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的228之二(2/15)

20161117_036 巫金聲

 
1924年生,基隆人。1950年「省工委周景煌等案」,判刑10年。
 二二八事件時,與表弟陳炳基參加長官公署前抗議遊行,並目睹台北北門一帶及行政長官公署前,群眾遭機槍掃射情景。事件後,政治立場轉向共產主義。

 

(曹欽榮 攝影)


 
資料來源:《「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會員及其相關人物口述歷史訪談計畫」成果報告書》(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2013-2014)

頁20-21

二月二十八日,我與陳炳基於北門口鐵路局前面不約而遇,我們加入群眾行列。不久,從延平北路有一部卡車載二十多名敲鑼打鼓的,後面有一百多名群眾跟隨,過了平交道,往行政長官公署去請願,要求公正處理稽查員,不料群眾卻被屋頂上的軍隊用機關槍掃射,群眾被驅散,有被射死及打傷的。

翌日,臺北市參議員抽籤派人到廣播電臺(按:現臺北二二八紀念館)向全省廣播,抽到的女外科醫師謝娥於廣播中說:機關槍只對上空射擊,群眾逃離時,互相衝撞、踩死或負傷,另一位市參議員駱水源講了真實狀況。當晚,一些憤怒的群眾到謝娥家,把家具從她家二樓拋向道路,用火燒毀。

兩天後,臺北的大專院校學生要在法商學院開會,陳炳基要去參加會議。八堵的劉英昌翌日也要聚眾,搶劫八堵的火藥庫;翌早,我按時到八堵,約等了半小時,都沒有動靜,心想是否約定八堵橋的那一端。到了橋頭,有衛兵站崗,我不敢逗留,往前過了橋頭,也有衛兵站崗,我往基隆方向走回舊家,想找鄰居的同班同學,他不在。遠遠的地方有一個年輕人,像是傳達兵在通知、召集什麼,他一邊走一邊喊:「海南島第○○部隊的人,下午一點到公會堂集合。」鄰居的同學戰時被徵召到海南島,或許他已經去了公會堂吧。

三月一日當晚,臺北各地都聽到向空的射擊聲,翌早,到北門口的抗議活動,從青島東路走到林森南路,看到街道架了鐵索網,並有衛兵站崗,折回到杭州北路,去樺山,忠孝東路又同樣禁止通行。蔣渭川、王添灯等於中山堂開會,提出地方自治、軍隊從臺北撤離等卅二項條件,陳儀都答應了。但是他只履行軍隊從臺北撤離,因當時蔣介石打內戰,早調回陳儀帶來臺灣的兵,臺北已經沒有太多兵力了。北門口隔一條鐵路,憲兵與群眾對峙,第四團卡車上的憲兵,每日都是同樣面孔的人,到樺山倉庫領軍糧帶隊的中尉,與北門口帶隊中尉是同一個人。

我聽鄰居說,兩、三個月前,牛稠港的人連續幾個晚上聽到從客運碼頭傳來很多人的哭叫聲。蔣介石打內戰,也在臺灣募集臺灣兵,光復後景氣不好,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志願去當兵。雖然知道船上的哭叫聲可能是臺灣兵,牛稠港的居民也無可奈何。以前,我曾聽說,有一艘奴隸船停留於神戶港時,船內奴隸的哭聲,使他們得救。

也有可能是準備被調回的阿兵哥,一想到要調回中國打內戰,悲傷地哭了。夜晚,起初只有幾個人哭,其他人共鳴跟著哭,這與軍營鬧營、監獄鬧房是一樣的。後來,我在安坑軍監的仁監,碰到一次鬧房,半夜大家已熟睡,有人做了惡夢喊叫,睡在旁邊的熟睡者,聽了叫聲也隨著叫,隔壁房間的人,還有睡在走廊邊的人,也都跟著叫了起來。

頁24-25

經過二二八事件,國民黨政府的暴政,使得日據時期民族主義者,光復後雖然信奉三民主義,對國民黨抱持懷疑,轉向共產主義。…

 

20140411_417 吳聲潤

 
1924年生,高雄六龜客家人。1951年「台北市工委會松山第六機廠支部傅慶華案」,判刑15年。
 戰後從日本回台,目睹基隆港及火車站混亂景象;二二八時保護台灣工礦公司第六機械廠內外省籍同事,事件後,對祖國失望,好友傅慶華勸說下,加入共產黨地下組織,反抗國民黨。

(曹欽榮 攝影)


 
 
資料來源:《一個六龜人的故事──白色恐怖受難者吳聲潤創業手記》(台北市:吳聲潤自印,2010.12四版)

頁10-11:

我們終於回到滿目瘡痍的基隆港,廣大的港岸一片紛亂,裹著破舊衣服的人群這裡一堆,那裡一團,有的如過江之鯽穿梭不停,中國士兵穿著棉襖式的破舊軍裝,荷著槍刀在岸邊走來走去,為了戰爭,台灣這塊土地也疲憊不堪了,船靠岸時忽然聽到歌聲(國歌),青天白白滿地紅國旗慢慢升起,飄揚空中,升到旗桿頂頭又一陣掌聲,我們大家表達了回歸祖國的喜悅,我很感動帶領我們這團的負責人(不認識),用了許多心思。

登岸前要按步就班先做報到手續及安檢等,仍須在船內待一段時間,接近中午時分,大家顯得不耐煩而開始走動,大部分人都靠著接近岸邊的護欄,船是小軍艦不高,護欄離地也只有一公尺多,有小販叫賣吃的東西,怕不衛生沒人敢買,香蕉是較受喜愛的,大家好久沒聞過香蕉味,一夥兒搶著要買,喧嘩中忽然聽到吆喝聲,一道閃光往群眾中閃過來,「唉喲,你幹什麼?」大家往後散開,我看到一個握著槍刀正對著大家的士兵,那支槍刀差一點刺到一個孕婦,她因閃避不及而倒下,全船的浪子瞪著眼看到這幕「中國兵的愛民秀」,或許大家的祖國夢都醒了一大半,祖國的士兵這般文化水準,讓大家大感失望了。

走到基隆火車站,站內站外都亂成一片,張玉輝兄、張漢其、許保村、我一夥四個人,在入口處站了很久,看著大家爭先恐後推來推去,有從窗口爬進去的、有叫夥伴的,兵荒馬亂的情形不是跟東京的上野驛、東京驛一樣嗎?戰後,人為求生存變得恐懼、懷疑、投機、自私、奸詐,那裡還有一點公德心,我們一邊感嘆,一邊擠進人群,好不容易到了月台,列車已經擠滿了歸心似箭的浪子,…來回走過好幾次,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看到頭等車箱沒有人坐,我右望左看找到離五、六輛車箱那邊有一位憲兵,我腦筋一動,趨前找那一位憲兵,我向他鞠躬,他直立還禮,隨即我以英語說:「很冒昧,我們是從日本歸來的學生,想搭這班火車回南部,但人滿搭不上車,只有頭等車箱是空著,能否讓我們搭乘這輛車箱?」我們帶他來瞧瞧這頭等車箱,他看了車箱後說:「你們可以上去」…

…當火車離開基隆來到六堵,我們四個人的心也漸漸靜下來,我思前想後,基隆港那一幕刺刀的景像和車站憲兵的親切和藹判然不同,也許長期抗戰財政枯竭,軍紀鬆懈,易使不同兵種出現不友好的舉動,總是難免的吧!如此解說來安慰失落的自己。

頁13:

本以為回到台灣即能就業發揮所學,為台灣的新建設克盡棉薄之力,但換了朝代,利益、權力都轉移了,切身感觸到弱勢台灣人的悲哀處境,回歸祖國並沒有跟著帶來美夢,在紛亂旋渦中只得靠自己的爭扎和運氣了,從小離開台灣沒有任何社會背景,要找職業,的確難如登天。也許當時台灣青年都在相同的條件下,自力更生就得靠自己出頭囉!

頁21:

…二月二十八日開始整個台北市發生騷動,我們在廠內工作不知道情況,出外人與外面拉不上關係,但工廠交通車曾被不認識的青年攔下來說要檢查,車內有沒有豬,那時大家屏息恐慌,大難將要來臨似的,車上確載著多數外省同事,與他們相處不久,沒有很深的認識,看起來都是逃避戰爭的斯文人,有一個青年,無意中指著我問有沒有「阿山」,我很肯定的說有,但這一些都是好人,請你饒了他們吧,我以日語說這一些人沒有害人,也沒有看到不良行為,慶華也跑來說「他諾母」,他們看到我們那麼誠實,便掉頭走開,車內仍然噤若寒蟬,沒有人敢出聲,但接近市區內時,忽然聽到「謝謝傅先生、吳先生」的聲音。

我們是非分明的舉動,也許讓六廠同仁平安渡過三月八日之後的清鄉屠殺。當時我們兩個住在古亭町,日式宿舍裡,早晚二餐須跑到那對夫妻的店吃,大概三月八日晚間,該店玻璃窗、大門被國軍打得稀爛,翌日我們到那兒想吃早餐時,他們嚇了一大跳,驚慌中包了米、鹽、木炭等給我們,要我們逃避,免得遇到無妄之災,馬路上看不到人影,知道事態嚴重,約四、五天後稍稍地到馬路上,看見人影走動,翌日清早,我們倆在停車的地點等交通車,恢復上班。

頁21-22:

二二八事件暴露了台灣人的悲涼命運,…第二次大戰結束,國民政府接管台灣,以為台灣人終於回到祖國懷抱,過著自由平等公義的生活,沒有想到國民政府沒有把台灣人當做同胞,仍然以殖民的政策對待台灣人,二二八事件發生後,發佈戒嚴令藉清鄉之名,捕殺台灣菁英及無辜人民,死傷無法統計,其傷慟至今未癒。

在那種被歧視、被虐待,感到祖國無望論之失望心情下,台灣要往那裡走呢?有血性正義感的台灣人猛然覺醒,認為必須走其他的路才能拯救台灣,戰後世界潮流使年輕人有左傾思想,在這樣情況下,我和慶華曾讀過馬克斯、毛澤東的書,認為社會主義路線也許是台灣要走的路,慶華的思想較前進積極,一九四七年六月已加入共產黨。過了年的三月,他勸我參加,我們就以單純愛台灣的動機出發,祈求犧牲自己,可以為台灣帶來平安、平等、公義的生活。
 

20160331_0538 郭振純

 
1925年生,台南市人。1954年「郭振純等案」,判無期徒刑(坐牢期間:1953-1975)
 戰後目睹國民黨政府腐敗,二二八期間積極參與反抗,曾被捕在押往高雄的半途逃走,也曾參與攻擊大林機場。

 
 
 

(曹欽榮 攝影)


 
資料來源:《白色封印》(台北市: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

頁168-170:

二二八事件時,我很積極活動。台南市石像附近的消防隊,舊州廳對面的圓環,湯德章律師在那裡被槍殺,那裡有個警察會館,也被我們佔領,我們把牌匾拿下,換上我們的招牌。抓人的時候,軍隊帶著一些流氓來包圍;他們是舊時刑事警察豢養的流氓,也是當時大家所說「十三隻手」的,國民黨派議員的手下。

流氓來威脅我們,亮出手榴彈,說如果反抗,就用來對付我們。我們被圍在舊市議會裡,通通被捕,押上軍車帶往高雄要塞。軍車沿著省南女前面的馬路,往竹溪寺的方向走;到了轉角,我和另一位同伴,抱住持槍押送的士兵,一起跳下車,駕駛兵完全沒察覺,繼續往前開。我們曾經在軍校學過馬術,知道摔下馬時如何保護自己,兩手抱頭,滾一圈就站起來;跳車之後,爬下一板小橋,沿著淺淺的溪溝跑掉了。

三月初,我們去攻擊大林機場,打算劫飛機到日本,找中華民國派往日本接收的代表團。其中有位台灣人,記得是黃國書;我們盼望他有顆台灣心,但當時並不了解「半山」的心態。我們包圍機場,迫使它斷糧;攻進機場之後,卻發現飛機早就被潑鹽水鏽蝕,打算當廢鐵賣掉,那是貪污的接收者故意破壞的。戰後有些台灣的日本海軍工員和軍屬,被國民黨接收做為士官,派在機場服役,就是他們告訴我們說飛機已被破壞,不能用了。

我們搶不到飛機,倒搶了卡車,在台南市內到處宣傳,號召「有志」起來反抗,編成兩個小隊。當時我們的口號,就是「把中國豬趕下海」,可見在二二八當時,已有了台獨的意識。我們印發的傳單,沒有長篇大論,就是這樣的口號。

湯德章律師被槍殺那天,我和同伴在台南銀座遇到莊孟侯老醫師,他是文化協會的前輩。台南市那個姓卓的福州人市長和警察局長,兩人剛殺了湯律師,正耀武揚威的從石像往銀座走來。我們倆人身上還帶著手槍,正和莊先生談話,一看見他們就伸手拔槍,被莊先生按住,他說:「不要,趕快走!身上有錢嗎?」我們說沒有。他立刻掏錢給我們說:「不要再回家喔。」我們兩人於是離開。

頁170:

之前,我們對中國並不瞭解,所有的印象都是透過日本的宣傳,我們也半信半疑:真的那麼糟嗎?事實上真的很差,日本人的漫畫比我們親眼看到的,還要好些。…

 

20140710_1369 陳景通

 
1925年生,苗栗後龍人。1950年「鐵路部份組織李生財等案」,判刑15年。
 日治時代考上鐵路部,擔任火車司機。1947年3月9日正好被派去載21師。戰後看不慣國軍來台亂象,二二八期間目睹台灣人受害,開始有反抗想法。

 
 

(曹欽榮 攝影)


 
資料來源:《重生與愛:桃園縣人權歷史口述文集》(桃園市:桃園縣文化局,2014)

頁14:

戰爭結束初期,社會普遍困苦,很多人挨餓受凍。我親身經歷被糟蹋(臺語,凌虐)的經驗。當時年少氣盛,愛替人打抱不平。戰爭末期,物資極缺乏,窮苦人家幾乎沒得吃。但是剛光復,一斗米二塊多,到一九四七年二二八發生時,一斗米漲到十塊多,我真的很不滿。

頁15:

我學到可以去當老師,在永樂國校教ㄅㄆㄇㄈ,有人介紹我去參加大橋頭的「三民主義青年團」。我曾經開被美軍轟炸過後來又修好的「台北號」火車去歡迎陳儀,沒想到青年團成員,後來很多人在二二八受害。

頁16:

我現在還會講國語,我和一些難友不同,他們很多人到綠島才漸漸會講國語,但是不一定會用注音符號。我被抓之前就會講,在綠島新生訓導處,外省人算多,我反而盡量不講。因為我很氣,光復初期很委屈,臺灣人被大陸來的人糟蹋,真的很看不慣啊!

頁16-17:

二月二十七日傍晚,圓環的天馬茶房抓私菸,發生事情,打死一個人,我去看,很多人!二月二十八日清晨五點多,我從臺北開出頭班火車,到了艋舺火車站,目睹警民對抗。遇到桃園菜販擔菜上火車賣菜,火車上的警察、一些阿山兵仔很兇,將菜販摔倒,踢他們,我看得一清二楚,很不滿,菜販給這些中國兵仔欺負,我真不滿,心裡那時就有反抗想法。

二二八那天,我跟隨打鼓隊,到長官公署前抗議。公署開槍後,大家逃命,人都跑散了,我住火車站附近宿舍,逃回家躲起來。二二八之後,我想要去日本,有親戚相邀,但是大哥不讓我去,那時,我想要跑路(臺語,逃亡)。

三月八日,從大陸調來軍隊,在基隆上岸。三月九日鐵路局要我去基隆載二十一師「土匪仔兵」到臺北,再到宜蘭、蘇澳。我是資深司機,鐵路局派我這份工作,兵仔坐滿整列八臺火車車廂,路上一看到山頂有奇怪的情況,他們就開槍。那時火車燒煤炭,我在運轉臺旁,被他們的機關槍押著,不能隨意亂動,沿路上不讓我們說話,好在我會講國語,還能稍微和他們講一下,不然一路上,很緊張。

到了蘇澳,我又回到宜蘭,卻把我們關在織布會社旁的房間,大概怕司機跑掉吧!關了一個禮拜或十天,不讓我離開,我和兩位副駕駛,還載他們回來。他們四處去沒收武器。回到臺北,才聽同事說:王明朝失蹤了!

我的同事王明朝,是鐵路司機工會會長,他幫忙會員爭取待遇,得罪人吧!同事許欽宗和我,一起到基隆的第三碼頭去找,找到時,他手被鐵線穿過。在碼頭看到十幾個浮屍,他在那裡漂浮,因為衣服上的鐵路局徽章,我們才認出他,他的屍體已經浮腫,死狀很慘。我們趕緊聯絡他的家人,收屍回來埋在基隆八堵的公墓。

王明朝家裡的人四處找人,問哪裡會丟死人、還是會填港(即人被殺後丟進海港裡)。我們同事之間感情都很好,協助他家人到處去問,才會找到基隆第三碼頭去。心裡雖然害怕,當時也沒想那麼多了。

二二八之後,很多同事、朋友會討論:再來怎麼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