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紀念館/博物館

關鍵時刻形塑歷史記憶:戰後228、白色恐怖認同敘事的紀念化(下)

4.白色恐怖的228

前舉紀念館和遺址為了紀念近現代重大歷史事件,以紀念國家暴力下無數受害的平民大眾為對象,紀念性博物館必須警覺「現代性」和博物館的「公平正義」問題所帶來的討論,它迥異於一般博物館或傳統的歷史紀念館,具有待探討的紀念館新任務和挑戰。[1]它程度不同地與民主發展、人權價值、轉型正義等現代議題相關,它更關注於博物館能為當代觀眾提供什麼樣的歷史記憶的對話內容,才能策勵於將來。

20021209_綠洲山莊先期開放展示_007.jpg▲綠島紀念園區綠洲山莊先期開放展示(2002-2007)入口一側牆面,展出228受難者名單。(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關鍵時刻形塑歷史記憶:戰後228、白色恐怖認同敘事的紀念化(上)

說那難以說的故事

文/曹欽榮

雖然早已安排五月中的出國行程,還是接受了台灣歷史學會「走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學術研討會邀約。感謝他們的寬容,容許我由禎祥代為宣讀論文,謝謝禎祥幫忙並提供意見;禎祥私訊給我與談人周婉窈老師的談話重點,謝謝周老師指正。雖然此文可能收錄在其他實體雜誌,我還是提供給大家參考,期待您的指正;只為了台灣的紀念事務做得更好,我們更能自由地說出「那難以說的故事」,使得紀念館或遺址成為我們國度的自由象徵,自信地接待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參訪。

090227_302▲1998-2010台北228紀念館常設展「白色恐怖」單元。(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馬偕遺產

文/曹欽榮

昨天,上午搭公車轉雙連站捷運,前往淡水,先走走看看,觀察沿路的旅遊指標,再到真理大學大禮堂的地下三層小禮堂,由校史館辦的「教會史蹟之保存與利用」講座,分享「馬偕遺產及旅遊」。平常日上午有陽光的淡水,人少可以悠哉四處觀望。

20170510_047▲淡水河岸邊的馬偕上岸紀念雕塑。(曹欽榮 攝影)

沿路觀察聯想,至少有三處對國內外遊客來說,都可適當再改善,形成更好的「馬偕遺產」套裝的一部份設置。

繼續閱讀

和平博物館網絡INMP 25年

文/曹欽榮

今早收到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Museums for Peace(INMP)的最新一期通訊如最後所附,這份通訊記錄了INMP成立25年來的重要內容,它是當代博物館的重要成員之一。我想起了在工作中與INMP相遇的美好經驗,其中的部份成員尤其是日本,曾經因此來台參訪相關紀念館。2009至2011年能在綠島進行東亞相關館舍國際交流,也因於INMP網絡上的人脈關係。

081006_044▲2008年和平博物館會議開幕式,致詞者日本京都立命館大學國際和平館館長高杉巴彥,曾來台與台北228紀念館、綠島人權園區、鄭南榕紀念館交流。(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消失的台北228紀念館常設展(1998-2010) 之九〔尾聲〕

(照片來源:曹欽榮 攝影)

單元15 出版品展示

內容:1947-1949年間出版品、1950-1986年間出版品、1992年之後出版品

20100331_1063

研究228

228事件是台灣近代史上最重大的事件,產生的影響至深且鉅。事件當時以至今日,不同立場的各方,對此事件的解釋、定位,隨著國際情勢、台灣政局演變、社會變遷等而有差異,228事件的歷史面貌也由扭曲、禁忌,逐漸解禁而有追究、重建的時機。因此228事件的面貌變遷見證了戰後台灣歷史發展歷程,成為台灣歷史重新思考、主體史觀重新建構的原點。


時至今日,官方資料仍未完全公開,事件依舊未還原其應有的真貌,歷史責任亦未完全清算;換句話說,228的歷史研究有待持續,而追究的任務,更是台灣全民之責。

繼續閱讀

消失的台北228紀念館常設展(1998-2010) 之八

(照片來源:曹欽榮 攝影)

單元13 證言228

內容:228事件證言

20100331_0898

證言228

228事件中,千萬個家庭的親人,在這場人間浩劫中喪生;一夕之間,多少溫暖的天倫美景瞬時支離破碎。

接著,是持續38年的戒嚴體制;受難者及家屬們不僅冤情無處訴,且要長期忍受軍警特的監控,及親友、民眾的歧視。直到1987年228公義和平運動開展後,這種艱難的困境方才漸獲舒緩。

死難者,罹難前飽受煎熬;倖存者,在痛失親人之餘,仍須鼓起勇氣面對橫逆;尤其是為人妻者,強忍喪夫之痛,操持家務、獨力撫養子女,忍受世態炎涼。

繼續閱讀

消失的台北228紀念館常設展(1998-2010) 之七

(照片來源:曹欽榮 攝影)

單元12A 歷史廊道之二:邁入高壓與恐怖

內容:國府敗退、通貨膨脹、美軍協防、長期戒嚴、土地改革、政治神話

20100331_0753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