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的228之十一(11/15)

20150623_02

(曹欽榮 攝影)

38 簡萬坤

1930年生,桃園人。1952年「桃園無線電臺支部林清良等案」,判刑10年。
 終戰時已在桃園無線電收報臺工作。二二八期間,電台內台籍職員保護外省職員。

 

資料來源:《重生與愛2:桃園市人權歷史口述文集第二冊》(桃園市:桃園市文化局,2015)

頁127:

二二八前後,物價是早上米一斤五塊,下午六塊、七塊、八塊一直漲。電信局有賺錢,可以借錢,後來都不用還,一個月領好幾次薪水,我也一樣,不過我們領得比較少。我們十幾個人的薪水,派兩個人去臺北領。兩個外省人,他們各自去臺北領,他們保密,還有米貼,減水電費,臺灣人都沒有,物價一直漲。民國三十八、九年,物價比較穩定時,我們月領四百塊,校長才領三百五十塊。學校老師常常欠薪水,我們沒有被欠過。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十(10/15)

20131007_07.JPG

 

(曹欽榮 攝影)

33 陳水清

1930年生,彰化員林人。1959年「海軍台獨案」,判刑7年。
 戰後考進彰化秀水農業學校,因二二八的見聞,加上不滿中國式的教學,未完成農校的學業。二二八之後,開始有台獨思想。

 
資料來源:《「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會員及其相關人物口述歷史訪談計畫」成果報告書》(新北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2013-2014)

頁115-116: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戰敗,十月二十五日國民政府正式占據臺灣。接收官員、軍人貪汙腐敗,變賣外埔飛機場的軍品,不守秩序,野蠻亂紀,不顧衛生,盜竊、欺負人民,強姦婦女,時有所聞。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爆發,槍殺臺灣人的知識精英,濫捕臺灣人,使臺灣陷入恐怖境地,形成經濟危機,通貨膨漲,貨幣貶值,變成四萬臺幣換一元新臺幣之悲慘困境。之後又實施戒嚴,造成白色恐怖統治,再次濫捕、槍決人民;人間地獄之苦,令我父親見識到祖國政府的野蠻獨裁惡政。父親曾經反感說出:「前山嘜是崎後山咔崎過壁。」(按:臺諺,前山陡峭、後山更陡)我爸那時候説這話的意思,就是說國民黨政府比日本政府還要可惡,這應該是二二八之前就講的。經歷了二二八,我意識到臺灣人自己要覺悟,使我漸漸傾向臺灣獨立思考之路。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九(9/15)

【接上篇〈白色恐怖的228之八(8/15)〉】

 

GN5X3271.JPG29 黃華昌

 

(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資料來源:《叛逆的天空(修訂版)》(台北市:前衛,2015)

頁233-235:

為了平定台灣動亂,二十一師開抵基隆,二二八的情勢急轉直下。一路南下的軍隊,沿途沒有遭到抵抗,很快就與特務機關合流,進行血腥的肅清鎮壓。經由密告被指控參加「暴動」的人,不用說一定被捕;就連二二八之前批評或反抗過政府的人,無論有沒有參加二二八,一律抓起來,未經審判就在當地殺害。至於由議員和菁英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許多參加開會的人,都在三更半夜從家裡被強制押走,然後秘密殺害,許多人至今連遺體也找不到。二二八和其後的「清鄉」,據說被殺害的人數,高達數千甚至數萬人之多。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八(8/15)

【接上篇〈白色恐怖的228之七(7/15)〉】

 

GN5X3223.JPG29 黃華昌

 

(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資料來源:《叛逆的天空(修訂版)》(台北市:前衛,2015)

頁214-217:

有些寒冷的三月七日,晚上八點左右,外面下著小雨。張Ⅹ熙帶我到位於太平町,格局深長的三民書局後面一間房,介紹一位有些削瘦、約四五十歲的長者,以及一位戴金邊眼鏡、學者模樣的先生。前者是總指揮及抗日名望家的蔣渭川,後者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廖博士。與各隊隊長及幹部握手後,開始進行作戰會議,議題是如何救援嘉義機場被圍的青年: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七(7/15)

GN5X321129 黃華昌

1929-2010年,新竹竹南客家人。1950年「學生工委會李水井等案」,判刑10年。
 日治時代到日本參加航空特攻隊訓練,戰後返台;二二八發生前,在西南航空擔任日本軍機指導員,參與反抗,計畫失敗後,逃亡1年。

 

(劉振祥 攝影.台灣游藝 提供)

 
資料來源:《叛逆的天空(修訂版)》(台北市:前衛,2015)

頁198-199: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半左右,我開著從松山機場空軍基地借來的起動車(以前發動飛機引擎使用的汽車),要前往「西南航空台灣辦事處」所在地的新生南路。開到公賣局啤酒工廠(在今建國北路)旁的平交道附近,數十名穿著寫有「POW」俘虜裝及日本軍服的台灣青年一擁而上,叫我停車。他們好像非常激動,看到車門用白漆寫著「中國空軍」,不分皂白把我從駕駛座硬拉下來。我覺得莫名其妙,他們也不講理由,只瞪著我:「你是空軍吧?」「是不是台灣人?」語調很奮亢。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六(6/15)

20080517_049_2008綠島藝術季24 陳英泰

1928-2010年,台北木柵人。1951年「鍾國輝等案」,判刑12年。
 二二八時為台灣法商學院商業專修科學生,經歷二二八,對政府失去信心。

 

(曹欽榮 攝影)

 
資料來源:《白色封印》(台北市:國家人權紀念館籌備處,2003)

頁252:

…我不否認自從二二八事件後,我對政府失去信心,希望政府有所改善,變為更民主的政府。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和我同感,而未免也想影響他們,但我沒有參加共產黨。 繼續閱讀

白色恐怖的228之五(5/15)

20150712_09719 張晃昇

1927年生,台中市人。1950年「台中地區工委會張伯哲等人案」,判刑12年。
 戰後在台中市成功國小教書,二二八時曾目睹外省官員被民眾修理,又聽說軍隊抵台中、機槍掃射民眾,與朋友裝瘋躲在精神病院。

 

(曹欽榮 提供)

 
資料來源:《因為黑暗,所以我們穿越》(台中市:台中市文化局,2015)

頁135:

日本戰敗後,臺中地區的學生在國民政府還沒來接收前,就已經組織起來,維持市面秩序(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甚至還跟國民黨車拚。)…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