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能產生新文化嗎?

IMG_0006

文/曹欽榮

幾日前收到《博物館與文化》第13期(2017年6月),收錄文章〈遺產的變與不變:人權教育遺址和博物館-評介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之前已放在本部落格之外,這一期以「人權展示與教育」作為專題,包括了6篇文章。其中有關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景美舊政治犯監獄、慰安婦紀念館展示的三篇不同研究取向的論文,都與台灣的「困難遺產」研究和未來發展有關。與大家分享《博物館與文化》第13期網路版:http://www.cam.org.tw/activity/jmc/download13.htm

您可先讀陳佳利老師所寫的專題主題介紹文章:〈追求轉型正義與當代意涵的人權展示與教育〉。

關心本土紀念館發展及有興趣的朋友和觀眾,也可向圖書館借閱本書。

博物館反省歷史應該不是新鮮的事!但是,近現代歷史或記憶進入博物館的反省議程還是晚近的事。我稱為「現代紀念館」,它的設立更是與各國民主發展脫離不了關係,只是程度不同。其中經過轉型正義的國家,呼應當代社會需要而設立「現代紀念館」更是蓬勃發展。國際社會上也產生了幾個以「人權」議題為核心的博物館或遺址聯盟,分別著重「和平」、「國家暴力受害」、「良心遺址」、「人權」等等,其實互相間都產生了議題的連結關係。我寫的書介也提到這樣的發展概況。

以「人權展示與教育」為專題的這期《博物館與文化》,還談到了英國利物浦國際奴隸博物館、紐西蘭Te Papa博物館(原住民為核心)、德國紐倫堡紀錄納粹罪行的檔案中心。博物館不只關注晚近歷史和記憶對社會發展的影響,博物館也在積極想方設法與社會溝通「人權」課題,形成了新文化的對話。博物館引領「正義」議題,多元討論,凝聚社會認知,指向一個增進和善、減少不平等的社會,逐漸在大家的努力下形成有尊嚴、自由、正義的共同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