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亮光照見世界

台東綠島的文化遺產


編按:本文曾刊載於《民報文化》雜誌雙月刊2016年/第15期(11月號)

  一般性地介紹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網路上或園區網站已有不少內容;針對綠島監獄簡史,台東縣綠島鄉公所發行《綠島鄉誌》的〈監獄篇〉也能在網路上下載。我想從地方認識全球文化遺產的視角,談綠島園區需要在地團體參與經營、詮釋永久屬於地方、日夜相處的人權遺產,這是全球文化遺產與地方緊密結合的必然趨勢。

  順勢而為,將因此深耕地方文化、面向全球觀光的長期效益;展現台東連結綠島帶給世界有關人權、南島、原住民文化的多樣故事、普世價值、溝通教育、藝術展演、博物館遺產實務的多種機會和挑戰。

綠島園區照片_2_調整大小▲綠島人權紀念園區全區照片,右側為新生訓導處監獄區(1951-1965),左側為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區(1972-1987)。(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旅遊一直是台東的重要產業之一,這幾年來在地多樣文化廣泛地吐出新芽,並與國際交流如南島國際會議、島嶼音樂祭等,形成跨界文化交流。台東旅遊的特別旅程之一:多數遊客前往綠島充滿著興奮心情,追尋著亮麗陽光、湛藍海洋,享受著晨曦雲彩、夜空雲河。年輕遊客舟車行遠,當她/他們遇到島上的監獄遺址,陽光撞見暗黑之地,年輕的心情如何體會四十多年之間,同樣年輕的政治犯在島嶼度過的每一天!

b▲2016年6月,「島嶼音樂季」花東音樂家與沖繩音樂人於台東鐵花村交流演出。(曹欽榮 攝影)

c▲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內導覽解說,背景牆面為政治監獄時期留下的宣傳圖樣。(曹欽榮 攝影)

紀念遺址和台灣民主化

  到達綠島監獄時,多數遊客可能都是有生之年第一次走進監獄。如何感知環境的張力和故事,每個人都有難以描述的初體驗心情,是見證死亡走向希望,還是感受生命活過的力量,或是有其他的體會,我們對他們的感受了解很有限。日常觀眾互動、記錄和訪談是不二法門;在地積極參與遺產經營、詮釋,貼近遊客心情,遺產在日常實做中顯得更可貴。

  現在回顧,是歷史的機緣也是民主帶來的機會,阿扁執政的不同階段,順應民意設立:台北228紀念館(1997年開館,台北市二二八和平公園;阿扁1994-1998年擔任台北市長期間);綠島人權紀念園區(2001年)、二二八國家紀念館(2007年,台北市南海路)、景美人權紀念園區(2007年,新北市新店)、白色恐怖受難者紀念碑(2008年,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等。

d▲位於台北市中心的台北228紀念館。(曹欽榮 攝影)

e▲綠島人權紀念園區於2002年12月10日開放典禮,近百位受難者及家屬出席,先期開放遊客參觀。(潘小俠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f▲位於台北市南海路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大廳。(曹欽榮 攝影)

g▲2007年12月10日景美人權園區開放典禮,來自多國的人權救援者出席。(曹欽榮 攝影)

h▲位於總統府凱道上的白色恐怖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典禮,受難者及家屬合影。(2008年3月27日)(曹欽榮 攝影)


  這些台灣戰後史重要的紀念館,在世紀交替前後設立,目前都處於博物館法治地位不明狀態。檢視紀念館開館後多數缺乏年報紀錄,更嚴重的是缺乏累積轉型正義期間全面性探究歷史真相的文獻基礎。作為當代「記憶所繫之地」的紀念館,避免政治干擾文化,繼續深化台灣民主的重大社會工程,路途還很遙遠。這是轉型正義期間最不容易被關注,卻無比重要的新民主、新文化的博物館任務。

  今天,正當轉型正義立法時刻,「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已通過「不當黨產條例」。未來框架立法:「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及保存不義遺址」、「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的三項任務,都和紀念館宗旨關係緊密,不義遺址立法將影響地方參與遺產經營的方式。

  位處台北的二二八紀念館、景美園區擔負戰後轉型正義立法的主要博物館任務:廣泛蒐調檔案及口述、研究出版、提供推廣人權教育基礎工作的各種媒介和方法。而綠島政治監獄紀念地因為歷史累積、現代旅遊型態變遷,它是與遊客溝通人權教育的獨特「記憶所繫之地」,需要中央政府明訂法治機制,支援台東、綠島在地民間經營遺產;從國際社會的黑暗觀光發展來看,更有必要如此做。這樣的做法和目前以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由中央官僚體系管轄綠島、景美園區的方式,思考地方永續經營人權遺產的基礎點、傳播效應,完全不同。

全球的暗黑遺址


  眾所周知,談到歷史記憶、轉型正義、紀念地,總會提到二次大戰時期的猶太大屠殺以及德國經驗。全球各地大大小小的紀念館在以色列、美國華盛頓、德國柏林的大屠殺紀念館,和集中營紀念地如世界著名的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研究者認為人們認識大屠殺已形成了「國際化」的趨勢。世界各地許許多多紀念地、紀念館,正面臨解讀民主社會發展下的觀眾與博物館更友善、平等互動的課題,進一步涉及了人權歷史延伸出來的當代人權論辯議題。

i▲德國柏林東北邊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裡的紀念碑。(曹欽榮 攝影)

j▲柏林市中心著名的謀殺歐洲猶太人紀念館地下資訊中心,展出歐洲猶太人大屠殺。(曹欽榮 攝影)

k▲德國東南部慕尼黑附近的達豪  集中營紀念地,是當時西德境內最早開放參觀的集中營。(曹欽榮 攝影)


傳統思維下的紀念館官方經營方式因此備受挑戰,漸漸改向民間協作經營的活潑對策。晚近研究指出長期以來由上而下發動的遺產法律體系、經營政策,依賴中央政府預算,形成逐漸僵化的體制,不利於政府財政並且無法應對變動快速的社會。尤其,地方生活與遺產觀眾共感,面對全球性旅遊所需,人權和遺產交錯新議題的研究成果,激發了由下而上營運遺產的變革。

  新型態的黑暗觀光包括了德國柏林「恐怖地形學檔案中心」、紐倫堡納粹黨集會場改建為「法西斯和恐怖的檔案中心」、甚至包含美國紐約911紀念館等等,擴大了黑暗旅行現象和人權觀念的解讀。當代遺產研究學者暫時定義這些遺址是黑暗、恥辱、困難或恐怖的遺產,各式各類的稱法和內容,無不為了增進我們了解這類遺址為什麼存在、我們與它們的關係、透過遺址增進人和人了解跨文化的道德、哲學的思維,紀念館可說是挑戰觀眾的衝擊性思辯場域。

l▲德國柏林市中心納粹被轟炸的情治總部遺址設立「恐怖地形學檔案中心」。(曹欽榮 攝影)

m▲德國紐倫堡納粹時期黨集會場改建的「恐怖與法西斯檔案中心」。(曹欽榮 攝影)

n▲完工前開放的紐約911紀念地圍籬。(曹欽榮 攝影)


  今天一般所稱的文化、自然遺產已經被視為全球性觀光的亮點,雖然吸引我們的各式各類文化遺產類型:如博物館、考古遺址、古代紀念碑、宗教遺址、生活文化、工業遺產、困難遺產或死亡遺址等等,都環繞著「為了繼承過去而運用於今天」的概括說法。台東不乏這些待重視的遺址,但是需要嚴謹研究,才會有永續的運用前景。

  隨著社會、經濟、環境、政治和其他因素,改變我們了解文化觀光的需求、地理、人口和心理特質及旅遊動機的分析。而遺產的基礎建設、文獻研究及詮釋、供給食宿及大眾運輸等,都成為地方參與經營遺產,切身且權益相關的考量因素;文化遺產經過深入研究,才會是重要的觀光產業,用以面對來自全球的黑暗觀光潮流。

  二十年前的國際期刊《遺產研究》(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ritage Studies)出現了「黑暗觀光」(Dark Tourism)一詞,2000年《Dark Tourism》專書出版,相關研究持續增加,幫助觀眾和經營者理解紀念地、紀念館、恐怖死亡之地的特殊旅行體驗。黑暗遺址需要用心經營且提出有效、適當的發展政策;博物館如何管理、詮釋和推動人權教育,和當代社會各階層互動,關係緊密又強烈。因此,我們需要更充分理解黑暗觀光現象在社會、文化、歷史和政治各層次的脈絡關係。

地方經營遺產和觀光


  除了遺產研究者指出由下而上在地經營遺產的途徑,為了深耕地方文化和多面向理解世界遺產的新興課題,需要在地的大學、學術機構、社區大學等設立具有跨界活潑的遺產課程。台東大學曾經開辦「產業經營碩士班」,值得集思廣益再開辦「文化遺產經營碩士班」,長期培訓在地經營紀念地、博物館、地方產業的文創人才,全面紮根地方、面向全球。

▲綠島南寮商家販賣的「通俗」商品。(曹欽榮 攝影)


  自1990年最後一批政治犯離開綠島之後,綠島同步開始發展自然風景區觀光,二十幾年來觀光發展走在紀念地籌謀之前,園區至今還未準備好面對未來願景的機制。綠島觀光的現況充斥通俗化的商品,位於南寮很多商家販售「大哥」、「監獄」符號的各式各類商品,最近15年店家經過幾輪更換招牌,用的、吃的,「大哥」、「監獄」符號仍然不變。

  戒嚴年代象徵恐怖的「火燒島」印記,漸漸被世人遺忘,不知不覺只存在「大哥」和離島觀光歡樂的認識。封閉未知的政治監獄孤島,人去樓空的廢棄監獄被當代使用為「人權」遺產,人們的說法和印象隨著時代變遷,歷史記憶逐漸模糊還是明晰?

  綠島或許不需要黑暗觀光,需要陽光旅遊;最近綠島石朗浮淺區的千年大香菇頭折損,發出了自然觀光的深層警訊。困惑於當代紛爭的我們,要記憶或遺忘黑暗歷史,關係著綠島的未來前景;台東的自然、文化遺產想像和實踐正處於關鍵的時刻。

綠島監獄遺址逐漸被遊客視為台灣走向民主、自由的見證、觀光地方,或是民主朝聖之地,紀念地的經營政策對台灣民主深化、普及人權教育,同樣具有重大意義。台東豐富的自然地球史、多族群南島風貌,加上爭取民主、自由的紀念地,具有歷史遺產的獨特多樣文化,有機會在全球綻放出人性的暗黑及亮光。

  想像德國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在各地設立納粹時期、東德時期的歷史遺址,政府、公民與「克服歷史」共舞同感,深怕遺忘「非人對待他人」的深層記憶,德國經驗讓我們了解近現代史的「遺產」對人權教育有多重要。台灣已經設立的公私立紀念館到了今天需要重新檢視,看看全球各地的紀念館發展的志向,找到台灣自己的紀念方式和作為。

q▲位於台東市區的台東縣立美術館。(曹欽榮 攝影)


  台灣談原住民、戰後二二八、白色恐怖轉型正義的時刻,我們深深期待不久的將來,台東將設立原住民人權被侵害博物館(運用史前館現址),近現代歷史遺留的綠島人權紀念地、台東美術館,加上長遠歷史遺留的史前博物館(最好移回台東火車站,創造史前遺址和火車站新複合空間),以上這些遺產將形成台東特殊的人權、南島、藝術文化縱深的開闊想像,創造活的南島生活文化。

(作者曾規畫台北228紀念館、綠島人權紀念園區;採訪整理《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新著《奇美博物館:幸福夢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