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命姿態。意志。故事

2007年景美舊監獄遺址開放小冊

【編按】以下是2007年12月10日景美舊政治犯監獄遺址(時稱「台灣人權景美園區」)開園活動小冊內容。

封面_01 繼續閱讀

廣告

〈我有兩個爸爸〉的故事

【編按】《重生與愛4》共同作者陳銘城,於10月23日臉書寫林長茂〈我有兩個爸爸〉的故事,以下轉載〈我有兩個爸爸〉(摘自《看到陽光的時候:白色恐怖受難文集 第二輯》,2014)。

桃園人權口述第4冊新書《重生與愛4》發表會,邀請您一起來參加:
時間: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15:30-16:00
地點:桃園市政府文化局5樓 團體視聽室
※現場將限量贈送《重生與愛4》給到場參加的民眾。

看到陽光的時候_Page_239 繼續閱讀

戒嚴下的翻譯

文/胡子丹(政治受難者)

(綠島的同學們,常關心我在台北搞翻譯社是怎麼樣搞了滿50年的,現在我將一篇已發表的文稿,移殖曹兄園地,讓大家一明究底。—-胡子丹謹記)

今年(2017)6月3日,第21屆筆譯口譯教學國際研討會,在國立師範大學舉行,筆者應邀與會,接受向「資深譯人」致敬禮讚。我以〈戒嚴下的翻譯〉為文,談談翻譯社在戒嚴下的甘苦;敘敘過往,逗趣悲壯。

20170531091306680_Page_1

 

▲1978年1月,國際翻譯社創辦《翻譯天地》。(胡子丹 提供)

 

繼續閱讀

綠島難以言說的故事

文/曹欽榮

20100508_074▲綠島人李田份來參觀綠島「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展示區」的「不自由中的自由」時,回想政治犯在當時生活,心中感到酸楚。(曹欽榮 攝影)

昨天在facebook以〈為什麼能夠解嚴?〉為題,寫了一點當代人對於戒嚴、解嚴的看法、背景,過去到底如何影響今天?今天又用什麼方式理解過去?這一個永遠沒完沒了的交互質問,從我的經驗角度來了解,就是一點一滴與過去「工作」,才會有深入的探索可能。每到重要的歷史上的重要日子,就會變成例行的事,不寫不舒暢的感覺,那就寫一點,並且轉貼6年前的一篇舊文〈從519到715〉,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508743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六(6/15)

20080517_049_2008綠島藝術季24 陳英泰

1928-2010年,台北木柵人。1951年「鍾國輝等案」,判刑12年。
 二二八時為台灣法商學院商業專修科學生,經歷二二八,對政府失去信心。

 

(曹欽榮 攝影)

 
資料來源:《白色封印》(台北市: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

頁252:

…我不否認自從二二八事件後,我對政府失去信心,希望政府有所改善,變為更民主的政府。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和我同感,而未免也想影響他們,但我沒有參加共產黨。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五(5/15)

20150712_09719 張晃昇

1927年生,台中市人。1950年「台中地區工委會張伯哲等人案」,判刑12年。
 戰後在台中市成功國小教書,二二八時曾目睹外省官員被民眾修理,又聽說軍隊抵台中、機槍掃射民眾,與朋友裝瘋躲在精神病院。

 

(曹欽榮 提供)

 
資料來源:《因為黑暗,所以我們穿越》(台中市:台中市文化局,2015)

頁135:

日本戰敗後,臺中地區的學生在國民政府還沒來接收前,就已經組織起來,維持市面秩序(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甚至還跟國民黨車拚。)…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四(4/15)

20131010_0915 陳金全

1926年生,基隆田寮港人。1951年「台北市委會林金木等案」,判刑10年。
 出生基隆,為討生計,舉家遷居嘉義投靠親戚,終戰後,再遷回基隆。親見陳儀來台前後,基隆港環境變化,二二八時目睹基隆港許多浮屍。

 

(曹欽榮 攝影)

 
資料來源:《「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會員及其相關人物口述歷史訪談計畫」成果報告書》(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2013-2014)

頁150:

基隆是港口,終戰前後變化很大。陳儀軍隊還沒來之前,帆船先到達,頭一、兩年基隆港全是帆船。基隆內港本來很乾淨,戰後從中國來了很多帆船,亂倒一些屎尿,把港口弄得很髒亂。我們這一批人(按:指受難者世代),不管是哪種思想,看到中國人都覺得很看不起,和他們怎麼會處得來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