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記錄及展示──台灣228及白恐各館展示運用口述的初議

【編按:臺灣口述歷史學會將於8月25日至8月27日舉辦「2017臺灣口述歷史研習營」,本文將收錄於「2017臺灣口述歷史研習營」手冊,活動詳情請見臺灣口述歷史學會「2017臺灣口述歷史研習營」活動網頁。】

曹欽榮

前言:競逐的記憶

主辦單位所訂的題目:口述史料在228與白色恐怖主題展覽中的應用,暗示或明示:228與白色恐怖是台灣戰後共同的集體記憶,為什麼?今天,人民打破戒嚴(1987年7月15日解嚴)30年後,回顧歷史記憶於社會進退反覆的現象、博物館如何處理歷史記憶「紀念化」歷程?透析口述如何運用於展示,問題不在於「應用」技術範疇,關鍵在於握有「權力」的各方競逐,我們和觀眾如何理解「過去」,「初議」僅止於提問和公開討論可究責的博物館任務,難題處處。

20161004_417

▲綠島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重建區展示,運用口述紀錄的影像素材。(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博物館能產生新文化嗎?

IMG_0006

文/曹欽榮

幾日前收到《博物館與文化》第13期(2017年6月),收錄文章〈遺產的變與不變:人權教育遺址和博物館-評介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之前已放在本部落格之外,這一期以「人權展示與教育」作為專題,包括了6篇文章。其中有關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景美舊政治犯監獄、慰安婦紀念館展示的三篇不同研究取向的論文,都與台灣的「困難遺產」研究和未來發展有關。與大家分享《博物館與文化》第13期網路版:http://www.cam.org.tw/activity/jmc/download13.htm繼續閱讀

遺產的變與不變:人權教育遺址和博物館

-評介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

Sharon Macdonald , 2009. 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 Oxon: Routledge.

ISBN: 9780415419925

【本文收錄於剛出版的《博物館與文化》第13期,頁159~176(2017年6月)。】

51t-qyUQCUL._SX331_BO1,204,203,200_

曹欽榮[1]
Chin-Jung Tsao

伴隨著世界文化遺產於1970年代中期開始登錄,全球遺產蓬勃發展,遺產研究跟著興起,晚近研究出現特殊類屬的「困難遺產」[2]。2009年,同時出版了兩本困難遺產專書,一本是Places of Pain and Shame: Dealing with ‘difficult heritage’,匯集了屠殺及種族滅絕遺址、戰時居留遺址、公民和政治監獄(civil and political prisons)、慈善拘留場所(Places of benevolent internment)等多種類型遺產論文(Logan, W. & Reeves, K. ed., 2009)。本文將介紹另一本研究專書:文化人類學家雪倫.麥克唐納(Sharon Macdonald)[3]的研究成果:Difficult Heritage Negotiating: The Nazi Past in Nuremberg and Beyond。這本書雖然集中於討論德國紐倫堡面對納粹黨集會場[4]的遺址運用變遷和想像,讀者如能了解德國在二戰後歷經兩次處理集權統治的過去歷史概要(納粹國家社會主義時期、東德共黨時期)[5],將更有助於了解本書所討論的面向及其所採取的研究路徑和方法。 繼續閱讀

戒嚴下的翻譯

文/胡子丹(政治受難者)

(綠島的同學們,常關心我在台北搞翻譯社是怎麼樣搞了滿50年的,現在我將一篇已發表的文稿,移殖曹兄園地,讓大家一明究底。—-胡子丹謹記)

今年(2017)6月3日,第21屆筆譯口譯教學國際研討會,在國立師範大學舉行,筆者應邀與會,接受向「資深譯人」致敬禮讚。我以〈戒嚴下的翻譯〉為文,談談翻譯社在戒嚴下的甘苦;敘敘過往,逗趣悲壯。

20170531091306680_Page_1

 

▲1978年1月,國際翻譯社創辦《翻譯天地》。(胡子丹 提供)

 

繼續閱讀

綠島難以言說的故事

文/曹欽榮

20100508_074▲綠島人李田份來參觀綠島「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展示區」的「不自由中的自由」時,回想政治犯在當時生活,心中感到酸楚。(曹欽榮 攝影)

昨天在facebook以〈為什麼能夠解嚴?〉為題,寫了一點當代人對於戒嚴、解嚴的看法、背景,過去到底如何影響今天?今天又用什麼方式理解過去?這一個永遠沒完沒了的交互質問,從我的經驗角度來了解,就是一點一滴與過去「工作」,才會有深入的探索可能。每到重要的歷史上的重要日子,就會變成例行的事,不寫不舒暢的感覺,那就寫一點,並且轉貼6年前的一篇舊文〈從519到715〉,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508743

繼續閱讀

關鍵時刻形塑歷史記憶:戰後228、白色恐怖認同敘事的紀念化(下)

4.白色恐怖的228

前舉紀念館和遺址為了紀念近現代重大歷史事件,以紀念國家暴力下無數受害的平民大眾為對象,紀念性博物館必須警覺「現代性」和博物館的「公平正義」問題所帶來的討論,它迥異於一般博物館或傳統的歷史紀念館,具有待探討的紀念館新任務和挑戰。[1]它程度不同地與民主發展、人權價值、轉型正義等現代議題相關,它更關注於博物館能為當代觀眾提供什麼樣的歷史記憶的對話內容,才能策勵於將來。

20021209_綠洲山莊先期開放展示_007.jpg▲綠島紀念園區綠洲山莊先期開放展示(2002-2007)入口一側牆面,展出228受難者名單。(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

關鍵時刻形塑歷史記憶:戰後228、白色恐怖認同敘事的紀念化(上)

說那難以說的故事

文/曹欽榮

雖然早已安排五月中的出國行程,還是接受了台灣歷史學會「走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學術研討會邀約。感謝他們的寬容,容許我由禎祥代為宣讀論文,謝謝禎祥幫忙並提供意見;禎祥私訊給我與談人周婉窈老師的談話重點,謝謝周老師指正。雖然此文可能收錄在其他實體雜誌,我還是提供給大家參考,期待您的指正;只為了台灣的紀念事務做得更好,我們更能自由地說出「那難以說的故事」,使得紀念館或遺址成為我們國度的自由象徵,自信地接待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參訪。

090227_302▲1998-2010台北228紀念館常設展「白色恐怖」單元。(曹欽榮 攝影)

繼續閱讀