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文章分享

2007年景美舊監獄遺址開放小冊

【編按】以下是2007年12月10日景美舊政治犯監獄遺址(時稱「台灣人權景美園區」)開園活動小冊內容。

封面_01 繼續閱讀

廣告

遺產的變與不變:人權教育遺址和博物館

-評介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

Sharon Macdonald , 2009. 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 Oxon: Routledge.

ISBN: 9780415419925

【本文收錄於剛出版的《博物館與文化》第13期,頁159~176(2017年6月)。】

51t-qyUQCUL._SX331_BO1,204,203,200_

曹欽榮[1]
Chin-Jung Tsao

伴隨著世界文化遺產於1970年代中期開始登錄,全球遺產蓬勃發展,遺產研究跟著興起,晚近研究出現特殊類屬的「困難遺產」[2]。2009年,同時出版了兩本困難遺產專書,一本是Places of Pain and Shame: Dealing with ‘difficult heritage’,匯集了屠殺及種族滅絕遺址、戰時居留遺址、公民和政治監獄(civil and political prisons)、慈善拘留場所(Places of benevolent internment)等多種類型遺產論文(Logan, W. & Reeves, K. ed., 2009)。本文將介紹另一本研究專書:文化人類學家雪倫.麥克唐納(Sharon Macdonald)[3]的研究成果: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這本書雖然集中於討論德國紐倫堡面對納粹黨集會場[4]的遺址運用變遷和想像,讀者如能了解德國在二戰後歷經兩次處理集權統治的過去歷史概要(納粹國家社會主義時期、東德共黨時期)[5],將更有助於了解本書所討論的面向及其所採取的研究路徑和方法。 繼續閱讀

關鍵時刻形塑歷史記憶:戰後228、白色恐怖認同敘事的紀念化(下)

4.白色恐怖的228

前舉紀念館和遺址為了紀念近現代重大歷史事件,以紀念國家暴力下無數受害的平民大眾為對象,紀念性博物館必須警覺「現代性」和博物館的「公平正義」問題所帶來的討論,它迥異於一般博物館或傳統的歷史紀念館,具有待探討的紀念館新任務和挑戰。[1]它程度不同地與民主發展、人權價值、轉型正義等現代議題相關,它更關注於博物館能為當代觀眾提供什麼樣的歷史記憶的對話內容,才能策勵於將來。

20021209_綠洲山莊先期開放展示_007.jpg▲綠島紀念園區綠洲山莊先期開放展示(2002-2007)入口一側牆面,展出228受難者名單。(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關鍵時刻形塑歷史記憶:戰後228、白色恐怖認同敘事的紀念化(上)

說那難以說的故事

文/曹欽榮

雖然早已安排五月中的出國行程,還是接受了台灣歷史學會「走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學術研討會邀約。感謝他們的寬容,容許我由禎祥代為宣讀論文,謝謝禎祥幫忙並提供意見;禎祥私訊給我與談人周婉窈老師的談話重點,謝謝周老師指正。雖然此文可能收錄在其他實體雜誌,我還是提供給大家參考,期待您的指正;只為了台灣的紀念事務做得更好,我們更能自由地說出「那難以說的故事」,使得紀念館或遺址成為我們國度的自由象徵,自信地接待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參訪。

090227_302▲1998-2010台北228紀念館常設展「白色恐怖」單元。(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人權亮光照見世界

台東綠島的文化遺產

編按:本文曾刊載於《民報文化》雜誌雙月刊2016年/第15期(11月號)

  一般性地介紹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網路上或園區網站已有不少內容;針對綠島監獄簡史,台東縣綠島鄉公所發行《綠島鄉誌》的〈監獄篇〉也能在網路上下載。我想從地方認識全球文化遺產的視角,談綠島園區需要在地團體參與經營、詮釋永久屬於地方、日夜相處的人權遺產,這是全球文化遺產與地方緊密結合的必然趨勢。

  順勢而為,將因此深耕地方文化、面向全球觀光的長期效益;展現台東連結綠島帶給世界有關人權、南島、原住民文化的多樣故事、普世價值、溝通教育、藝術展演、博物館遺產實務的多種機會和挑戰。

綠島園區照片_2_調整大小▲綠島人權紀念園區全區照片,右側為新生訓導處監獄區(1951-1965),左側為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區(1972-1987)。(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繼續閱讀

博物館觸動「政治權力」的敏感神經

編按:8月18日新聞報導,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說:「當年黃金、故宮寶物運到台灣,是以國民黨總裁身分,非總統身分,如果要申報,這也是黨產。」引發各界爭論,甚至涉及民主時代「轉型正義」課題;故宮是博物館,它與政治權力的關係,觸動各方敏感神經。以下引自《奇美博物館:幸福夢想》第四章博物館穿越時空驚奇,其中一節:觀看想像的「中國」。

文/曹欽榮

觀看想像的「中國」

 日本殖民政府在國際競爭的種種需要,對帝國境內、對外象徵的「近代化」殖產興業和建設,戰前的多數台灣人是受益或受害呢?還是很難評價?不過,從歷史中看到自我的主體思考,應該是重要的歷史意識。台南州立教育博物館奇妙地連結奇美博物館的誕生,台南傳承博物館的志趣,跨越了八十年。

▲國立歷史博物館(左)和台北故宮(右)於1960年代前、後設立,當時,官方掌控了博物館展什麼、說什麼的去向。(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抓寶和紀念館?

  今日8/8父親節,各報頭版都和「抓寶」有關?網路上對這種集體社會現象有各種意見和解讀!

20031021_14_調整大小▲2003年「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 台灣兵影像文物展」入口(高雄駁二藝術特區。侯聰慧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上週六7/30在高雄歷史博物館分享:「紀念館的戰爭記憶與反省──談許昭榮(1928.11.13-2008.05.20)的文化遺產」,整理講稿時,寫了一段和抓寶有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