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子婿退而不休

《台灣公報》創辦人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

文/陳美津(美國台僑,寫於2016年)

我們這一生最難忘的一年將是2016年,因為傑理終於決心從FAPA退休了。而他也將停筆寫《台灣公報》( Taiwan Communiqué)。他是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才決定退休的。傑理在他的辭呈裡提到,1月16日晚上,他在民進黨中央黨部看開票結果,民進黨果然不負眾望,蔡英文高票當選總統,在立法院的席位也超過半數,他形容他當時的心情,就好像一位跑馬拉松的選手,經過35年的長跑,終於抵達終點了。他幾乎不敢相信,在他70歲的時候,看到民進黨完全執政,他的夢想終於實現了!經過一段時間反覆思考之後,決定現在是把棒子交給年輕世代的時候了!

tc09-int_Page_01▲為了留下台灣人權救援紀錄,韋傑理已將《台灣公報》自第1期到最後一期(第155期)的內容全數上網,供人查閱。(圖片引自http://www.taiwandc.org/twcom/

傑理在辭呈裡提到他一生熱愛台灣,因為台灣是他的生命。過去35年來,台灣是我們的生活中心。傑理幾乎是日夜都在思考如何用更好的方法來幫助台灣,讓台灣能走出國際社會。他一個人默默耕耘,數十年如一日,每兩個月定期出版《台灣公報》,為台灣在國際上發聲。他的恆心和毅力,和他那顆愛台灣的蕃薯心,讓他能夠堅持35年。35年是人生的里程碑,傑理是以謙卑和感恩的心情來看這個里程碑,他感謝上帝給他機會和能力,在台灣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能站出來,用他的筆為台灣發聲。

惜別在即,傑理在FAPA的工作(2016年)2月底結束。雖然依依不捨,但過去35年帶給我們非常美麗的記憶,謹在此用短暫的篇幅,記錄一點辦《台灣公報》的歷史片段,與讀者分享我們的心路歷程。

我首先回答,過去35年來,常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傑理是荷蘭人,怎麼會這麼愛台灣呢?怎麼會辦《台灣公報》呢?是不是受我這位台灣牽手的影響?」說句實話,我的影響微不足道,他會辦《台灣公報》35年之久,這完全是和他的個性和信仰有關。

我的荷蘭婆婆曾經告訴我,她的兒子從小就嫉惡如仇,又愛打抱不平,有很強的正義感。記得1975年我們剛認識不久,我就發現他這種「好管閒事的個性」,他當時是華盛頓大學國際特赦組織校園分會創會會長,熱衷於救援獨裁國家的政治犯。與他長談之後,我才了解我們成長的文化背景完全不同。我是228的家族,從小在228的陰影裡長大。當我離開台灣來美國唸書的時候,我的祖父母和父母專程來松山機場送別,涙流滿面不斷的叮嚀我:「絕對不要參與政治,不要冒險。」而傑理是成長在一個信仰基督教的家庭,他從小就讀聖經,受基督教義薰陶,熱衷助人,所以幫助受苦難的政治犯對他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在1970年代早期,傑理在西雅圖讀書的時候,已經是國際特赦組織的成員,課餘時間全部投入救援政治犯的人權工作。當時有一位台灣來的學生,看到傑理熱心救援政治犯,邀請他到學生宿舍裡的房間會面,懇求他救援台灣的政治犯,因為台灣有戒嚴法,台灣是沒有人權和言論自由的國家。𠎀理的好奇心一發不可收拾,趕緊到圖書館借讀柯喬治寫的《被出賣的台灣》和彭明敏寫的《自由的滋味》。受這兩本書的啓蒙,從此和台灣結下不解之緣。從書本上了解台灣的苦難歷史之後,1975年年1月初他決定邀請彭明敏教授來校園演講現身說法。在那個白色恐怖的時代,國民黨的校園間諜,非常囂張,他們明目張膽在禮堂門口威脅台灣來的學生,不能進去聽演講。傑理知道之後,疾言厲色叫他們離開,否則叫校園警衛來處理。那天的演講,從頭到尾,傑理一個人守在門口,以防止他們回來閙場。我們仍舊保留許多張當時彭教授演講的黑白照片以為紀念。

那當初為什麼會辦《台灣公報》呢?我們是受美麗島事件的衝擊而投入台灣的民主人權運動,也為營救受難的美麗島事件政治犯而創辦《台灣公報》。1979年12月10日發生美麗島事件,黨外精英一百三十多人都被捕入獄,消息傳來,令我們這一群台灣來的學生驚心動魄。傑理日以繼夜的打電話向人權組織、美國國務院官員、國會議員求救。當時被捕的黨外精英被抹黑為暴力分子。為了讓真相公佈於世,傑理根據艾琳逹打來的電話錄音,不眠不休,於12月15日發出長達八頁的英文新聞信報導美麗島事件的始末。

最後審判的結果,黨外的領導人物皆被判12年到終身監禁的長期徒刑。傑理認為救援是長期的工作,所以他自告奮勇把不定期的新聞信,改為每兩個月出版一期的刊物,命名為「台灣公報」。從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到2016年民進黨完全執政,《台灣公報》出版整整35年。

傑理在辭呈裡提到出版《台灣公報》的頭25年,他白天全職在荷蘭政府工作,只有靠下班後晚上的時間和週末來寫《台灣公報》。現在回想起來,那實在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日子。當時我們也必須募款來付印刷費和郵寄費。我們的生活過得非常忙碌緊張。但傑理認為救援美麗島事件的政治犯,刻不容緩,無論有多辛苦,也要準時出版《台灣公報》。傑理為了救援台灣的政治犯,即使出國開會,也不會忘記在公事包裡塞十數本的《台灣公報》,向來開國際會議的同仁們,介紹他寫的刊物,讓他們了解台灣。當時我們與總部在倫敦的國際特赦組織保持密切的聯繫,不斷提供有關台灣政治犯的消息給他們,他自己也積極的不斷奔走遊說荷蘭國會,而促成荷蘭國會在1983年開台灣人權聽證會。

傑理六十歲的時候,決定提前從荷蘭政府退休,來FAPA全職替台灣工作。當時他高興得像如魚得水。時光飛逝,轉眼已經10年了。他說這35年來,他寫《台灣公報》的目的,除了替台灣在國際上宣傳,就是盡可能把台灣民主政治演變的歷史忠實的記錄下來給歷史做見證。

說到歷史記錄,我們家的地下室,就像一個小圖書館,靠牆壁上的書架上陳列列了這35年來出版的台灣公報,從第一期到最後出版的155期,還有最早期寫的緊急救援新聞信。這是傑理35年含辛茹苦累積的成就,也是台灣的歷史紀錄。我們收藏的黨外雜誌在2007年全部贈給在華府的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台灣中心。楊金海這位曾經關在綠島早期的政治犯,曽經是他的救援對象。當時傑理為他寫的許多救援信,影印本都還保留在我們華府家書房的檔案櫃裡。我們家裡也保留了一箱的錄音帶,全是美麗島事件前後與艾琳達和政治犯家屬通電話的記錄。當時沒有傳真機,網路還不存在,與台灣島內聯絡,全靠打電話。傑理花很多時間把台灣公報從第一期到最後的一期全部放在網路上:www.taiwandc.org/twcom/

雖然從FAPA退休,但是傑理熱愛台灣的那顆心永遠不會變,他還是會繼續不斷找機會替台灣發聲。最後感謝FAPA總會各位前會長、彭明敏教授,和海內外的鄉親朋友們,您們數十年來的支持和鼓勵,我們永遠銘記在心。我們衷心感激曾經捐款贊助《台灣公報》發行的鄉親朋友們。在此也特別感謝所有的義工們,20年來,每逢郵寄的時候,風雨無阻一定過來幫忙。惜別在即,2月底他就要離開FAPA了了。雖然依依不捨,但傑理了解我們人的生命力和體力是有限的,是讓新人接棒的時候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