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遺產

文/曹欽榮

昨天,上午搭公車轉雙連站捷運,前往淡水,先走走看看,觀察沿路的旅遊指標,再到真理大學大禮堂的地下三層小禮堂,由校史館辦的「教會史蹟之保存與利用」講座,分享「馬偕遺產及旅遊」。平常日上午有陽光的淡水,人少可以悠哉四處觀望。

20170510_047▲淡水河岸邊的馬偕上岸紀念雕塑。(曹欽榮 攝影)

沿路觀察聯想,至少有三處對國內外遊客來說,都可適當再改善,形成更好的「馬偕遺產」套裝的一部份設置。

第一、雙連站因於馬偕醫院的地緣關係,捷運車站站體牆上’說在地歷史’的內容,或許可以加上馬偕和醫院故事,必定更生動吸引人。這件事由意願或雙連教會教友發動是不錯的提案,紀念馬居來台145年。

20170510_003

▲淡水捷運站的淡水導覽地圖。(曹欽榮 攝影)

第二、到達淡水站看到車站周邊制式旅遊看板,地圖上出現有關馬偕和真理大、淡江中學,約二、三十個景點,超過總數三分之二,但是點狀排列,分布缺乏線路套裝的吸引力。若能再加設簡要步行點介紹,或許不錯。

第三、沿著河岸走到馬偕上岸紀念雕塑附近的旅遊資訊站,想要索取旅遊摺頁,由兩位真理大學生志工在那裡服務,我問:有沒有淡水相關景點的摺頁,學生很不好意思說:都用完。我再問:用完多久?學生答:很久了,也反映了,就是一直沒有再補充。

下午三點多回程路上,遊客增加不少,很明顯,年輕人居多,外國客有來自日本、韓國、香港、中國等地,淡水已形成常態的旅遊地,這是店家和活動比起上午,漸漸活絡。初步觀察,大學和博物館機構作為地域深度人文旅遊的長期整合研究和展演運用基地,現在開始,正是時候,今天的題目意旨多少有這樣的期待,與真理大學的師生分享,摘要如下:

  1. 各位午安,感謝大家犧牲午休來這裡分享,希望能為大家帶來小小收穫。Mackay Heritage, Tamsui, TAIWAN;我以「馬偕遺產」之名,用遺產旅遊方式來再認識馬偕一百多年前馬偕不斷在北台灣旅行宣教,理解我們的時代和世界,進行一趟美好旅行。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法:馬偕的一份報告提出台灣宣教4個方法,有一個共同的關鍵字,那就是「旅行」。前7年,馬偕住在淡水的時間竟然只有175天,走遍台灣北部各地。Tamsui的英文名由來,我們都知道淡水英文名是根據馬偕英文回憶錄的「台語」口音轉譯,這是少有的語言歷史文化的繼承現象。
  2. 今天的題目:淡水「馬偕遺產」和旅遊,核心關鍵字在「馬偕遺產」四個字。而旅遊強調的是遺址現場的身心感知。
20160305_249▲「馬偕遺產」之一,位於淡水真理大學內的牛津學堂。(曹欽榮 攝影)

  1. 最近一本新書《帕德嫩之謎》作者康奈莉說:我們總是被拉扯於昔與今、神話與歷史、記憶與想像、傳統與創新之間。從遺產視角來談,就如康奈莉所說,當我們旅行,當下的、現在的身心靈,同時與過去、未來不斷在腦中交錯及運動。
  2. 518博物館日即將來臨、馬偕到達淡水145年、故居再開放一年,今天來這裡分享,意義很特別,我們就用博物館領域和遺產視野來理解「馬偕遺產」,再現我們「心中的圖像」。想想:說故事的人面對旅行者的觀看與想像、旅行與記憶、所知有限的各種狀態,是否有「競逐」的歷史問題?
  3. 我運用2017年博物館日的主題,採取遺產的視野來談:美好的馬偕遺產旅行。
  4. 今年博物館日的主題是什麼?博物館與爭議性的歷史:在博物館說無可言說的故事,或有人翻譯為:在博物館(內外)敘述難以言說的故事。您認為哪一種才切題?我們的社會是否有很多沒說、說不清楚的故事?
  5. 全球博物館社群舉辦博物館日的目的是為了:文化交流、豐富文化及發展人們相互了解、合作與和平的重要手段。要達到這些為什麼要:在博物館敘述難以言說的故事。
  6. 就我所知這是有跡可循,這三四十年來,西方人研究記憶帶來的新思維風潮,重新認識近代歷史,還有社會「平權」觀念的變遷,都影響了博物館世界的風向。馬偕紀念館有無爭議性的歷史?難以言說的故事?難以言說的--另一種視野說法,可以是理解我們的時代和人們:如何以「遺產」之名,怎麼再認識馬偕、以及自己的過去?
  7. 有誰知道:19世紀末,第一位環繞地球兩圈的台灣女子是誰?第一次,馬偕家3人,他們回加拿大,旅行、觀看了那些博物館、博覽會?張聰明女士可能是環繞地球兩圈的台灣第一女子吧,卻很少紀錄?這就是以「馬偕遺產」總括概念下的當代任務之一,重新發現過去我們「未曾了解的」,並且分享給一般人知道,如何分享很重要。這也是今年518博物館日的主題:說那不可說、不曾被多說、很難多說、需要一再繼續向很多人說的故事!
20170510_082▲滬尾偕醫館,館內展示馬偕生前使用物品。(曹欽榮 攝影)

  1. 研究者到最近才確信馬偕是第一位在台灣設立博物館的人,那麼他的相關豐富遺產怎麼說呢?他傳道、醫療、教育之外,馬偕的旅行家冒險、博物學、創造性、…等等,我們知道多少?現在時候到了,不只因為:淡水觀光人潮、周杰倫電影劇點、淡水設立古蹟博物館、…等。
  2. 也不只是因為馬偕締造了許許多多台灣第一,而是當下大學博物館繼承遺產,服務於觀眾的心意和熱誠。我們知道遊客的視覺經驗於時間流速中改變,感官印象之外,旅行者真正需要的是碰觸身心靈嗎?大學博物館是人們在遺產遺址互動的交流發電機。
  3. 為了觀眾、一般人的需要,為了遊客觀看和理解的新方式,賦予「馬偕遺產」的新名稱,因為遺產的豐富動人,不為遊客所知。需要運用遺產展演、了解社會轉變的本質,產生過去的新理解,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回到人與人深入互動。透過每一天、人與人碰撞的經驗、研究、再詮釋,讓遊客打開:心智、感覺、直覺(靈魂),領會到人們互動的美學,讓我們看(視覺)、聽覺、嗅覺和觸感,廣泛引發互相好奇疑問。
  4. 旅行時,我們常將焦點放在:誰是領隊/導遊、誰是導覽者、詮釋者,還是說動人故事者?他們從哪裡開始說起呢?以馬偕到達地、墓園、學堂、故居、偕醫館、…,馬偕知多少的疑問不斷出現?交織著過去、現在、未來的挑戰,從大學和社區培植能詮釋遺產、感動人的團隊,是一個操作的開始。
  5. 大學是詮釋遺產、用心於遊客的文創永續基地,大學研究遺產過程所奠立的基礎,就會反覆問至少以下三個問題:什麼是遺產管理?為什麼需要管理?2.遺產的意義和價值如何做最好的判斷?為什麼?3.管理遺產因應當代社會環境快速改變,考量歷史人文形貌和特質?
  6. 為什麼要關懷遺產意義和價值,我們認為這是對遊客很重要的事必須做到:描述遺產遺址及物件的價值;2.如何區別遺產意義的重要性?3.如何、以什麼基礎描述這些價值?4.管理決策的應用是什麼?5.什麼因素、如何影響資源分配,存在什麼替代方案?
  7. 再進一步,開始出現當代的語言和關鍵字來思考或書寫,我們怎麼有意義的描述遺產如:河海交會、內外文化衝擊、河口城鎮、啟蒙運動、台灣現代性起源、…等現代用語。舉例,運用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的操作書寫規範: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
  8. 接著,運用《奇美博物館:幸福夢想》一書,追蹤「未被說出的」博物館故事做為遺產的準備工作舉例【P158-174三節:馬偕的博物學、博物學觀看、馬偕的博物館建築】。
  9. 從博物館、博覽會產生連鎖關係談到當代的遺產概念,以上透過追蹤廣泛相關於19世紀末台灣博物館的政、社、經變遷線索,來探索遺產。
  10. 穿透眼下看得見的事物,還有那些需要看見之外,會產生長期感受的有形/無形事物,如遺產研究者所舉出:John Finnis所提基本價值組合:生活、知識、遊戲、美學經驗、社會力(尤其友情,結伴旅行)、實踐理性practical reasonableness及宗教。這些組合,您認為重要嗎?它是不是文化深度旅遊的重要元素?
  11. 再回到「馬偕遺產」這個關鍵詞,遺產還是得從曾經有的書寫記錄中再發現,如馬偕日記和傳記,我們才有辦法將馬偕遺產從遊客了解的想法來形成如何展演,找出操作基礎,從他到達地→臨終,還是相反方向或是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在操作的反覆過程中,將會找到絕佳地替選方案。
20160305_194▲馬偕故居。(曹欽榮 攝影)

  1. 至少閱讀三篇文章、一套書的訊息: 鄭仰恩教授在馬偕傳記的長文〈台灣的「黑鬍蕃」:馬偕其人其事〉;2. 周婉窈教授的〈馬偕在臺灣史上的角色和地位〉;3. 日記中陳俊宏長老譯的〈柯維思的馬偕臨終紀錄〉;4. 賴永祥的《教會史話》。
  2. 整理以上紀錄和當代看法,我們實際從遺址現場走過,心中有了想像,除了記得宗教歷史學者鄭仰恩教授提到:一、馬偕的成長與教育背景:蘇格蘭高地的傳統2.加爾文主義的信仰傳承3.「自由教會」(Free Church)精神 4.海外宣教運動的召喚 5.多倫多、普林斯頓、愛丁堡;二、馬偕的工作和宣教理念:1.強烈的信仰熱忱2.注重實質的醫療宣教師3.開明先進的教育理念4.推廣農業和自然生態之美5.獨特的宣教理念和成績6.「本地化」的宣教原則7.馬偕的開拓者性格;這些還有更延伸的議題,有待了解,對遊客而言,結語:比台灣人更「認同台灣」的馬偕,大概就是更愛台灣的意思。
  3. 周婉窈教授提到:此刻我們必須為馬偕的歷史定位做出努力。當我們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之後,愛臺灣、為臺灣奉獻,成為多數人的「天然」時,馬偕或許就不再那麼重要,但歷史一定會記上一筆:在我們找回鄉土愛、確立國家愛的關鍵年代,馬偕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他過世百餘年後,過去的馬偕奠定了今天和未來的馬偕在臺灣史上的地位。
    愛臺灣、一生奉獻臺灣社會的教會人士,其實很多,天主教神父和修女對戰後臺灣的貢獻也非常巨大。他們的事蹟仍等待臺灣社會去發現、去看見。某個意義來說,馬偕是個象徵性人物,我們希望透過他,人們能看見更多可敬愛的人,豐富我們的精神、深化我們的文化。
  4. 這幾年當淡水號稱全台遊客最多時,其實反面想想也是警訊,遊客為什麼而來?獲得什麼?我們所知有限。周教授文章提醒我們認識馬偕的目前社會文化狀態,用鄭仰恩教授的說法:「但願台灣人都能時時記得馬偕的宗教與文化遺產,並通過不斷『說馬偕』來承接這段美好的歷史記憶,也以此紀念馬偕對台灣鄉土的認同和參與。」
20161019_094▲從馬偕故居閣樓眺望觀音山。(曹欽榮 攝影)

  1. 在探索馬偕遺產及從人們在遺址的互動過程中,我們如果再回頭讀馬偕傳記的最後一段話:「真正的故事才剛要開始。…這個島嶼將等待上帝的法律來統治。」一定有很深、很不一樣的感受;大家的感想不一定相同。一百年前馬偕說的,這是信仰的話語?還是有別的意思?我們今天如何理解?如果是以一個公義自由的法治國家呢?是上帝的公義律法統治嗎?今天可以有多種詮釋,至少,我認為今天的博物館如何記錄馬偕的思與行,並且從來自各方多樣的遊客和人們怎麼想、怎麼看裡,找到我們如何更有效運用「馬偕遺產」,傳遞還未說出的故事,讓故事真正開始。說故事的舞台在台灣、在淡水,誰也搬不走,這是真理大學獨特的、歷史累積的優勢,需要師生珍惜展演出來,現在正是時候,我們如何向國際社會說:如何說西方歷史學者「寧願燒盡,不願朽壞」來讚賞、深入馬偕的一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