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陳孟和長輩

【編按】昨天中午與陳前輩女兒通了電話,然後收到「美里」姊寄來的依媚兒,讀來令人無限感傷、令人心情激動;立刻回信請她能同意將此文放入部落格,收訊出了問題。遲至此刻,立即分享,以告慰陳前輩。家屬遵照陳前輩生前交代,一切從簡;家祭11點,公祭11點半;大家來致意送行,她/他們誠敬心領。

文/林美里(政治受難者林恩魁 長女)

  得悉孟和長輩病逝,正是農曆新春元宵節前夕,迎春之時,卻無法消弭心中之悵然與傷感!尤其正當台灣海內外,許許多多紀念二二八國殤活動,熱烈又廣面的展開之時,我,以一個台灣白色恐怖受難人家屬之心情,必須送別此位曽經繫獄綠島政治冤案十五年的受刑人,我啞然淚下;是無語問蒼天?

20140509_%e9%99%b3%e5%ad%9f%e5%92%8c%e8%88%87%e6%9e%97%e7%be%8e%e9%87%8c%e5%a4%ab%e5%a9%a6▲孟和長輩參加「獄外之囚」新書發表會,左起:筆者、陳孟和,外子陳明恭于05-09-2014。(林美里 提供)

  眼看臺灣「美麗島」,在歷經七十年,辛酸漫長的「監獄島」歳月之後,如今有幸天佑台灣,民進黨再獲執政機會。然而,內憂外患交攻之下,台灣人民享受公平正義,而成為真正的「民主自由島」之願景,似乎仍然飄搖又遙遠!

  若有郷親曾經去過綠島,而且參觀了「台灣人權綠島園區」的話,必然能夠體會陳孟和前輩,為了歷史真相,以及歷史傳承,他是如何地以個人的生命,不計辛勞,嘔心瀝血在進入老年時期,以超過十年以上的歲月,肩負著受難人以及藝術家的身份,去參與園區之複製,重現歷史場景。因為那個「火燒島」,在西元一九五十年代,曾經囚禁了萬千所謂的「思想犯」。有年輕的大學生,以及更多的醫生和社會各階層之中堅份子,不因為他們殺人犯案,而是因為他們有頭腦,憂心中國國民黨憑藉反共招牌,挾持美國之反共政策,奉行獨裁專制、殺戮異己,進而鞏固統治台灣島之實。歷史真相必須昭彰明世,重建歷史真相這件大事業之建立,孟和長輩當仁不讓,是以令人感動,並且無限感激!

  孟和長輩,提起先父林恩魁醫師,在綠島囚獄七年中,曾經細心醫療好被攝影機鎂光燈泡灼傷臉面的孟和長輩,是他感銘在心的往事。而先母髙雪貞女士,勇敢卓絕,不畏困難長途跋涉,總共六次帶我這當時唯一的孩子,去火燒島探夫。幼小天真的我,曾經帶給孟和長輩無以言喻的感動,他因而對生命再次從廢墟中抱有希望。

  2014年,透過台灣國家人權博物館,政治受難者林恩魁口述歷史影像紀錄專輯的製作單位之安排,孟和長輩與外子陳明恭和我三人,在台北景美人權園區,我們第一次會面。他告訴我,當年是自在蹦跳的小女孩美里,使他感情上得以再與監獄島外面的世界聯繫上,因而喚回他求生的信心。

  後來他十五年刑期滿,回到家園。終於結婚之後,給自己的大女兒取名「美里」,以資紀念。他的敍述,叫我心底激動無比;原來當年先母帶我顛簸跋涉,翻山過海去綠島探父,即便小小心靈有一百個不願意,上帝是有祂特別的美意,借用我來扮演「希望天使」。怪不得至今仍然有那麼多當年的受難者,即便數十年後,依然記得昔日那一個活潑蹦跳的小女孩-美里!

  如今和藹堅挺的孟和長輩,走了!安息了!我確信在天堂的國度,有他喜愛的小提琴的樂音,也有天使的頌讚,寧謐的天籟美聲…啊!美麗的和平之地,正環抱著台灣的高貴英魂!

晚輩林美里敬輓,美國洛杉磯
02-12-2017

註:孟和長輩在綠島時手製一把小提琴,如今已捐獻給人權博物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