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博物館網絡INMP 25年

文/曹欽榮

今早收到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Museums for Peace(INMP)的最新一期通訊如最後所附,這份通訊記錄了INMP成立25年來的重要內容,它是當代博物館的重要成員之一。我想起了在工作中與INMP相遇的美好經驗,其中的部份成員尤其是日本,曾經因此來台參訪相關紀念館。2009至2011年能在綠島進行東亞相關館舍國際交流,也因於INMP網絡上的人脈關係。

081006_044▲2008年和平博物館會議開幕式,致詞者日本京都立命館大學國際和平館館長高杉巴彥,曾來台與台北228紀念館、綠島人權園區、鄭南榕紀念館交流。(曹欽榮 攝影)

台灣的台北228紀念館曾經參加第三屆INMP大會,我則自費前去參加兩次:2005年西班牙格爾尼卡、2008年京都/廣島。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曾派員前往參加2014年韓國大會。台灣的相關紀念館,尤其NGOs的人權和平運動組織,或許值得嘗試從博物館及和平運動的連結關係,來認識甚具活力的INMP成員。成員多屬NGOs的紀念館/博物館和組織或個人,這是它的重要積極性特色。我曾經在第一次參加西班牙格爾尼卡會議之後,馬上參與綠島舊政治監獄的重要活動,2011年的碩論「謝誌」,寫了一點相關回想:

回想2005年4月底,前往歐洲拜訪巴黎的博物館:工藝博物館、龐畢度中心、畢卡索美術館、羅浮宮、奧塞美術館,到巴黎西南方城市南特訪友,跟著紀念二戰結束60年活動的城市歷史解說員,認識二戰時期的南特城市故事。之後,轉往西班牙巴斯克省格爾尼卡,參加第五屆世界和平博物館會議,抵達Santiago Calatrava全新設計的畢爾包機場時,驚覺巴斯克地區正在蛻變,令人耳目一新。此行有機會從靜謐小鎮的歷史事件學習鎮民的努力成果,鎮上竟然出現兩座紀念事件的名家雕塑作品:亨利.摩爾和Eduardo Chillida。並且再度參訪聞名全球的畢爾包美術館,那個時節,美術館內的企畫展很少,內外對比強烈,畢爾包蛻變的城市面貌,令人驚豔,也參訪附近的Chillida戶外雕塑公園。從巴黎回程機上閱讀各國紀念二戰60年的新聞,賦予了這次行程目的的特別意義,聯想到台灣出征的前輩歷史和二戰紀念關係薄弱。趕在2005年5月17日前回到台灣,許多夥伴協助籌畫4個月,在綠島舉辦「關不住的聲音」紀念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大型音樂會,進入最後準備階段。這是一次NGO和受難者團體主動推進的紀念音樂會,陳前總統出席,宣示台灣轉型正義還待努力。因此改變了綠島人權園區的進程,音樂會後和首度全台展出白色恐怖檔案巡迴展覽,紀錄了台灣紀念館的里程碑。

IMG_1014▲2005年西班牙格爾尼卡INMP大會開幕式。(曹欽榮 攝影)


……

涉入綠島人權園區規劃乃至相關實務工作經歷10年(2001-2011),這10年南北往來採訪認識許許多多前輩,也一起進出綠島多次。她/他們的風範和指引,讓我持續和工作夥伴稍能略盡棉薄,想像與實踐台灣紀念館所帶來的新文化可能性。有許多前輩仍然過著最簡單素樸的生活,老人獨居者也不少,許多前輩內心裡仍然保有他們年輕時的理想,勤於書寫、思考,對應台灣急速變化的時局,他們雖然年歲已大,卻有令人感佩的初心,可惜我們的社會沒有真正去理解被政治傷害一生的整個世代的思想、智慧原野。這些年,許多前輩離開人世,令人感傷世代記憶傳承不易,她/他們之中有些人被寫入論文,更多人沒有,但是,他們的熱情將永遠放在我心中。她/他們接受我們的採訪,有許多紀錄必須陸續整理、公開。田野所見觸動思索紀念館如何更密切連結社會關係的可能性議題,晚近的博物館文獻指出博物館和「社會工作」的關聯性,但是論文中只能提出有限的探討。受難前輩的行誼和期待,令人倍感世代歷史記憶傳承在我們這個時代更為迫切。她/他們的疼愛和關心,讓我常常懷抱著幸福的心情,融入歷史和記憶的紀念館探索。廖老師於口試中提問:作為一個研究者,當他已經對研究對象長期親近帶有情感,如何釐清研究觀點,可以用學術語言去清晰說明研究的可能性,這確實是一個有待持續探索的研究者和研究對象之間一直存在的倫理議題。尤其,許多紀念館面對紀念對象或倖存者的人生經驗,情感因素傳遞真誠的生命所散發的寶貴質素,研究者、紀念館、觀眾之間互相的情感感知,如何在適當的研究距離轉化為知識、意識的動力,甚至是生命智慧的學習,考驗著紀念館和社會科學研究者的介入程度,這個課題是台灣紀念館探索生命美學的新領域。

……

20110617_151▲從位於綠島東北角舊政治監獄高處,眺望監獄全區,中景為三峰岩,遠景公館鼻,最遠雲端下方台東海岸山脈。(曹欽榮 攝影)

但願對於我國紀念館如何運用記憶研究過去,嚴肅面對轉型正義的國際社會經驗和準則,而有利於台灣迎向一個全新的民主未來。許多前輩付出生命、一輩子人生的代價,看不到光明,至盼黑暗的過去永不再來!陪同不同年代受難者進出綠島無數次,在島嶼上遇見日出、幻化雲彩,眺望東海岸山脈、中央山脈,總是深深地默禱、感謝上蒼,賜予我們美麗的山海大地。一位在綠島被關押14年釋放後首度看到島嶼對岸台灣山海的政治犯前輩,他離開火燒島前租了一輛計程車,找到一處可眺望監獄和台灣的高處,深情的說:「美麗的福爾摩莎!今後仍然值得我用生命去愛。」在綠島採訪他的時候,這樣一句無悔的話語,動人地詮釋了台灣如何可能邁入民主化的極佳註腳。

因為愛,黑暗帶給我們不斷創造光明的曙光。台灣和東亞,甚至全球,紀念館能在新時代視野中於博物館世界裡有所貢獻吧!是所至盼!

INMP最新一期通訊no.18,雖然內容長,卻值得了以解。
http://www.museumsforpeace.org/attachments/category/40/INMPNewsletter_18_Mar2017_Special%20Issue.pdf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