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分享】《活著真好:胡子丹回憶錄》

【編按】感謝白色恐怖受難者胡子丹先生寄來新書《活著真好:胡子丹回憶錄》,以下文章引自該書〈自序〉(經得胡子丹前輩同意轉載)。欲購《活著真好:胡子丹回憶錄》請洽國際翻譯社:02-2331-8080、02-2371-2402、02-2361-4378。

掃描_2018_03_08_14_06_29_625_001

自 序

歷史是今人寫古人的回憶錄,不能全信;回憶錄是自己寫自己的歷史,可信度較高。知名人氏的豐功偉績,多半別人代寫;無名之輩的過往生涯,自己動筆的居多。自己寫的很難失真,因為大部分有關人和事都尚健存;除非他喪心病狂,或別具用心。

我的回憶錄可以分:一童年(1929-1945)、二當兵(1945-1949)、三坐牢(1949-60)、四打工(1960-67)、五創業(1967-)、六溫馨小事等六個部分。我沒有退休,只是把主持《國際翻譯社》的工作,交棒給同事們輪流負責,第一棒(2005-09)陳美玲小姐,今年輪到第三棒(2015-19)蔡淑玲小姐。2005年我76歲交棒後,一直仍在原來的工作室上下班,繼續計劃中的旅行和寫作;84歲時我停止了30多年的打網球,和開了40多年的車。

我停打網球,生活好不習慣,買了台運動腳踏車,當晨運在室內踩,每天踩600下。另外,我開始學鋼琴,至今快五年;我擔心會得老人癡呆症,別人看著可憐,自己不覺得可憐才真可憐。醫生說,每天勤動手指,是預防之道,所以就鼔勵老人們搓麻將;我怕搓上了癮,會沾染別的病,所以不敢嘗試,免得萬一上了癮,又要痛下決心不搓麻將。

我今年(2018)90歲,如能活到2023年95歲,我在20世紀裡便活了72年之久,約占我生命的四分之三。有人說,20世紀是埋藏巨大悲傷的世紀。對我來說,20世紀更是對生命極盡挑釁、屈辱和磨損的世紀。外戰(抗日)讓我失去了童年,到處流浪;內戰(國共)讓我失去了青壯(20-31歲),我被「敵人的敵人」誘捕、放逐外島;雖被假平反,補償而非賠償。生命的貌涵和精密何能平反?情何以堪!歲月流水,人生是無法回頭的。

我創設(1968)國際翻譯社至今(2018)满50年,我請資深同事們為接棒人,繼續我們的共同事業,同業們以及親友們知道後頗為訝異;我的獨生子有他自己的工作,我妻也有她的興趣所在。醫師的後代為什麼大多數也是醫師?牧師的兒子也成為牧師?富二代,政二代,窮二代,為什麼?為什麼?張忠謀先生的接棒人是誰?王永慶先生的接棒人又是誰?殷鑑眼前,何不殷鑑!

2017年5月,當我寫完《我在1949》這本書時,我便計劃寫我自己的回憶錄。人微言輕,我不以為然。情治單位欲置我死,我竟然生,竟然被假平反;窮得連內褲都沒有的換,睡屋簷,老來竟也衣食住無缺,妻兒全,而且多次遨遊天下;心臟裝有四支支架和脊椎患有骨質增生,便秘、重聽,不良於行,旅行時用輪椅;我終身無一張文憑,一輩子在逆境中奮鬥,生活得也怡然悅性。自知大去之期不遠,我有責任,我有義務,將我種種告白人間。

寫作時間,就用整整1/2的2017,加上1/3的2018;地點仍然是台北市國際翻譯社原來工作室。電腦還是那老一台,鍵盤上的老人斑又增添若干。謝謝蔡淑玲小姐為我文稿插圖,和整編。

在寫作過程中,發現生命中很多過往早已寫成短篇,有的也已成書,因此,本書中若干篇幅乃移植重生,自成面貌。

活著真好!是為序。

簽名

2018年三月一日於台北市國際翻譯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