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自由遺產》故事之12:新書裡有關陳英泰前輩

文/曹欽榮

進行綠島舊監獄遺址各項軟硬體重建工作,有受難前輩們一起幫忙、指導,非常重要。「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成員如吳聲潤、陳鵬雲、盧兆麟、陳英泰、陳孟和、蘇友鵬等等前輩,還有現在仍四處奔波的蔡焜霖前輩,擔負起認識1950年代政治犯舊監獄遺址相當重要又關鍵的角色。陳英泰前輩生前紀錄的上百萬言,生前出版了兩本,告別式出版一本,這個月將出版三本。

 

自由遺產_內頁單頁發稿用_Page_288

▲2005年9月3日,綠島「同學」郭振純(左1)、陳孟和(左2)、陳英泰(左4)至嘉義樂野拜訪武義德。(曹欽榮 攝影)〔摘自《自由遺產》292頁】

回想能夠和他一起奔波於台灣各地,令人難忘。去台東/綠島多次、去內湖國小(移送綠島前的暫時監獄稱為內湖新生總隊)、去六張犁墓園幾次、去桃園復興鄉、竹東、台南、嘉義樂野,都跟認識「不義」遺址和受難者有關。新書中提到他回憶大批政治犯到達綠島時,身心俱疲,拖著沉重步伐從中寮往流麻溝前進,村民在路旁提供飲水,他一直記在心裡(頁197)。

2002年我們前去復興鄉,新書頁294照片盧兆麟(右1)、陳英泰(右2),邱鳳林(左2)、劉德旺(左3)、邱煥彬(左4)、林昭明(左6),6位走了4位。頁292照片是前一日到訪奇美博物館後,前往嘉義樂野部落,現在僅高齡90幾的郭振純前輩還是會去景美舊監獄。

12.17_照片

▲2002年6月5日,白色恐怖受難者拜訪復興鄉林茂成,於樂信.瓦旦銅像前合影。〔摘自《自由遺產》294頁〕

新書第12、13章提到原住民前輩,陳英泰前輩是重要的引見人。他的3本新套書「前言」〈受難記憶三部曲〉的第一節〈三部曲的人生記憶〉,我這樣寫道:

─────

陳前輩於第一部曲的自序說,一九八七年戒嚴令解除前,「有再次坐牢甚至殺身之危險,故當時我都不敢留有紀錄。」一九九六年他開始著手寫回憶錄時,已經是人民推動「總統直選」運動而成就李登輝當選第一次直選總統之後,陳前輩長期觀察台灣內外的形勢改變了。他寫回憶錄的兩個目的:「披露其實情做歷史的見證」、「祈求本回憶錄可當一些邊緣人的WHO’S WHO,使其家人、朋友與想知道他們的人做為參考,不然他們若完全被歷史埋沒,是極其不公平的事。…至少是代表社會正義與清流的一些人」,他也依循這樣的心願,記錄許多難友們的點滴。這也是紀念館的基本任務:記得每一個受害者的名字和故事;如聖經以賽亞書提到:「有名有姓有歷史」的教誨,為西方一些紀念館所謹記。

1-02-15_20100830_國際交流_15

▲綠島舊監獄遺址進行國際交流,日本及沖繩和平紀念館館長至綠島人權紀念碑參訪。(曹欽榮 攝影)〔摘自《自由遺產》52頁〕

前輩們追求理想的紀錄,在政治認同光譜游移,各執一端或中間,這些現象一直存在台灣當代社會的政治動員裡。身在狹縫中的受害當事人真的難為,陳前輩過世七年後,才出版記錄難友們認同移動課題的第三部曲。他生前常被視為「台獨派」,心裡卻是以台灣為優先,不反對統一的「民主派」。很多年輕輩曾問:他們不都是統派嗎?是不是哪一派,常是後人沒有充分理解下的「以偏概全」。這時候紀念地就擔負重要溝通角色,但是受害者不同聲音並未在綠島、景美舊監獄遺址紀念地設置後被更清晰地聽到,讓這些多元聲音進一步獲得社會多數人的理解,而他們卻是協助舊監獄遺址重建用力最深的一群受難者。陳前輩等發起受難者間的「便當會」在書裡詳細記錄討論和行動,為難友們爭取補償立法,為重建歷史曲折奮力前進。

陳前輩勤奮書寫,尋求社會了解和互動,他的心聲需要被我們認真聽到。他認真記錄難友們不同受害經歷,求真求實,也難免有誤。初步閱讀看來瑣碎,反覆閱讀,書中點出不少關鍵性、有待深入的課題,期待未來能吸引更多學術討論和評析。多年來,因為受害者記憶的高度政治化,被不斷動員(見於各種選舉);此刻,更微妙的內外因素影響台灣,這些議題都反映在陳前輩的第三部曲裡。正常的自由社會對於「不遠的過去」事務更全面性的見解,應該有多元的反覆思辨的機會。例如台灣這些年有關左右、統獨主張,政治意識連結歷史記憶的各種光譜,讀者讀了這套書之後,當會了然於心,不受限於當下的紛爭。

陳前輩在獄中即有出書的念頭,期待「喚起國民黨的良心,承認罪行,向受害者道歉,而共同促進社會的正義」(第二部曲,頁244)。不禁讓我想到與陳前輩多次南北奔波,拜訪原住民受難前輩;2004年檔案出現後,他不只每週數次到我公司查證檔案,前往國家圖書館等地翻找資料。受害者歷經多次生死關頭,晚年仍然有這樣的氣魄和胸襟,與泰雅族Sbalay和解的傳承文化的想法,是否有關,我不確知,但是至為重要。互相真正認錯,請求諒解,持續反省的和解行動,並未在台灣看到曙光。

陳前輩的第一部曲寫出生到坐牢十二年所見所聞的記憶,於第二部曲的「序言」,說他仍然以「比較『反骨』的角度與當局對立,並加以批判。因此也自信更可清楚地知道受難者的心聲,…」雖然第二部曲的二十二個章節是第一部曲的補充,很多描述內容的時序落在第三步曲之後。他視一九九七年二二八的五十周年,是推動平反白色恐怖歷史關鍵的一年,較少提到十年前,一九八七年年初民間推動的二二八平反運動,風起雲湧,戒嚴高牆倒下。他從突破黨禁、言說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禁忌、總統直選等等,這前後十年確實激盪人心。

二十世紀末,台灣跨過歷史門檻一大步,國民黨失去中央執政。極權遺緒很快換裝民主外衣,二○○八年國民黨再度中央執政。陳前輩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過世前一周還出席兩場轉型正義有關的活動。這時他已寫完書,等待補充、修正。兩千年之後,政黨首度輪替,他記錄紀念化事務,包括對遺址的看法和建言,多數寫在第二部曲。閱讀上百萬字三部曲,第一、三部曲應已先書寫就緒,而後補充書寫第二部曲。

─────

追尋歷史記憶就在時空交織的綿密網絡穿梭,隨著高齡受難者陸續離開人世,織網的時間和空間感知,漸漸隔了一層。現在,促轉條例才要開始啟動,您說怎麼辦呢?

簽名書請私訊聯絡或私訊台灣游藝設計
懇請各位協助向圖書館推薦,博客來最新書訊
中文書〉新書榜〉藝術設計,排名第45: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newtopb/books/03/?loc=P_003_004
中文書〉新書榜〉人文史地,排名第57: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newtopb/books/04/?loc=P_003_00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