,它的正義感與愛國熱忱,絕不自認輸負國內各省,或者是世界上那一國的國民了。受惠如斯善政,那有不知或不反应呢?所以從前認為祖國的為政者都是陳儀等一樣的観念自然消散去。可是為既已深刻入省民腦裡的惡印象,政府與人民间的阻隙一時的未能填塞起來。共匪趕此间隙,大吹宣傳已泌入本省各階級。

我常思,「若就光復当初像陳誠将軍這樣的人物來台主政,台湾今日更明朗得多了,尚且二二八事件這樣的不祥事件絕不會発生,也免致使今日当局忙於檢肅共匪,免損失了很多人命。」

中央政府遷台以後,台湾的政治殊上軌道,地方建設,輔導工業發達,復興農村,徹底的推行三七五減租,完成地方自治等,為民施政的善政,人民皆应受感激,愛國熱情日比一日湧沸起來,是不可置疑鉄的事實。人民亦能明瞭認識政府絕不是看做台湾是離開祖國五十年由他國手裡回來的継子。

這樣生気勃々的雰囲〔氛圍〕気自然傳滿到山地。政府対山地殊重地致力教育,不但是青年人,不!全山地人都感受到無限的前途與力量了。

七、回顧與前望

「回顧過去以資将來」〃我肆無忌憚地謳歌日本領台期中的統治,批評光復以來政府施策的得失民情的動向,也是專心信賴政府顧慮弱小民族山地同胞之将來使我寫綴此愚文。

對向日本理蕃政策感謝也不是我的根性懷戀日本,且徹底的被奴隷化,駡倒陳儀等執政時的黑暗,豈可言是向政府提楯反抗。日本付出了許多犧牲開導山地人由野蕃[酋咸]〔馘〕首的原始生活向文明緣〔路〕上進出,是事实的鉄証。陳儀等執政遍吹過了全省廃敗的風,是不能否認的事实了。好事被人讚美,惡事被人惱恨,這樣的正義観念是自然附與〔賦予〕人類的德性。我所述過的思想過程諒可代表一般的山地人,一般的省民了。

為信賴政府披攊誠意之故,赤裸体地吐露,若受忌反而加重了罪我也是沒辦法。惟為此能做政府参考資料之時,我的本望就已達到了,死亦可而不恨。或者当局能了解我的真意亦不一定。因真实痛愛之故才敢批評。

⑵我一面罵倒陳儀等失政,一面誇讚陳誠将軍以來政府的德政,是由衷心発出的真聲決不是追隨的事大主義之偽言了。

由此德政,使我们的前途希望,繫結在政府,燃起了胸中愛國熱忱的火炬。要退向原始生活的杞憂化做水泡,日人附與〔賦予〕我们文明開芽,絕不會継承和蘭佈教的滿清政府那樣使其枯死,且而更受撫育長成才對了。三民主義的民族主義能保証山地人與國內各民族一律平等,民権主義更使我们覚醒進出政治界活躍,民生主義使我们的生活改進更現代的才對了。将來大陸的沃野期待我们跳出狹小的高山地帶迎接我们効用了。像這樣更比日治时代以上現今的全省民喜[足雀]〔躍〕歸回祖國及有無限的希望。

⑶我一時受共匪的宣傳被迷去,後來恩受政府鴻大無辺的德政,赦免了罪過格外地恩浴到。

蔣總統以下各首長長官賜謁,感激感謝之念無時有忘。

這次為的不注意,致使被疑誠意,再遭受羈押,反思之下,不堪懺悔之至。然而拜謁当時拜受的訓辞,深印在腦裡信仰不忘。我向各長官誓約的言語深信定必受聽。

祖國的人比日人更好,寬量大度崇尚信義。所以深信有疑晴嫌解竭盡赤誠之日。假使不能受赦,追问了過去的過失,受嚴重的処分,我也沒想殘念。因為全山地被政府的恩澤沾润,生了新希望與力量,日漸発展。受共匪宣傳迷惑的原因,究竟起來亦是這奌。

我们暗〔諳〕於國內事情,共產黨,共產主義是何事何物全然不知。亦不是像机會主義者乘机取巧想要做大官,只是在於陳儀等失政的黑暗時期裡,暗中模〔摸〕索,迷途去就如已。政府既然沒否認陳儀等失政,我们被共匪宣傳煽惑而迷途的動机,諒必受当局能加以了解。

八、愚見

由於絕對信賴政府,惜愛鄉土之心切,平素有所痛感的事項陳述一二,供以参考。

⑴当局過急於檢肅匪諜,民心有些微恐慌之感。因有被嫌疑二三年还沒定罪呻吟在冤獄的人决不一二人。凖備反攻大陸的大事業前提下,雖是不得已,然而免付出犧牲更可團結民心使其效忠政府的辦法不可說沒了。我相信「恩」比「威」更有偉大的力量。况且被问匪嫌的很多台湾青年,大部份都是前文所述情勢下,對現實一時的抱不滿誤踏迷路的。他们的大部份與我同樣,不知共匪治下的惨状,未能辦白共產主義。政治若開恩典之路他们定必誓約死忠於國家。

⑵鑒例於太平洋戦爭時期高砂義勇隊在南方作戦建立了輝煌的功績,際此反共抗俄,消滅共匪凖備反攻大陸 拯救大陸同胞之今日,組織山地特殊部隊,以備來日山岳戦者,我们山地人定喜[足雀]〔躍〕志願從軍,将來定必能建樹偉功。可報答政府鴻恩尽國民之義務了。

⑶設立山地行政專管机構,重奌的推行事業,以期收効費少功倍之果。我们常聽取,当局更比日治時代以上花了很多的経費努力於山地的発達。可是在我的愚見者大有应改之餘地。

試述之,現在山地行政雖是省府民政廳第五科管轄,職員編有三十名其他有関山地事業机関,即教育廳 建設廳 財政廳 農林廳,警務處衛生処,交通處公路局,水利局掌務山地事業職員大約有四十名,計共有七十名,與前山地行政處編額同数,三九年省山地行政事業費豫算額二千五百万元,人件費占其大部数額即二千万元之多,事業費僅々五百餘万元之状態。比較日治時代總督府理蕃行政人員十七名实有縮少机構,設立專管机構以節人件費動用於事業経営之必要了。且日治时代理蕃経常費有四百万圓(相当於台幣七八千万元),復興祖國,凖備反攻大陸之今日,在政策上,不必像日治时代那樣的多額餘費要求編算於山地行政事業費,只要宝貴的國幣,有效的重奌主義考究事業的進行,以期收効費少功倍之果,殊為現時局下,必要之事了。此奌我们山地岀身省議員林瑞昌亦常有力說。

⑷遷移山地人移住於平地之平地化政策,須要詳密周到之考慮。

政府提倡山地人移住於平地之政策,其主旨我们絕對讚同。山地的境界能早一日解消,能與平地人列伍於文化水凖,本是我们山地人終局的希望。能保持山地的美風同化為大中華民族,成做愛國忠誠的國民了。但是推行此政策之时須要慎重詳密周到之考慮。

照現在山地人情形観之,民情現尚低落,暗於世情,移住平地之時定落伍於生存竸爭。且平地流氓莠民很多,大部分刺墨,賣笑娘淫賣女亦不少。如此惡模樣,像山地人暗於辨善惡,且習惡易於習善之人情上,殊有考慮之必要。從前我们祖先刺墨,我们引為自恥,已改除了,反而流行於平地青年,殊不知誰是蕃人,使人莫解。憧向於侈[亻奢]〔奢〕富華的都會生活,下山移居平地的山地人,因生活之所逼流落為乞丐在台北市內哀乞金錢的实例我親眼看見。山地女子羡望平地女子穿錦衣塗胭脂高皮靴,逃亡下山流落於胭花界賣肉体的实例曾有風闻,甚至流落到今〔金〕门島渡世的山地女子也有。我们闻及之餘不堪慨嘆了。鑒於此实例,対於山地的啟蒙教化,深望高明当局的考慮。

⑸復設山地青年修鍊道場,实施教訓。

在於日治时代,為養成有為人物計,十五才〔歲〕以上畢業國民学校的山地青年一概要在青年修鍊場施訓軍隊式的訓練,期间一年,其他的畢業者亦要在設立在各部落的青年道場夜间受教育。山地女子亦另設有女子青年會,施訓做主婦上所應有的智識與教養。高砂義勇隊之忠勇樹功,「Sanong之鐘」那樣的美談,皆此青年修練道場女子青年會教育之所培成了。

我们鑒於此良好之教訓施設,須要自光復後自然形消的此施設重新再設立起來,普遍地全省山地,施訓山地青年,徹底的培養三民主義精神,提高國家観念,學識了民主國家與共產國家之分別,激燃起反共抗俄,消滅共匪收復大陸之敵[忄気]心及必勝之信念,終為一忠黨愛國之國民。從前有此設施及其收効,若復設之時易於实行効果無限矣。

⑹設立山地農業講習所,養成技術人員图謀改進発達山地農業。山地農業技術幼稚,天然條件異於平地農業,故其從前所有栽培之農作物,從而有特殊之品種,種類。故其計謀發達者,技術上之改良殊為必要。

鑒及以此,從前日治时代曾設有農業講習所,由各部落選出國民学校畢業者入所講習,成績优良者,再進而見習於農事試驗場,熟練技術,廣聚農業智識後,回鄉担当農事指導頗有顯効。所以望当局再加以考慮設立者,定必山地農業日進改良,增加生產,能自給自足了。

民國四十三年一月十九日

 
三、〈臺北縣海山區三(山)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情書譯文〉:引自楊和穎主編,《桃園老照片故事2:泰雅先知 樂信.瓦旦》(桃園市:桃縣文化局,2015),頁102-103。

台北縣海山區三(山)峽鎮大豹社原社復鄉陳情書(譯文)

日本帝國之野心下,日清戰爭之結果,日本占據了台灣,以強權平定了平地。終於明治三十六年(民前九年)對山地開始討伐,經過四年之抗日戰爭,眾寡不敵,明治三十九年(民前六年)時,失守祖先墳墓之地大豹 退居大溪地區之山地,分散居住。其後明治四十年(民前五年)為收復祖先墳墓之地,與同志相謀,再復起奪回 自大溪郡枕頭山經「ルブ山」到文山郡「リモガン」(現福山)之隘勇線,但由平地增援之日本警察隊反攻下,又帰日本手中,終告失敗,永遠無法復帰至今。將當時詳細歷史記述如下,做為參考並請体察戀慕鄉土之心中。

原來我們台灣族(高山族)是台灣的原住民族,往日住在平地,以歷史看實為明顯之事。歷年由大陸或其他區域移入台灣之各種民族,壓迫謀害現住民族,漸漸逃入山地,為保持民族,佔居要害之地,抵抗外侵。因此隔絕了文明文化,被稱為蕃人,實為悲痛遺憾,此就是台灣族(高山族)耿耿於懷之事。一直到清國時代,我們角板鄉台灣族(高山族)自大溪郡關門為起點大赤柯山、石龜抗山、自石山、自石鞍山、大豹山、鷄寮山、熊空山、加九嶺做為境界線,居住在新柑坪、舊柑坪、阿母坪、八結、水流東、十三分、五寮、大豹(現插角、內插角、外插角、有木)。清國政府在楠仔溝、八結、大豹等地開田指導原住民耕種水田之方法。嗣後日本以日清戰爭之代價佔據了台灣,日本人企圖搾取山地資源,最先以甘言美語著手製腦事業,自平定平地後,明治三十五、六年間,遂漸執行山地行政,種種惡宣傳,意志之疏通,及差別待遇等因素,發生製腦事件,以隱匿土匪之罪名(事業上隱匿逃入大豹之平地同胞)提出武力政策,開始討伐山地。自明治三十六(民前九年)至明治三十九年(民前六年)四年間,向大豹社前進隘勇線四次之多。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之前進隊,以寡勢擊退日警,特別在白石鞍山奪取日警大砲做為戰利品,自白石鞍山向三角湧(現三峽)砲擊日警。第四次隘勇線前進時,日警第一線隊,沿著大豹溪前進被我們擊退,但日警第二線隊由白石鞍山迂回前進,被兩方挾攻之下,人與人直接交戰死傷不少,眾寡不敵,掉下悲憤之淚,棄守墳墓之地大豹,徹退去大溪郡下山地志繼、角板山、烏來、優霞雲、義興、霞雲各社居住。同年枕頭山(角板山西方要地)方面也前進隘勇線與角板山之同胞,協力防守,但失守被日警佔據,自枕頭山被砲擊下,終于大溪前山同胞帰順日警,容認了通往台北州文山郡「リモガン」(現福山)之隘勇線。於明治四十年(民前五年)再次反抗日本(蕃匪事件)一夜之間,奪回自枕頭山至「リモガン」之溢勇線(除角板山)。我們向角板山砲擊並包圍,但日警由平地增援,再次敗退,被奪回隘勇線,復帰墳墓地大豹社之願望亦帰于水泡。嗣後隘勇線架設鐵絲網,其警戒設施愈來加重。日本政府增設理蕃課採取懷柔政策。但佐久間總督就任制定五年理蕃計劃,自明治四十三年(民前二年)起,執行武力政策,經李棟山、ボンボン山之激戰終于後山同也帰順日本。全山帰順後,採取集中移住之政策,陷于集中在少區域之窮困生活。嗣後一再企圖復帰大豹社,一次回帰大豹社從事農耕,但經二年又被迫移住志繼。悲哀的弱少民族,被政治壓迫無法抵抗而經四十年之久忍痛等待達成再度會面父母兄弟之靈之願望。

幸虧我國八年抗戰,日本投降,光復了台灣,可享受三民主義民族平等之德政,优其對民生、教育問題之關懷實為感激,誠懇的表示謝意。脫離日本之壓政,還帰自由平等,光復了台灣,被日本追放後山之我們,應復帰祖先墳墓之地祭拜祖靈是理所當然之事。光復台灣,我們也應該光復故鄉,否則光復祖國之喜何在。

我們必需復帰墳墓之地,自失地以來一天也不忘過故鄉,滿懷戀慕之情,四年之間我們之祖先以寡勢流血抗日,台灣光復帶來,能復帰故鄉慰祖靈實為感謝不盡,我們盼望復帰故鄉,懇請体卹實情惠予復帰故鄉,如能復帰墳墓之地,平地同樣課稅亦忍痛接受。

          陳情人 林瑞昌
林忠義

附呈(日本領有時原社居住者名單及地圖各一份)

中華民國參陸年六月八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