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的時代精神

160924_%e5%a5%87%e7%be%8e%e5%8d%9a%e7%89%a9%e9%a4%a8_02-01

時代精神

  「時代精神」(zeitgeist)一詞在維基百科裡是這樣說明的:德文意為「時間」(zeit,對應英文「tide」和「time」),「精神」(geist,對應英文「spirit」),意指在一個國家或者一個群體內在一定的時代環境中的文化、學術、科學、精神,和政治方面的總趨勢以及一個時代的氛圍、道德、社會環境方向以及思潮。以上這一段概念性的說明,含括了廣泛的範疇和內容,應該也包含了我們所知道的「藝術」範疇。

  如果例舉藝術家的創作、或是人們所做所為的動人故事,或許是一種容易理解「時代精神」的接近方式。舉出博物館所做的事和人之間的關係,也多少能讓我們具體地體會「時代精神」的可貴之處是什麼。我因此寫《奇美博物館:幸福夢想》,從有形的物質世界來認識上一代人的無形精神意識。

  我認為奇美博物館於2015年初在台南開館,象徵了南台灣累積文化能量到了一個關鍵時刻。《奇美博物館:幸福夢想》新書分享會以「時代精神」為題,希望凸顯台灣博物館自19世紀末開始,馬偕在淡水設立第一座私人博物館,20世紀初,台南誕生第一座公立博物館,至今135年期間(1880-2015年),在台灣島上的人們對「美」的想像和實踐,所創造出來的豐富博物館世界,其中隱含著「時代精神」。

20160915_287▲奇美博物館的建築,吸引遊客逗留、拍照。(曹欽榮 攝影)/h5><

 旅行存在感


  不管我們在國內外旅行,是否有機會發現他國異文化的時代精神?這是旅行者到達異地的博物館參訪時,多少會有的「疑問」吧!旅行者不斷好奇四處「凝視」,除了行走或移動,五感全開,感知異文化的各種元素,探索新的世界。這個時代被形容為旅行奇觀的時代,似乎需要了解愈來愈多的「旅行奇觀」現象,而博物館結合藝術展演方式,尤其具有明顯的「奇觀」特質。

  旅行的時候,遊客到達任何一座城市、鄉間的博物館時,感知應該更為敏銳;博物館竭盡所能地費盡心思,觀眾都會所有感應吧。博物館每日為觀眾開門,為了打開觀眾的五感,增進新知,結合了各種藝術展演方式,吸引觀眾。因為身處為了大多數的觀眾而存在的博物館環境,觀眾在博物館的「存在感」,更為普遍又強烈。

  刷「存在感」成為流行口語的今天,當代觀眾與博物館的互動,已然展開了新的「展示」時代,「展示」和「存在感」是一體兩面,有研究者甚至指稱這種現象叫做「展示情結」,從實體到虛擬的展示,當今的時代是否因為展示的多樣元素而具有博物館的精神?還是,讓我們一起來探索什麼是刷存在感的「展示情結」!

20160719_175▲2016年瀨戶內藝季小豆島上的藝術創作。(曹欽榮 攝影)

海的復權:瀨戶內藝術祭

  您或許知道花東、新北市、桃園市,從今年夏天至今,舉辦了東海岸大地藝術季、北海岸藝術祭、桃園地景藝術節。這些藝術創作大都位於台灣島海岸的戶外環境,有不少介紹或評論文章連結到日本今年的瀨戶內藝術祭。您能想像整個台灣島到處都有藝術創作的時代來臨嗎?

  瀨戶內藝術祭準備了7年,於2010年第一次開辦。藝術祭甚至可推演至更早的1990年代前後,福武集團在直島進行「島和人的夢記憶」系列好生活的美術館和藝術計畫。進入21世紀前,幾次的直島會議討論了:如何推進藝術家觀察在地博物館的活動,於地域環境中再創作;因此醞釀了下一波「跳島」地域藝術創作的串聯,從一個直島到7個島、12個島;以「海的復權」關鍵詞作為藝術祭的總展現精神,目的是為了活化帶著希望生活的島嶼地方。

  我已在台北的兩次新書分享會,分別從旅行感知、藝術創作不同面向進入「博物館的時代精神」主題。這次分享會將從旅行者感受到的日本瀨戶內藝術祭的時代精神,談談鄰國日本3年一次的島嶼藝術祭,帶給我們的體驗和啟發。第三回瀨戶內2016藝術祭,分為春、夏、秋展期,前往參訪的台灣遊客不少,台灣的設計或藝術雜誌、網路上也出現了一些介紹和評論,看到了「時代精神」嗎?

20160718_113▲台灣藝術家王文志在今年瀨戶內藝術祭的作品。(曹欽榮 攝影)


  瀨戶內藝術祭和博物館的時代精神有什麼關係?簡單說,人們創造的精神某方面為了解決困惑的「存在感」,某方面又為了「存在感」和困惑的解決方案,以博物館的形式保存了創作成果,便於分享給更多人。瀨戶內藝術祭出現了一些永久「展示」的新形態美術館:一作品一美術館。

  第一次瀨戶藝術祭從2010年7月到10月,四個月時間預估參觀人數30萬人次,最後統計結果共計93.8萬人次,社會總動員的能量確實驚人。藝術祭委員會決定:不是為了量的增加而是為了重新定義「豐富地方」的新世紀,決定續辦2013年藝術祭。只有實際走訪島嶼,受到地方人士熱情接待,總策劃福武總一郎因此相信:一個快樂地方的笑顏,真正是他相信的“幸福是甚麼”的所在,不再是概念化「振興地方」的慣性想法。用福武抽象的話說:「使用存在的元素,創造不存在。」具體的說法:「文化是我的經濟學」。對總策展人北川富郎來說,卻是一條漫長、又起風的路途的開始。

  台灣也有兩位藝術家王文志和林舜龍的創作,在瀨戶內藝術祭的小豆島受到注目。他們的作品所具有的時間和空間的當代「存在感」,只有在現場穿梭、逗留思索,您才會體驗到令人印象深刻的真正創作意味。邀請您來參與這次分享會,回應當代地方藝術博覽會,連結全球遊客「凝視」的存在感。

20160719_056▲台灣藝術家林舜龍在小豆島的創作。(曹欽榮 攝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